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587 擔子落在你身上

金鋒打出了好幾個組合拳,但都被方志誠巧妙地連使手段給化解。
  先,瓊漢同城化辦公室的職權被重新定義,省委明確了它的權力范圍,對于項目,同城辦沒有監督權與管理權,主要為城市運營聯盟提供后勤服務,協調與政府對接的工作。這一職能聊勝于無,簡而言之,就是個上傳下達的工作,即,瓊漢同城化項目有什么要求,傳達給同城辦匯總,然后再轉給省里。原本同城辦還打算擴大規模,將原來的八人編制擴充為近而是人的團隊,但職權被削弱,擴編的那個申請自然也被駁回。
  其次,霞光區的十七號地塊,銀泰主動放棄了對它的投資。十七塊地原本是金鋒為了將金家勢力引入淮南的一個跳板,方志誠扼殺了他試圖扎根淮南的腳步,同時還針對此事大做文章,讓鄧少群在夏蘭山面前完全失去了信任。鄧少群以前之所以強勢,那是因為夏蘭山還是比較欣賞他的執政風格,認為這是個可造之材。然而,鄧少群已經毫無顧忌地站到了金鋒的隊伍中,這讓夏蘭山非常心寒。
  經過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方志誠不僅沒有被打倒,而是給金鋒與鄧少群施加了足夠的壓力。尤其是在霞光區,現在方志誠已經完全站住腳步,鄧少群唯一的優勢就只能是常委會上,能夠稍微壓得住方志誠一些了。
  對于夏芒的事情,方志誠必須要感謝一下寧香草,與金鋒提及他卷土重來之后,寧香草動了關系,找到了線索。夏芒的確是死了,但知道金鋒事情的不止夏芒一人。
  夏芒生前喜歡沾花惹草,是個有名的花花公子,但其實他有一個隱秘的正派女朋友。夏家破產之后,女朋友成為夏芒的經濟主要來源。夏芒也將自己的計劃大部分告訴她。所以那封信并非夏芒所寫,而是夏芒的女朋友所寫。夏芒在生前便曾經跟她說過,如果有一天自己出現意外死了,那么兇手必然是金鋒。
  寧香草找到了夏芒的女朋友,然后她將事情的前后始末全部寫下來,最終便是那份交給金立業的材料。
  材料中沒有什么確鑿的證據,但要讓別人相信你寫的內容是真是假,其實很簡單,只需要真實地還原事實生真相。金立業與金安國看了那份材料,都很確定事實都是如此,不需要去證明,因為材料中的邏輯很正常,一些微小的細節,讓人無法質疑。
  資料交給了金立業,如同方志誠所料,金家并沒有處置金鋒,畢竟金鋒現在是金家定下的繼承者,如果事情公布的話,只會讓金家陷入一個尷尬的境地。嫡系兄弟為了爭奪權力,互相殘殺,金家也會因此一蹶不振。
  方志誠并沒有期待利用此事能將金鋒一舉擊敗,他只是要提醒金鋒,自己不是好惹的,如果他妄圖再向自己潑臟水,那么自己一定會變本加厲地回擊。不過,這次對金鋒的打擊,其實已經很致命,沒有了權力,金鋒后期在同城辦更多地只會碌碌無為。
  中午在市委會議室參加了一個座談會,出門之后,正好遇見組織部長萬衡。萬衡近期升職的呼聲很高,很有可能成為下一屆市委副書記的人選,主要他與宋文迪進入了一個很和諧的階段。
  萬衡笑著說道:“許久沒見到你了,到我的辦公室坐一會吧?”
  方志誠點頭道:“口渴,有茶嗎?”
  萬衡哈哈大笑,道:“當然,不過沒什么好茶。”
  市委大院人多眼雜,不少人見到萬衡跟方志誠走得那么近,都覺得非常詫異,因為大家都知道萬衡是一個很高傲的人,幾乎不對任何人加以顏色。能讓他如此慈眉善目,方志誠也算是為數不多的異類。
  進了辦公室之后,萬衡親自泡好一杯茶,方志誠吹了吹茶葉,笑道:“還說沒有好茶,這應該是漢州今年的醉美人吧?”
  萬衡對著方志誠比了一個大拇指,笑贊道:“沒錯,識貨!”
  漢州的新茶“醉美人”在全國有一定的名氣,當年清朝的時候,作為淮南貢茶被幾代皇帝夸贊,只是這幾年茶葉市場競爭非常激烈,很多其他地方的茶葉廠家都學會了包裝品牌,然而漢州的茶葉還停留在老思維、小作坊的初級階段,沒有品牌意識,所以這醉美人的名氣反而還不如前。
  醉美人的確是一種好茶,極其有特點,比起龍井茶,口感更佳,清冽有余,還帶有回甘,更適合女性來飲用。
  方志誠喝了兩口,放下茶杯,與萬衡道:“茶是好茶,可惜沒有打開市場,面向全國推出去。這也是現在漢州各行各業的困境,產業轉型不夠迅,還停留在老思維。政府需要在這方面加以引導。”
  萬衡點了點頭,道:“現在像你這樣有想法的年輕干部畢竟還是少數,漢州這幾年官員都太安逸了,大部分有坐享其成的想法,所以這也導致我們與周邊兄弟城市相比少了活力。”
  萬衡是市委組織部長,他看待問題自然從組織工作來分析,方志誠自然知道萬衡的為難之處,自己雖說是組織部長,但人事大權是由夏蘭山一手掌控的,萬衡只不過是名義上的組織部長,對人事任命及重大的組織工作并沒有太多權力。
  萬衡方才那句話,雖然沒有明言,但委婉地批評了如今漢州的人事工作,看似在自己檢討工作,事實上在表達對夏蘭山的不滿。夏蘭山飽受詬病的便是執政風格太求穩,以至于使得漢州官場太過僵化,長此以往,造成官員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懶政”思想。
  方志誠現在與夏蘭山的關系不錯,但畢竟從陣營角度來看,自己屬于宋文迪一脈,而夏蘭山則是卜一仁一脈,理應與萬衡站在同一個角度。
  今天萬衡主動邀請方志誠在辦公室里喝茶,他其實目的很明確,就是希望與方志誠好好聊聊,提醒一下他,自己才是他在市委應當的同盟者,而不能過多地與夏蘭山站在一起。
  所以只說了兩三句,萬衡已經開始將話題慢慢引導到執政策略上來,“盡管前段時間,夏書記在常委會上重新擬定了漢州展的核心思想,但從近期的諸多情況來看,政府推進工作,還是保留著原本懶散的作風。我前段時間與夏書記提議,在全市搞一個大練兵,用來提振士氣,培養干部的勤政意識,但卻被夏書記給否決了。他認為這種形象工作要少做,還是將更多地精力放在黨員培訓中來。”
  萬衡言及此處,唏噓不已。
  方志誠知道萬衡的意思,是不希望自己與夏蘭山走得太近,但每個人都有私心,自己雖然是宋文迪的弟子,但不代表就非得與夏蘭山來個魚死網破吧?何況現在夏蘭山對方志誠親睞有加,大力支持自己的工作。
  方志誠也不好表態,只能敷衍道:“萬部長,你的想法不錯,如果市委組織部真的要推出練兵勤政的文件,我們霞光區一定全力支持!”
  萬衡見方志誠應付式地回答自己,知道他不愿意聲援自己反對夏蘭山,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地說道:“志誠,咱們都是自家人,很多東西無需藏著掖著,不妨打開天窗說亮話。與夏蘭山走得太近,對你以后的成長不太好。夏蘭山看上去是一團面糊,喜歡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實際是一只老狐貍,你千萬不要被他利用,成為了棋子。”
  方志誠知道萬衡此話還是存著幾分真心,連忙點頭,道:“萬部長,謝謝你的提醒,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與萬衡旋即又聊了許久,萬衡將漢州全市的派系情況,逐一全部告訴了方志誠。他的態度,給出了一個明顯的信號,莫非萬衡認為方志誠已經有實力在大市的角逐中,能夠站穩一塊地盤。
  快到結束的時候,萬衡透露了一個讓方志誠感到振奮的消息,“如果不出意外,下個月鄧少群便要被調整了。”
  方志誠佯作很吃驚,遺憾地問道:“他要去哪兒?”
  萬衡暗忖方志誠這小子還挺會裝的,淡淡笑道:“省里不是每季度都會安排縣處干部調崗大練兵嗎?市委已經討論好了,不出意外,他就在名單之中。”
  方志誠嘖嘖感慨道:“這對于霞光區可是一件大事啊!”
  萬衡笑著在方志誠肩膀上拍了兩下,道:“鄧少群離開霞光,擔子可就落在你身上了,你可務必要做出一番成績才是。”
  方志誠將萬衡之言拒絕一番,暗忖這可是另有深意啊,“擔子落在自己身上”,莫非是要給自己升官不成?鄧少群若是參加省委組織部的崗位練兵,那么自己還是有可能趁著這個機會,沖擊一下區委書記的位置。不過,自己畢竟在霞光區才待了大半年,若是市委這么快對自己晉升,這似乎有違干部選拔條例,自己的晉升度也太過迅猛了!
  區長到區委書記看似一步之遙,但正常邁過這一步,起碼也要三到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