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590 兵不血刃的完勝

(此為第五更!)
  官場便是如此,違法亂紀的官員并非活得坦然,一有風吹草動,往往是草木皆兵,還沒等到證據確鑿,多半已是心有戚戚,亂了陣腳。
  處級以下的官員,因為身處的環境接近基層,所以更容易被利益所誘惑,面對糖衣炮彈往往難以自控,一不小心走錯路,這一輩子都過得不舒服。
  霞光區前任區長馬振才自,導致現任區委書記鄧少群緊隨其后自,此事引人深思,也讓一向穩健著稱的夏蘭山頗為尷尬。
  根據馬振才和鄧少群兩人的自材料,從2oo4年起,兩人利用職務之便,賤價出賣了近三十塊地皮,從中獲利達五百萬元人民幣,同時造成國家資源損失近五千萬元。
  低價賤賣國家資源的事情在各地都不少見,尤其是從2oo4年起,房產領域大熱,投資商在全國各地購買土地,而土地也成為了政府主要的財政收入來源。甚至在南方某些城市,還出現了專門的地皮運營公司,這些公司不投資建設房地產項目,利用與政府的關系拿地,然后轉賣出去。
  一塊地皮經過幾個地皮運營公司炒作,地價幾乎每個月都能創新高。不過,這也產生了極大的風險,因為地皮的泡沫終究會破裂,一旦破裂的話,銀行當其沖受到波及,因為那些地皮運營公司收購地皮的資金,全部都是從銀行那邊申請的。
  漢州的土地情況還不至于那么嚴重,不過問題已經初現端倪,所以方志誠下一步打算改變現在的財政收入格局,從完全依賴土地財政轉型,從其他地方入手爭取更多的財政收入。
  霞光區的官場迎來了史無前例的一次巨大震蕩,尤其是鄧少群的落馬,讓不少人惴惴不安。為此區委決定召開擴大會議,就此次風波進行安撫工作。會議在區委大會議室舉行,區委常委均出席了本次會議,此外區直屬部門主要領導人,各街道鄉鎮的一把手均參加本次會議。
  負責黨群工作的副書記尹學文主持會議,道:“同志們,最近這段時間,大家想都知道一件事,我們霞光區的班長鄧少群同志,涉及到嚴重的違紀違規,現在正在接受紀委的調查。知道這個消息之后,我跟大家的反應一樣,不可思議,無比惋惜!我們無法否定這么多年來,鄧少群同志對咱們霞光區作出的各種貢獻,他是一個很有個人魅力,也具備上進心的班長,霞光這兩年能穩定展,尤其是今年跨越式的展,離不開他的領導。令人遺憾的是,鄧少群同志犯了大錯,中央三令五申強調,咱們一定要保持本心,不能違法違紀,但他還是沒有經得起考驗。當然,鄧少群同志最終還是幡然醒悟,主動向組織坦白了一切。組織也鑒于他的態度,將給予酌情處置。下面有請黨委副書記方志誠同志講話。”
  尹學文前面說了許多,下面的人其實都清楚,關鍵點還是落在最后一句話,鄧少群如何如何,那都是過去式,現在大家都需要將目光落在另一個人的身上,那就是區黨委副書記,區長方志誠。
  方志誠今天精心打扮了一下,因為要出席黨委會議,這種場合必須要嚴肅一點,所以他故意戴著一副黑框眼鏡,身上穿著黑色的西裝,打著一條深紅色的條紋領帶,不過既是故作老城,但看上去也只有三十多歲,跟下面平均年齡四十多歲的領導干部相比,還是顯得太過年輕了些。
  綜合科早已為自己寫好了稿子,只需要照本宣科便可以,不過方志誠卻將稿子推到了一遍,輕咳一聲,緩緩道:“同志們,為了參加今天這個會議,我緊張了兩天沒有睡好覺啊。”
  聽到方志誠這么說,下面頓時出現了笑聲。
  方志誠也自嘲式的笑了笑,他擺擺手道:“我緊張的原因,自然不是因為我知道要在臺上言。而是因為我緊張霞光區的官員問題會不會嚴重到病入膏肓的地步,因為前區長和區委書記都是個大貪官,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這樣的將軍能帶出怎樣的兵呢?”
  聽到這里,下面的人頓時不敢再笑了。
  方志誠的話太鋒利了,一句話如同鋒利的刀刃,直接插入諸人的心臟。方志誠的意思很簡單,班長和副班長都是貪官,下面的這些小干部還不是上行下效,能貪的都貪嗎?
  方志誠見下面的會場終于安靜下來,暗嘆終于將這些老油子給鎮住了,他異常嚴肅地說道:“同志們,不應該只是我緊張,你們也應該緊張了。因為你們必須要為之前的所作所為檢討,應該深刻地反省一下你們究竟有沒有違背當初在黨旗下的誓言,有沒有恪盡職守,始終如一地為老百姓無私的奉獻。”
  下面大部分的官員臉色開始變化了,剛才尹學文的講話主要是安撫大家的情緒為主,然而方志誠的話卻是反其道而行之,就是要打擊這些官員,讓他們深深地檢討自己。
  方志誠輕咳一聲,徐徐說道:“剛才學文書記說,少群同志對咱們霞光是有貢獻的,這話我不認同。經濟展,社會安定,這些原本就是咱們公務員應盡的基本職責,我們的工資來自于老百姓繳納的稅收,我們必須要做好本職工作,才能對得起自己的薪水。至于鄧少群同志違紀違規,我則深以為恥,他貪污受賄,不僅導致國家資源浪費,還影響了老百姓對咱們黨員隊伍的看法。”
  方志誠這番話說出口,眾人紛紛面面相覷,因為沒想到方志誠絲毫不給鄧少群一點面子。
  不過,眾人都知道方志誠跟鄧少群一直斗爭得厲害,他這么說的話,也是理所當然。競爭對手現在已經落馬,他為何不痛打落水狗呢?
  方志誠喝了一口茶,話鋒一轉,說道:“同志們,鄧少群同志是一個反面教材,希望大家在今后的工作中,務必要恪盡職守,清廉正直,同時我也給大家一個承諾,霞光區不會因為此事有大幅度的變化和調整,簡而言之,無論鄧少群說了些什么,點到了哪些人的名字,我給大家吃個定心丸,會幫你們頂住壓力。”
  方志誠此話結束,大家頓時心情又輕松起來,畢竟鄧少群貪污,那三十塊地皮與多個街道鄉鎮有關聯,基層的領導干部肯定也是有所涉及,若是鄧少群竹筒倒豆子,全部一五一十地和盤托出,恐怕還會牽扯出一批人。
  方志誠前面的話講得很難聽,但后面的話卻講得有點人性,在場所有人的內心都是一波三折,唏噓不已。
  坐在方志誠旁邊的尹學文期間好幾次抬眼鏡,方志誠在主席臺上的言辭老辣,遠遠出了自己之前的判斷。原本尹學文以為方志誠是一個優秀的年輕人,在政務工作上有獨到之處,但對于黨務工作,或許不會熟悉。
  然而,方志誠的那番話,卻是老練而犀利,竟然震懾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鄧少群在霞光官員心中原本就是一個很強勢的一把手,而從今天的會議來看,能踩著鄧少群的肩膀上位的這個年輕人,也不是省油的燈。
  尹學文向來行事都很低調,他暗暗嘆了一口氣,在這霞光區的定位,恐怕短時間內還是要低調一點,否則的話,被方志誠敲打一記,那可得讓自己吃不消。
  會議結束之后,方志誠走在最前面離開,成浩和張曉亮比他短了半步,一左一右站在跟在他的兩側,宛如貼身保鏢一樣。常務副區長莫進有些神傷地走在最后方,他心情復雜之處,倒不是因為鄧少群自,而是因為馬振才自勢必要抖落出很多事情。
  當初莫進是馬振才的副手,很多事情都經過莫進之手,當然,莫進好在沒有趁機撈什么油水。
  焦正才不知何時走到了莫進的身邊,低聲嘆道:“霞光區正式要走入‘方時代’了啊。”
  莫進搖頭苦笑,自嘲地說道:“不少人都大跌眼鏡了吧!”
  焦正才頷,唏噓不已:“誰能想到一開始三個月沒有絲毫作為的區長,一旦爆起來,竟然做出這么多事情呢?”
  方志誠在不到半年時間內走到霞光區權力最高點,這讓不少人出乎意料之外,因為很多人以為,按照霞光區這排外的官場氛圍,年輕的方志誠恐怕不到半年,就得含恨離去。
  然而,事實證明這些人的想法是多么錯誤,方志誠不僅沒有離開,而是要將霞光區轉變成一個帶有他獨特人格魅力的城市。
  莫進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霞光區有這么一個年輕的班長,也是一件好事。瓊漢同城化已經啟動,招商引資方面捷報頻傳,我現在有些期待了,霞光區在五年之后,究竟會變成什么樣子!”
  焦正才眼中也露出一絲豁然之色,感慨道:“霞光,一定會崛起的!”
  (本卷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