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588 荒謬的貪官約定

(第三更!)
  萬衡給方志誠透露這個消息,是想讓他記住人情。萬衡是市委組織部長,盡管手中掌握的人事權力有限,但消息的來源卻不會存在太大的錯誤。
  霞光區自從方志誠上任以來,風波不斷,不時會鬧出一些消息,但與此同時也展現出了強大的潛力,首先招商局設立了幾個辦事處,為招商引資帶來了新的突破,其次,瓊漢同城化項目工作的正式啟動,將在未來五年內使霞光區成為漢州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
  這一切萬衡看在眼里,市委諸多常委也看在眼里,毫無疑問,都是方志誠這個新鮮血液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若是對方志誠進行擢升,那是有道理的。
  當然也有不少人認為,方志誠是正好站在了風口,漢州的機遇到了,任何人站在他的位置,都會取得這么多成績。
  只是提拔方志誠還有其他原因,現在全省在強調干部年輕化,每市必須推出一個典型,方志誠原本就是省委組織部的優秀儲備干部,漢州市若對他格外重視,在他身上加擔子,這也是完成省委組織部交代的工作,可謂一箭雙雕!
  方志誠出了萬衡的辦公室,找到了老郭的車,然后坐在副駕駛位置上,心中開始琢磨,若是這個消息是真的,那自己要怎么來應對身份角色的變化呢?
  方志誠處事老道,有計謀和策略,但他一直都沒有承擔過班長這個職務,尤其是在黨建工作方面,方志誠必須要承認自己還是很薄弱的。
  區委書記不僅僅是要承擔全區經濟建設,更要管理好全區的黨員干部,新的角色需要方志誠具備更多的能力。
  第二天,兩個小道消息在區委大院內蔓延開來,第一個是鄧少群要離開了,下一站至淮北的某個縣擔任縣委書記,放在正常人的眼中,這無異于是變相發配了。第二個是方志誠將會擔任區委書記,成為霞光設區以來最年輕的區委書記。
  兩個消息放在一塊,答案不言而喻,鄧少群和方志誠之間的交鋒,以方志誠勝利為最終結局。
  傍晚的時候,張曉亮家中迎來一名客人,盧曉芬做好了一桌菜,還拿出了一瓶不知道何時藏起的茅臺酒。
  張曉亮給客人倒滿酒,笑道:“陳秘書,沒想到你今天會突然拜訪,實在有點驚訝呢。”
  客人不是別人,正是鄧少群的秘書陳超,他尷尬地笑道:“是不是有點唐突了?”
  張曉亮連忙擺擺手,道:“咱們都是同事,這算得了什么?況且我得感謝你呢,平常在家,我老婆可不會拿出這么好的酒。”
  陳超心中還是有些感動的,家宴喝茅臺,張曉亮給自己的待遇還是夠高的。
  兩人邊吃邊聊,盧曉芬很識趣地沒上桌,做好菜之后,在廚房里隨便吃好了,便笑著與陳超道:“陳秘書,你們慢慢吃,我出去有點事兒。”
  于是家中便只剩下了張曉亮和陳超兩人,雙方的對話也就顯得隨意了不少。
  張曉亮主動給陳超敬酒,道:“陳秘書,上次的事情還得感謝你,如果不是你提前透露十七號地的事情,恐怕我們還被蒙在鼓里。”
  陳超擺了擺手,笑道:“那算什么,舉手之勞而已!”
  十七號地與銀泰集團的合作,原本鄧少群想來個暗度陳倉,但最終還是走漏了風聲,關鍵點便在陳超這里。
  張曉亮知道陳超今天過來所為何事,鄧少群即將離開霞光區,陳超也面臨著抉擇,是離開霞光,還是留在霞光。
  酒過三巡,張曉亮終于打開話題,道:“陳老弟,我知道你現在為什么事情而煩惱。鄧少群即將離開霞光,按照他的尿性,恐怕肯定要帶著你離開。否則的話,在霞光,他也不會給你留一個好位置。”
  陳超點頭苦笑道:“所以跟定一個好領導,那是至關重要的,當初我就上錯了船,選擇了鄧少群這么一個自私的領導,他的眼里從來就只有自己,不會為下屬過多考慮。我這么多年也算是習慣了他的行事風格。”
  張曉亮將酒杯推在了一邊,低聲笑道:“陳老弟,你現在有一個機會,重新上船,就看你敢不敢先破釜沉舟了!”
  陳超微微一怔,旋即眼中露出復雜之色,苦笑道:“張大哥,我知道你的意思,不過,這違背我處事的原則啊!”
  張曉亮冷笑一聲道:“鄧少群這幾年在霞光區做了多少壞事,你我心知肚明,有個成語叫做殺身成仁!陳秘書,我知道這個計劃的確有違秘書的職業道德,但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對你是有利的。”
  陳超眼中露出復雜之色,張曉亮也不逼迫他,給他酒杯中倒滿了一杯。
  陳超的意志在動搖,鄧少群最近的一些事情的確讓人心寒,得知自己要離開霞光,竟然沒有幫自己安排后路,這擺明是要脅迫自己一同去新崗位的節奏。陳超做了很多年的秘書,早就想單飛,但鄧少群一直不給自己的機會。
  更重要的是,如果到了新的環境,勢必要破壞現在生活習慣,老婆是不是愿意跟自己到處流浪呢?
  陳超有點慶幸,當初給自己留了后路,經常看似無意地透露一些重要消息給張曉亮,其實他早就預料到了這么一天,提前開始為自己鋪路。
  張曉亮很平靜地望著陳超,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氣,也算是沒有讓方志誠失望,自己盯著陳超已經足有三四個月了,這段時間一直故意接近他,量變產生質變,終于還是有了效果,若是能夠讓陳超反水,那么鄧少群恐怕要徹底瘋癲了。
  當初,方志誠、張曉亮、成浩三人私下交流,對鄧少群進行了分析,最終關鍵點落在陳超的身上。陳超對于鄧少群的作用,猶如呂布之陳宮,是鄧少群的核心智囊。鄧少群這么多年能順風順水,不少事情都是陳超在背后出謀劃策,但陳超獲得太少,人心里都一桿秤,若是得不到足夠的回報,再忠誠之人面對糖衣炮彈也會動搖。
  陳超很聰明,他從張曉亮故意接近自己那天起,便意識到方志誠在打自己的主意。分析當時的情勢,陳超意識到鄧少群最終大勢將去,所以來了個順水推舟,與張曉亮慢慢靠攏。
  既然雙方已經攤牌,陳超也就沒有什么要隱瞞的,故意透露了幾條線索給張曉亮:
  鄧少群在任職期間,經濟問題倒是沒有多犯,但原則性問題有兩個,第一,脾氣暴躁,剛愎自用。因在工作中的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將一名同事打傷致殘,最終事情被他強行按了下去,后來還將這個被打殘的同事調到了清水衙門上班,鄧少群的斗爭方式一向暴力而血腥;第二,對親人提供庇護,他的弟弟鄧少安便是一個事例,為了讓鄧少安免罪,鄧少群甚至動用了自己的特殊關系。除了鄧少安之外,他還有幾個親戚也是霞光區一霸,向來橫行無忌。
  張曉亮對這些事情都有所耳聞,略帶失望地說道:“陳秘書,這些線索還太單薄啊。”
  陳超知道想要徹底地將鄧少群給扳倒,光靠這兩個問題,還不夠致命,“當初,鄧少群之所以與馬振才相安無事,主要馬振才給他騰出了空間。”
  “什么空間?”張曉亮覺得其中必然有東西可以挖掘。
  “以三元橋為分割點,東邊的項目收成歸馬振才,西邊的項目收成歸鄧少群。其實現在還是如此,這個規則沒有改變。”陳超委婉地說道。
  張曉亮意識到其中必然出現重大的經濟問題,沉聲道:“沒想到還有這等荒唐的約定!”
  所謂的項目收成,那就是政府在出售商業用地的時候,有可操作的空間,以多少價格賣出,完全由政府說的算,簡而言之,鄧少群說這塊地能多少賣出,那這塊地就能多少賣出。然后獲利的商家再將利潤分一點給鄧少群,這相當于間接地將國家土地資源收入自己的囊中。
  陳超尷尬地笑道:“這是個君子約定,知道這件事的只有三個人。”此三人自然是馬振才、鄧少群,以及陳超了。
  原本這個約定只有馬振才和鄧少群兩人知曉,但因為鄧少群與陳超朝夕相處,在一次交流中偶然說漏了嘴。陳超也一直深藏這個秘密,直到現在才說出。看上去這線索有點籠統,也不明確,但只要調查一下最近兩年霞光區賣了多少地,是以什么價格賣出的,就能輕松地找到證據。
  張曉亮苦笑道:“還什么狗屁君子約定呢,就是個貪官約定!”
  送走了陳超之后,張曉亮給方志誠打了個電話,說明了情況。方志誠聽到還有這么一個“貪官約定”,忍不住將眉頭蹙成了一團,怒道:“此事決不能善罷甘休,鄧少群竟然將霞光區當成了自己的私人物品,賤賣土地資源,實在太可恨了。他想就這么抽身離開霞光區?絕不允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