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第6章誤入另一個江湖


  下午三點左右,市委秘書長劉強東將方志誠喊入辦公室。方志誠進入之后,發現丁能仁也在,他瞄向自己時,臉上雖帶著笑意,但笑得很不自然。
  方志誠再次打亂丁能仁的布局,這讓他恨到骨子里。如果邵凌峰能順利成為市委書記秘書,無疑在關鍵位置安插了一枚重要的棋子。
  市委書記秘書雖然級別不高,但身后是市委一把手,在關鍵時刻能給自己美言一句,抵得過千軍萬馬。
  不過,丁能仁很老辣,他知道現在必須要轉變以前的態度,暫作偽裝,若是以后方志誠背著自己在宋文迪面前咬自己一口,后果也是不堪設想的。
  仕途之路,要擅長見風使舵。丁能仁能到如今的位置,便是深得其中之玄妙。
  劉強東低頭批改完兩份文件,摘下黑框眼鏡,微笑道:“小方,首先要恭喜你,宋書記親口下達指示,決定以后由你作為他的秘書,這對于你而言,是一份榮耀,也是一份責任;其次要提醒你,市委書記秘書可不是輕松的活兒,以后做任何事,都要小心謹慎,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問我,或者問能仁同志。”
  方志誠謙虛道:“謝謝劉秘書長的指導,以后一定恪盡職守,做好本職工作,不讓劉秘書長失望……”
  他故意決口不提丁能仁。
  丁能仁臉皮很厚,笑著接話道:“放心吧,秘書長。小方原本便是市委辦的人,以后大家相處起來,絕不會有任何隔閡,有什么需求,我一定會盡力幫助他的……”
  “那我就放心了。”劉強東點頭微笑,“雖然與宋書記共事沒多久,但能瞧出他很勤奮的領導,經常加班至半夜,小方,你一定要在最短時間內,成為宋書記的得力助手,幫助宋書記承擔部分壓力才行。”
  方志誠拍著胸脯,保證道:“請領導放心,我一定盡快上手,完成組織下達的各項任務。”
  隨后,劉強東又隨意問了方志誠的一些生活情況。大約二十分鐘之后,他翻了翻腕上的手表,表示要急著參加一個會議,丁能仁、方志誠相繼起身,主動告辭,從辦公室里走出。
  丁能仁在前,方志誠在后,丁能仁故意落了兩步,準備與方志誠搭訕幾句,不過方志誠快走幾步,將丁能仁拋在身后。
  被晾在一邊,丁能仁臉上紅白一陣,心中慍怒無比,暗下決心,要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吃點苦頭才行。
  回到辦公室,方志誠找了個大紙盒,開始收拾辦公桌上的一些用品,王柯走過來,笑道:“小方,高升了,也不慶祝一下嗎?”
  王柯雖然性格古怪,但平常對方志誠不錯,在公文寫作的指導上,算得上是方志誠的師父,仕途上的領路人。
  方志誠豪爽地笑道:“如果方便的話,請大家晚上吃頓飯吧?”他與一處的人并不是很熟悉,平常也只是點頭之交而已。
  秘書一處總共有七個人,見方志誠要請客,均欣然贊同。
  官場便是如此,如今方志誠飛上枝頭變鳳凰,成了市委書記的秘書,秘書一處的同事心中都揣摩著要巴結方志誠,他主動要求請客,哪里還有不給面子的道理?
  在市委大院附近,選擇了一家野味館,方志誠經不起眾人灌酒,喝得酩酊大醉。王柯與一位同事,將方志誠一直送到家門口才離去。
  等王柯離開之后,方志誠醉眼迷離地掏出鑰匙,在防盜門上鼓搗了一陣,許久也對不上鎖孔,索性便依著門沿,席地坐下,不知不覺竟然昏睡過去。
  沉睡中,如同進入夢境,他見到一個美婦迎面走來,她穿著輕薄的衣衫,身段纖長,如夢如幻,口中鶯鶯燕燕,蹲下身,對著自己不知說著什么,然后從自己口袋里掏出了鑰匙,打開了房門,還向自己勾了勾手指……
  方志誠感覺自己如同被催眠一般,站起身,跟在美婦身后,晃晃蕩蕩地進了屋子。美婦見方志誠動作不穩,又將自己引到了一條大床上,巧笑倩兮一陣,又幫方志誠寬衣解帶。
  方志誠貪婪地嗅著對方身上傳來的陣陣香氣,又嘆道:“好熱啊……”
  美婦嘆了一口氣,從客廳里搬來電風扇,對著方志誠吹,然后又取了一杯涼水,遞到他嘴邊,讓他飲了一口。
  被冰水刺激了一下,方志誠才舒服許多,他緩緩地躺下,沉沉地睡去。
  美婦給方志誠掩好被角,轉身見他電腦開著,便走過去,準備想把電腦關掉。美婦摸了摸鼠標,不經意點亮顯示器,見桌面上有一個文檔,署名《暗戀日記》,猶豫一番,終究道德感敗給了好奇心,她竟然貝齒咬著紅唇,鬼使神差地點開了。
  “卷首語:暗戀是一種痛苦的事情,尤其還是暗戀一個名花有主的女人,那種滋味便更加令人心碎。我喜歡她,但不能告訴她,只能將心中的悸動,化為文字……她若幸福,我便安好……”
  “志誠竟然有喜歡的人了。”美婦自言自語,語氣古怪,說不清滋味。
  這個人究竟是誰呢?
  美婦知道自己在侵犯別人的隱私,但心中升起一股古怪的感覺,似乎是嫉妒,又似乎是關心,她側身看了一眼方志誠,見他在熟睡,又繼續看下去。
  “6月3日,嫂子請我吃飯,慶祝我公務員考試筆試獲得了第一名,她今天穿著一件粉色的小西裝,很漂亮。嫂子做了豐盛的一桌菜,有我最愛的鹵豬蹄。我說,如果一輩子都能吃到鹵豬蹄就好了。嫂子說,如果你愿意,我就給你做一輩子。這是多么美麗的謊言?……”
  “5月28日,我親愛的嫂子,你知道我在想你嗎?今天程哥跟你又吵架了,你蹲在小區花壇邊哭泣,我看見了,但沒有勇氣去安慰你。只能站在陽臺上,靜靜地守著你。陽臺,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只因那里視野開闊,僅有一墻之隔……每次你落淚了,都會讓我的靈魂顫抖,我想要保護你,可惜沒有資格……”
  看到這里,美婦眼眶里泛起了淚花,濺落在鍵盤上。
  她捂著嘴,身子不受控制地顫抖著。深情款款的字里行間,令她清醒過來。嫂子,還能是誰,日記的女主人公,竟然不是別人,而是自己!原來志誠一直暗戀著自己。
  鼠標繼續往下滑落,日記里詳細記錄每天他與自己的故事。那些故事很細碎,她從未關注過。
  “4月9日,媽媽的祭日,我抱著吉他在墳前唱了一首她最喜歡的歌。其實,媽媽并不知道,我之所以開始學吉他,是因為嫂子喜歡。我盡量讓自己多才多藝,如此一來,她才會多看我一眼,稱贊我一句。若是有一天,她愿意靜靜地聽我唱一首,那該多么幸福?媽媽,若你在天堂能聽見,幫我完成這個心愿吧!”
  “3月15日,我有一種深深的負罪感,因為昨夜夢中,我竟然夢見了嫂子。嫂子你躺在我的身側,跟我低聲耳語,然后,我忍不住抱住你,吻了你,甚至還……在夢中,你和我糾纏在一起,夢境如同現實,你的諸般美好讓我迷醉,我無法抑制自己的情緒,雙手摟住你的身子,而你口中不停地念著我的名字……這是一種下流的行為,卑鄙的想法,齷蹉的春夢……請原諒我,我實在忍不住,深愛你,讓我褻瀆了你……”
  看到這里,美婦再也看不下去,她關掉了文件窗口,忘記還得關掉電腦,慌慌張張地沖出了臥室。而躺在床上,發出鼾聲的方志誠,似乎有所感應,轉過身繼續酣眠。
  第二天清晨五點多,方志誠被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吵醒,是程斌打來的。他撐起身體,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努力回想昨夜發生的事情,依稀記得是嫂子——程斌的媳婦把自己攙回家的,心里一驚,莫非昨夜發生了什么事,程斌興師問罪來了?
  程斌的笑聲很古怪,道:“誠少,能不能幫個小忙?”
  程斌比方志誠大三歲,與方志誠是十多年的老鄰居。方志誠對程斌很了解,從這語氣瞧出,這家伙八成又惹事了。
  方志誠皺起眉,道:“你又怎么了?”
  程斌嘆了一口氣,苦笑:“這次我惹上麻煩了,估計有一段時間回不來。看在你媽還在世的時候,我對她老人家不錯的份上!你幫我照顧一下玉茗吧。”
  “讓我照顧你老婆?你沒搞錯吧?”方志誠覺得程斌的話很荒謬,手一抖,差點把手機摔在地板上。
  程斌猶豫半晌,終于說出實情,嘆道:“我這次惹到了丁廣義,他發出江湖通緝令,要我的一只手……”
  方志誠瞪大眼睛,吃驚道:“丁廣義?你怎么會惹上他?”
  丁廣義在銀州很有名,人稱丁爺,手段通天。
  程斌擺了擺手,后悔道:“你說還能是什么事,誰知道那個八婆,竟然是丁廣義的姨太太……”
  “這才多久,你又在外面拈花惹草了,怎么對得起玉茗嫂子。”方志誠打抱不平道。
  程斌是市話劇團的當紅演員,人長得風流瀟灑,器宇軒昂,如此一來,桃花運也就不斷。程斌經常與自己吹噓他多么女人緣,沒想到如今遇到桃花劫。
  畢竟是多年的鄰居,方志誠沉穩道:“玉茗嫂子這邊你放心,我會盯著。你在外面注意安全,千萬別鬧出什么事,等過了風聲再回來吧。”
  “還有一件事……”程斌欲言又止。
  方志誠沒好氣地笑道:“是不是借錢?”
  程斌嗯了一聲,道:“再借我五千,跑路要經費,前后借你一萬,等回來再一起還給你。”
  “你把銀行賬號發給我,我明天一早便給你打過去。”方志誠無奈道。
  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難。
  方志誠主要看在秦玉茗的面子上,才愿意如此幫助程斌。自己在外面上大學那幾年,媽媽沒走之前,身體一直不適,秦玉茗經常從旁照顧著。媽媽去世的時候,秦玉茗也一直鞍前馬后地幫忙。
  方志誠從心底早已將秦玉茗視作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