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570 可憐天下父母心

傍晚時分,蘇家二子蘇摩匆匆趕到漢州的一家酒店,從陜州趕到淮南,前后只用了四個小時,不過,蘇摩有些疲憊,長途奔襲,畢竟是一件累事。
  蘇青開門讓蘇摩進入房間,嘆了一口氣,道:“你怎么趕來了?”
  蘇摩臉上帶著苦澀的笑意,道:“爸讓我過來勸勸你……”
  蘇青給蘇摩倒了一杯茶,如果正常的路線,從陜州趕到漢州,至少要七八個小時,蘇摩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來到漢州,恐怕從軍方那邊借了飛機由西京直飛瓊金。蘇青意識到,父親對此事還是異常的重視,為勸說自己,花費了不小的代價。
  蘇青沉聲道:“情況想必你在來之前,爸已經跟你說過了。我的決定,你恐怕也是知道的。”
  蘇摩點了點頭,道:“爸爸,他也了解你的性格,知道你一旦決定的事情,是絕對不會更改。只是他給我捎帶一句話,暫時不要把志誠父親的事情告訴他,畢竟這件事屬于機密,若是被有心人利用那可就不好了。”
  蘇青眼中露出復雜的情緒,她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苦笑道:“那原本就是個不光彩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跟志誠解釋呢。其實你沒有必要大老遠趕來,電話里跟我說一聲,我還是能夠諒解的。”
  蘇摩見蘇青同意了蘇老的要求,心中放下了一塊石頭,笑道:“姐,那就好!我這次過來,除此之外,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的。既然你已經決定,接志誠回到蘇家。那么有些后續的事情,自然要幫他打點一番。”
  蘇青能理解蘇摩的意思,蘇老是想要為方志誠謀一條仕途之路,所以安排蘇摩跟淮南這邊商議一番。不過,蘇青卻搖了搖頭,道:“二弟,這件事你就不要操心了。”
  蘇摩皺了皺眉,疑惑地問道:“怎么了?”
  蘇青自嘲地笑道:“你和我一輩子都在被別人安排,命運根本不受控制,看上去外表光鮮亮麗,事實上確實沒有半點自由。志誠,他通過自己的努力,走出了一條完全屬于自己的路,我們沒有必要橫加干涉。這是他的人生,我希望別人尊重他。”
  蘇摩臉上露出思考之色,輕嘆道:“姐,我贊成你的意見。上次你讓我調查志誠,他的履歷讓我感覺到很驚訝,因為這是一個很有天賦的苗子,即使相比較其他家族的那些繼承人,絲毫不落下風。如果蘇家將資源稍微往他身上傾斜一點的話,他未來的成就,將會讓人驚嘆!”
  蘇青擺了擺手,蘇摩看似同意了自己的意見,但還是沒能讀懂自己的意思,“二弟,我只希望志誠擁有一個與普通人一樣的人生,不需要大富大貴,只希望他能平安開心就好。即使他沒有在官場行走的天賦,那也無所謂。我想將讓他進入蘇家,并不是希望反而束縛他的自由,所以你沒有必要在這方面過多的考慮。”
  蘇摩明白蘇青的意思,臉上露出遺憾之色,嘆道:“姐,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蘇青點了點頭,道:“二弟,請體諒我的心情。”
  蘇摩從蘇青秀氣的臉上看出了些許疲憊之色,感慨道:“姐,包括老爺子,都知道你這么多年太辛苦了。我們都想幫你一把,可惜能力有限。不過,你這次來到漢州,會不會有問題?聽說最近國務院那邊挺熱鬧的。”
  蘇青眼中露出一絲復雜之色,道:“現在各派系的斗爭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國家經濟發展已經出現過熱的趨勢,但還有不少人覺得還需要加大經濟的改革力度。”
  蘇摩臉上露出擔憂之色,道:“那會不會影響到你?”
  蘇青輕描淡寫地擺了擺手,道:“我正好以辦理私事為借口,請假幾日。這等事情,靜觀其變才好。畢竟咱們蘇家在近幾年還沒有決策權,現在只需要做好判斷情勢而為。”
  蘇摩明白蘇青的意思,中央的局勢,他一直看不清,蘇家下一步何去何從,他也很迷茫。不過,在蘇青腦海中,早已有清晰的計劃,蘇摩暗自嘆了一口氣,以大姐的能力,擔任蘇家這一輩的掌舵者確實是當之無愧的。
  官場是男人的天下,但也有些女人巾幗不讓須眉,比如蘇青便是這樣的人,前任二號首長曾對蘇青的能力稱贊有加,將她稱作華夏國務院的智腦。蘇青的能力,一方面在于強大的記憶力,另一方面在于強大的協調與組織能力。簡單的說明,那就是只要她經受過文件,都能夠爛熟于心,因此在處理事情的時候,本身就是一個龐大的知識庫,就能做到游刃有余。
  這種記憶力與處理問題的解剖能力,并非與生俱來的,而是通過長期的鍛煉獲得的。
  蘇摩離開房間之后,蘇青將方志誠的履歷拿到手中,然后逐頁瀏覽,即使是國務院最為重要的資料,她也不會看得如此凝重。大約過了一個小時,蘇青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倒是難為你了。憑借一個人的能力,在復雜的淮南能做到如魚得水,難怪二弟會如此稱贊。或許,真如二弟所說的,你就是一個適合在官場上發展的奇才。”
  天下父母心,沒有做母親的,不關注兒子的前程。不讓父親安排方志誠的未來,那是因為害怕他如自己一樣失去自由,但蘇青還是會從自己的關系網要為方志誠做出點什么。
  蘇青閉目養神片刻,然后給國務院副總理李思源撥通了電話。蘇青是國務院研究室黨組書記,承擔綜合性政策研究和決策咨詢任務、為國務院主要領導同志服務,她與李思源的接觸并不多。
  李思源接到蘇青的電話,有點意外,因為蘇青在國務院的立場一直都很飄忽,相對而言與女副總理燕牧走得較為近。李思源知道蘇青的實力,盡管是個正部級干部,但國家近幾年的幾項重大政策的制定,都離不開此人的付出。
  “蘇青同志,請問有何事?”李思源語氣沉穩地問道。
  蘇青語氣清脆地說道:“思源總理,今天給你打這個電話,為的是一件私事。”
  “哦?”李思源哈哈笑道,若是蘇青能為一件私事相求自己,正是求之不得,官場之中所有的人情都是要平衡的,也就是說,自己幫了蘇青一個忙,那么在關鍵時刻,蘇青便要為自己貢獻一份力。李思源來到國務院不到半年,根基還不夠深,所以也缺少蘇青這類人的支持,“你不妨直說,只要不違反紀律。”
  蘇青輕聲道:“思源總理,我希望你能多多照顧一個年輕人。”
  李思源點了點頭,道:“誰呢?”李思源心中有底,估計這個年輕人是蘇家的嫡系人物,而且在自己的管轄范圍內。這個忙很簡單,只是一句話的功夫,也是官場上最微不足道的小忙了。
  蘇青平淡地說道:“他的名字叫方志誠,在淮南省漢州市工作。您是淮南省的老領導,相信一句話便能幫到他。”
  李思源對這個名字并不陌生,心中滿是疑惑,暗忖這小家伙曾經是宋文迪的秘書。他不禁暗自一驚,莫非自己看走眼了?這小家伙莫非是蘇家安排在基層的重要人物?
  李思源并沒有說對方志誠很熟悉,只是簡單的應答:“放心吧,我會關照一下淮南那邊的。”
  隨后李思源又與蘇青交流了一下近期國務院的幾項重點工作,蘇青對政策研究得非常透徹,給李思源提供了幾點建議,讓他不僅豁然開朗。蘇青這也算是變相地補償了李思源的相助。
  掛斷了電話,李思源眉頭皺了起來,他并非覺得事情麻煩,而是感覺到詫異,當初方志誠為自己聯系上寧家起了關鍵性的作用,而如今,竟然又與蘇青牽上了線,實在讓人太過驚訝了。
  李思源沒有給宋文迪打電話,而是給卜一仁通了個電話,簡單了解了一下淮南近期的動向之后,然后讓他關心一下“方志誠”。隨后,省里傳出了一個內部消息,漢州霞光區的方志誠在省長會議上因為整頓全區工商系統管理工作,不惜以身犯險與惡勢力作斗爭,而被點名表揚,成為省政府重點培養的年輕干部。
  消息傳到漢州之后,市委書記夏蘭山是滿臉的苦笑,省長卜一仁那邊的態度太明顯了,這是要力保方志誠的節奏。
  夏蘭山在晚上下班之后,親自到市人民醫院見了方志誠一面。這一次見面,兩人交流了差不多有一個多小時,夏蘭山離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據說,這次夏蘭山主要是與方志誠進行了深層次的溝通,了解他對漢州現在局勢的看法。市委書記與區長談漢州的未來,這落在許多人眼中很是奇怪,但細心的研究分析也是有道理的,方志誠他是個外來者,因此對漢州的看法更加客觀。
  第二天,夏蘭山在市委常委會議上,提出了“新時代,新變局,新手段”的發展思路,要求相關部門必須要重新研究當下漢州的問題,進行大調整、大變革。這與夏蘭山以前“求穩”的執政策略,完全不一樣的工作風格,讓不少官員猜測,是夏書記與方志誠深度交流后的巨大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