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594 追究懶政之權責


  第九更!)
  與萬衡隨后又聊了一下漢州現在官場的局勢,除了霞光區之外,其他幾個縣區也進行了一系列的調整,由此可見夏蘭山近期的執政風格的確改變,不再像以前那般求穩定、求安逸,而是變得求進步,求改變。
  穩定固然可以保住一時的風平浪靜,但這猶如閉關鎖國,會讓內部機制慢慢僵化,久而久之影響官員的工作風氣,繼而讓官員喪失動力,以至于影響到整個社會的氛圍。
  馬振才和鄧少群之所以落馬,其實就跟這種氛圍有關系,在現有的崗位上呆久了,所以便蠢蠢欲動,會選擇做一些擦邊球,擦邊球打習慣了之后,會更冒更大的風險。當主管領導開始頻頻向國家資產伸手,下面的官員自然是上行下效,不斷地觸碰禁區。
  夏蘭山得知鄧少群出事之后,在震怒的同時,也對自己的工作進行了反思。他意識到,上面政府領導對自己的評價還是很中肯的,自己沉穩有余,但太過保守,以至于漢州變成了如今這般模樣。
  夏蘭山的年齡已經踩線,想要更進一步無比艱難,當看透了一些東西之后,夏蘭山則考慮改變執政思路,試圖對漢州進行一些改變。
  萬衡輕嘆道:“真是很意外,沒想到蘭山書記這次的決心這般大,計劃在三年內從正科級官員中選拔一批三十五歲以下的干部補充處級干部隊伍。同時,對處級以上的干部進行責任狀制,兩年之內沒有交出合格的成績,則需要追究相關責任。蘭山書記,這是要重點打擊懶政的風氣。”
  方志誠頷首道:“蘭山書記這也是有得放矢,重點針對了當下漢州黨員干部存在的普遍問題。不過,問題找到了,但方法也要找準。在我看來,力度還不夠!”
  萬衡笑道:“志誠,現在的動靜已經很大,全市黨員干部人人自危,生怕文件內容涉及到自己的切身利益。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次的責任狀制可不是口號,而是需要嚴格兌現的。”
  方志誠搖了搖頭,苦笑道:“萬部長,我并非懷疑責任狀制的可行性,而是覺得重病需要猛藥。光制定一個制度,很難讓全區官員意識到市委的決心。”
  萬衡眉頭微微一挑,道:“你的意思是?”
  方志誠語氣變得嚴肅起來,道:“必須要先追求過去三到五年內主要領導的執政能力!如果發現有些領導存在懶政的行為,直接追究責任。”
  萬衡啞然失笑,緩緩道:“如果這樣的話,漢州官場又要震蕩一次了。”
  方志誠冷聲道:“既然是治病,那就要刮骨療傷。試想再給那些已經慵懶慣了的干部一次機會,他們能改過自新的機會有多少。如果不曾改變,那么霞光區在兩年內又面臨著毫無進步。”
  萬衡陷入沉思,許久之后,才凝重地說道:“此言倒是有一定的道理,我會與蘭山書記在溝通一番的。”
  方志誠跟萬衡所說的一番話,那是肺腑之言,也是自己準備在霞光區準備開展的工作。方志誠現在是區委書記,肩負著管理全區黨員干部的重任。這種重任,在方志誠看來,不是權力,而是責任。
  現在華夏各地,老百姓對政府的評價不高,那是為什么?政府的形象,是官員塑造的,歸根到底還是官員的作風不佳,引得民怨沸騰。
  方志誠今天跟萬衡討論人事問題,其實也是在跟萬衡透個底,霞光區即將要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清算”。這個清算,主要是針對一把手官員,若是在自己位置上有沒有做出成績,一經查出,就讓他退位讓賢。
  上午沒有外務活動,所以中午方志誠決定在食堂吃飯。霞光區的食堂,衛生環境不錯,方志誠出辦公室的時候,沒有告訴姜佩和商燕,自己排隊打了一份飯,打完飯之后,姜佩才來到食堂,見方志誠托著不銹鋼的飯盤,微微一怔,湊過來,苦笑道:“老板,你來食堂吃飯,怎么不提前說一聲?”
  方志誠淡淡笑道:“吃個飯而已,為什么還要提前說一聲?我又不是沒手沒腳,打個飯而已。”
  姜佩暗忖方志誠今天特地過來打飯,估計也是為了考察政府食堂的情況,他以前也在食堂經常吃飯,不過換了個角度,看待問題的方法也不一樣了。
  方志誠以前也經常在食堂吃飯,不過升任區委書記之后,他卻是一直沒有來。這也是他有意為之。
  食堂是一個有趣的地方,關系不錯的人會湊在一塊,關系差的會隔得遠遠的。從食堂的人群分布,便能瞧出如今霞光區官場的一個雛形。
  方志誠坐下沒多久,張曉亮也托著盤子坐了過來。張曉亮笑道:“老板,你今天怎么突然來食堂了?你在這邊一坐,大家吃飯都沒心思,紛紛都把注意力放在你身上了。”
  方志誠瞄了張曉亮一眼,沒好氣道:“你這話說的,豈不是讓我以后都不要來食堂吃飯嗎?”
  張曉亮聳了聳肩,笑道:“開個玩笑而已!其實大家巴不得老板你天天來食堂轉轉呢。誰不想在你面前多表現一下,指不定哪天就飛黃騰達了呢?”
  方志誠暗忖張曉亮心眼活,整天就把心思放在應付與討好自己方面,不過,他的話倒也是不錯,現在霞光區這么多干部,誰不想討好自己,換取一步登天的機會呢?
  方志誠與張曉亮邊吃邊聊,一陣香風飄過,姜佩悄然而來,她手上端著一個炒菜和一個葷菜,擺在了方志誠的手邊,道:“今天的菜有點素,所以我讓食堂那邊加炒了兩個菜。”
  張曉亮看了一眼姜佩,暗贊了一聲,姜佩倒是挺細心的一個女人。方志誠點了點頭,夾了一筷子嘗了嘗,道:“你呢,也趕緊來吃飯吧。”
  姜佩瞧出方志誠還滿意,便笑嘻嘻地到窗口那邊打飯去了。
  張曉亮低聲道:“沒想到姜老師還是挺適合秘書這份工作的嘛……”
  方志誠笑了笑,道:“安心吃飯,少說廢話。”
  張曉亮咧嘴一笑,不以為忤,安靜地吃飯。
  過了片刻,姜佩端著飯盤過來,方志誠見她和張曉亮都專心對付自己盤中的飯菜,便笑著說道:“吃個飯而已,沒那么拘束吧。姜老師,你點的炒菜怎么不吃?老張,你也吃!”
  張曉亮笑道:“既然老板吩咐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嗯,這黃瓜炒黑木耳不錯,黃瓜清脆爽口,木耳油而不膩,美味啊!”
  姜佩笑著解釋道:“黑木耳是個好東西,可以清除粉塵。我以前當老師,就特別喜歡做這一道菜。咱們在講臺上呆久了,難免會吃到一些粉筆灰,吃點木耳,有利于保護肺部。”
  張曉亮古怪地笑道:“木耳啊,好東西,可是,黑的不好。”
  姜佩微微一怔,不解個中意思。
  方志誠也是半晌才反應過來,沒好氣地瞪了張曉亮一眼,道:“老張,沒必要這么低俗。”
  張曉亮連忙打哈哈,笑道:“吃飯,吃飯!”
  姜佩一直沒搞明白,等到將飯盤退回的時候,才幡然醒悟,臉色漲紅,暗罵這個張曉亮真不是個東西,怎么能在方志誠面前,說這么一個低俗的笑話呢?
  吃完飯之后,張曉亮跟著方志誠來到辦公室。方志誠親自給張曉亮泡了一壺茶,道:“老張,今天食堂吃飯的時候,你瞧出什么明堂沒有?”
  張曉亮點了點頭,沉聲道:“現在政府內部小派系林立,各有各的團體,如此一來,權力就顯得很分散,不利于管理。”
  方志誠認真地看了他一眼,暗忖這張曉亮不虧自己看中的智囊人物,對自己的想法了如指掌,他輕聲道:“有沒有什么辦法改變現在的局面?”
  張曉亮低聲建議道:“現在這個局面主要是因為馬、鄧兩人被調查的結果,從而導致群龍無首的局面,想要改變現在的局面,那就要選出新的龍頭,這樣才能凝聚下面人的心。”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你分析得不錯,我交給你一個任務,你來做龍頭!”
  “我?”張曉亮頗為意外。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沒錯!當然了,你也別高興得太早,龍頭不止一個,我還會慢慢培養莫進和成浩等人,讓他們慢慢駕馭住這些凌亂的小團伙。而你這個龍頭的身份很特殊,需要成為我的眼睛與手掌。”
  張曉亮聽到此處,終于恍然大悟,道:“老板,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方志誠的意思已經說得很清楚,是想張曉亮培養成自己的代言人,借張曉亮之手控制霞光區的一部分。方志誠不直接參與到霞光區新派系的斗爭之中,但會以張曉亮這個派系為切入點,對全局做到掌控。
  張曉亮走出辦公室的那一刻,他心情還是很振奮的,自己雖然只是副區長,但身后有方志誠這么一座靠山,以后在霞光區豈不是可以橫著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