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579 金鋒心中的算盤

(月底求月票!求各種支援!!)
  江永坐在辦工桌前,怔怔發呆,方才文景隆一系列的批評,讓他抬不起頭來。江永是文景隆從北方帶來的心腹,用來更好地掌控全省發展戰略和脈搏,但來到淮南之后,江永發現一切都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與北方城市相比,淮南的經濟發展速度太快了,幾乎是日新月異,每天都會冒出一些新的名詞和新的理念。以江永專業的業務知識,也是通過半年的時間,才逐步跟上全省經濟發展的節奏。
  瓊漢同城化絕對是全省近三年發展的重點工作,所以江永也將所有精力關注到這一領域,同城辦的日常工作,他每周都會重點研究一次。
  從政府工作角度來看,江永對金鋒的能力還是很滿意的,副手的強勢,使得自己的工作壓力減輕不少。同城辦在成立不到三個月,便通過幾次有效的舉措,讓同城化項目的一舉一動都納入掌控之中,若是換作其他人,是很難辦到這一切的。
  江永原本還決定,找個機會與文景隆重點表揚一下金鋒在同城辦的工作,但沒想到文景隆的一通電話,讓他竟然覺得有些茫然。
  文景隆的要求很明確,同城辦現在的工作方法與工作態度有問題,沒有設身處地地站在承建方考慮,盲目自大不可一世,同時借著手中的權力,以權謀私,發改委必須要對同城辦進行整改,省委督查室也會安排專人進行對接,指導同城辦完善現在的工作機制,在最短的時間內調整定位,規范制度,為同城化項目做好服務。
  江永有點搞不明白了,現在同城辦做出了成績,為何省委還要同城辦注意規范調整?旋即,他冷靜想了想,身上起了一層冷汗,最近這段時間,最大的一個傳聞,文景隆放下工作不管不問,消失了差不多十多個小時,有人看見他與戚蕓兩人一起約會,甚至還去了漢州。
  江永將傳聞和文景隆現在的要求聯系在一起,暗忖莫不是文景隆不是跟戚蕓搞什么私下約會,而是去同城化項目現場去暗訪去了吧?因為發現了諸多問題,所以才針對性地提出解決方案。念及此處,江永再也坐不住了,給金鋒撥打了電話過去。
  金鋒正在辦公室給幾個組長分配任務,按照他的計劃,本周內一定要將前期發現的問題全部完善好,從下周起,就要追趕進度,尤其是瓊金的項目,必須要追進度了。
  接到江永的電話之后,金鋒朝著組長揮了揮手,道:“你們先出去吧,有其他問題,我再與你們單獨溝通。”
  金鋒接通了江永的電話,語氣一轉,微笑道:“江主任,請問有什么吩咐?”金鋒現在已經練就了一張水火不侵的性格,簡而言之,擅長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方才面對屬下,態度嚴肅而凝重,現在面對江永卻是溫和而諂媚。
  江永嘆了一口氣,道:“金鋒,剛才我接到文書記的電話,他似乎對近期同城辦的工作很不滿意。近期,省委督查室會成立指導小組,協助你們對同城辦進行整改,你做好準備吧。”
  金鋒挑了挑眉頭,他有些不太理解江永的意思,疑惑道:“江主任,現在同城辦的工作已經步入正軌了啊,我們完全有能力完善自身,為何督查室要成立指導小組呢?”
  江永嘴角露出苦澀道:“金鋒,我很認可你近期來一系列的工作,但是據我所知,常委會上一直對同城辦過度插手項目的實際執行工作,有所不滿。我估計,這次文書記定然是有所動搖了。”
  金鋒想了想,還是表達了心中的不滿,道:“江主任,按照文書記的指示,同城辦必須最大化的實現其重新掛牌的價值,我們已經做到了一切,為何現在又要讓我們收回權力,做一個負責管錢的看客,這是不是有點前后矛盾?”
  江永嘆氣安撫道:“金鋒,我也搞不清楚文書記,前后為何有這么大的變化,總之,你必須要配合督查室的工作,調整好同城辦的定位,完成文書記交代的命令。”
  掛斷了江永的電話,金鋒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他暫時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現在的情況,對自己極其不利,因為按照文書記的要求,自己前期的努力,豈不是要付之東流?
  金鋒在辦公室內來回走了好幾圈,他終于冷靜下來。他不能坐以待斃,必須要改變策略,扭轉現在的局面,唯一的方法,就是要與文景隆直接對話,說服他認可自己的方法。
  給文景隆直接打電話,這似乎不妥,但金鋒現在必須要這么做,即使會引來文景隆的反感。找到了文景隆辦公室的電話,傳來秘書于睿的聲音,自曝山門之后,于睿很快便轉接到了里屋文景隆的電話。
  文景隆見是金鋒打來的,沉聲道:“小金啊,你還是打電話過來了。”
  金鋒微微一怔,意識到文景隆早已猜出自己的想法,輕聲道:“文書記,我剛才接到了江主任的電話,有許多地方存在不解之處,所以才給您直接撥打電話,希望能原諒我的沖動。”
  文景隆嘆了一口氣,他對金鋒還是很欣賞的,作為一名年輕官員,他展現出了其他人沒有的個人魅力,只是在同城化項目上,他采取的方式方法太過激進,有違項目的初衷。
  文景隆淡淡說道:“上周末我親自到同城化項目的現場去走訪了一下,發現了不少問題,所以才有這樣的決定。問題不少,督查室的小戚都記下了,后面會跟你們進行交接。前期存在失誤,不怪任何人,畢竟這是一個全新的模式,我們都是在摸著石頭過河,”
  金鋒這才恍然大悟,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誰能想到文景隆真的來了個微服私訪,還是專門針對同城化項目的?上周瓊金那邊的工地正在整改,所以處于停工狀態,文景隆若是看到這個狀態,哪有不怒的道理。
  金鋒眉頭直皺,但還是努力控制情緒,低聲道:“文書記,我給您打電話,其實是想給您一個承諾。同城辦一定會按照省委的要求,堅決地執行好內部管理的整頓,做好同城化項目的后勤工作。”
  文景隆暗嘆這金鋒還真夠機敏,眨眼就把話鋒給變了,正常人打電話過來,肯定是過來據理力爭的,但金鋒瞧出自己的語氣不對勁,還透露了微服私訪的事情,眨眼就改變了話題。
  文景隆倒不會因此鄙視金鋒,相反挺欣賞這個年輕人的靈活應變能力,他微笑道:“小金,我很看好你在同城辦做出的一系列成績,如果換在其他部門,這絕對是創舉,但用在同城辦,卻有點不太適宜。因為同城化項目已經確定好是采用PPP模式,這種模式決定了政府的位置必須靠后,要以企業為主,政府提供服務。思維與身份的轉變,需要同城辦進行深刻地揣摩。”
  金鋒連忙應答道:“文書記,請放心,我們一定會仔細研究的。”
  掛斷了文景隆的電話,金鋒心中是一百個草泥馬在狂奔,文景隆怎么會微服私訪呢?小戚?戚蕓?金鋒瞬間聯想到了什么,這戚蕓跟方志誠的關系原本就不干凈,莫非方志誠在其中做了什么小動作不成?
  不得不說,金鋒的反應還是很快的,他只是通過幾個線索,便找到了始作俑者,但他卻又束手無策。方志誠這一連串的花招,太隱秘了,他使了個暗度陳倉之計,幾乎沒有人猜到,方志誠利用戚蕓將文景隆誆到了瓊漢同城化項目現場,讓文景隆改變了以前對同城辦的定位。
  不能坐以待斃,金鋒給鄧少群打了個電話過去,低聲問道:“老鄧,你究竟怎么搞的,我不是讓你盯著方志誠嗎?”
  鄧少群被金鋒劈頭蓋臉的責問,弄得云里霧里,疑惑道:“金主任,究竟是什么事?近期方志誠沒有什么特殊的舉動吧?”
  金鋒語氣冷峻地說道:“前兩天文書記前往瓊漢同城化微服暗訪,難道跟方志誠沒有一點關系嗎?”
  鄧少群苦笑道:“金主任,你這就是有點為難我了。文書記和方志誠怎么會聯系在一起呢?我在方志誠身邊安插了眼線,但不代表他任何事情,我都能知道。”
  金鋒嘆了一口氣,知道現在對鄧少群發貨,于事無補,沉聲道:“我們的計劃必須要盡快推進了,遲則生變,銀泰集團的項目必須要在本周開始動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