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573 看不透寧老所思

晚上三姐妹沒有回老宅,而是選擇來到寧香草在外租住的小公寓,大姐寧玉蘭親自下廚做了一桌菜,寧香草取出了兩瓶珍藏多年的紅酒,寧薔薇換掉了一身軍裝,穿著二姐的寬松t恤,三姐妹很難得地邊吃邊飲邊聊。
  隨便聊了一陣,寧香草給寧玉蘭使了個眼色,寧玉蘭會意,放下紅酒杯,雙手合十,語重心長地對寧薔薇道:“小妹,你也老大不小了,是適合要考慮下未來的人生大事了。”
  寧薔薇清秀的眉頭微微一皺,有點不耐煩地說道:“姐,又說這個話題,這擺明了是不想讓我吃飽的節奏了。”言畢,她似乎置氣地將筷子擺在了碟子旁。
  寧香草這時候勸說道:“怎么跟姐這么說話呢?她還不是為考慮?”
  寧薔薇癟嘴道:“我覺得現在不是為我考慮,而是為二姐你考慮,才是真的。姐夫已經去世這么久了,大姐你應該勸勸她,總不能活在記憶之中,人總得往前看,不是?”
  說完這話,寧香草臉色微變,低下頭,臉上露出憂傷之色。
  寧玉蘭不悅道:“小妹,你怎么能這么說話呢?”
  寧薔薇知道自己剛才所言,的確有些過分,連忙站起身,蹲在寧香草的旁邊,討好地說道:“二姐,對不起,我剛才的話說錯了,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可以嗎?”
  寧香草搖了搖頭,笑道:“沒事,其實大姐也曾經勸過我,但心靈的傷痛,需要足夠的時間來修養、彌合,我也曾經嘗試想要走出陰影,但是很難……”
  寧薔薇見寧香草這么說,不禁懊悔不已,姐夫的離世對寧香草而言打擊很大,自己在她傷口撒鹽實屬不該。不過,說出去的話,如潑出去的水,寧薔薇只能自責一番。
  寧玉蘭這時說道:“小妹,你已經長大,按照道理,我們都不應該這么多嘴,雖說你在部隊里的軍銜很高,也屢次獲得嘉獎,但不代表已經很成熟。在我們眼里,你始終還是那個沒有長大的小女孩。女人和男人不一樣,錯過了最好的年華,會錯過許多東西。”
  寧薔薇想要頂嘴,不過看了一眼寧香草,還在為自己剛才的失言神傷,頓時忍住了,點頭道:“姐,我知道你的意思,不過,我不是情況特殊嗎?不定期地要執行任務,哪里有時間來相親啊?”
  寧玉蘭吸了一口,道:“這次你有時間了。我已經跟爸說過了,讓部隊那邊給你一個月的假期,在這段時間內,你必須要去見我給你安排的對象,不允許逃跑。”
  寧薔薇仰天長嘆了一口氣,哭笑不得道:“好吧,我就知道這次回來,肯定要遇上什么事兒。所以還帶了個男朋友回來,沒想到終究還是沒拜托這種命運。”
  寧香草沒好氣地笑道:“還好意思說呢。幸虧爺爺一向很寵愛你,不然的話,大姐知道你故意騙咱們,恐怕要狠狠揍你一頓了。”
  寧薔薇終究還是耗不過兩位姐姐軟磨硬泡,無力地攤手道:“罷了,可是說好了。就一個月的時間,如果不成的話,到時候就緩緩再說。”
  寧玉蘭微笑著說道:“行,那就以一個月為期限。”
  寧薔薇并沒有現寧玉蘭和寧香草在這期間,有過一次會心的眼神交匯,兩人其實早就想好多種策略,要讓寧薔薇答應相親大會。
  飯還沒吃完,寧玉蘭便迫不及待地從包里取出了一疊資料,然后放在了寧薔薇的手邊,隨意翻看了一下,寧薔薇的臉色突然便垮了下來,不可思議地說道:“姐,這里準備了多少個備胎啊?”
  寧玉蘭皺眉,擺了擺手,道:“哪里是什么備胎?我跟你說,這里面都是經過我和你二姐精心挑選過的,他們都是非常優秀的青年。”
  寧薔薇耐著性子翻看了一遍,搖頭道:“姐,讓我一個月之內看這么多人,肯定不行,我是這么想的,走馬觀花還不如精益求精。不如篩選淘汰掉一批,然后再選擇部分見面,如何?”
  寧香草認可這個觀點,當初寧玉蘭那處這一疊人員名單,也是將她嚇了一跳。寧香草這時候替三妹解圍道:“姐,薔薇這話沒說,還是精選一下吧。”
  寧玉蘭嘆了一口氣道:“他們都很優秀,不知道怎么挑呢。”
  寧薔薇搶過了資料,翻了翻道:“都有照片的啊,我過濾一下,眼緣不過關的,全部排除……”
  寧玉蘭還沒來得及阻止,寧薔薇就逐一翻了過去,不停地找資料中男人的樣貌弊端,諸如臉型不夠方,眼睛不夠大,鼻子有點塌,嘴巴有點歪等等……
  終于寧薔薇琢磨著后面的人不多了,才留下三四個漏網之魚,笑道:“姐,就這幾個,我覺得看上去還算舒服,就跟他們見面吧。”
  寧玉蘭翻了翻,點頭道:“也罷,那就先見見這些人吧。”隨后,她吩咐寧香草,道:“你明天幫忙打電話,讓他們來云海一趟。”
  寧香草苦笑道:“這幾人都在外地呢,都是大忙人,得預約的,又不是說見便能見的。”
  寧玉蘭給寧香草擠弄了一下眼睛,笑道:“打鐵要趁熱。”
  寧香草知道要趁著寧薔薇現在主意未變趕緊張羅,不然,以寧薔薇的性格,指不定什么時候厭倦了,逃得遠遠地,想要再讓寧薔薇相親,那可就難了。
  寧香草翻了翻這最后幾頁資料,突然微微一怔,因為方志誠的身份資料也在其中,心中不知為何有種失落。大姐終究還是看中了方志誠,不過按照方志誠的性格,恐怕不一定會看上薔薇吧。
  方志誠吃過晚飯之后,與秦玉茗在小區附近散步,接到了寧香草打來的電話,有些意外地問道:“這么晚給我打電話,倒是第一次,香草姐莫非有什么事情吩咐?”
  寧香草想了想,倒也沒有隱瞞,道:“志誠,有件事情要你幫個忙,這幾日能不能抽空來云海一趟,想讓你見個人。”
  方志誠皺起眉頭,疑惑道:“誰啊?”
  寧香草笑道:“我妹妹……你就當見個普通朋友便是了。”
  方志誠啞然失笑,道:“原來是替我張羅相親啊?對了,可不可以拒絕啊?你是知道的,我有女朋友。”言畢,他看了一眼秦玉茗,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秦玉茗聽得大致清楚,天色暗沉,也瞧不出她的表情。
  寧香草搖了搖頭,道:“你的情況,我是知道的。不過,這一面你必須要見,是我大姐張羅的,你不想讓我沒面子吧?”
  方志誠暗忖這事情有些詭異,明知自己有女朋友,為何還要將自己介紹給她妹妹呢,但與寧香草畢竟關系非同尋常,最終他還是哭笑不得地答應道:“行吧,我就見她一面吧。”
  掛斷了電話,方志誠連忙跟秦玉茗解釋道:“玉茗,是寧香草打來的。我搞不清楚她想干什么……”
  秦玉茗嘆了一口氣,勉強擠出笑容,道:“志誠,你不用解釋。寧香草是想給你安排相親吧,你直接去便好了。我能理解。以前我說過的話,你還記得嗎?如果你想要結婚,那就去結吧,不用擔心我。”
  方志誠臉上露出無奈之色,他知道秦玉茗心中有一個坎,邁步過去,但又不知道怎么幫她紓解,只能慢了半步,跟在她身后,慢慢地往前走。
  一陣沉默之后,秦玉茗突然轉過身,微笑著凝視方志誠,認真地說道:“志誠,你知道嗎?從與程斌離婚,決定與你在一起的那一刻起,我便有了打算,這一輩子,你就是我最親的人,但我絕對不會跟你結婚。你是一個有出息的人,未來之路還很漫長,妻子這個重要的身份,應該交給那些在事業上幫助你的人,而我,身上有污點……”
  方志誠嘴角露出動容之色,搖頭道:“茗姐,你這個想法大錯特錯!”
  秦玉茗輕嘆道:“志誠,我心已決,你不要多言。放心吧,真的不用考慮我的感受……”
  方志誠覺得心臟抽搐得厲害,走過去將秦玉茗攬在了懷中。他能夠感受到秦玉茗對自己真摯無比的感情,她的確也是這么做的,比如在沈薇的事情上……方志誠此刻甚至有些暗恨自己,為何總是經不起誘惑……
  寧香草給幾個候選人打完電話,然后與寧玉蘭說道:“姐,電話我都打過了,有個問題,志誠為何在這份名單上,上次你考察過,不是與小妹略微有點不適合嗎?”
  寧玉蘭仔細看了看寧香草,解釋道:“香草,你有所不知,他的資料是老爺子交給我的。老爺子曾經多次在我面前提起過他,若不是這樣的話,我又怎么會想要親自見他一面?”
  寧香草苦笑道:“他是有女朋友的……”
  寧玉蘭擺了擺手道:“那些重要,卻又不重要……等他們見面吧,畢竟只是一次見面而已,也算了了老爺子的心愿。”
  寧香草暗嘆了一聲,不知為何爺爺為何如此看重方志誠,他雖然能力不錯,但能受到爺爺這么器重,太罕見了。畢竟老爺子的眼光是何其之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