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589 沒有星光的一夜

(第四更!)
  鄧少群最近私下給金鋒打了幾次電話,金鋒都沒有接,不僅心中生疑,意識到金鋒恐怕暫時想跟自己保持距離。鄧少群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自己費盡心思,算計一切,最終到頭只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省委的文件雖然還沒有下發,但市委組織部已經安排人找自己談過話,如傳聞中那般,自己將會被調整到淮北的某個縣擔任一把手。
  看上去是平調,歸根到底還是流放。淮北之所以這么多年一直沒有發展起來,那是有原因的,比起淮南淮中,淮北都是山區,交通不夠發達,資源也很匱乏,同時民風彪悍,社會問題復雜,想要提升當地的經濟幾乎不太現實。鄧少群知道市委的意思,一方面自己站錯了隊伍,已經惹得市委書記夏蘭山不滿,另一方面要為方志誠讓路,給他更多的發揮空間。
  鄧少群這幾日下班非常遲,說到底他對霞光還是有感情的,自己一步步從基層慢慢爬到現在這個位置,花費了多少心血,即將遠離,難免心有不舍。
  咚咚咚,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敲響,他覺得有些不對勁,這個時間點誰會來敲自己的門呢?陳超早就被自己命令回家,整棟樓也不會有太多的人。
  “請進!”鄧少群緩緩地說道,等看清楚來人,臉上露出詫異之色,“志誠,你還沒有下班啊?”
  方志誠平靜地說道:“我今天有些工作要處理,剛準備離開,發現書記辦公室的燈還亮著,所以便上來看看。”
  鄧少群笑了笑,暗忖方志誠這么說話,若是放在別人眼中,還以為自己與他關系非同一般呢。鄧少群吸了吸鼻子,道:“我這邊也弄得差不多了,等下就準備下班。”
  方志誠微微笑道:“鄧書記,請我喝一杯茶,如何?”
  鄧少群微微一怔,方志誠今天態度讓自己感覺到很怪,因為在他看來,方志誠就是一匹桀驁不馴的野馬,難以馴服,每次與他見面,火藥味都十分濃。方志誠如今平心靜氣地與自己對話,反而讓他有點不適。
  鄧少群點了點頭,起身來到茶幾邊,熟練地泡茶,方志誠坐到他的對面,沉默地看著他泡茶。鄧少群的泡茶技術只能算是一般,方志誠喝了一口,味道有點老,倒也勉強能入口了。
  一杯茶喝完,方志誠放下茶杯,沉聲道:“鄧書記,今天來打擾你,主要是有事想與你聊聊。”
  鄧少群將身體倚靠在沙發的靠背上,警惕地問道:“不妨直說吧。”
  方志誠知道鄧少群的態度,能聊就聊,不能聊就一拍兩散。他緩緩道:“鄧書記,最近這段時間,我收到一些消息,當初老區長馬振才在任期內,曾經出售過一些地塊,但那些地塊有一大部分至今還沒有落實項目,你是否知曉此事?”
  鄧少群聽聞此言,心中波瀾起伏,臉上不動聲色地說道:“志誠,你也知道,馬區長在任期內將政府工作打理得井井有條,我也很少插手政務。所以有些情況不太清楚。”
  方志誠心中冷笑,鄧少群倒是推得干凈,馬振才現在已經退休,他將所有問題全部推到馬振才的身上,這倒也是簡單的應對之策。
  方志誠今天是帶著目的來見鄧少群的,他已經安排人去收集鄧少群和馬振才貪污腐敗的罪證,不過,在證據充足之前,他需要跟鄧少群好好聊聊,摸清楚他的底細。
  方志誠繼續說道:“鄧書記,你剛才所言恐怕不屬實,據我所知,很多地塊出售過程中也與你有一定的關聯,所以你也沒有必要將自己撇得一干二凈!”
  鄧少群眉頭皺起,冷哼一聲,不悅道:“方志誠,你此話究竟是什么意思?”
  方志誠這時候突然起身,擺了擺手,笑道:“鄧書記,究竟是什么意思,你猜呢?謝謝你今天請我喝茶,改天有空,我也請你喝茶。”
  言畢,方志誠離開了辦公室。
  “請你喝茶?”這句話在鄧少群腦海中不斷地盤旋著,因為此話是有言外之意的,請喝茶可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紀委請喝茶,等同于雙規。
  莫非賤價出售的那幾塊地皮出了什么問題?
  鄧少群隱隱感覺到不安,當初賣地的事情都是馬振才一手運作,自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馬振才操作完畢之后,再給鄧少群一筆分紅。其實這一現象早已為各地政府的潛規則,拿土地的一級投資商在轉賣給二級投資商的時候,會將其中的利潤,提取百分之二十到三十左右,用來打點政府官員。
  當一件事情,大家都這么做的時候,不少人會習以為常,覺得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過,霞光區這么多年陸續賣出了不少地,積累起來那可就是一筆龐大的資金,若是真被人起了底,自己怕也是吃不了兜著走。
  鄧少群給馬振才撥打了個電話過去,時間已經不早,馬振才在退休之后,習慣早睡早起,接到鄧少群的電話之后,感覺到非常意外,“少群書記,這么晚給我打電話,有什么急事嗎?”
  鄧少群沉聲說道:“老馬,大事不妙,方志誠似乎要對低價出售地塊的事情進行詳細調查!”
  馬振才原本已經睡著,被鄧少群的電話驚醒,大腦有些昏昏沉沉的,聽鄧少群這么說,大吃一驚,失去了往常的鎮定,冷聲道:“方志誠這是瘋了吧?”
  鄧少群哭笑不得地說道:“老馬,不得不說方志誠就是一個地雷,就是要將霞光官場炸一個千瘡百孔。據我估計,他今天過來只是探個底而已,手上還沒有證據,所以你要趕緊將證據全部消除,否則的話,咱倆都吃不了兜著走。”
  馬振才苦笑道:“這個狗日的方志誠,我都已經這么讓步了,沒想到他還是不依不饒!我已經退休了,莫非他還想把我拖出來,不成?”
  鄧少群也是很無奈,道:“現在政府已經出*臺了政策,即使退休干部,如果在任期內發生貪污腐敗,也要進行問責。其實,比起你的心情,我也好不了多少。你恐怕也得到消息,我即將調離霞光區,給他騰出地兒。但他竟然還是要趕盡殺絕,實在讓人咬牙。”
  馬振才沉聲道:“如果地皮的事情被揭發,恐怕要牽連一批人,不如與夏書記求救吧,他一向求穩,方志誠若是將火點燃,夏書記第一個怕是不同意。”
  “老馬啊,你退休半年了,恐怕并不知道現在整個漢州官場的動向,夏書記自從晉升副省長無望之后,已經改變執政策略,不再那么謹慎,開始求變和求新。同時,他對方志誠也是非常器重,若是我向夏書記求救,最終的結果恐怕只有一個,死亡葬身之地!”鄧少群有些情況沒有明說,自己從夏蘭山的陣營叛離,投靠金鋒,早已惹得夏蘭山心寒,夏蘭山怎么可能還會庇護自己?
  馬振才聽出鄧少群的無奈,心中也是暗自唏噓,他跟鄧少群搭過班,知道這是一個何等霸道的一把手,如今卻是被弄得疲憊不堪,自己的接班者方志誠還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馬振才知道鄧少群是在向自己求助,但自己又有什么辦法呢?自己早已退居二線,權力、人脈大不如前,即使舔著臉皮去與以前的老同事求助,恐怕也是收效甚微。
  從床上坐起,馬振才來到客廳,看了一眼墻壁上的掛鐘,夜里十點多而已,他已經沒有睡意,干脆踱步走到陽臺上,然后獨自泡了一壺茶。
  外面沒有月亮,也沒有星光,黑暗得讓人有點絕望。
  馬振才在陽臺上坐了一夜,第二天清晨老伴起床之后,發現馬振才不見了,在辦公桌上找到了一張紙條,便慌亂了起來,隨即給莫進打電話。
  “什么?他去自首了?”莫進聽到這個消息之后,如同五雷轟頂!
  馬振才在霞光區的口碑向來不錯,老百姓一向都認為他是個清廉為民的好官,但事實是,馬振才擔任副區長、區長的任期太長了,在同一個位置呆久了之后,便利用職務謀取了私利。
  馬振才原本以為自己退休了,一切就算結束,但沒想到繼任者方志誠最終還是順藤摸瓜找到了自己的疏漏之處。
  馬振才想了一夜,發現那些證據根本無法徹底消除,所以他最終選擇了坦白從寬,向相關部門主動說出了一切。
  馬振才的自首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甚至連方志誠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他原本還以為查找證據,需要花費很長時間。隨后,緊接著又是一個勁爆的消息,區委書記鄧少群也自首了。馬振才主動自首,讓鄧少群沒有任何退路,他知道誰也救不了自己,只能自己坦白一切。
  深知個中真相的張曉亮,對方志誠欽佩不已,方志誠簡單使了個敲山震虎之計,用過拜訪鄧少群,提及土地資源賤賣的事情,鄧少群坐不住了,主動給馬振才打電話,至于馬振才給嚇得自己把老底主動托盤而出。
  所謂兵不血刃,不過如此,方志誠簡直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