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600 愛屋及烏是深愛

吃完晚飯之后,湊了一桌人打麻將,方志誠本不愿打,不過礙于兩位老人的央求,所以也上了桌。方志誠今天的手氣有點好,但又不能贏其他人的錢,所以這牌打起來有點艱難。秦玉茗瞧出方志誠的心思,低聲笑道:“你能不能正常一點?打牌不要算計那么多,行嗎?”
  方志誠捏了一張牌,沉思許久,苦笑道:“我哪會算計,是根本不會打呢。”
  這張牌剛落河,秦母笑了起來,道:“我糊了。”
  方志誠夸張地咧嘴,露出懊惱之色,嘆氣道:“我今天是輸慘了。”然后挑出一張紅票子遞給了秦母。
  不得不說,為了應付這場牌局,方志誠死了很多腦細胞,比起在官場上斗心斗智,還要心累,因為他不僅要輸給其他三人,而且還要輸得極其巧妙,讓三人看不出個中門道。
  洗漱完畢,方志誠躺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片刻之后,秦玉茗推門而入,笑道:“怎么?看上去不開心啊!”
  方志誠有氣無力地說道:“誰說的!我非常開心呢。”
  秦玉茗走到方志誠身邊,給他捏了捏肩膀,低聲道:“今天讓你受累了。我弟和我媽的要求都有些過分,讓你難做了。”
  方志誠轉過身,輕輕地捉住秦玉茗,搖頭笑道:“茗姐,我一點都不覺得為難。說實話,我現在感覺到很幸福,因為他們將我視作家人,才會開口說出那些要求的。為了家人的愿望和前程,付出一點,算得了什么呢?”
  秦玉茗有些感動,鼻子微微一酸,道:“志誠,謝謝你。”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不用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
  人為何要爭名奪利,一方面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價值與理想,另一方面則是守護自己最重要的人。愛屋及烏,秦玉茗是方志誠最愛的女人,所以她的家人,自己也要守護。
  隔壁屋內,秦朗關上門,見溫靈正在數錢,沒好氣地笑道:“瞧你那點出息,不過五百塊錢吧。”
  溫靈白了秦朗一眼,道:“五百塊錢呢,你一個月的工資才多少?”
  秦朗湊過去,嘆了一口氣,苦笑道:“今天姐夫一個人輸錢,挺過意不去的,要不我們還給姐夫吧?”
  溫靈勾起手指,在秦朗的腦門狠狠地彈了一下,沒好氣地說道:“秦朗,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啊?姐夫今天為了輸錢給我們,可以說是挖空心思了。你竟然還要還給他,這不是白白浪費了他的心血嗎?”
  “故意輸的?”秦朗仔細一想,才回過神來。
  溫靈點了點頭,道:“雖說姐夫隱藏得很好,但還是有些小細節可以瞧出的。你啊,什么時候才能機敏一點呢?”
  秦朗苦笑道:“沒想到姐夫竟然故意輸錢,真是不懂他怎么想的。”
  溫靈解釋道:“第一,姐夫不缺這點錢;第二,上了麻將桌,總要有個輸贏。他這是為了討好你爸媽開心,所以把自己奉獻出來了。”
  秦朗醒目過來,道:“姐夫,真是個好人。”
  溫靈搖了搖頭,道:“那得看他對誰了。咱們是他的親人,所以他對咱們特別好。如果換做他的敵人,恐怕就沒有這么多好事了。”
  秦朗笑道:“你別把姐夫想得那么復雜嘛。”
  溫靈暗忖秦朗怎么在官場上混跡這么久,看待問題怎么一點也沒有長進,覺得繼續跟他聊下去,沒有什么意義,打了個哈欠,將錢收好后,道:“有點困了,睡覺吧。”
  秦朗卻是有其他想法,朝著溫靈挪了過來,溫靈知道秦朗心中的想法,勸道:“今天真的有點不舒服,改天吧,好嗎?”
  秦朗盡管藏著火,但總不能勉強溫靈,只能無奈地躺下。未過多久,秦朗出鼾聲,在這黑暗中,溫靈卻是睜著一雙眼睛,她也不知道,分明很累,但為何又會難以入眠呢。
  ……
  在秦家住了兩日。年初四,方志誠先回了銀州,獨自去邱恒德家中拜訪了一下。謝雨馨與樂樂都在,方志誠自然不會忘了給樂樂封一個特大的紅包。與謝雨馨自從上次相別之后,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面,此次見面,現她竟是更加明媚動人。
  徐瀅還在邱家做保姆,今年過年竟然沒有請假。方志誠見到她之后,覺得有疑問,但終究還是忍住了。6婉瑜現在怎么樣了?方志誠想問徐瀅,但終究還是沒有問出口,畢竟自從6婉瑜沒有回自己短信那刻起,他就知道,6婉瑜終究還是要與自己遠離了。
  人生就是這樣,曾經再如此熟悉的人,也會與你慢慢疏遠。
  吃完午飯之后,方志誠與邱恒德進了書房。現在邱恒德是銀州市委副書記,正廳級干部,銀州市委的三把手,但因為當初宋文迪給他留下了許多資源,他現在隱隱能與市委書記進行抗衡而不弱下風。
  方志誠來到邱恒德書房,心生感觸,早在四年多前,自己便是在這個書房內,收下了邱恒德贈送的兩本珍藏老書。這兩本書,方志誠保護得很好,一本是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一本是弗洛伊德的《夢的解析》。
  自己能夠在仕途上走得如此順利,其實契機便是在自己當初救了還是組織部副部長的邱恒德。
  邱恒德微笑道:“前段時間我在瓊金與文迪書記見過面,聊起你在漢州的事情,都覺得你成長了不少,已經能夠獨當一面了。”
  方志誠謙虛地說道:“我還有很多不足,許多事情都是老板在給我善后。”
  邱恒德拍了拍方志誠的肩膀,輕聲道:“志誠,你是這么多年,我見過最有從政天賦的年輕人,相信你一定前途不可限量。不過,有件事作為你的領導也是前輩,想提醒你一下,你是時候要考慮下婚姻大事了。”
  方志誠苦笑道:“我暫時還真沒考慮過這個問題。”
  邱恒德無奈地搖了搖頭,苦笑道:“志誠,你是年輕人,對待婚姻的態度,跟我們不太一樣。但是,對于官員而言,婚姻情況也是組織上重點考察干部的主要條件。若是你沒有家庭,組織上會認為你個人情況不太穩定,在考慮給你增加擔子的時候,也會特殊考慮。”
  方志誠頷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邱恒德說得很委婉,但方志誠還是清楚的,未婚男性官員很容易被傳謠言,方志誠是在提醒自己要學會保護自己。
  在普通人眼中,婚姻是座圍城,但在官員眼中,婚姻則是個保*護傘。這不僅讓人唏噓。
  對于這個比較**的問題,方志誠沒有正面應答,不僅邱恒德多次跟自己提及此事,宋文迪也曾經多次說起此事,但都被方志誠給轉移話題了。不過,方志誠覺得自己的確要考慮這個問題,他想跟秦玉茗結婚,但秦玉茗始終不愿……
  隨后兩人在書房內聊了一個多小時,主要討論銀州及東臺的問題。現在東臺的展已經與銀州緊密地聯系在一起,東臺成為推動大市經濟展的主要引擎。不過隨即而來也出現了很多問題,每個人都想將手伸到東臺,市委書記肖富庭、市長張國鑫以及市委副書記邱恒德,紛紛利用手段在其中安插了自己的力量。
  不過,在這種局勢下,東臺政府的效率大打折扣,多虧了經濟展的大勢,否則的話,地方展很有可能因為派系之間的博弈,而受到沉重打擊。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方志誠給出的建議只作參考作用,但也得到邱恒德的重視。
  方志誠的意思,想要改變亂局,必須要給東臺安定平和的氛圍,否則的話,只會讓東臺的局勢變得混亂。
  邱恒德也知道,這是最正確的方法,不過誰愿意第一個吃螃蟹,對這塊香氣四溢的蛋糕放手呢?
  邱恒德有午休的習慣,方志誠出了書房之后,樂樂拉著方志誠的手,央求要出去玩。方志誠給謝雨馨使了個眼色,然后將樂樂抱在懷中出了門。
  謝芳推門進臥室,見邱恒德還沒睡去,低聲問道:“老邱,你有沒有現,雨馨和志誠這次見面,有點不對勁?”
  邱恒德皺眉道:“我覺得很正常啊,你別疑神疑鬼的了。”
  謝芳一本正經地說道:“方才他倆在衛生間里親熱,被我撞見了。”
  邱恒德露出不信之色,道:“絕對不可能!他倆膽子再大,也不會做出這種事情吧?”
  謝芳沒好氣道:“男人和女人情之所至,哪里還會顧忌什么?不過,他倆認識這么久了,也應該更進一步了。”
  邱恒德沒有搭理謝芳,背轉身體,佯作睡去,然后默默地嘆了一口氣,以前他心中還是存著一絲想法,若是方志誠真成了自己小姨子的對象,倒也不錯,能親上加親,但現在他不這么認為,方志誠有很強的政治潛力,讓謝雨馨與之結婚,并不適合。
  在這一刻,邱恒德是站在派系培養一個核心優秀人才的角度,來分析這個問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