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580 讓市委書記怒了

戚蕓帶著小組在同城辦呆了差不多有半周的時間,這讓金鋒抓狂不已,因為在督查室小組指導下,新擬定的部門權責,幾乎要將同城辦所有的權力全部撤除,只留下對項目資金的管理權。僅有的管理權其實聊勝于無,因為資金的審批與劃撥,最終確定權全部在省委,如此一來,同城辦就形同虛設,變成了一個空架子。
  當然,金鋒早就做好準備,與文景隆通的那個電話,他便知道,文景隆的主意已定。而且,按照ppp模式,同城辦這一機構的出現,原本就是不合理的。金鋒原本希望利用文景隆的私心,而將同城辦的權力無限擴大,最終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文景隆雖然性格比較強硬,但并非聽不進諫言的昏官,只要跟他說明情況,分析其中的利弊,讓他知道出現問題的環節,他是知道如何調整工作重心的。
  瓊漢同城化項目畢竟是文景隆任期內最重要的一個政績,決定著他能否為淮南留下些什么,也決定著他未來能否更進一步,所以文景隆不容有失。
  戚蕓將整理好的材料交到綜合處之后,給方志誠打了個電話,笑道:“志誠,事情已經大定,同城辦以后將沒有資格對同城化項目進行審查,項目的主導權將全部落在企業的手中,如此一來,企業將充分獲得自由。不過呢,企業要加快節奏,畢竟省委明確給出這么大的空間,企業必須要作出一番成績才是。”
  方志誠笑道:“戚縣長,謝謝你了。”
  戚蕓微微一怔,顯然沒想到方志誠用東臺時自己的官職稱呼自己,咳嗽一聲,道:“這也是我的工作職責,談不上感謝呢。”
  言畢,當初在東臺時,兩人并肩戰斗的情形,出現在戚蕓的腦海中。自從兩人分別被調整工作,感情難免有所疏遠。雖然彼此心中牽掛著對方,但一種陌生感還是會出現。
  方志誠連忙笑著說道:“必須感謝!這樣吧,明天晚上我來瓊金找你,當面致謝,如何?”
  戚蕓想了想,道:“還是我來找你吧,我明天正好有點時間,晚上來找你。”
  方志誠原本只是隨意一說而已,但沒想到戚蕓竟然答應了,自然心花怒放。至于戚蕓說完之后則是一陣懊悔,說話的那瞬間,如同昏了腦袋,未加思索便脫口而出,說到底,還是內心深處,極其想與方志誠好好地見一面。
  掛斷戚蕓的電話之后,方志誠吩咐商燕將張曉亮和成浩兩人喊到了辦公室。三人的溝通會成為方志誠的日常工作之一,從與張曉亮的交流過程中,方志誠能夠很快地了解,全區人事方面的東臺,而與成浩的交流,則可以更好地對全區政務工作進行掌控。
  聊了一會兒天,張曉亮翻出了一份材料,遞給了方志誠,匯報道:“這是您要的銀泰集團的資料。”
  方志誠隨意翻了兩頁便合上,嘆道:“果然不出所料,銀泰集團背后是金家。金鋒是想通過自己擔任同城辦主任之便,幫助自家產業做大做強。”
  張曉亮眼中露出憤然之色,道:“以公謀私,這家伙實在太可恨了。”
  成浩沒好氣地看了一眼張曉亮,暗忖這家伙還真會演戲,以公謀私的事情,你干得可不少。他蹙眉沉思許久,道:“方區長,現在我們有些被動,因為區里已經跟對方簽過合約,雖說沒有走政府審議這個程序,但鄧書記是咱們霞光區的一把手,他是有權力這么做的。”
  一把手有拍板的權力,無論是在黨務工作還是政務工作上,即使明知鄧少群在處理此事上程序有問題,但大家卻沒有太多的辦法。而且從表面上來看,鄧少群招引了一個商家落戶本地,這可是功勞一件。
  方志誠沉思片刻,道:“如果銀泰來東臺投資,肯定不會建設他們不熟悉的主題公園,而會投資房地產。在瓊漢同城化邊緣地帶投資房地產,這并非一個合理的規劃,因為同城化項目原本就包含大量的商用地產和住宅地產,若是銀泰還在這一領域投資,這樣會出現飽和,不利于區域經濟的平衡展。”
  成浩認同道:“從未來幾年的展趨勢來看,全國的房地產恐怕都會陷入窘境。”
  從o4年起,房地產便開始大熱,到了o8年,房地產雖然看上去還展迅猛,但事實上,不少官員已經意識到其中的風險房地產的泡沫已經越來越明顯,現有商品住房的空置率非常高,然而不少政府賣地已經賣到了十年之后需求,也就是現在建造的房子全是給十年之后買房的人,誰敢保證,這十年不會有什么變化?從今年的金融危機便看出一二,經濟蕭條,影響到了一些炒房大買家,不少曾經熱銷的樓王也賣不動了。
  思忖許久,方志誠輕嘆一聲,道:“現在我們只能選擇一些比較激進的方法了。”
  成浩微微一怔,沉聲問道:“方區長,你不會要鬧到市委吧?”
  方志誠眼中露出一絲決然之色,沉聲道:“如果是其他的事情,我或許可以讓一步,但這事關未來整個霞光區能否有條不紊的展,我必須要堅定不移地往前邁出這一步。”
  已經簽好了合約,方志誠若是鬧到市委,恐怕也沒什么用,否則的話,誰來承擔合同里,違約產生的損失?
  合同都已經簽了,又不能毀約,還怎么談?
  成浩與張曉亮對視了一眼,流露出無奈之色,知道方志誠的倔脾氣又上來了。不過,這次他們并不看好方志誠的決定,因為這完全沒有絲毫扭轉的余地。
  ……
  下午三點半,方志誠走進了夏蘭山的辦公室。夏蘭山讓秘書給方志誠泡了一杯茶,然后坐在沙上,面帶微笑道:“好像這還是第一次,在我的辦公室內與你見面吧?”
  方志誠環顧四周,夏蘭山的辦公室比較簡單,墻壁上沒有太多的裝飾品,即使書櫥內的書本也不多。這是一個求穩的市委書記,也是一個比較低調的市委書記。不過,低調和求穩,同時也說明了夏蘭山的作為不大,所以這也使得他從正廳級往副部級這一步很難跨越。
  方志誠平靜地說道:“的確是第一次,不過我相信,有了第一次,肯定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只希望夏書記以后不要嫌我煩。”
  夏蘭山哈哈大笑,道:“志誠,我在這里給你承諾,以后你隨時隨地都可以來這里,我辦公室的大門為你敞開。”
  夏蘭山此言是何等的友善,讓方志誠忍不住吃了一驚。夏蘭山什么時候竟然對自己歡迎了,自己不應該是他的眼中釘,肉中刺嗎?因為自己來到漢州,可沒少惹麻煩,現實三元橋事件,隨后又是皇宮酒吧事件,方志誠就是顆炸彈,將原本看似穩定的漢州,炸得震蕩不斷。
  但是夏蘭山對自己為何還是如此看重,方志誠自然不會認為,那是看在宋文迪的面子上使然,夏蘭山是卜一仁省長派系的人馬,跟宋文迪現在的沖突雖少,但絕對不會是同盟。
  方志誠并不知道,卜一仁已經與夏蘭山打過了招呼,而歸根到底,那是蘇青在其中做了些安排。
  夏蘭山知道方志誠的背*景夠硬,所以他為何不與方志誠緩和關系呢?
  夏蘭山執政風格比較穩健,但不代表他行事也是那般不懂的變通。卜一仁已經透露過消息,副省長的職務基本與自己無望,夏蘭山想要改變處境,必須要從方志誠的身上下手。與多派都有深層次的關系的方志誠,現在在夏蘭山眼中就是改變命運的救命稻草,誰還會在意之前他給自己惹下的麻煩?
  盡管上次夏蘭山在醫院內跟自己達成了一些共識,但并不代表兩人已經沒了隔閡,方志誠原本是帶著忐忑來見夏蘭山的,因為他知道鄧少群是夏蘭山的人,自己找鄧少群的麻煩,夏蘭山豈能同意,然而夏蘭山一雙溫柔的眼睛幾乎要看得自己起雞皮疙瘩,他頓時意識到,今天這件事有得談!
  “咳咳……”方志誠一直以來心理素質比較強大,但今天夏蘭山的眼神格外飄忽,讓他忍不住有點頭皮麻,“我今天過來與您聊一下銀泰集團簽下的那塊地。”
  夏蘭山點了點頭,眉頭皺起,此事他是知道的,方志誠跟鄧少群因此鬧得不可開交。
  夏蘭山嘆了一口氣,語氣凝重地說道:“此事我知道的,少群同志沒有按照流程辦事,不過已經簽好了合同,現在也沒有太多的辦法。”
  方志誠醞釀片刻,沉聲道:“夏書記,我不這么認為。少群同志做這一決定時,是帶有自己的私心,并不是出自大眾的利益考慮。簽好了合同是不假,但我們不能默認有風險的事情生,因為這將涉及全市幾百萬老百姓的切身利益。”
  夏蘭山眉頭緊鎖,語氣變得有點不好,因為方志誠的態度讓他感到不舒服,他想要與方志誠調和關系,但不代表可以允許方志誠無理取鬧。
  夏蘭山手指在茶幾上輕輕地敲打幾下,出篤篤之聲,淡淡道:“那你覺得我應該怎么做呢?”
  方志誠目光迎上了夏蘭山的目光,他知道市委書記怒了,他必須要讓市委書記憤怒,因為讓市委書記采用和稀泥的方法,對解決問題沒有任何用處,在這件事上,他必須要跟鄧少群一決高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