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577 文景隆微服暗訪

(月底了,求諸位手中的保底月票哈!!)
  文景隆對戚蕓沒有絲毫其他的想法,他是真正地欣賞戚蕓的能力,在男權社會,尤其是在官場之中,能像戚蕓這樣擁有內涵與能力的女性官員實屬少數。
  文景隆年齡已過六十,看待戚蕓,更像是長輩看待晚輩一般。他并不知道省委大院關于自己與戚蕓的謠言,否則的話,恐怕會與戚蕓保持一定的距離,倒不是為了維護自己的聲譽,而是更好地保護戚蕓,因為女性官員一旦染上了男女是非,難免會影響個人形象,這與男性官員不同,社會對男性給予太多的寬容性。
  “我們進去看看吧?”戚蕓一馬當先走在前面,文景隆雙手背負在后面,臉上帶著凝重之色,從現場施工情況來看,還是比較規范的,工人們都帶著安全帽,主體建筑被綠色防護網給包裹著,噪音不小,耳朵被震得發疼。
  戚蕓與文景隆還準備想深入一些,這時有人發現了他們倆,一位中年男子用地方口音問道:“你們從哪里來?這里是施工的地方,非常危險,不能隨便進出的。”
  文景隆笑道:“我們就是路過,聽說這邊以后要建一個大型的廣場,所以提前來看看。”
  那中年男子嘆了一口氣,道:“現在還看不出名堂,你們還是先走吧。”
  文景隆知道如果再糾纏下去,恐怕就影響到別人的工作,于是便和戚蕓退了出來。正準備上車,一輛黑色的轎車駛入工地,隨后有人奔跑各處大聲命令,讓工人們都停下手中的活兒。
  文景隆見戚蕓準備發動車子,他連忙擺了擺手,道:“別急,我們再看看,好像有什么情況。”
  戚蕓點了點頭,道:“我估計是有什么人過來視察了。”
  文景隆側目瞄了戚蕓一眼,眼中閃過一絲光芒。
  如同戚蕓所猜測,未過多久,兩輛套著瓊金牌照的黑色車輛駛入工地,隨后七八人從車內走出,工地這邊有人奔跑過去迎接。
  文景隆嘆了一口氣,道:“那幾人什么來頭?”
  戚蕓分析道:“從車牌來看,應該是同城辦的。號碼我已經記錄下來,回去之后,我再核實一下。”
  文景隆臉上露出凝重之色,道:“我們暫時別急著走,看他們逗留多久,能檢查出些什么。”
  戚蕓微微一怔,苦笑道:“文書記,若是我沒猜錯的話,恐怕這半天時間都要耗在檢查工作上,工地今天一上午恐怕就不要想著正常運轉了。同時,明天的話,工地會按照檢查小組的指示進行整改,最近兩日工程的進度會放緩下來。”
  文景隆臉色閃過一絲怒氣,問道:“這樣的檢查工作,頻率大概是幾次?”
  戚蕓嘆氣道:“瓊金那邊是一周兩到三次,漢州這邊倒是次數少一些,平均每周還是有兩次的,而且都是突擊檢查。”
  文景隆在現場暗訪,親眼目睹,同城化項目的工作效率究竟為何這么低下,臉上露出憂色,感慨道:“戚蕓,倒是你有心了。如果不是你想方設法,將我帶到這工地現場,恐怕我很難相信,同城辦這一機構的出現,不僅沒有提升項目的效率,而且為同城化項目帶來這么多的麻煩。”
  戚蕓微微一怔,繼續說道:“關鍵問題還不在工作效率上,現在同城辦的錢袋子捏得很緊,只要承辦方不按照他們的要求完成規定的任務,那么就會對扶持資金進行推延發放,甚至進行克扣。所以承辦方也沒有辦法,只能按照同城辦的要求,來進行施工。”
  文景隆復雜地看了一眼戚蕓,道:“我終于明白你的意思了。正如你所言,若是不及時整改現在不合理的模式,恐怕同城化項目還真有可能毫無結果。”
  兩人坐在車內等了許久,那行檢查的工作人員才慢慢走出,其中為首一人打電話,匯報工作,道:“金主任,按照您的要求,我們今天又給漢州這邊提出了將近十個整改要求,后期我們也會督促他們積極整改的。”
  金鋒點了點頭,道:“老蕭,早點發現問題,這是好事,希望你們更加嚴謹認真,確保項目質量無誤。”
  蕭鳴掛斷了金鋒的電話,與承建方代表說道:“剛才我與同城辦的金主任已經打過電話,漢州這邊的項目開展得還是很不錯的,但對于我們提出的要求,一定要重視起來。上次我們過來提出的幾項要求,你們還沒能完成,如果下次過來,還沒有整改到位,恐怕要在扶持資金上打一個折扣了。”
  承建方代表一臉苦笑,道:“蕭組長,您提的大部分問題,我們都已經解決,不過您所說的有幾個條件,讓我們很難處理。比如要我們重新尋找小包工頭,更換現在的工人隊伍。現在建筑工地,大部分工人的素質便是如此,你硬性固定,工人必須要有三年以上的從業經驗,這實在是為難我們啊。”
  蕭鳴皺了皺眉頭,擺手不耐煩地說道:“老李,話我不說第二遍,你們看著辦吧。反正,瓊金那邊的項目已經停下來了,原因便是不配合同城辦的整改工作。我不管你們有多么為難,瓊漢同城化是淮南省的重點項目,必須要重點打造,不能存在一絲馬虎,如果你們辦不到的話,那就撤出便是。”
  承建方代表知道惹惱蕭鳴對以后的工作沒有什么好處,只能一臉賠笑,道:“蕭組長,請放心吧,我回去再給總部打個申請,您給點時間,我們好好調整調整。”
  蕭鳴點了點頭,翻了翻手腕,道:“哎呀,一不小心已經到中午了啊。視察工作到此為止吧,咱們就撤了啊。”
  承建方代表連忙說道:“蕭組長,我們已經訂好酒店,離這兒也不遠,十分鐘就能到,咱們現在便去吃個便飯吧。”
  蕭鳴也不拒絕,道:“咱們比較熟了,我也跟你說句心里話,漢州這邊的招待標準,明顯比不上瓊金那邊啊。”
  承建方代表臉色微微一變,立即理解了他的言外之意,忙不迭地說道:“這次一定加標準,一定加標準。”
  雖然文景隆和戚蕓在外面的車子內,但這些情況,毫無保留地落在文景隆的眼中,盡管文景隆不知道他們具體在聊什么,但從蕭鳴的神態之中,文景隆能看到倨傲與貪婪。
  按照常理,這些同城辦的官員應該是服務好企業,現如今角色轉變,官員成了大爺,企業點頭哈腰,成為了孫子。
  文景隆一直在各種會議上強調,政府工作人員應該具有仆人意識,但在基層,這種意識顯然沒有,反而變成了大爺意識。
  “文書記,他們去吃飯了。”戚蕓提醒道。
  “跟著他們,我要看看他們究竟吃的是什么飯。”文景隆的語氣已經變得很不好了。
  戚蕓知道文景隆動了真怒,也不多問,連忙發動車子,緊跟著前面兩輛車行去。大約過了十來分鐘,車輛停靠在東晟大酒樓門口。戚蕓解釋道:“文書記,這里是漢州標準最高的飯店,一桌飯菜價格不下三千元,如果再加上酒水的話,恐怕要過六千元。”
  文景隆臉上露出冷色,道:“真是太不像話了。”
  戚蕓苦笑道:“文書記,我們還進去嗎?”
  文景隆擺了擺手道:“人均消費五百的場所,豈能是我們消費得起的?今天就跟到這里吧,我已經對同城辦的情況大致有所了解。”
  戚蕓問道:“我知道您現在很生氣,現在到了飯點,也不能不吃飯,我們去附近的小餐館吃個飯吧?”
  文景隆心情不太好,擺了擺手,暗示戚蕓做主便是。
  戚蕓調整后視鏡,刻意看了一眼文景隆那張陰沉的臉,心中暗嘆了一聲,今天總算是完成了方志誠交代給自己的任務。
  戚蕓將車停在路邊,選擇了一家環境衛生還算不錯的小店,點了一葷兩素一湯,菜色的賣相不錯,但味道還算可口。文景隆吃飯的速度很快,一碗米飯很快便吃完,他抽了紙巾,擦拭了一下嘴巴,突然說道:“小戚,為了今天的微服私訪,你怕是花費了不少精力吧。我很感激你的這種行為,因為這么多年處在省長、省委書記,我的確對基層的情況太不了解,你今天給我很好地上了一課。”
  戚蕓連忙笑道:“文書記,您這話過譽了,督查室的職責原本就該是省委書記的眼睛和手臂,我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文景隆淡淡一笑,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選擇今天來漢州走訪,應該不是隨意定的日子吧?”
  文景隆是何等老練的人,從一些細節瞧出,今天自己的行程應該是有人精心安排過,包括讓自己意外地遇見了來自同城辦的調查小組。調查小組一周只來兩次左右,為何自己今天偏偏就碰上了呢?
  戚蕓倒也沒有隱瞞,道:“文書記,我冒昧地想請您見一個人。讓您親自來同城化項目現場走訪,其實是他的意思。”
  文景隆眼中閃過一絲光芒,點了點頭,道:“既然他花費了這么大的精力,那我就見見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