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571 狼狽聚坑瀣一氣

進入十二月,淮南的天氣很快變冷了,這日天空陰沉,不多久竟然飄起了雪花,因為氣溫還沒足夠的低,雪花還沒完全成形,落下后便成了雪珠子砸在窗戶上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
  選擇今天出院,方志誠暗忖運氣有點不太好啊,老郭開著車來到醫院門口,姜佩拖著各種行李,塞進了那輛車的后備箱。商燕給方志誠打開門,看了一眼姜佩,眼中毫不掩飾輕蔑之色,方志誠見了,暗嘆一口氣,琢磨著小商還是太年輕了,藏不住心事兒。
  上車之后,方志誠跟姜佩坐在后排,郭勁遠請示道:“老板,你那輛沃爾沃送到廠家去修,因為破損有些嚴重,重要的零部件需要從國外運輸過來,所以維修起來有些麻煩。這段時間我每天早上來接你上下班吧?”
  方志誠嗯了一聲,道:“那就麻煩你了。”
  沃爾沃維修費用,全部由保險公司來承擔,政府這邊原本想給方志誠重新配置一輛車,但被方志誠萬言拒絕了。政府給配的車輛,沒自己用起來那么自由,以后若是辦理一些私事,還得小心謹慎,以防被有心人利用。
  一路行來,雪下得有點密集,方志誠搖開了車窗,冷風往車內直灌,他連忙將車窗關上,瞄了一眼姜佩,受了點寒風,面色有點蒼白,暗忖這女人今天穿得太少了一點。
  姜佩這段時間倒是盡心盡力,方志誠并沒有讓她晚上陪床,不過,姜佩每天也得醫院九點關門才會離開。
  家中早已有佳人在等待,秦玉茗昨日才得知方志誠住院,今早便提前來到漢州,她沒有去醫院接方志誠,而是把家中的為生打掃了一遍。商燕之前見過幾次秦玉茗,所以見面之后,倒是沒有什么特別的反應,至于姜佩深深地被秦玉茗的美麗給震撼了一把。姜佩顯然沒想到方志誠有這么漂亮的女朋友,她一直對自己的外表很自信,但在秦玉茗面前,竟然生出一種自卑之感。
  她與秦玉茗的年齡相仿,已經開始使用一些高端的護膚品來保養肌膚,否則,難掩歲月在身上留下的諸多痕跡,在然而,秦玉茗看上去根本沒有什么護理,但無論肌膚還是身材都要遠遠好過自己。
  秦玉茗熱情地邀請幾人留在家中吃飯,不過,商燕姜佩和老郭都婉言拒絕,因為方志誠才從醫院回到家中,需要靜養。
  等幾人離開之后,秦玉茗嘆了一口氣,瞄了方志誠一眼,目光中充滿感情的說道:“志誠,我實在太失望了,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訴我?”
  方志誠笑著解釋道:“主要是怕你太過擔心,況且,這邊也是有人照料我的。最近這段時間,傳媒集團的事情很多,我怕你為了照顧我,耽誤那邊的事情。”
  秦玉茗很少生氣,但這一刻,她板起了面孔,嚴肅地說道:“志誠,有句話你必須記住,在我的心中,任何東西都取代不了你。你或許覺得,晚一點告訴我,這對我而言是個善意的謊言,但當我知道這終究是個謊言的時候,我會很傷心。我希望咱倆患難也能同舟共濟,在你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是我站在你的身邊,而不是別的女人。”
  方志誠見秦玉茗這么說,心中還是非常感動的,他走到秦玉茗身邊,輕輕地抹掉她眼角的淚花,柔聲安慰道:“茗姐,在我的心中,你的地位無人可以取代。你是最大度的,不會因為姜佩和商燕吃我的醋吧,我可以對天起誓,她們只是我的同事而已,沒有半點不干不凈的關系。”
  秦玉茗呸了一聲,啐道:“誰吃你醋了!自作多情。”言畢,她臉上露出微笑,道:“趕緊去洗手吧,午餐已經準備好了,我煲了骨頭湯,你等下多喝一點。”
  方志誠從衛生間走出,餐桌上擺好了自己喜歡吃的菜肴,有糖醋排骨,骨頭湯,茄子煲,已經鹵菜拼盤。方志誠皺了皺眉,感慨道:“這么豐盛的佳肴,少了酒,有點不妥。”
  秦玉茗沒好氣地瞪了方志誠一眼,暗忖剛剛出院,喝酒對身體可不好,不過又怕方志誠心情不好,轉身去酒柜去了一瓶紅酒出來,道:“醫生有沒有說過,禁止喝酒?如果說過的話,那咱就算了,行嗎?”
  方志誠連忙笑道:“我已經好得差不多,醫生說,不需要禁食,什么東西都能吃。”
  秦玉茗這才開了紅酒,然后給方志誠倒了小半杯。
  吃完午飯之后,方志誠和秦玉茗坐在陽臺上,泡了一壺茶,欣賞雪景。未過多久,秦玉茗有些倦意,打了好幾個哈欠,銀州離漢州有好幾個小時的車程,秦玉茗五點多便起床,從銀州出發,然后到了漢州有沒有歇著,打掃衛生,準備午飯。
  方志誠便提議道:“你若是困了,那就去房間睡一會兒。”
  秦玉茗搖了搖頭,從房內包了被褥出來,笑道:“我就睡在這兒,看著雪景,不是挺浪漫的嗎?”
  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未過多久,秦玉茗閉上眼睛,果真睡著了。雖然她的身上蓋著被子,不過方志誠擔心秦玉茗凍著,所以便琢磨著是不是要將秦玉茗抱到房間里去。
  方志誠湊過去,將秦玉茗抱在懷中,頓時意識到,這秦玉茗根本就是假寐,否則的話,自己這一抱之下,她必然會被驚醒,偏生現在一點反應沒有。
  方志誠頓時玩心大起,他將秦玉茗干脆扛到了肩膀上,然后徑直往房間里行去,等將秦玉茗放在床上,他嘻嘻笑道:“茗姐,天氣有點涼,還是臥室比較暖和,我也有點困了,咱們一起睡吧。”
  言畢,他也鉆入被中,伸手在玉茗的身上胡亂摸了起來。玉茗未過多久在,呼吸聲開始有點變化,急促而紊亂,在方志誠身上推了一把,低聲道:“剛出院,你身體行不行啊?”
  方志誠沒好氣地笑道:“又沒傷到那里,放心吧,絕對棒棒棒!”
  ……
  鄧少群將材料批改完畢,吩咐陳超進來取了,陳超拿到手中翻閱了一遍,疑惑道:“老板,這份材料方區長還沒有簽字。”
  鄧少群臉上現出不悅之色道:“方志誠今天剛出院,事態緊急,就不用他簽了吧。”
  陳超提醒道:“鄧書記,這可不是一個小問題啊,政府對同城化項目附近的地段,早就有規劃,現在多出了一家公司,如果區政府那邊不同意的話,恐怕后期會出亂子。”
  鄧少群面色不佳地說道:“小陳,我自有分寸,你去辦理就好了。”
  陳超嘆了一口氣,只能將材料送到了綜合科,然后綜合科再分門別類,統籌發送到各個部門。陳超對于鄧少群趁著方志誠病假,批示的那份項目還是耿耿于懷,雖說項目不是很大,也就十來畝地的項目,但若是追究的話,在程序上有一定的問題。沒有經過區政府的審議,區委書記直接批復,這是有漏洞的。當然,方志誠因為病假的緣故,鄧少群倒是可以找特事特辦作為借口。
  等陳超離開辦公室之后,鄧少群給金鋒打了個電話,笑道:“金主任,按照你的意思,那份材料,我已經簽署過,并下發了。您可以通知企業與政府簽訂合約。”
  金鋒點了點頭,語氣平和地說道:“老鄧,你放心吧,這個項目是同城辦一手操作的,項目投資方是豫南省一家資金實力雄厚的大型集團。如此一來,可以更好地平衡同城化項目的投資方,不至于讓淮南省的企業搞壟斷。畢竟一家獨大的項目,不利于政府操控。”
  鄧少群連忙點頭,道:“金主任,還是你考慮問題比較周全。”
  金鋒笑道:“放心吧,這個項目如果成功了,你居功至偉,屆時我一定會在工作報告里,重點介紹你的功勞,省里一定會充分認可你的努力,給你一個更好的平臺。”
  鄧少群笑了笑,道:“還請金主任多多幫忙提攜呢。”
  掛斷了鄧少群的電話,金鋒面色暗沉下來,他手指在辦公桌上不停地敲打,鄧少群比想象中要更為容易地咬上魚鉤,不過,這不代表鄧少群會對自己絕對忠誠。想要讓鄧少群沒法脫身,在給他甜頭的同時,則需要給他設下點陷阱。讓他去批復這個項目投資方案,便是金鋒的計謀,如同自己所料,鄧少群根本沒法拒絕這個誘餌。
  有了鄧少群作為棋子,金鋒則就可以更好地對付方志誠了。鄧少群是霞光區的黨委書記,在職務上可以力壓方志誠一頭,方志誠若是有重大的決定,必須要上區委常委會,有鄧少群這么一個敵人,足以讓他百事不順,頭痛不已。
  至于那個鄧少群簽下的項目,金鋒則有其他打算。淮南省對于同城化項目的支持極大,涉及到一筆不菲的政策項目引導資金,金家除了從政之外,在商業上也有所涉獵,借同城化項目,不妨渾水摸魚,扶持金家產業在淮南省有所發展。
  當然,此事一定要隱蔽處理,不能與自己牽扯上關系,所以金鋒尋找了個替死鬼,那就是鄧少群。
  控制鄧少群,扶持金家產業,這是金鋒的一箭雙雕之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