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572 古靈精怪寧薔薇

鄧少群當然知道金鋒給自己拋出的是個誘餌,同時更是陷阱,他之所以毫不猶豫地跳下去,是因為被現在的情勢所逼。夏蘭山和方志誠在醫院內促膝長談,這是一個很明顯的信號燈。在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夏蘭山在霞光區的工作上更會偏向于支持方志誠,而鄧少群則會被安置在冷板凳。鄧少群為了改變這種現狀,不得不走了一步險招,將自己與金鋒捆綁在一起,利用瓊漢同城化項目為自己爭取未來。
  當然,除了反抗之外,鄧少群也可以選擇低調一點,配合方志誠的工作,這樣或許也能相安無事。但一把手區委書記給二把手區長讓步,這是絕大多數一把手都無法忍受的。
  瓊漢同城化項目的主體工程已經被宏達集團為核心的城市聯盟商給整體打包拿下,但瓊漢同城化項目還有邊緣領域,這一部分項目只屬于瓊漢與漢州兩地的政府工程,雖然不屬于瓊漢同城化項目,但與瓊漢同城化項目聯系非常緊密。同城辦有權力將引導資金輸入這些配套的邊緣領域,鄧少群便是利用這一個空子,與金鋒聯手與豫南的銀泰集團簽訂了合作協議。
  鄧少群與金鋒打電話之后,陷入深深地沉思,現在的情況展的方向對自己極其不利,從最近與夏蘭山的幾次見面交談來看,夏蘭山對自己的工作非常不滿意,甚至提出想讓自己動一動的建議。
  夏蘭山恐怕也看出了鄧少群與方志誠在工作上配合得不太好,同時鄧少群在同城化項目上幾次越權,也讓夏蘭山不太高興。
  鄧少群的行事風格向來十分直接了當,既然夏蘭山你對我已經沒有提攜之心,那么我也就沒必要吊死在你一棵樹上。帶著這種想法,鄧少群已經決定和夏蘭山徹底決裂,同時與金鋒走到一塊。
  金鋒雖然只是副廳級,但他有實力,否則也不會空降到淮南,坐在現在如此關鍵的位置上。無論同城化項目是否能按照計劃完成,金鋒勢必要因為這一個項目,順勢而上,這是趨勢,鄧少群還是能看得清楚的。
  然而,夏蘭山原本擔任副省長的呼聲很高,卻因為漢州的一系列震蕩,未能如愿,相對而言,現在的金鋒更值得鄧少群去站隊。
  想清楚一切,鄧少群眼中流露出決然之色,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從今天起,自己所處的陣營已經完全轉變,他必須要慎重規劃一番才行。
  ……
  云海寧家。寧老近期的身體不好,所以不少后輩都從各地回到了老宅,探望寧老。寧香草因為在云海工作,所以便成為了東道主,這兩日工作都放下,專門接待親戚。寧玉蘭從病房內走出,嘆了一口氣,與寧香草搖頭道:“這次爺爺的情況比想象中還要嚴重啊……”
  寧香草點了點頭,臉上帶著憂色道:“醫生說了,若是再住一周,依舊沒有好轉的話,恐怕會很危險。”
  寧玉蘭苦笑道:“還好,老爺子心態不錯,剛才與他聊天,瞧得出他沒有什么煩惱呢。”
  寧香草無奈地笑道:“爺爺,這兩年的心態比以前好多了。”
  寧玉蘭突然話題一轉,蹙眉道:“對了,老三呢,她怎么還沒有回來?老爺子最寵她了,剛才問了好幾遍。”
  寧香草掏出手機,翻出一條短信遞給了寧玉蘭,寧玉蘭看了一眼,臉色微變,旋即苦笑道:“這丫頭,行事從來都是這么不可預料。行吧,既然她這么決定了,那就讓她這么做吧。”
  下午三點左右,一個身著軍裝的二十來歲女人,來到了云海軍醫院的高級病房,她還挽著一個年輕男人,看上去三十來歲的樣子,年輕男人面相清秀,身材高挑挺拔,只是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隊長,要不算了吧,俺有點害怕啊。”那男人開口說道。
  “俺什么俺?”女軍人蹙眉道,“等下進去,你千萬不準說話,唉,我有點后悔了,你長得挺不錯,但這口音怎么死活改不了呢?”
  男人撓了撓頭道:“幾十年的習慣,咋改都改了咧。對不住了,隊長,要不還是換人呢?”
  女軍人瞪了他一眼,他終于不再說話,低著頭乖乖地閉上了嘴巴。推開門,女軍人臉上帶著笑意,對著病床上的老人,高興地喊道:“爺爺,我來瞧你了,今天好點兒沒?”
  寧老爺子笑瞇瞇地望著女軍人,道:“薔薇啊,你終于舍得來看爺爺了。我巴望著好幾天了。你身邊的這位小伙子是?”
  寧薔薇瞄了一眼他,笑著介紹道:“他叫邊強,是我的戰友,也是我的男朋友。”
  寧老爺子眉眼舒緩開來,樂不可支地笑道:“哦,你前兩天在電話里說,要給我一個驚喜,原來就是他啊。小伙子長得不錯,看上去挺舒服的。”
  邊強不敢說話,立正行了個軍禮。寧老爺子見了倒是喜歡,讓邊強坐過去說話。寧薔薇害怕他露出馬腳,連忙與寧老爺子說道:“爺爺,邊強還要執行任務,馬上就要走。你也知道的,必須服從命令。”
  寧老爺子臉上露出遺憾之色,頷道:“罷了,你趕緊去吧,有空再來跟我說說話。”
  邊強又行了個軍禮,急匆匆地出了病房,寧薔薇跟了出來,對著他比了個大拇指,笑贊道:“剛才表現得不錯,比我想象得好很多。”
  邊強搭著臉訴苦道:“隊長,您可不知道,俺剛才可是嚇了一身汗,其他什么動作都不敢做,腦海里只有一個場景,那就是‘長閱兵’,俺就只能做兩個動作,立正和敬禮!”
  寧薔薇拍著邊強的肩膀兩下,笑道:“行吧,任務完成了,你可以離開了。”
  邊強再次敬了個禮,然后往外小跑而去。重新回到病房,寧老爺子正在讀報,他抬了抬眼鏡框,問道:“小邊,走了嗎?”
  寧薔薇嗯了一聲,道:“爺爺,你不會因為他只是一個普通的戰士,就不同意我們在一起吧?”
  寧老爺子沒好氣地望著寧薔薇,道:“如果我不同意的話,那你準備怎么辦?”
  寧薔薇蹙著眉頭,臉上露出糾結與痛心之色,道:“爺爺,我一向最聽你的話,如果你不愿意我跟他交往的話,那我就只能揮淚斬情絲,跟他一刀兩斷了。”
  寧老爺子莞爾一笑,道:“薔薇,爺爺看邊強這小伙子,還是挺不錯的,要不這樣吧,你就跟他好好相處,等他任務執行完畢之后,喊他過來,我與他交流交流。”
  寧薔薇顯然沒料到寧老會這么說,她原本以為寧老會堅決反對的。
  寧薔薇之所以讓邊強過來扮演自己的男朋友,主要是因為一家人盯著自己的婚姻大事,她琢磨著來個緩兵之計,從戰友中挑了個人過來,按照自己對家人的了解,肯定不同意婚事,然后自己便有機會,用重新找為借口,拖延一段時間。
  寧老見寧薔薇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用手指點了點她的腦門,沒好氣地笑道:“你啊,這鬼精靈,爺爺已經是九十歲的老人了,什么事情看不透?隨便找了個男人假扮男友,就可以敷衍了事嗎?”
  寧薔薇知道瞞不住了,吐了吐舌尖,苦笑道:“爺爺,這不是你生病了嗎?我琢磨著想你高興的話,會讓你的病好得快一點,所以才出了這么個主意。”
  寧老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道:“餿主意!”
  寧薔薇害怕寧老生氣,笑道:“爺爺,這樣吧,等你病好了之后,我保證帶一個正兒八經的男朋友來見你。”
  寧老眼中流露出溺愛之色,道:“你啊,這個鬼精靈,希望你不要再騙我。”
  兩人笑著說了一會話,寧香草與寧玉蘭兩人走入病房,聽寧老說了方才的事情,寧玉蘭不高興地批評道:“薔薇,你現在做事越來越不著道了,怎么能欺騙爺爺呢?”
  寧老擺了擺手,維護她說道:“別罵薔薇了,被她騙,我樂意著呢。”
  寧玉蘭一臉無語,寧香草拉了拉她的手臂,笑著說道:“姐,你又不是不知,三妹就是爺最大的寶貝,他愿意受著,你又著什么急?”
  寧老點了點頭,一副就是如此的模樣,惹得寧玉蘭既好氣又好笑。三姐妹難得相聚,陪著寧老說了一會話,見寧老有些疲憊,想要休息,便離開了病房。
  出門之后,寧薔薇連忙給寧玉蘭道歉:“大姐,都是我錯了,不要生氣好嗎?”
  寧香草難掩笑意,知道這三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這大姐,寧玉蘭嘆了一口氣,恨其不爭地說道:“我啊,對你太失望了。”
  見寧玉蘭不愿意搭理自己,寧薔薇連忙跟了上去,至于寧香草則在后面慢慢地跟著。寧香草在別人眼中,是一個有性格的女子,但若是三朵金花放在一起,她覺得自己最不起眼的。
  大姐睿智而溫婉,小妹活潑而美麗,唯有自己夾在中間,沒有那讓人眼前一亮的過人魅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