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595 權力長得很可怕

(第十更了!)
  深處不同的位置需要更換不同的角度,區長和區委書記雖然級別相同,但所處的視野卻不一樣。區長主要關注全區的經濟建設,更偏于執行,而區委書記則要考慮全區的大局,不僅僅是經濟工作,還包括人事、紀檢等等,所以方志誠需要換一種方式來開展工作。
  他不能像以前那樣,什么事情都依靠自己,畢竟一個人的精力有限,而是需要延伸自己的手臂與視野,培養一批人,命令他們按照自己的思路來發展霞光區。
  張曉亮是一個不錯的代言人,方志誠是他的伯樂,若不是當初方志誠將他從統計局調整到區政府,張曉亮哪里有現在的風光?
  現在霞光區所有的人都知道,張曉亮是區委書記紅人,看似他沒有成浩的權力大,但事實上,很多事情方志誠更偏向與張曉亮商議,因為張曉亮更加靈活,往往能提出令方志誠眼前一亮的建議。
  這個世界人才有很多種,張曉亮或許在業務能力上沒有其他人專業,但他很適合在官場混跡,因為官場行走需要圓滑的處事能力。在方志誠看來,張曉亮在這方面的能力甚至超過自己。
  下午的區委常委會,方志誠對全區政法工作進行了重要的部署。方志誠強調,從明年開始要創建“平安霞光”的社會形象工程,積極預防、有效化解各類矛盾糾紛,嚴厲打擊各類刑事犯罪,依法維護各行市場的秩序,全面加強基層政法工作的規范性,全力維護政治穩定和治安穩定。
  會議結束之后,方志誠將區委組織部長喻金平喊到了辦公室,喻金平的臉色不太好,畢竟他以前可是鄧少群的左膀右臂,現在樹倒猢猻散,喻金平意識到自己前景怕是堪憂了。
  來到辦公室,方志誠指了指沙發,微笑道:“請坐吧。”
  喻金平看似平靜地坐下,望著方志誠熟練地煮茶。
  方志誠給喻金平遞過一杯熱茶,道:“老喻喝茶!”
  喻金平品了一口,這茶雖好,但他現在哪里還有心情品味個中滋味,滿腦都是在考慮方志誠今天為何請自己過來飲茶。喻金平笑道:“都說志誠書記泡了一手好茶,今天喝了,果然名不虛傳。”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粗茶而已,若是老喻你喜歡的話,以后經常可以來我這坐坐,茶水我這兒是從來不缺的。”
  喻金平連忙賠笑道:“那以后一定要多多叨擾。”
  方志誠暗忖喻金平倒是挺會做人,不過換個角度倒是能理解,現在自己主動伸出橄欖枝,喻金平自然是巴不得貼上去。自己成為區委書記,受到最大影響的便是喻金平。區委書記必須要控制的便是人事權,而喻金平便成為了新書記的絆腳石,正常人必須處之而后快。喻金平甚至早就做好打算,隨時準備從現在的位置上離開,然后找一個清靜之所,提前養老了。
  官場就是如此無奈,一朝天子一朝臣,站隊錯誤,影響前程。
  方志誠泯了一口茶,收起臉上的微笑,一本正經地說道:“老喻,今天跟你聊天,主要是兩件事。第一,全區人事調整;第二,下一步組織工作的開展。”
  喻金平微微一怔,心中滿是懷疑,與自己商議這兩個問題,莫非自己猜錯了?方志誠并不打算將自己從現在的位置上驅逐?
  喻金平皺眉思索一番,道:“方書記,您認為哪些崗位的人員需要重新調整?”
  方志誠淡淡笑道:“老喻,我問你建議,你怎么把皮球再次踢到我的腳下了?”
  喻金平望著方志誠似笑非笑的表情,突然感覺背脊陰測測的,他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方志誠這不是在跟自己商議問題,而是在試探自己!
  全區人事干部的調整,以及下一步的組織工作,方志誠必然心中早就有一個賬本,他現在不說出來,而是要讓喻金平猜,如果喻金平猜中了,那恭喜你,你過關了;如果你猜錯了,那你跟班長的工作思路不在一條線上,就請你離開吧。
  喻金平情不自禁地喝了一口茶,用來掩飾自己內心的緊張與忐忑,思忖良久之后,方才說道:“在我看來,全區的人事是需要大調整了,原因主要有兩個:其一,近三年來全區副處級以上的干部基本沒有太大的變化,導致各個系統的干部缺乏活力;其二,鄧少群在任上時身邊聚集了一批人員,且不論他們的工作能力如何,他們的思想純潔性值得追問,值得懷疑!”
  方志誠對第二個理由感到頗為意外,沒想到喻金平竟然說得如此直接,這喻金平也是個聰明人,知道此刻若是不見風使舵,棄暗投明,自己絕對不會容忍他繼續在區委組織部位置上久留。
  區委組織部長,這是一個重要的位置,方志誠必須要在這個位置上安插一個自己信任的人,不過,現在自己剛上任未多久,對全區的組織工作并不是很了解,他不能一下子就換掉喻金平,否則的話,難免讓別人質疑自己,搞派系斗爭。
  喻金平的反應頗快,讓方志誠消除了一些殺意。
  方志誠淡淡笑道:“老喻,你在區委組織部任職多年,我相信你的專業能力。剛才雖然你只簡單說了兩點,但我覺得你都說到了點子上。既然你對現在的問題如此清楚,所以我索性放手給你做。一個月的時間,必須要讓全區的組織工作有一個煥然一新的感覺。”
  喻金平暗自松了一口氣,雖然明知方志誠是利用自己當槍,但這總比一腳將自己踢出現在的位置,讓自己坐到冷板凳上要好得多。給了自己一個“死緩”,喻金平便有減刑,尋求更多的生機。
  喻金平鄭重承諾道:“請您放心,我明天就整理一份調整方案,給您審閱!”
  方志誠不置可否地笑道:“老喻,雖然我們沒有過多的接觸過,但我看得出,你是一個能力很強的干部,希望我們以后合作順利!”
  喻金平離開了辦公室,發現自己腿都有點邁不動了。
  方志誠這一招用得也太陰險了。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說明自己心中的想法,卻是間接地逼迫自己說出了調整方案,這比借刀殺人還要更加的歹毒。
  然而,喻金平卻是沒有太多的辦法,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鄧少群自掘墳墓,以自首的形式終結了自己的時代,但喻金平卻還是有一絲僥幸,試圖在霞光區官場還能夠有所作為。
  這就是權力的魅力,只要給人一絲光明,誰也不愿意沉溺與黑暗。
  喻金平下樓的過程中,正好碰見了公安局長項新,他微微一怔,主動打招呼道:“項局長,這是到哪兒去?”
  項新指了指樓上,笑道:“老板,找我談話,恐怕要交代一些工作。”
  喻金平微笑道:“那你趕緊過去吧,我剛從老板辦公室出來,暫時應當不忙。”
  言畢,喻金平繼續下樓,項新臉上閃過一絲疑惑,暗忖這喻金平今天是怎么了,竟然跟自己主動打招呼,倒是史無前例的一次。
  喻金平跟項新主動打招呼,那是有用意的,在他心中早就有一個人際關系網,而項新無疑在這個關系網上無疑跟方志誠走得是最近的人之一。所以如果安排人事調整,項新是最有機會被安排在重要位置上的。
  今天常委會上為何要強調政法工作?其實這也是個信號燈,如果不出意料的話,政法系統將會迎來一場風暴,而最終的贏家將是項新。
  甚至可以這么說,政法工作會議,其實就是方志誠為了扶持項新上位而點起了一個導*火索,最終確定項新對政法系統的統治力,間接讓方志誠控制政法系統。
  方志誠在政務上擁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如果再完全掌握了政法,那么整個霞光區將全部掌控在他的手中,甚至,即使當初鄧少群還在任上的時候,手中的權力也沒有這么集中。
  喻金平唏噓不已,年輕的區委書記展現出來的駕馭力,遠比想象中要老辣許多,他走的每一步動作,都蘊藏著深意,細細品味之后,才能讀懂,實在讓人驚訝。
  項新進了方志誠的辦公室,自然不會向喻金平那般謹慎,他坐在沙發上,自己倒了一杯茶,笑道:“老板,我剛才看到喻金平了,他一邊下樓,一邊抹汗呢,是不是被你嚇到了啊?”
  方志誠沒好氣地白了項新一眼,道:“難道我長得很可怕嗎?”
  項新將茶水一飲而盡,側面回答道:“權力長得很可怕!”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說了一句大實話。今天喊你過來,主要是討論平安霞光的工作,你有什么想法?”
  項新將茶杯推到了一邊,沉聲道:“想要讓平安霞光不成為一個口號,必須要進行專項行動。但一旦開展專項行動,勢必會引起社會的動亂。”
  方志誠眉頭凝起,堅定不移地說道:“你去辦吧,我會成為你最堅強的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