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575 封疆大吏的遠慮

文景隆來到瓊金擔任一把手,已經差不多有一年的時間,淮南的經濟形勢比想象中要好,這讓他深深感覺責任重大,李思源在離開的時候,留下了一塊肥沃的土地,自己若是不能守住這里,那豈不是要被人唾罵?
  作為一名封疆大吏,他有很強的使命感,肩負著千萬人的信念,責任沉重。
  文景隆之前在東三省的時候,更多地是關注黨務工作,作為省委書記自然知道經濟的重要性,但他不可能將大部分精力花在經濟工作上,因為經濟是個復雜的東西,太過駁雜,他并非經濟派出生,很容易出現亂指揮的情況。
  文景隆通過人事調動,在幾個重要位置上安排了自己非常信任的經濟型官員,不過收效甚微,他深思之后,發現這些官員出現了水土不服的情況。
  北方與南方因為區位不同,所以經濟建設的方向也不同,這幾年淮南已經開始出現第二次改革浪潮,從實體經濟往虛擬經濟跨度,但自己借調過來的手下,在這方面存在空白,沒有及時反應,以至于出現了思維脫節。
  這一現象,讓文景隆不得不考慮再三,意識到淮南省的經濟能否繼續保持高增長的勢頭,怕是還要依靠本土官員。
  讓本土官員參與到經濟建設之中,有幾個好處,其一,他們與地方一同成長,深知地方的經濟發展規律與軌跡;其二,淮南的官員素質比較高,尤其是正處級以上的干部,他們大多接受過高等教育,擁有一定的基礎,能認識到經濟的重要性;其三,淮南省的官員意識與前瞻性比較高,他們的心態更為開闊,這是環境使然。
  所以文景隆上任之后在人事上進行了一些改革與調整,比如推出全省正處級以上干部大練兵,通過全省范圍的干部崗位調動,可以打亂以前僵化的組織架構,但同時也沒有讓淮南省的官員出現大幅度的震蕩,保證了人事的穩定性。從短期的效果來看,新官員走馬上任之后,通過努力已經讓淮南省各地重新煥發了活力。
  不過,最近文景隆的心情不大好,因為在瓊漢同城化項目上,他發下一些不妥之處。推出同城辦這個部門,原本是希望能夠更好地服務好項目,但沒想到引起了廣泛的爭議。
  金家的這個年輕人,不是個省油的燈啊,同城辦是一個新建機構,盡管級別很高,但沒有實際的權力,文景隆一開始便存著將金鋒安置在此處,可以為金鋒積累更好的政績,同時也不會惹出太多的事端。
  在文景隆看來,金鋒你安安心心地在同城辦待著,也不要太管事,等到項目成功之后,坐享其成,便可以了,到時候瓊漢同城化的功勞簿上,必然有你的名字,屆時你在拿著這個政績,回到豫州,便能再次提到擢升。
  但讓文景隆有些措手不及的是,金鋒并沒有按照他的想法,保持沉寂,而是將同城辦的作用發揮到了極致。
  文景隆還是很欣賞金鋒的能力,因為換做其他人,恐怕是很難利用同城辦這個部門創造更多的價值,然而金鋒卻是利用這個部門,將漢州和瓊金兩地捆綁在了一起,甚至還對瓊漢同城化項目有效地行使了監督權與控制權。
  不過,強勢的同城辦,造成了地方與企業的諸多不滿,尤其是宏達集團方面,認為政府過多地干涉、插手項目,這與合同中所言的不符,會嚴重影響到工程的進度。而且在資金扶持上,也不夠及時到位,還設置層層關卡,讓推進工作變得非常復雜。
  文景隆嘆了一口氣,控制好同城化項目,這是文景隆對同城辦的要求,金鋒十分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然而,現在巨大的壓力席卷而來,文景隆是否要幫助金鋒抗住壓力,讓同城辦繼續提升自身的職能嗎?
  近期的幾次常委會,宋文迪多次對同城辦提出質疑,文景隆仔細想想,宋文迪所言還是有幾分道理的。
  宋文迪此人是李思源的心腹弟子,也是如今最懂經濟的常委,他的建議,文景隆必須要重點參考。
  其實對于將瓊漢同城化項目全部交給城市運營聯盟來負責,文景隆是存疑的,他了解過PPP項目,也肯定這是未來政府規劃建設地方的一種主要形式,但國內還沒有出現過這么龐大的一個PPP項目。所以一開始,文景隆便調動關系,利用北方中和集團,看是否能夠加強對項目的可控性。不過,因為淮南地方企業集體抱團,狙擊了中和集團的股票,以至于中和集團不得不退出了這一項目。
  然而,文景隆還是不放心,所以便讓發改委獨立出一個部門,加大對同城化項目政府引導資金的管理,從而控制項目的開展,從而降低項目實施的風險。
  如今看來,文景隆雖然最終還是達成了自己的目的,不過卻引起了眾人的反對。呼聲以宋文迪最高,但卜一仁也在暗中與宋文迪遙相呼應,這就不得不讓文景隆焦慮。
  傳來一陣清脆的敲門聲,文景隆收回了思緒,秘書于睿抱著一摞文件走入,然后放在文景隆的手邊,隨后走出了辦公室。文景隆取了材料,看了一陣,眉頭微微一皺,然后給于睿打電話,吩咐道:“你讓督查室的小戚來一趟……”
  于睿聽到這個指示微微感到詫異,因為戚蕓與文景隆的地位懸殊頗大,文景隆要求見戚蕓,這讓人出乎意料之外。于睿仔細想想,猜出了原因,給戚蕓打了個電話,囑咐道:“文書記要求見你,我估計是關于那份瓊漢同城化初階調查報告有關。”
  戚蕓是辦公廳為數不多的女*干部,不過三十多歲,長相又很出眾,所以認識度很高。于睿知道老板對戚蕓的印象深刻,所以與她說話的時候,語氣相對而言就比較溫和。省委書記秘書在處人與事的圓滑度上,自然要高過許多人一籌。
  未過多久,戚蕓踩著紅色的高跟鞋匆匆來到辦公室,于睿看了她一眼,頓時眼神恍惚了一下。戚蕓今天穿得看似普通,不過眉眼間透著一股嫵媚,一身干練的小西裝,將她婀娜的身材包裹得很好,任何正常的男人見了,都會忍不住贊一句,真是個有氣質的女官員。
  戚蕓這種美麗,不會讓人聯想到男女之事,因為戚蕓媚而不妖,美麗之中含著一絲官員的威嚴,很難升起輕佻之意。
  戚蕓進去之后,于睿給戚蕓倒了一杯水,戚蕓說了一聲謝謝,文景隆才摘下眼睛,從椅子上站起來,然后坐到了戚蕓的對面,道:“小戚,今天過來見你,原因想必你也猜得出,那份關于瓊漢同城化初階項目的調查,結果讓我感到很訝異。尤其是最后一段的分析,我希望你能給我當面解釋一下。”
  戚蕓點了點頭,語氣凝重地與文景隆匯報道:“文書記,從項目初期建設來看,宏達集團已經按部就班地開展一系列的基礎性設施的規劃。但是,拋開表象來看,看似平穩的初期建設,背后存在很多風險。經過我與同事的分析,恐怕不到兩年,瓊漢同城化項目不僅會停滯,甚至還會成為一個失敗的項目。”
  督查室是接到省委書記文景隆的特殊要求,才開展這一工作的,前后耗費了大約兩周的時間,這份材料足有十多頁,里面詳細記錄了如今瓊漢同城化初期建設的情況。
  文景隆面色變得冷峻起來,他認真地凝視著戚蕓,戚蕓送上來的這份材料,是由督查室深入調查整理所得,里面擁有大量的數據與事例,文景隆并不懷疑這份資料的客觀性。
  文景隆沉思許久,緩緩道:“小戚,以你所見,想要改變現在的局面,應該如何應對?”
  戚蕓低聲道:“文書記,材料里我們已經給出了一些解決方案,最終做決定的人,應該是您。我認為還是眼見為實。您只有到了現場,才能選擇最佳的方案。”
  文景隆笑了笑,道:“小戚,你這是想讓我去瓊漢同城化項目實地進行考察嗎?動靜會不會太大了?”
  戚蕓回以微笑,道:“文書記,如果您大張旗鼓地去考察,能看到問題所在嗎?”
  文景隆微微一怔,旋即莞爾笑道:“你這是希望我來個微服私訪啊?”
  如果省委書記去視察,地方政府必然是報喜不報憂,想要看到疏忽之處,根本不可能,反而因為要應付自己,惹得地方民怨沸騰,所以文景隆不喜歡視察。因為從來看不到真相,視察豈不是白費功夫?
  戚蕓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提議道:“文書記,你來淮南這么久,恐怕對淮南的風土人情還不了解,不如換一個角度,深入到百姓之中,以普通人的視野來看看老百姓如何生活,以及項目建設的真實情況究竟怎樣,這樣對您指導全省工作的開展,更有好處。”
  文景隆眼神中流露出意動,似乎是自嘲地笑了笑,“如你所說的,或許我太過于遠離百姓了,所以很多事情看得不夠清楚和透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