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569 不只為家族而活


  方志誠躺在床上,吃著姜佩削好、切塊的蘋果,蘋果上面有淡淡的香氣,琢磨著是姜佩削蘋果的時候,不經意將護手霜的味道沾在了蘋果的表層。方志誠倒也不反感,拿著牙簽,一片接著一片,慢條斯理地吃著。
  項新方才打來電話,關于歪哥的案件算是告一段落,國安那邊接手了案件,順藤摸瓜抓住了一批以歪哥為首的黑惡勢力份子。方志誠上任之后,一直心中有著些許遺憾,那就是沒有能為霞光區的老百姓辦什么實事,但經過此事,他心中的歉意緩和不少,至少在歪哥的事情上,他辦得理直氣壯,是完全站在老百姓的立場上來推動這一行動的。
  歪哥的下場也是蠻慘的,被國安局調查,遠比公安局調查來得更加嚴格,同時采取的拷問方式與關押方式都完全不同。可以預想的是,歪哥絕罪有應得,下場絕對不會好。
  當然,代價也有些高,如果不是運氣好一點,方志誠此刻恐怕已經踏進鬼門關了。姜佩之前的一些話,也是有道理的,以后自己還真得注意一點,處理問題還是要考慮到自身的安全,不能盲目地往前沖。遇上歪哥這種亡命之徒,很有可能得不償失。
  宋文迪沒有親自來看自己,不過電話問候自己一番,同時告訴方志誠一個好消息,瓊漢同城化項目的事情上有了新的進展,準備成立擴大小組。擴大小組不僅僅有同城辦的那些干部,而且還有瓊金和漢州的一些官員,以及以宏達集團為首的城市運營聯盟的高管。
  方志誠不得不佩服,姜還是老的辣,宋文迪推出這么個解決方案,無疑可以削弱同城辦的權力。因為擴大小組勢必要重新排位,誰在前,誰又在后,這是需要重新定義的,也不是同城辦一家便能說得清楚。同城辦項目運營擴大小組之中,城市運營聯盟的地位勢必要提升,這樣便解決了現在項目執行方很被動的局面。
  簡而言之,宏達集團在擴大小組之中,必然排名會很靠前,這樣也就擁有了話語權,通過擴大小組的存在,擁有與同城辦對抗的能力。
  宋文迪在推動此事上費了一番波折,畢竟要讓文書記同意,這可不是簡單的事兒。
  文景隆是一個很有深度的省委書記,經過在常委會上的多次溝通、討論,他最終還是認可了這一建議。畢竟擴大小組的存在,對項目的推進有著實際意義。文景隆也聽到諸多反應,同城辦采用各種形式刁難城市運營商的投訴。文景隆也需要用這么個決定,安撫城市運營商心中的怨氣。派系之爭的結果固然重要,但很多決策需要凌駕于這些斗爭,深處大眾的角度來分析,選擇最恰當的方案。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打斷了方志誠的思緒,姜佩過去開了門,只見一個俏麗的中年婦人站在門外,姜佩問道:“請問,您是?”
  那婦人正是蘇青,她目光已經飄然落在屋內的病床上,輕嘆了一聲,道:“我是過來探望方志誠的。”
  姜佩點了點頭,笑道:“您請進!”
  方志誠見到蘇青的一瞬間,第一反應是此人似曾相識,第二反應是她是蘇家的什么人?
  “能不能請你出去一下?”蘇青坐在椅子上后,語氣溫和地對姜佩說道。
  姜佩微微一怔,笑道:“行,那你們聊吧。”
  等姜佩關上門后,蘇青仔細地盯著方志誠打量,不自覺地淚水從眼角流出,方志誠見此情形,有種心化了的感覺,鼻子一酸,他下意識摸了下眼角,自己竟然也落淚了。
  “孩子,你受苦了!”蘇青溫柔而低聲地哽咽道。
  方志誠搖了搖頭,擦掉了眼角的淚水,笑道:“這不算什么……請問您是誰?”
  蘇青慢慢穩定情緒,緩緩道:“我是蘇家的大女兒,名叫蘇青。同時,也是你的親生母親!”
  “什么?”方志誠聽到這句話,以自己強大的定力,也是忍不住感覺腦袋爆炸了一般。
  蘇青見方志誠一瞬間失神,并沒有繼續說話,她知道方志誠需要時間來緩和一下心情,如此才能接受自己,接受現實。
  也不知過了多久,方志誠從迷茫而混亂的思緒中走了出來,他搖頭苦笑道:“你是在開玩笑嗎?我有媽媽,她在幾年前已經去世了。從我一出生的時候,她就是我的媽媽。”
  蘇青見方志誠并不承認自己,頓時再次淚如雨下,方志誠不知為何,見蘇青的哭泣聲,感覺內心深處被撕扯般疼痛。不過,方志誠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如果這是真的,那豈不是意味著,自己的前三十年都活在了謊言之中?
  誰能輕易否認自己的過去?
  方志誠原本只不過是以為,自己是方家大兒子的私生子,但對他的養母從來沒有任何質疑,因為從小到大,養母對自己全心全意地照料。如果蘇青說的是真的,那么養母對自己付出的一切,豈不是就是謊言?
  誰愿意承認自己一直活在謊言中?
  方志誠扯了扯嘴角,無盡地冷笑,“你們都是一群騙子,我不會相信你們的話。我叫方志誠,跟你們蘇家沒有任何關系。”
  蘇青見方志誠的語氣有些異常,她慢慢地平復心情,柔聲勸說道:“志誠,我知道你一時之間難以接受這個結果,但這是不爭的事實。當初我十月懷胎生下你,結果被人告知,生下了死胎,得知這個消息之后,我痛不欲生,甚至想到了自殺。然而,二十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這個真相,你被人藏了起來,那一瞬間,我非常慚愧甚至懊惱,因為你長得這么大了,我竟然沒有對你付出一點母親的責任。”
  方志誠搖了搖頭,他表情陰冷,但淚水從眼角還是流下。這一刻,淚腺根本不以自己的意志而轉移。方志誠從來不是一個心硬如鐵的人,現在更不是。
  蘇青繼續緩緩道:“志誠,我不期望你現在就與我相認,畢竟我們這么多年從未謀面,但我給你承諾,在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對補償我過去的缺席。”
  方志誠閉上眼睛,收拾心情,嘆了一口氣,道:“在過去這么長時間里,你真不知道我存在嗎?”
  蘇青連忙點了點頭,動情地說道:“孩子,如果我知道你活在這個世界,即使刀山火海,我也會來找你。你是我的兒子,是我十月懷胎生下的……”
  方志誠被蘇青的真情感動了,因為換位思考,蘇青也是個受害者。短暫的交流,那深入骨髓的心痛之感,讓方志誠相信,蘇青說得沒錯,自己便是蘇青的兒子。自己被遺棄這么多年,并非蘇青的主觀意志,她身處在那樣復雜的家庭之中,保護不了自己的親生兒子,那種自責可想而知。
  方志誠盯著蘇青那張熟悉而陌生的臉,壓低了聲音,嘆道:“對不起,我剛才的情緒有點太激動了,甚至失去了理智。請你給我點時間,我需要消化一下所有的信息。同時,你也無需太過傷心,過去的就讓它暫時過去。”
  蘇青見方志誠的情緒穩定下來,暗自放下心來,她最擔心的并非方志誠不與自己相認,而是害怕他失去理智,整個人失控,做出一切危險的事情來。
  蘇青點了點頭道,“你的傷還沒有痊愈,不能太過于激動。盡管我很想陪著你,照顧你,但我知道,若是在這里,只會讓你更加混亂。明天我再來看你,這是我的名片,無論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我。”
  方志誠接過了蘇青的名片,動作有些顫抖,他不敢去看蘇青那張白皙的臉龐與充滿柔情的眼睛,因為他知道自己會忍不住悲痛。
  蘇青沒有在病房內呆多久,很快便離開了。方志誠一直緊緊地捏著那張名片,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情緒。姜佩進來之后,發現氛圍有點古怪,但她聰明的沒有去問方志誠,而是轉身離開,讓方志誠獨自一人在病房內安靜片刻。
  孟西山見到了蘇青,她看上去還是與之前一樣,臉上沒有太多的情緒,只是從眉眼的細節能瞧出,這個被稱為鐵娘子的女人,方才應該流過淚,因為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