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599 溫靈的那點心思

這半年的時間,東臺到銀州市區有一條國家級高速公路通車,因此從東臺開車到銀州只要四十多分鐘,王崇先將李卉和魏曉燕送回家,然后再與謝萌萌一同趕回住的地方。王崇目前還沒有買房,住的是招商局的單位房。謝萌萌坐在車內覺得有些無聊,將音樂的聲音調小,突然問道:“王崇,你什么時候買房子啊?”
  王崇尷尬地一笑,道:“萌萌,你也知道我手里有多少錢,買房的事情還是暫時緩緩吧,如何?”
  謝萌萌瞪了王崇一眼,旋即豁然道:“行吧,反正我當初決定嫁給你,就做好了過窮日子的準備了。”
  王崇苦笑道:“也不能算是苦日子,單位的房子雖然有些舊,但地方很大,上下班也方便。等過兩年,手里有些積蓄,到時候我們付個首付,再貸款買套房。”
  謝萌萌見王崇這么說,臉上露出笑意,輕嘆道:“老公,你不能怪我勢利,畢竟現在我身邊的同事,都買房子了。”
  王崇笑著點頭道:“放心吧,咱們的日子不會被別人比下去。”
  謝萌萌嗯了一聲,探身在王崇臉上吻了一口,嚇得王崇緊緊地扶住方向盤,低呼道:“你膽子也太大了一點吧?”
  謝萌萌甜蜜地笑道:“這是給你的驚喜呢。”
  王崇點了點頭,道:“驚喜過頭,那就是驚嚇了!”
  謝萌萌端正坐好,想起一件事,輕聲問道:“老公,有件事不知道你聽說過沒?”
  “什么事,好事還是壞事?”王崇皺了皺眉,好奇道。
  謝萌萌壓低聲音道:“有人說李市長跟小方書記關系曖昧,不知真假?”
  王崇不高興地說道:“這是哪個王八羔子胡扯淡呢?李市長比方書記年長十多歲呢,本來就是有家庭的人,這種無稽之談,你也信?”
  謝萌萌見王崇似乎真的生氣了,笑道:“我也是聽別人說的。”
  王崇點了點頭,道:“此事以后不要再傳了,對領導的影響不好!”
  謝萌萌心中嘆了一口氣,知道在王崇心中,方志誠的地位很高,如今有人抹黑方志誠,他心中自然是千百個不愿意。其實若是李卉傳出跟其他人有什么緋聞,王崇說不定一笑了之,但事關方志誠,他就有些敏感了。
  謝萌萌嘀咕道:“我今天特別觀察了一下,覺得此事并非空穴來風。李市長每次望向小方書記的眼神,總有點不對勁。這是女人的第六感,我總覺得李市長與小方書記的關系非同一般。”
  見謝萌萌還是念叨個不停,王崇干脆踩了一腳剎車,將車停靠在路邊,怒聲道:“萌萌,別人說這些閑言碎語也就罷了。但咱倆要有良心,我能有今天,咱倆能在一起,那是因為有小方書記在其中牽線搭橋。無論別人怎么詆毀小方書記,咱們永遠要支持他。”
  王崇一向對謝萌萌愛護有加,千依百順,甚至得了個妻管嚴的名頭,他還從來沒有與謝萌萌紅過臉,但謝萌萌知道這次王崇是真心怒了。
  謝萌萌盡管心中有些委屈,但男人真怒了之后,她還是決定退了一步,頷首道:“知道了。此事我永遠不會再提。”
  ……
  大年初二回娘家,方志誠開著凱美瑞帶著秦玉茗回到秦家。秦家去年搞了裝修,家具也更新換代,客廳里的大屏液晶電視也格外氣派。見方志誠提著大包小包進門,秦母連忙從他手中接過,笑道:“人來便可以了,還帶這么多東西做什么?”
  方志誠道:“也沒有什么東西,給伯父伯母帶了一些養生保健品。”
  秦玉茗笑道:“我媽這個人太虛偽了。嘴里說不愿咱們帶東西,其實心里比誰高興,等下出門恐怕就要與別人炫耀去了。”
  秦母瞪了秦玉茗一眼,沒好氣地說道:“有這么說媽媽的嗎?”言畢,她喜滋滋地將禮品送入儲藏室去了。
  秦朗聽見門外有動靜,從臥室走出,見到方志誠,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畢竟方志誠不僅是他的姐夫,還是曾經的領導。
  “姐夫好!”秦朗撓了撓頭,笑道。
  方志誠拍了拍秦朗的肩膀,道:“許久不見,發現你有些發福了啊?”
  秦朗嘆氣道:“招商局應酬特別多,養成了一個酒肚子。”
  方志誠擺了擺手,提醒道:“這只是借口,主要還是缺乏鍛煉。”
  秦朗連忙點頭,應諾道:“是啊,主要還是缺少運動,等過完年之后,我就醞釀搞個健身計劃,爭取三個月之內,把體重給減下去。”
  方志誠笑道:“身體是革命的本錢。身體健康,工作起來才更加有精力。”
  方志誠與秦朗寒暄了一陣,溫靈才從臥室內出來,她走到沙發邊,低聲喊道:“方書記,您好!”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咱倆都是一家人,以后喊我姐夫便是。”
  溫靈甜甜一笑,道:“姐夫!”
  秦玉茗在旁邊笑道:“溫靈,你也太老實了。怎么他讓你喊,你就喊了,也不跟他要點什么?”
  溫靈臉色一紅,低頭笑道:“姐夫是我的領導,習慣性地遵守命令了。”
  秦玉茗偷偷地掐方志誠一般,湊到他耳邊,低聲道:“你這是給他們下了什么迷魂藥,怎么感覺大家都圍著你轉了?”
  方志誠笑著低聲回答道:“這是我的魅力。”
  四人在客廳里聊了會天,秦母出了廚房,喊道:“準備一下,可以吃飯了。”
  方志誠跟著秦玉茗來到餐廳,發現今天的午餐不是一般的豐盛,笑著與秦母,道:“阿姨,辛苦你了,這么多菜,怕是要忙很久呢。”
  秦母擺了擺手,笑道:“要不了多長時間,有些菜是老頭子燒的,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方志誠很給面子地說道:“只是看看,就覺得很有食欲了。”
  秦母被逗得眉開眼笑,道:“那就趕緊吃吧,菜冷了,就沒那么好吃了。”
  秦父喜歡喝兩杯,秦朗與方志誠便陪著喝白酒,至于秦母、溫靈和秦玉茗則喝葡萄酒。一家人倒是其樂融融。酒過數巡,秦朗似乎終于鼓足勇氣,道:“姐夫,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
  方志誠笑道:“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沒必要吞吞吐吐,直接說便是。”
  秦朗看了一眼溫靈,然后與方志誠道:“姐夫,我和溫靈想調動工作……”
  秦玉茗聽到這話,眉頭皺起,不悅道:“秦朗,前段時間你不是和溫靈都通過了內部考試,現在已經是正式編制了嗎?怎么這個時候想調動工作?”
  有些事情秦玉茗是知道的,想要通過內部考試,一方面是看考試能力,另一方面也要看你有沒有關系。方志誠為了兩人的編制問題,也是使了力氣的。
  秦母眉頭皺了皺,低聲道:“玉茗,你先別急,等秦朗把話說完嘛。”
  方志誠見此情形,知道恐怕秦朗要調動工作的事情,恐怕一家人都商量過。只是自己和秦玉茗還被蒙在鼓里,他微微一笑,道:“秦朗,你想要調到哪里去?我盡最大的能力幫助你。”
  秦朗見方志誠如此爽快,心中滿是感動,低聲道:“姐夫,我和溫靈想好了,看能不能去漢州工作?原因主要是兩個,第一,現在東臺招商系統的情況有些復雜,我們都不喜歡現在的工作氛圍;第二,您在漢州工作,能夠給我們更好地支持與指導。”
  方志誠笑道:“秦朗,其實在任何地方工作都不簡單,即使去了漢州,恐怕也要承擔很多壓力。其次,你們若是在銀州的話,時不時地可以照顧下伯父和伯母,我們平常也不在銀州,如果你們也離開,他們豈不是會很孤獨?”
  秦母在旁邊連忙說道:“志誠,你別擔心我們。我和老頭子的身體都很好,如果我想你們的話,也可以去看看你們。”
  秦玉茗大概猜出了其中的意思,秦母對秦朗和溫靈想要調動工作去漢州之事還是很支持的,畢竟大樹底下好乘涼,雖說方志誠在東臺還留有嫡系,會對秦朗和溫靈照顧一下,但若是到了漢州,對秦朗和溫靈的未來有更大的好處。
  官場之中,向來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有方志誠這么一棵大樹在,為何不攀附其上呢?
  秦玉茗皺眉道:“政府的人事調動是有紀律的,何況這還牽扯到兩個市的調動,你們這不是為難他嗎?”
  方志誠輕描淡寫地擺了擺手,笑道:“伯母、秦朗,我現在也不能給你們打包票,只能說這其中有一定的操作空間,具體成還是不成,還得我去找找辦法。”
  見方志誠答應了,秦朗心中懸的一塊石頭方才落下,他看了一眼溫靈,只見她眼中露出了一絲喜意。調動工作至漢州,這是溫靈開口要求的,秦母也十分贊同。秦朗知道溫靈這是出于兩人的前程考慮,但他也知道為了這件事,怕是要讓方志誠大費周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