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602 解鈴還須系鈴人

年初五,方志誠接到了由陜州西京打來的電話,蘇青的聲音陌生而熟悉。
  “志誠,年過得還好嗎?”蘇青低聲溫柔地問道。
  方志誠答道:“還行,不算孤單。”
  蘇青微微一怔,不知為何心中升起了一股悔意,苦笑道:“你的事情,我已經跟你外公說過,他想見你一面……”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道:“我好想沒有什么選擇的余地吧?”
  蘇青沉默片刻,道:“如果你不愿意見他的話,我會與他溝通一下。我知道你對蘇家有恨,但人總要往前看,不能永遠執著于過去發生的事情。你是一個懂事的孩子,我知道你一定能想通。”
  方志誠輕嘆一聲,道:“我不打算跟蘇家有什么聯系。過去的三十年,我過得挺好……”
  蘇青點了點頭,道:“我理解你的意思了。”
  聽著電話那邊傳來的忙音,方志誠長吁了一口氣,他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的心情是如何的。原本他以為自己會很恨蘇家,但結果發現,自己的親生母親竟然也是受害者。自己可以恨蘇家,但能去恨蘇青嗎?
  然而蘇青選擇了維護老爺子,維護家族的角度,自己若是恨蘇家的話,豈不是要恨蘇青?
  方志誠覺得很茫然,對于自己的身世問題,他不知道去恨誰,久而久之,也就選擇了另外一條路,按照以前的生活方式,與蘇家保持距離,自己過自己的人生。
  對于養母,方志誠有著很深的感情,尤其當他得知,自己甚至與她沒有血緣關系之后,更是感覺到她人性的偉大。因為那么多年,養母從頭至尾都很關心自己,那是發自肺腑的關心……
  蘇青坐在房間內,望著外面的飛雪,陷入了沉思。今年過年雪下得特別大,很多人覺得漂亮,但蘇青卻覺得整個世界亮得有些晃眼。她至今還沒有緩過神,從天而降的兒子,讓她的生活變成了另外一番光景。
  蘇青一直想為方志誠做點什么,竟然發現自己如同亂頭蒼蠅,根本不知道從何處下手,她或許是一個出色的政客,但絕對不是一個經驗豐富的母親。
  許久之后,她站起身來到了老爺子住的地方。老爺子坐在暖爐旁邊,瞇著眼睛,蘇青知道他并沒有睡著,過去給暖爐加了點柴火,輕聲道:“爸,我請求你一件事兒。”
  蘇老緩緩睜開眼睛,低聲道:“為了志誠的事情吧?你說吧……”
  蘇老知道,此事憋在女兒心中許久許久,他一直沒有主動提起此事,主要是因為也不知道該如何說起。畢竟在這件事情上,自己隱瞞了蘇青。他不期望蘇青能夠原諒自己,只希望能在這件事上保持相對的穩定,畢竟父女的關系穩定,蘇家才安定。
  蘇青柔聲道:“是的,我聽西山說,你打算年后去漢州見他一面?”
  蘇老點了點頭,道:“解鈴還須系鈴人。我做的孽,應當自己去解決。”
  蘇老說這個話的時候,眼神有些飄,這讓蘇青內心多了些關心。蘇青苦笑道:“爸,你的身體不太好,旅途勞頓,會加重你的病情,要不還是別去了?”
  蘇老盯著蘇青認真地看了看,嘴角露出一絲淺笑,道:“志誠那孩子還是不打算見我吧?”
  蘇青猶豫片刻,點了點頭,道:“沒錯!我也能理解他的想法,他打算按照原來的軌跡過正常人的生活。”
  蘇老搖了搖頭,道:“他從一出生開始,就注定了沒法像正常人那樣生活。被養母養大,單親家庭,這是正常人的生活嗎?他這是在自欺欺人啊。”
  蘇青苦笑道:“但他已經習慣了那種生活方式,你現在硬要他改變,這不是變相地再次毀掉他的人生嗎?”
  蘇老眼中閃過一道光芒,低聲說道:“何為毀,何為生?天將降大任,必先勞其筋骨。一個人只有經歷苦難與磨礪,才能夠塑造堅韌的意志。我理解你的意思,不希望我干擾他的生活,但換個角度,對他而言,新的生活才是他最終的歸屬。以前的種種,只是為新的生活作鋪墊而已。”
  蘇青搖了搖頭,蘇老有自己的立場與觀點,但蘇青沒法理解,作為母親,她只愿意站在保護方志誠的角度來看待問題。
  方志誠不愿做的事情,蘇青就不想勉強他。蘇青擔心蘇老出面,會導致對方志誠的二次傷害。
  蘇老輕嘆一聲,道:“青兒,你是個懂事的孩子,我相信你會理解我的良苦用心。”
  蘇青苦笑道:“我沒辦法阻止您,但我必須說出心里話,在這件事上,我不會認同您。”
  蘇老微微一怔,蘇青如此強硬地回答自己,印象中這是第二次,上一次似是在三十年前了。
  蘇青離開了房間,蘇老伸手從旁邊的茶幾上摸到一封信。這年頭已經很少有人寄信了,蘇老接到這份信的時候,也是頗為意外。信封封面上署名“寧翼”二字,蘇老將寧老的信重新讀了一遍,嘴角露出一絲復雜的滋味。
  他也沒想到,寧老會主動提起聯姻結盟一事,此事對于蘇家和寧家都是好事,不過呢,問題出在方志誠還沒有認祖歸宗,即使與那寧小妹結婚,如何能代表蘇家的利益呢?
  雖然這是一個小問題,方志誠能否歸屬蘇家,這只憑蘇老的一句話,即使方志誠不愿,蘇老也有很多方法,讓方志誠低頭。
  不過,方志誠的身世太特殊,這牽扯到蘇家的一個隱秘,牽扯到自己的一個重大過失,繼而牽扯到了蘇青……
  ……
  正月初七正式上班,方志誠初六晚從銀州趕回漢州,到漢州住處,已經到了十二點,洗了個澡,便昏沉沉地睡去。醒來時,方志誠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門外傳來些許動靜,他警惕地推門而出,只聽見廚房內傳來一個女人哼歌的聲音。
  站在廚房門口見到了許久未見的樸泫雅,方志誠咳嗽了一聲,樸泫雅轉過身笑道:“您醒了啊?”
  樸泫雅隨意地套了一件寬松的長T恤,將將包裹住豐滿的臀部,露出兩條白嫩修長筆直的長腿兒,咖啡色的頭發披灑在兩肩,房間內的空調并沒有開,這女人怎么不也不怕冷?
  方志誠皺了皺眉,也沒提醒她多加兩件衣服,好奇道:“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樸泫雅轉過身,似乎沒穿內衣,胸口明顯地尖尖地頂了起來,她甜甜地笑道:“前兩天哦,見到我是不是很開心?”
  方志誠苦笑著擺了擺手,暗忖自己昨晚也是太累了,連家里多了個大活人都不知,隨后轉身去衛生間洗漱一番,再出來的時候,餐桌上已經擺好了早餐。久違的泡菜,白米飯,煎小黃魚,還有一份海帶湯。
  方志誠邊吃邊問:“這次回國怎么時間這么久,我以為你不回來了呢!”
  樸泫雅笑道:“若是我不回來,歐巴,你會不會特別想我?”
  方志誠皺眉,輕描淡寫地說道:“別自作多情了。我只會感覺豁然輕松,終于你不再纏著我了!”
  樸泫雅聽到此話,露出一副很委屈之色,很大的眼睛里波光閃閃,似乎要落淚了。
  小姑娘一大早挨凍特地給自己準備了早餐,方志誠也覺得方才的話有點太過歹毒,連忙安撫道:“開個玩笑,家里還真缺個保姆,習慣有你了,少了你,會覺得不適應。”
  樸泫雅的臉色很快多云轉晴,笑道:“歐巴,我會做一個勤奮的小保姆,你就放心吧。”
  方志誠笑了笑,又問道:“對了,你回國打官司,處理得如何了?”
  樸泫雅臉上露出復雜之色,道:“我原本以為會很簡單,沒想到中間出現很多問題,所以耽擱很久。不過呢,最終還是解決了,我獲得了一筆不小的賠償……”
  方志誠笑道:“結果不錯,沒辛苦回去一趟。”
  很多事情,方志誠沒有多問,畢竟他自己認為與樸泫雅的關系,并非那么親近,自己沒有義務干涉她的生活。
  樸泫雅發現這次回來方志誠對自己的態度明顯有好轉,所以心情也不錯,等方志誠吃完之后,她哼著小歌,轉身去廚房洗碗、打掃衛生。
  初七一般是報到,大家互相打個招呼,拜個年。九點左右,方志誠與喻金平等人一起到區委各部門、區直屬重要單位走訪了一下。方志誠發現,霞光區的工作氛圍很差,第一天報道,大部分崗位都空著,只有少部分人值班。
  喻金平的臉色有點差,工作現場如此糟糕,組織部門責無旁貸。
  方志誠倒也沒說什么,拍了拍喻金平的肩膀,淡淡囑咐道:“明天下午的開門紅大會,決不允許出現任何差錯。”
  所謂的開門紅大會,指的是過完年后,區委召開的全區工作動員大會,用來安排全年的工作任務及工作目標,同時各區直單位及鄉鎮需要遞交責任狀,簽訂今年的工作完成情況。希望能用“開門紅”這個詞,為全年的工作任務起一個很好的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