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582 被寧小妹擺一道

即使工作中再多煩心事,但回到生活中,方志誠也盡量讓自己變得放松下來,因為寧香草的要求,所以周五晚上,方志誠乘坐大巴,來到了云海。剛出車站,便見到王崇揮舞著手,許久不見,王崇似乎瘦了不少,也極其注意打扮自己,有型的板寸頭,一襲黑色風衣,金絲眼鏡,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樣。
  王崇趕緊走過去,要接方志誠的公*文包,方志誠笑著擺了擺手,道:“沒那么多講究,我自己提吧。”
  王崇嘿嘿笑了兩聲,坐在副駕駛,這是一輛別克君威,如果高配的話,差不多要二十多萬,方志誠做進去后,打量一番,道:“小子混得不錯啊,車子是新置辦的吧?”
  王崇低聲道:“辦事處購置的,這不是為了接你嗎?所以我開出來了。”
  方志誠從車內的一些細節能夠瞧出,這車雖說是辦事處購置的,但事實上都是給王崇來開。首先一般公車的話,不會買別克車,另外的話,車內后排靠窗處,也不會擺著卡通抱枕。
  方志誠也沒點破,東臺招商局今年的效益不錯,作為主要領導人,福利待遇標準也得相應提高,這是理所當然之事。像王崇這種副局長,經常要接待的是身價過億的大老板,你若是沒有一個好點的車撐場面,極容易輸了氣勢。
  車子發動之后,方志誠一邊看著窗外的風景,一邊問道:“據說近期東臺的情況不太妙啊?”
  王崇咂舌道:“邢市長原本就撐不住場面,在幾次場合說錯話,惹得市委領導不太高興,而東臺今年的增速明顯放緩,所以邢市長的壓力也就大了。估計年后會有新人接替,而邢市長也會調回省里,他原本就是省派干部。”
  方志誠搖了搖頭,嘴角泛出苦笑,社會就是這樣,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不到一年,原本創造出東臺奇跡的原班人馬,卻是各奔東西。東臺創造出那么多佳績,結果呢,官員卻是換了一批。
  不過,這也是常理,東臺發展形勢那么好,誰在這里當官,都能借著勢頭,撈到足夠多的政績,全省的眼光都落在這里,東臺已經成為各派勢力的必爭之地。
  方志誠對邢繼科的感情只能算是一般,對于他調離東臺,也是能猜到的,雖說市里有高慶關照他,但以邢繼科的水平,在競爭激烈的東臺也熬不了多久。
  相對而言,他還是比較關心以前的老屬下,比如李卉和魏曉燕,還有自己的秘書詹耀出路。
  自己離開東臺的時候,利用自己的資源,提拔了李卉,因為招商局原本就是李卉一手帶起來的,所以她現在這個副市長位置坐得倒是挺穩的。不過,對于詹耀,自己倒是許久沒有跟他聯系過了。
  方志誠也是有話說話,問道:“對了,你知道詹耀最近怎么樣了嗎?”
  王崇對詹耀還是比較熟悉的,都是方志誠的陣營,私下也有交往。王崇嘆了一口氣,苦笑道:“老板,我實話跟你說,詹耀的狀態不太好。您離開之前,將他安排到了保稅區,這份職位還是很難得的,但詹耀去了之后,并沒有好好干,而是跟下屬鬧出了桃色事件,若不是高書記出面力保,詹耀恐怕脫不了身。”
  方志誠微微一怔,唏噓不已,詹耀的老婆在外面給他戴綠帽子,知道了這個情況之后,性格大變,再加上位置不同,站在一個權力位置,人受不了誘惑,惹出風波,這倒是有可能的。。
  方志誠有些怒其不爭地說道:“詹耀是個不錯之人,可惜就是心腸太軟了一點,好聽一點是善良,難聽一點就是太軟弱。”
  若是換作另外一個人知道自己老婆與別的男人勾三搭四,哪里會那么簡單就過去?
  王崇頷首笑道:“老板,你說得沒錯。”
  方志誠瞄了一眼王崇,微笑著問道:“對了,你和謝菲菲如何了?”
  王崇臉色一紅,道:“她已經離婚了,雙方父母也同意了我們的婚事,準備每年五月份結婚。”
  方志誠對王崇和謝菲菲竟然走到一塊,還是感覺到意外的,王崇這家伙是個浪蕩子,但其實骨子里也是個癡情之人,否則的話,怎么會對謝菲菲如此一往情深呢?以王崇現在的實力,找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那是唾手可得,他最終還是選擇謝菲菲,這實在難能可貴。
  方志誠笑道:“既然決定結婚,那就與她好好過日子,千萬不要像以前那樣,留戀在紅燈區了。”
  王崇騰出一只手撓頭,以掩飾尷尬,嘿嘿笑了兩聲,道:“老板,放心吧,我已經沒那么幼稚了。”
  王崇這哥們也挺意思的,當初竟然拉著方志誠一起去嫖,雖然結果被方志誠放了鴿子。不過呢,也正是因為有這種經歷,所以方志誠對王崇的感情,甚至超過了詹耀。王崇敢把最真的一面,袒露在你的面前,方志誠對他就沒有太多的防備之心。這也是為何,方志誠來云海之后,第一反應給王崇打電話的根本原因。
  車最終停在了事先約好的咖啡廳外的停車場,王崇笑道:“老板,我在這邊等著,你忙完了之后,我帶你去酒店。”
  方志誠沒有多說什么,笑道:“行,要不了多久,最多二十分鐘。”
  方志誠印象中是沒有經歷過相親的,但兩個陌生人湊在一起,能聊多久呢?所以他估計,二十分鐘的樣子,這相親就算結束,也算給寧香草一個交代了。
  方志誠進了咖啡廳,服務員走過來問:“先生,請問幾位?”
  方志誠笑道:“約了人,請問有沒有一位姓寧的女士,早就到了?”
  服務員停頓片刻,想了想,搖頭道:“先生,好像沒有,要不您自己找一找?”
  方志誠在咖啡廳游走了一遍,眉頭皺起,暗忖還真沒遇到要見的人,莫非被放鴿子了?他連忙給寧香草打了個電話,問道:“香草姐,我已經到了,你妹妹人呢?”
  寧香草正在家中與寧玉蘭邊看電視邊聊天,見方志誠這么問,臉色一沉,道:“兩個小時之前就出門了,難道還沒到嗎?”
  方志誠苦笑道:“還沒有,我再等一會兒吧。”
  掛斷方志誠的電話,寧香草給寧薔薇撥打電話,響了四五聲,那邊才通話。寧香草凝眉質問道:“小妹,你人呢?志誠已經在那邊等你了。”
  寧薔薇氣喘吁吁地說道:“姐,我剛才在路上遇到一個扒手,把他綁了送派出所了。你讓他等會兒,我晚點變到。”
  寧玉蘭坐在寧香草身邊,見寧薔薇這么說,立馬坐不住了,一把搶過了手機,怒道:“小妹,你是不是在故意找借口呢?我命令你現在馬上得去找志誠,不然我饒不了你。”
  寧薔薇有點不悅道:“大姐,我都說了,特殊原因嘛,放心吧,我晚點就到。”
  這寧薔薇還真沒有說謊,她今天坐巴士相親,在車上撿到兩個男人將一個小姑娘圍住,然后趁其不備,就在到站的瞬間,快速地奪走了她手中的皮包。寧薔薇反應很快,緊跟上去,大約追了五十米,擒住了其中一人。然后有人報警,寧薔薇便到派出所錄了口供,這一來一回,便耗費了許久時間。
  寧薔薇見寧玉蘭不信任自己,滿腹委屈,自然將這怨氣放在了方志誠的身上,暗忖等下見面,看我怎么修理你。
  方志誠先點了一杯咖啡,等咖啡喝完,發現已經過去半個小時,正琢磨離開,這時一個俏麗的年輕女人從門外走入。方志誠暗忖這位恐怕就是寧家的三小姐了,穿著一件普通的呢絨大衣,頭發束成馬尾妝,眉目清秀,眼神清冽,讓人一見之下倒是有種清爽的感覺。
  估摸著就是此人,方志誠朝著寧薔薇的方向搖了搖手,寧薔薇很快注意到了這邊,徑直走來。寧薔薇坐下之后,上下仔細打量了一下方志誠,眼中露出了一絲嘲諷之意,方志誠暗忖這寧小妹還真夠沒禮貌的,不過他還是得表現出紳士風度,吸了吸鼻子,笑道:“寧女士,請問你要喝點什么?”
  寧薔薇搖了搖頭,不客氣地說道:“沒有必要討好我!我過來見你一面,只是為了應付我兩位姐姐。我平生最討厭你這種小白臉,一點男子漢氣概都沒有,所以你就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該干嘛就干嘛去吧。”
  方志誠長這么大,還第一次被人罵作小白臉,哥好歹也是一米八幾的大高個,練游泳出身,渾身都是小肌肉,腹肌、人魚線該有的都有,你怎么能說我是小白臉呢?
  方志誠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而這傲嬌的寧小妹卻已經揚長而去。
  回到停車場,王崇等得有點久,竟然睡著了,方志誠敲了敲車窗,王崇這才醒來打開車門,笑道:“時間挺久的,看來有戲啊?”
  方志誠敷衍地笑了笑,吃了這么大的一個悶虧,他哪里還好意思跟別人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