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57 姐我又惹麻煩了

宋文迪再次展現了出色的謀略,他將虛實之道精妙絕倫的使將出來。先放出風聲,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不給本土企業,惹得利益相關之人跳腳,露出了狐貍尾巴,然后他在常委會上直指利害所在,從大義上,讓這些人閉嘴,無疑狠狠地扇了背后妄圖操控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的勢力一記響亮的耳光。
  銀州官商勾結由來已久,宋文迪是想告訴那些勢力,不要朝玉湖生態區項目伸手,否則自己不惜給他們扣上,將土地資源賤賣的大帽子。
  常委會結束之后,邱恒德及鄧方圓在市委書記辦公室商量要事。隨著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達成共識,宋文迪已然搭建好自己的權力圈子,而且根基扎實穩固,邱恒德、鄧方圓、曾茹這三架馬車成為支撐宋系勢力的核心力量。
  方志誠送了兩杯茶進去,聽見宋文迪正在與兩人溝通黨風建設問題,然后小心謹慎出門,仿佛什么也沒聽見。三人討論得十分激烈,邱恒德及鄧方圓都認為現在開展整風工作,操之過急,極有可能導致程斌那方的反撲。
  泉安幫近期的動靜不大,不代表愿意忍氣吞聲。
  宋文迪看上去儒雅,其實骨子里鐵血,他認為銀州官場痼疾良多,若是不及時拔除,只會愈來愈嚴重。
  回到外屋,方志誠喝了一口茶,翻看日歷,突然想起周末要去瓊金參加同學的婚禮,琢磨著要與宋文迪打個招呼,秘書的工作十分機動,即使周末手機也不能關,要隨時應對各種變化。自己離開銀州兩天,若是宋文迪有要緊事情吩咐,而自己不能及時到位,這是領導很忌諱的。
  邱恒德與鄧方圓兩人表情嚴肅地從里屋走出,邱恒德與鄧方圓打了個招呼,鄧方圓先行離開。
  方志誠知道邱恒德有事與自己私聊,連忙拉了一張椅子,請邱恒德坐下,笑問:“邱部長,有事吩咐?”
  邱恒德微微一笑,風輕云淡地說道:“下個月謝芳過生日,她跟我要求,你一定得去參加,所以我特地吩咐你一聲。”
  方志誠笑了笑,問道:“芳姐,她有什么特別喜歡的東西嗎?”
  邱恒德微微一怔,疑惑道:“你想送她禮物?”
  方志誠點頭道:“您邀請我,我總不能空手上門吃白食啊!”
  邱恒德在方志誠肩頭拍了兩下,微笑道:“不需要帶任何東西,就是一個小型家宴,除了你之外,沒有其他的客人,所以無需多禮。”
  將邱恒德送走之后,方志誠突然打算給謝雨馨打個電話,雖然邱恒德讓自己無需準備禮物,但這不代表著自己真的不需要做任何準備。謝芳或許不在乎方志誠帶不帶東西過去,但女人都喜歡點驚喜,方志誠若是能帶個令她心儀之物,自然能讓謝芳對自己更有好感。
  在官場上,走夫人路線,也是慣用的終南捷徑。
  方志誠與邱恒德接觸有一段時間,他知道邱恒德對謝芳挺尊重,給謝芳準備生日禮物,這也其實在間接地討好邱恒德。
  謝雨馨接到方志誠的電話,并不好奇,雖然兩人有許久沒見面,但方志誠時不時地會發一些笑話短信到自己手機上,她一開始覺得方志誠很無聊,但久而久之倒是成了習慣,偶爾無聊時翻看那些幽默文字,也能會心一笑。
  當然,方志誠并非故意討好謝雨馨,他手機號碼有一個分類小組,里面存有他不經常接觸,但覺得要重點維護的人脈聯系方式,為了保持關系不斷,所以方志誠會編笑話短信,群發到這些人的手機上。
  謝雨馨剛錄制完一段節目,正在抓緊時間吃欄目組提供的盒飯,味道不是很好,因此她吃的直皺眉。謝雨馨好奇道:“短信小王子,你今天怎么不發短信,專門給我打電話了?”
  方志誠莞爾笑道:“想跟謝主播咨詢一件事,不知能否幫忙指導一下。”
  謝雨馨放下筷子,飯盒推到一邊,玉指點著下巴,疑惑道:“究竟是什么事兒?”
  方志誠手指在桌面上敲擊,發出吧嗒吧嗒的聲音,緩緩道:“你姐謝芳下個月過生日,不知她有什么喜好,我想給她準備點禮物。”
  謝雨馨噗嗤笑出聲,“原來是這事兒,你果然會做人,巴結我姐,等于巴結我姐夫,不過,你認為我一定會告訴你嗎?”
  方志誠干咳一聲,苦笑道:“我們沒有深仇大恨吧?為什么你不告訴我呢?”
  “只是因為我不樂意!”謝雨馨故意刁難道。
  方志誠訕訕道:“那怎樣才能讓謝主播樂意呢?”
  謝雨馨嗯了一陣,笑道:“起碼也得一頓大餐吧?”
  方志誠隨口道:“看來今晚欄目組的盒飯太差,影響了謝主播的心情。”
  謝雨馨微微一怔,暗忖方志誠這小子反應還真快,竟然猜中了,她追問道:“你答應還是不答應?”
  方志誠趕忙笑道:“能和美女共進晚餐,這是一種榮幸,別人怕是求還求不來呢。”
  謝雨馨含笑道:“你挺會說話的,節目開始錄制了,晚點再聯系吧。”
  電視臺的附近有一家百味樓,銀州特色菜做得十分地道。方志誠琢磨著請謝雨馨吃飯,總不能讓她看扁了,于是便挑了這處,無論環境,還是氛圍都是極佳的。
  謝雨馨找到翡翠廳,坐下之后,接過服務員遞來的菜單,翻了一陣,托著下巴,問方志誠:“你確定?”
  菜單上的價格偏貴,謝雨馨大概知道方志誠的經濟能力,估摸著這頓飯價值不菲,所以問方志誠是否確定要在這里吃。
  方志誠雖然沒多少錢,但從來不小氣,他微笑道:“當然確定,放心點,不過等會記得回答我的問題。”
  “一個答案換一頓大餐,也算值得。”謝雨馨顯然是百味樓的老主顧,把菜單放在一邊,輕聲報了幾個菜名。
  女服務員點頭記錄,然后轉身出了包廂,下意識盯著謝雨馨看了一眼,目光中充滿羨慕。百味樓經常有電視臺的主持人過來吃飯,而女服務員自然認識謝雨馨,盡管女服務員比謝雨馨年輕幾歲,但謝雨馨那優雅的氣質,讓她感到自配不如。
  謝雨馨剛下完節目,臉上的濃妝沒有洗凈,經過精心雕飾過的臉蛋,如同一件精美的藝術品,長長濃密的黑亮頭發,向后綰成漂亮的發髻,白皙如玉的俏臉上紅白均勻,眉若遠黛,目如新月,上身是一件緊身白襯衣,領口想著銀色的花邊,下身則有黑色短裙包裹著豐滿的渾圓,隨著一舉一動,便會晃悠悠,能清晰感覺到驚人的彈性。
  謝雨馨最漂亮的是那雙優美纖長的玉腿,沒有穿絲襪,白嫩光滑地裸露,在昏暗的燈光下,散發著柔美的光暈。
  上天賦予了謝雨馨出類拔萃的美貌,使得她不負銀州第一美女的稱號。與如此佳人,共進晚餐,方志誠花再多錢,也覺得值得。方志誠終于意識到,為什么有些富商為了與明星或者美女主持人吃一頓飯,愿意一擲千金。
  所謂秀色可餐,菜還沒有上桌,方志誠便覺得想要打嗝,見到謝雨馨,方志誠便覺得小腹隆起,他已然飽了。
  蜂蜜水晶烤翅、蒲菜炒肉絲,清蒸啤酒雞,香辣牛三寶,涼拌玉湖魚皮,還有一瓶波爾多紅酒。原本謝雨馨指點了三道菜,方志誠又添加幾樣,因此一張不大的桌子看上去大盆連小盆,顯得十分擁擠。
  謝雨馨搖了搖高腳玻璃杯,目光似乎注視著嫣紅的酒液,嘆氣道:“就咱倆而已,點這么多菜,怕是要浪費了。”
  方志誠瀟灑地聳了聳肩,笑道:“世事無常,人生苦短,只要還有一口氣,便要歇斯底里地浪費糧食,否則豈不是吃虧了?那么多美味,白白便宜別人,那才是浪費。”
  “歪理邪說!”謝雨馨夾了一塊雞翅放在碟子里,然后用手小心地撕開雞骨,精致優雅地吃了一口。
  方志誠也不多言,幫謝雨馨舀了一碗雞湯,然后夾了幾塊菜,慢慢咀嚼起來。
  謝雨馨放下筷子,提著紅酒杯與方志誠的杯子輕輕碰撞了一下,“叮”,發出悅耳的聲音,笑道:“怎么覺得你興致不佳?難道不合口味?”
  方志誠搖頭笑道:“怕我吃相不好看,影響你的胃口。”
  謝雨馨“噗嗤”掩口笑出聲,輕聲道:“不用太擔心,我是一個地道的吃貨,美食在前,沒有任何東西能打擾我。”
  方志誠發現謝雨馨沒有想象中那么冰冷,便埋頭吃喝起來,謝雨馨心情不錯,方志誠便問了謝雨馨一些關于電視臺的問題。謝雨馨爆了一些內幕,讓方志誠驚呼連連。
  “哎呀,沒想到XX主持人,生活作風這么糟糕,竟然被富婆包養了。”方志誠發現民間謠傳并非空穴不來風,電視臺工作人員對生活的態度,遠比老百姓更加放得開,尤其是那些著名的主持人,每個人的私生活都是一段令人驚訝的香艷故事。
  謝雨馨打了個飽嗝,一點不為失態感到羞惱,摸著微微隆起的肚子,笑道:“吃撐了,現在可以回答你的問題了。”
  方志誠用濕毛巾擦拭嘴巴,笑道:“我差點忘記正事兒。”
  謝雨馨低聲笑道:“我姐是一個偽文人。”
  “哦?”方志誠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謝雨馨鄭重解釋道:“我姐喜歡看書,尤其喜歡散文一類。你不妨買一套徐若的散文集,送給她,她一定會十分高興。”
  送書?這倒是一個挺不錯的提議,既顯得有品味,又不至于逾矩。方志誠琢磨著周末去省城瓊金,不妨去幾個大點兒的書店逛逛,徐若是一個挺有名氣的年輕散文家,她的書一直賣得不錯,應當大書店都有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