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586 連使手段現轉機

(在群里開了個玩笑,沒想到大家在群里真眾籌了十萬賞,煙斗也不能食言,今天豁出去,將會有十一更奉上!沒錯,十一更!瘋狂的更新,求瘋狂的支持!煙斗向來自詡為視金錢為糞土,真正在乎的是大家的尊重與支持,后期會開篇感謝那些支持我的熱心書友,另外呢,這筆十萬打賞將會以活動基金的形式,后期饋贈給廣大的書友。)
  金立業出了茶樓,忍不住重重地吐了一口氣,盡管知道今天的見面來者不善,但他卻沒料到自己在談判時輸得如此徹底,主要對方掌握了一張大牌,無論出于私心,還是家族的利益,或者集團公司的發展,自己都沒有辦法反對方志誠。
  坐在轎車內,金立業一直陰沉著臉,許久之后囑咐司機,道:“我們直接去瓊金機場!”
  坐在副駕駛的秘書微微一怔,問道:“不去鋒少爺哪兒去了嗎?”
  金立業點了點頭,道:“不去了,現在趕緊回蓮城,我有要緊事與大哥溝通。”
  秘書很少見到金立業如此凝重的表情,也就不再多問,連忙打電話,協調落實飛機票的事情。
  晚上十點多,金立業見到了大哥金安國,在電話里,他并沒有多說什么,因為有些話必須要當面溝通才行。
  金安國已經洗完澡,穿著睡衣見到了風塵仆仆的金立業。金安國并不經常與金立業見面,二人雖是親兄弟,但畢竟各有所長,每天都忙于事業,通電話也很少。
  “這么晚了,你為何急著見我?”金安國給金立業斟了一杯茶,緩緩問道。
  房間里開著暖氣,溫度有點高,金立業準備脫掉外衣,扯了一陣,又覺得麻煩,索性沒脫外衣,陰沉著臉,緩緩將資料推到金安國的手中,低聲問道:“大哥,這份資料,你認真看一下。”
  金安國接過材料,細細看了片刻,臉上的陰云密布。
  金立業苦笑道:“看來我們沒猜錯,金鋒這小子實在太狠了。”
  金安國擺了擺手,道:“此事還有幾個人知道?”
  金立業輕嘆一聲,道:“給我資料的那個人說,不超過三個人,我估計除了他自己外,應該還有人知道。”
  金安國閉上眼睛,醞釀了一下情緒,終究還是平穩地說道:“這件事千萬不能傳播出去,現在必須要找到根源,消除根源,才是保護秘密的方法。”
  金立業點了點頭,道:“那個姓夏的現在應該是被保護起來了,想要找到他,恐怕難度很大。”
  金安國嘆氣道:“為了權力,兄弟之爭屢見不鮮。沒想到金鋒真的走了這一步,主要還是當初我引導錯誤了。我原本以為,讓他們兄弟倆走我們的路,一個從政,一個經商,那樣會相安無事,但沒料到金鋒心中的欲望太強大,竟然會這么做。”
  金安國得知這個消息,也是非常震撼,金德之死,外面的傳言很多,自然有些流入他的耳中,金安國雖然聰明,但畢竟此事牽連到自己的兩個兒子,他還是選擇了信任金鋒。
  但這份資料太過詳實,應該是兇手夏芒自己親手所寫,近兩萬字的材料,一步步地寫明了為何將金德殺死,同時對與金鋒如何相遇,如何勾結,寫得十分詳細。
  金立業道:“哥,事情想隱瞞是隱瞞不了的,總有一天紙會包不住火,金鋒現在已經被認定為家族下一代的核心,如果大家都知道他弒兄上位,他如何能服眾?”
  金安國淡淡地勘了一眼金立業,道:“那你覺得應該怎么辦才好?”
  金立業從金安國口中讀到了一絲寒意,他意識到大哥恐怕是對自己有戒心,換個角度也能理解,金安國是懷疑自己有私心,如果自己的兩個兒子都無法繼承家族事業,那豈不是要由金立業的子嗣來頂替?
  金安國存有私心,他不會同意將全力交給金立業這一脈的。
  金安國沉思許久,嘆了一口氣,道:“事情還是有轉圜余地,有件事你并不知道,金鋒的妻子鄭悅已經有身孕了。”
  “什么?”金立業有所耳聞,金鋒很低調地與一個女人結婚,甚至連婚禮都沒有舉辦。
  金安國嘆了一口氣,道:“立業,我有自己的苦衷,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讓我怎么取舍?這件事盡量隱瞞著吧,至少家族內部,希望你能與我一力承擔!”
  金立業苦笑道:“大哥,沒想到你這么糊涂!”
  金安國眼中神色一閃,道:“也只能這么做了。”
  金立業懷著復雜的情緒離開,他原本以為自己很了解大哥,但今天聊完之后,發現自己以前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金鋒弒兄上位固然可怕,但面對兩位兒子爭斗得你死我活,他卻無動于衷,這讓金立業寒心不已,他意識到,原來金安國的內心深處竟然如此陰冷,面對自己曾經最寵愛的大兒子之死,竟是表現得如此冷漠!
  對兒子況且如此,對自己這個弟弟,恐怕也只是虛有其表吧?
  狡兔死,走狗烹!
  自己如今每走一步,都是按照金安國早就制定的路線來走,倘若有一天,違背了他的意愿,恐怕下場不會太好。
  金立業坐在轎車內嘆氣不已,快到家中時,給金鋒打了個電話。金鋒見是金立業打來的,知道肯定是今天下午與方志誠交流之事,他問道:“立業叔,與方志誠談得如何?”
  金立業嘴角浮現出苦笑,答道:“他整理了大量銀泰集團的黑材料,我們不得不投鼠忌器,霞光區的17號,恐怕得放棄了。”
  金鋒眉頭皺起,不悅道:“一些黑材料而已,銀泰集團的公關部門實力強大,不讓這些材料順利的曝光便是了。”
  金立業自然不會把真實的原因告訴金鋒,否則的話,還不知道金鋒會做出什么極端的事情來,他敷衍道:“銀泰的事情,你不用多插手,既然霞光區政府不愿意讓我們投資那塊地,那就算了吧。”
  金鋒對金立業的回答感覺到很是意外,但又不明白原因何在,等掛斷了電話之后,不僅覺得有些郁悶,因為自己籌謀許久的計劃,竟然泡湯了。
  利用17號地項目,一方面捆綁住鄧少群,另一方面在瓊漢同城化項目植入金家的印記,原本這理應是個精彩毫無破綻的計劃,最終卻是雷聲大雨點小,就這么不了了之了。他坐在辦公桌前想了許久,突然腦海中閃過一種可能,頓時覺得背脊出了一層冷汗,他連忙撥通了鄭悅的電話,問道:“之前讓你安排人處理掉夏芒的,后來怎么說了?”
  鄭悅接到電話有點意外,很快反應過來,笑著安慰道:“放心吧,我表哥做這種事情很擅長,他說沒問題,那就沒問題。”
  金鋒還是有點覺得不妥,要求道:“你現在與你表哥聯系,再次核實一下,究竟有沒有處理掉夏芒。”
  鄭悅蹙眉問道:“老公,究竟怎么了?疑神疑鬼的。”
  金鋒沒時間與鄭悅啰嗦,命令道:“我五分鐘之后,要知道結果。”
  鄭悅對金鋒的命令不敢違逆,然后給表哥季強打了個電話,季強正在牌桌上,笑問:“老妹,怎么了啊?”
  鄭悅聽到那邊嘈雜,眉頭皺起,大聲問道:“上次給你三十萬,讓你處理掉一個姓夏的人,你確定已經把他給辦掉了嗎?”
  季強有點不高興了,道:“老妹,你這是不相信我嗎?”
  鄭悅沉聲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你千萬不要忽悠我。”
  季強拍著胸脯保證道:“把他綁了,扔進江里,還在他身上綁了兩塊大石頭,即使是神仙,也在劫難逃!”
  鄭悅嘆了一口氣道:“希望你說的實話。”
  金鋒很快接到了鄭悅的回話,盡管之前已經確認過,但他還是很擔心。這件事一直壓在心底,畢竟并非他自己親手處理了夏芒,當初鄭悅的表哥季強也拍了現場的照片,用來證明夏芒被扔進了江中。
  如果夏芒沒死的話,為何這么久過去了,他沒有找到自己,報復自己呢?
  金鋒雖說有懷疑,但因為夏芒沒出現,所以打消了疑慮,但今天小叔金立業的語氣不大對勁,讓他有種不安之感。冥冥之中,感覺有一雙帶著仇恨的眼睛盯著自己,讓他渾身不自在。
  ……
  方志誠在與金立業見過面之后,給夏蘭山撥打了電話。夏蘭山聽到結果之后,很平靜地說道:“既然銀泰集團決定無條件解除合約,那么霞光區17號地還要重新進行招標。此事我會與少群同志溝通解釋一下,但是你要做好準備,17號地必須招引到一個不輸給銀泰集團的企業才行!”
  得到夏蘭山的認可,方志誠松了一口氣,至于鄧少群那邊,他想想也能知道,被自己攔腰切掉了那份合約,恐怕心情不只是憤怒,恐怕殺人的心都有了。
  鄧少群收到夏蘭山的指示之后,肺差點欺詐了,原本板上釘釘的一個項目就這么不翼而飛,誰能忍受這等屈辱。
  “不可能!”鄧少群粗聲道,“銀泰集團不可能放棄這個項目,我們與他們有合約,如果他們解約,我們可以想他們所要違約金!”
  夏蘭山皺了皺眉,對鄧少群的態度很不滿意,平靜地命令道:“對于17號地塊要重新進行招標,此事后續就不用你來負責,我會讓志誠同志做好籌備工作!你以后還是將注意力更多地關注到黨群工作上來吧。”
  等夏蘭山掛斷電話,桌上的那些擺設瞬間倒霉,成為鄧少群發泄怒火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