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598 永遠不舍棄東臺

雖說知道每年的春晚都沒有什么新意,但方志誠還是和秦玉茗一起看到一點多。新年鐘聲敲響的那一刻,兩人一起歡呼擁抱良久。秦玉茗感覺到方志誠身上傳來的暖意,涌出無比幸福的感覺,人生在世,有一個人如此真心實意地愛著自己,還有什么比這個更加美好的呢?
  “志誠,我們去放煙花吧?”外面的爆竹煙花之聲響起,秦玉茗緩緩推開方志誠,柔聲提議道。
  方志誠笑道:“可以啊,不過,這個時間點小賣部恐怕不營業了?莫非茗姐你早就買好了?”
  秦玉茗嫣然一笑,拉著方志誠進了倉庫,方志誠看了一眼,有好幾種煙花,他找了一個打火機,提著煙花便來到了樓下。方志誠找了個空曠點的地方,讓秦玉茗離得遠遠的,然后摸了一支煙點燃,深吸兩口,用煙頭去點藥引,滋滋聲過后,方志誠快步跑到秦玉茗的身邊,絢爛的火光直接沖入天際,在空中炸成無數星火,組成一個五彩的圖案。
  秦玉茗輕輕地將頭依偎在方志誠的肩膀上,輕嘆道:“志誠,以后我們每年都這么過,好嗎?”
  方志誠用手輕輕地撫摸著秦玉茗粉嫩光滑的面頰,溫柔地承諾道:“行啊,我答應你。”
  沒有海誓山盟,只有靜靜地軟語。一個平靜而溫馨的除夕就這么悄然而過。
  這一夜,方志誠成了魚兒,秦玉茗成了大海。魚兒在廣闊無垠的海面,酣暢淋漓地游著,變換著各種姿勢,而大海時而如泣如訴,時而狂浪滔天,變幻莫測……
  大年初一,臨近中午,方志誠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給吵醒。方志誠接通了電話,里面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方書記,新年好。”
  方志誠睡得有點懵,半晌才反應過來是誰,笑道:“原來是卉姐啊,新年快樂。”
  李卉聽著方志誠略帶沙啞的聲音,心中有些懊惱,暗忖自己這個電話還是打得冒昧,不過既然已經擾了方志誠的清夢,那也只能將錯就錯。她笑著說道:“方書記,你回銀州過年沒?”
  方志誠見秦玉茗還在睡著,便索性起身出了房門,笑道:“我昨晚回的銀州……”
  李卉心中一喜,道:“方書記,我準備晚點和幾個同事一起來拜訪你,不知可否?”
  “啊?”李卉這要求還真夠為難人的,自己難得休假,他們過來的話,豈不是又要圍繞工作,方志誠真心想給自己放個假,不過,李卉都如此誠心誠意地要上門拜訪,自己又不好拒絕,只能笑道,“行啊,要不中午過來吃午飯吧?”
  李卉微微一怔,笑著提醒道:“現在都一點了,早就吃過了。”
  方志誠看了一眼墻上的掛鐘,道:“還真沒注意時間……我等著你們。”
  聽到屋內的動靜,秦玉茗便起了床,得知有客人造訪,她便收拾了一下家里,在客廳擺上了糖果、瓜子與點心。
  李卉愿意來給自己拜年,其實方志誠心中還是挺高興的,有句話叫做人走茶涼,但現在不一樣,原來的老屬下還對自己念念不忘,這是挺讓人暗爽的。
  下午三點左右,李卉、魏曉燕、王崇還有謝萌萌三人來到了方志誠的家中,手里自然提著各種禮品。方志誠也沒拒絕,若是讓他們帶走,這顯得太不近人情。有來有往,這樣才能讓感情長遠,方志誠給秦玉茗使了個眼色,秦玉茗會意,然后進了儲藏室,為四人準備回禮。
  李卉喝了一口茶,笑道:“方書記,你知道嗎,現在咱們東臺已經形成了一個習慣,但凡只要有人來做客,必定先泡一壺茶,這可是你帶出來的習慣。”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我也是受到文迪書記的影響,他不太抽煙,但很愛喝茶。喝茶有提神、醒腦的效果,人喝久了,也會有茶癮。”
  王崇咂了砸嘴,臉上露出尷尬之色,道:“可是我我始終喝不習慣呢。”
  謝萌萌在旁邊沒好氣地笑罵道:“你啊,一天到晚就愛喝碳酸飲料,你瞧這啤酒肚,跟方書記比比看……”
  王崇訕訕笑道:“老婆,不是說好了嗎,在外面要給我一點面子……”
  謝萌萌也覺著自己說得有點過分,吐著舌頭,笑道:“這不都是熟人嗎?”
  王崇唉聲嘆氣道:“越是熟人面前,越是要給我面子啊。”
  魏曉燕在旁邊笑道:“王崇,你是妻管嚴,咱們整個招商系統都知道。其實妻管嚴并非壞事,說明你尊重女性。”
  王崇攤開手,道:“我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
  喝了一會茶,覺得有些無聊,王崇便提議打撲克,方志誠說,自己不太擅長打撲克,便讓秦玉茗上陣,自己則坐在后面為她掠陣。幾局下來,秦玉茗的手氣很盛,差不多贏了三四百塊錢。
  李卉笑道:“秦董,這牌技太好了,以后都不敢跟你打牌了。”
  秦玉茗搖頭,瞄了一眼方志誠,道:“我只是個傀儡而已,真正的黑手坐在我的后面呢。”
  方志誠干咳一聲,道:“可別把仇恨值全部扯到我身上來,我一直是個安靜的美男子,什么話都沒有說……”
  安靜的美男子?眾人聽到方志誠這個比方,都忍俊不已。不過,大家算是瞧出來了,方志誠哪里不會打牌,完全就是很精明,這牌打一圈,他便能猜出每人手中的牌面了。
  眼見到了六點左右,方志誠琢磨著留幾人吃飯,便進了廚房,準備飯菜,未過多久,李卉也跟了進來,方志誠便與她笑著說道:“卉姐,今天你們是客人,在外面玩牌就好,幾個小菜,我隨便收拾一下,你們也別嫌寒磣。”
  李卉擼起袖子,笑道:“君子遠庖廚,哪用你下廚?我讓萌萌替我打牌了,你就歇著吧。”
  李卉快走了兩步,搶到了自己身前,奪過了鍋鏟,還給自己拋了一個挺嫵媚的笑容,方志誠一瞬間有點失神,反應過來,李卉已經開始熟練地掌勺炒菜了。
  方志誠無奈地笑了笑,站到了一邊,靜靜地看著李卉忙活,總覺得今天李卉帶著幾人來拜年,應該有什么事情,但她不說,自己也就不好問。
  幾人吃完晚飯又坐了片刻,才告辭離開,秦玉茗這時送給每個人一份回禮,一開始他們都推辭不要,不過,他們都知道方志誠的性格,最終還是收下了。
  等幾人上了車,王崇坐在駕駛座上感慨道:“李市長,今天你怎么從頭到尾沒有開口提起那事呢?”
  坐在后排的李卉輕嘆道:“我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其實方書記已經在沒離開東臺前,為我們鋪好了很多路,現在我們遇到問題,還要找他幫忙,這似乎有些不好。”
  王崇臉上露出苦笑道:“我們是他帶出來的兵,現在遇到麻煩,請他出馬,這有何不妥之處呢?”
  李卉輕聲道:“我覺得,我們應該做得更加出色一些,而不是有任何麻煩,習慣性地讓方書記幫我們出面擺平!”
  魏曉燕在旁邊提醒道:“李市長,現在已經不是我們能處理的了,邢市長被調走,這其實是一個信號,高書記上任半年之后,這是要準備鞏固自己的力量,至于我們已經成為他的障礙了。畢竟我們都是方書記一手提拔上來的,在他眼中已經成了氣候。外面有人稱我們叫做‘招商幫’,都是招商局系統出來的人。下一步,高書記肯定是要拿招商幫開刀了!”
  李卉今天的確見方志誠是有求而來,現在她在東臺的日子不太好過,尤其是邢繼科被調走之后,李卉面臨著巨大壓力。所以李卉便想著是否能讓方志誠出面,為自己尋找一條解決問題的辦法。可是真面對方志誠的時候,她終究還是沒開得了口。
  這時手機震動了兩下,李卉點開一看,是方志誠發來的短信,寥寥只有兩句話,“勿慌亂,等時機。”
  李卉擰著眉頭思忖許久,豁然開朗,明白了方志誠發來短信的言外之意,她長吁了一口氣,道:“剛才方書記發來短信,已經幫我們找到了解決問題的辦法。”
  “什么辦法?莫非他跟恒德書記打了招呼?”王崇激動地說道。
  李卉搖了搖頭,笑道:“有些事情不能說明,需要靜靜地揣摩。”
  方志誠的意思與現在東臺的一些傳聞聯系起來,有一種很大的可能,那就是高慶也呆不了多久,年后指不定有大調整,而高慶將會被調離東臺。按照常理,高慶在東臺停留的時間不過才一年,這么快就被調離,很有可能上面有領導對高慶的所為不滿意。
  想明白這一切,李卉的心情頓時豁然了。
  其實李卉并不知道,早在方志誠從王崇口中得知邢繼科被調離之后,針對東臺的人事問題跟宋文迪溝通過一次。當初自己可是跟高慶打過招呼,讓他稍微關照一下邢繼科,但高慶還是對邢繼科下了手,所以方志誠也就毫不客氣地在背后插了他一刀。
  東臺被方志誠視作兵馬糧倉,他絕不會輕易舍棄這個發家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