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585 方志誠的殺手锏

金立業與他大哥金安國走得是兩條路,一個從商,一個從政,彼此看似不關聯,但卻共同支撐起了金家的產業。在淮南,金家的影響力并不算大,知道的人也不多,但若是到了豫南蓮城,恐怕沒有人不知道金家的。無論是政治抑或經濟,金家都牢牢掌控著豫南省的命脈。
  方志誠能約到金立業,他覺得意外卻又理所當然,先淮南省的瓊漢同城化項目,已經在全國范圍內引起了高度關注,但外省的企業苦于淮南省企業同盟壟斷,導致無法接觸到這個項目,所以銀泰集團一嗅到了風吹草動與可乘之機,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如今項目出現了波瀾,銀泰集團自然坐不住,直接安排重量級人物前來談判。
  金立業帶著審視的目光上下打量方志誠,盡管早就拿到了方志誠的個人資料與從政履歷,但方志誠的年輕還是讓他感覺到意外。
  等方志誠坐定之后,金立業開話題,似笑非笑道:“方區長,很高興見到你。其實我原本應該早先一步拜訪你,不過,我們在洽談17號地合作的時候,你正好住院了,所以這便錯過了。你的身體還好吧?”
  金立業處人與事的方法極為老道,一句話便讓人心生好感,這是成熟生意人的氣質。
  方志誠很穩健地回答道:“身體已經好得差不多了,謝謝金總的關心。盡管咱們第一次見面,但我對你卻是很熟悉,對銀泰集團也非常了解。”
  金立業淡淡笑道:“既然方區長了解銀泰集團,那就再好不過。咱們合同已經簽署,17號地的投資項目預計在三個月內便能動工,相信不會讓你失望。”
  方志誠暗忖金立業老謀深算,他明知今天所為何來,卻是搶先一步封住了自己的話。
  你不是想勸我放棄17號地嗎?那我直接告訴你,我很快就要動工了。
  方志誠眉頭微微皺起,意識到金立業并非好對付的人,這是一個在商場中混跡多年,有著充足談判經驗的高手。每一句話都看似輕描淡寫,但每一句話都蘊藏著深意。
  借著上茶的機會,方志誠沉思片刻,他原本想委婉提出解除合約的要求,但恐怕難以實現,因為金立業根本不給自己機會,處處封住了自己的話鋒。
  但若是直接說出“解約”,后面的談判難度將會增大許多。誰先開口誰先死!
  兩人又虛無縹緲地談了一陣,大多圍繞漢州的投資環境以及未來的展規劃。金立業看上去不動聲色,心中卻是感覺到了一絲壓力,方志誠并非省油的燈,他不急不躁,就像一個老謀深算的獵手,有耐性地跟自己耗著,始終不提及解約。金立業不得不重新審視方志誠,意識到這是一個看上去外表年輕,但骨子里老辣之極的家伙,決不能輕視他。
  金立業翻了翻手腕,看了一眼手表,笑道:“方區長,跟你聊天很愉快,相信銀泰集團在霞光區的投資也會非常順利。我還有點事兒,要不今天就談到這里,改天我再登門拜訪?”
  既然你方志誠怎么也不說解約那回事兒,那我只能不跟你玩了,主動權畢竟在我的手上,霞光區已經和銀泰集團簽好了合同,白紙黑字寫得十分清楚。
  方志誠擺了擺手,讓金立業稍安勿躁,緩緩道:“金總,我們剛聊了一些開心的事情,現在還有一些不開心的事情,還請你再擠出一點時間。”
  言畢,他給身邊的張曉亮使了個眼色,張曉亮很機敏地掏出了那份材料,放到了金立業的手邊。金立業眉頭微微皺起,暗忖這方志誠究竟想搞什么花樣?
  等那份材料翻了兩頁,金立業的臉色變得陰沉下來,因為他沒想到方志誠竟然收集到了這么多關于銀泰集團的負面資料。
  如果這份資料公布出去,現在銀泰集團的股價肯定會大震蕩,當初北方中和集團為何含恨推出淮南的瓊漢同城化項目,他也是有所耳聞的,莫非方志誠想用這招威脅自己?
  看到金立業的臉色變差,終于不再那么淡定,張曉亮心中自然是最高興的,這兩天他是最忙碌的,不僅安排了幾個手下,而且自己也深入到豫南,親自采集關于銀泰集團的各種消息。看上去只是一份材料,但事實上,耗費了張曉亮許多精力與心血,這份材料變成了對付銀泰集團有力的武器,這讓張曉亮暗嘆辛苦沒有白白的付出。
  金立業眉頭緊鎖,不悅道:“方區長,你收集這么多不實的消息,意欲何為?莫非想要挾我嗎?”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笑道:“金總,你不要多想。作為政府,對任何一個投資商都需要進行調查,因為這樣才能夠讓投資的項目安全。但從前期收集的證據來看,銀泰集團在投資項目上出現了許多重大失誤,雖然材料中有很多沒有具體的證據,但空穴不來風,銀泰集團對于項目的管控能力,讓人堪憂。所以我們不得不慎重考慮一下。”
  金立業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知道方志誠終于走入正題,不屑地說道:“方區長,你這是要違約嗎?我們已經和政府簽訂合同的!”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露出極其惋惜之色,攤手道:“金總,合同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們不可能將項目交給一個沒有能力的開商。”
  金立業突然意識到,不知從何時起,自己竟然被方志誠開始牽著鼻子走了,自己的情緒變化,已經被方志誠猜中了,如果自己不盡快冷靜下來,恐怕會讓方志誠完全地主導這次談判。
  金立業嘆了一口氣,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冷聲道:“方區長,現在是法制社會,雖說你們是政府,我們是企業,但如果你們真要進行違約的話,我們不懼怕上法庭。如果你們有信心承擔其中的風險,我們不妨走著瞧!”
  金立業展現出了獠牙,他這一口咬得極為準確,從頭到尾,他都毫不避諱地提醒方志誠一件事,我們已經簽訂合同了。有合同在手,你想違約,那也可以,就支付違約金吧。
  方志誠輕描淡寫地揮了揮手,笑道:“金總,上法庭的事情,暫且不說。我這里還有一份隱秘的資料,你看了之后,恐怕態度會有所改變。”
  金立業從方志誠的語氣中聽出幾分陰謀的味道,在商場上他一向擅長用計謀耍弄競爭對手,但這次他遇到了對手,方志誠完全就是披著羊皮的狼,自己在一步步地陷入他事先布好的陷阱之中。
  金立業現在沒有其他選擇,只能拿到方志誠的第二份資料,等看清楚里面的內容之后,他的面色比之前變化得更加夸張,眼神中充滿了驚恐與茫然。
  方志誠的表情看上去很平靜,但他心中卻是暗嘆了一口氣,得知這個消息之后,自己也是大吃一驚,何況金立業呢?
  金立業再也坐不住了,他沉聲質問道:“方區長,這個消息究竟你從何處得知,還有幾個人知道?”
  方志誠壓低聲音道:“知道這個消息的人不過三個人。”包括身邊的張曉亮也不知道這個消息,這其實是方志誠對付銀泰集團的終極殺手锏,即使張曉亮沒有找到那么多關于銀泰集團的負面資料,只憑著最后交出的這份材料,也足以讓金立業動搖。
  金立業小心謹慎地將資料收到包內,臉上露出復雜之色,糾結猶豫一番之后,終于決定妥協,“張區長,希望這份資料不要再讓其他人知道。至于17號地的項目,銀泰集團決定無條件撤出,關于違約金的問題,我們不索要分毫。”
  坐在旁邊的張曉亮一臉詫異,因為前一秒鐘,金立業還頗為囂張地喊著,要跟方志誠上法庭打官司,但下一刻卻立馬慫了,不僅不要違約金,而且還懇請方志誠保住秘密。
  張曉亮扒拉的銀泰集團的黑材料,雖說很有份量,但很難讓銀泰集團短時間做出決定。如今有了這么個效果,他自然知道終究還是方志誠自己拿出的那份材料,在關鍵時刻起了決定性作用。
  但,究竟是什么原因,讓金立業如此忌憚呢?
  張曉亮的臉色隨即變得平和,一副風輕云淡的模樣,他知道既然方志誠沒有給自己透露這個消息,那么自己就不能問。當太多人知道秘密之后,秘密作為殺手锏的效力也會減弱。所以方志誠絕對不會將這個秘密公諸于眾,至于自己也應該識趣地不要去碰這個答案。
  原本張曉亮以為,與銀泰集團的談判,需要經過漫長的時間,但沒想到一瞬間就決定了戰果,銀泰集團最終選擇了妥協,而且還是無條件的妥協。方志誠只用了三天的時間,便解決了這一棘手的難題,守住了那塊沒有經過正規審批流程被賤價賣出去的17號地。
  方志誠,有點牛逼!張曉亮暗暗地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