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568 難以理性與不忍

關于本書的群
  很多讀者問本書有沒有群,自然是有的,現統一公布如下:
  一步高升群:171982746
  超級2群:206123320
  三步高升群:416122428
  五步高升群:9*7*2*2*7*8*8*3
  四步高升群(VIP訂閱群),需要諸位從普通群管理員處拿到門票。
  很多書友抱怨,進群沒啥好處,管理員會提出各種要求與條件,才能發放一些特殊權限。對此,我要說兩句,所有的管理員都是義務勞動,為《步步高升》免費服務,若您也能成為這樣的一名熱心書友,我一定會給與最大的尊重與敬意。
  …………
  漢州最近發生的一件大事,那就是皇宮酒吧被徹底查封了。表面上的理由是皇宮酒吧有非法經營的行為,不僅出售假酒,同時還默認吸食毒品,為賣*淫份子提供場所等。但更深層次的理由卻在老百姓之間蔓延開來,皇宮酒吧之所以被查,那是因為老板歪哥對霞光區長方志誠下狠手,結果政府震怒,打掉了這只為禍漢州多年的大毒瘤。
  歪哥這么多年雖說很少違法亂紀,但這不代表他能控制得住手下人員也能這么做。不少人仗著歪哥的名號,在漢州開展比如放高利貸、地下賭坊等行為,使得漢州的風氣敗壞。所以政府這次拿皇宮酒吧開刀,還是讓老百姓交口稱贊的。
  常務副市長趙崚因為此事被夏蘭山喊至辦公室,兩人交流了足有四十分鐘。
  “趙崚,在這一事情的處理上,你和我都有責任啊。”夏蘭山語重心長地說道,“省國安局安排人員專門調查了歪哥,發現他嚴重觸犯了社會的底線以及國家的法律,初步宣判的結果已經明確——死刑!”
  趙崚面色陰晴不定,沉聲道:“夏書記,我知道在這件事情上,我犯了嚴重的錯誤,希望組織能個給我一個處分。我和老歪平時私交不錯,主要他偽裝得太好,我并不知道原來他干了這么多違法亂紀的事情。現在老歪被調查清楚,我對自己的盲目感到懊惱不已。”
  夏蘭山見趙崚認錯態度還是比較誠懇,嘆氣道:“老趙啊,你這么多年對漢州經濟發展的貢獻大家還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沒有你的話,政府沒法獲得這么多國家級資金。不過,在這件事情上,省委那邊的態度明確,必須要政府給出交代。而你和歪哥的關系,也被省委那邊重點提及。經過我跟省領導的再三溝通,因此作出決定,你的工作暫時放下,去省黨校進修學習一段時間,等風聲過了之后,再回來重新工作。”
  趙崚暗嘆了一口氣,知道這已經是夏蘭山能為自己爭取到的最佳處理方案。趙崚當初一力擔保皇宮酒吧,所以才讓歪哥氣焰囂張,現在皇宮酒吧被查出各種問題,趙崚也沒有辦法洗凈自己。
  這也是因為夏蘭山是一個相對比較穩健的市委書記,才會有這么一個結果,否則的話,趙崚恐怕會被推出去,成為殺雞儆猴的對象了。
  夏蘭山為了保存漢州政府班子的顏面,所以對趙崚進行了保護,這才使得趙崚有了一個相對不錯的退路。
  趙崚感慨萬千,沉聲道:“夏書記,我接受組織的安排,同時也鄭重承諾,一定會好好反思,重新站起來。”
  夏蘭山寬慰地笑了笑,道:“老趙,我相信你不會被這次挫折給打倒的。”
  兩人繼續聊了一段時間,趙崚才告別離開。
  夏蘭山摘下眼鏡,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在一張白紙上寫上了方志誠的名字,他用筆在旁邊畫了好幾個問號,終究還是忍不住搖頭嘆氣,因為方志誠的能量著實讓自己有些看不清楚。原本以為他與宋文迪有著師徒關系,但沒想到在這件事情上,國安局那邊竟然插手了。宋文迪跟國安可是搭不上任何關系的,莫非方志誠還隱藏著其他實力?
  夏蘭山對方志誠很頭疼,任何市委書記遇上方志誠,恐怕都會感到有些麻煩,因為方志誠完全就是個炸彈,不時地會弄出些事端,而地方政府也會因為他的動靜顯得不穩定。
  辦公桌上的電話這時候突然想起,夏蘭山看了一眼號碼,是省政府打來的,知道肯定是卜省長興師問罪來了。
  果不其然,卜一仁的語氣極不好,道:“蘭山同志,究竟是怎么回事,在你們漢州怎么還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夏蘭山解釋道:“卜省長,出現這種問題,是我的失職。我責無旁貸,還請您處罰。”
  卜一仁嘆了一口氣,道:“現在情況已經變成這樣,既成事實,我也不好多說什么。今年副省長的空缺,原本定的是你,但文書記卻是認為你暫時還欠缺了什么。不過,你也不要灰心,我會為你協調一下,爭取幫你更進一步。”
  “有勞卜省長費心了。”夏蘭山嘴角泛起苦澀之意。
  原本副省長一職,那是八*九不離十,這也是為何夏蘭山可以讓漢州穩定的緣故。但沒想到越是想要沉穩,越是出了大紕漏,皇宮酒吧的事情讓省委對漢州的工作很是失望。
  仕途如同在大海航行,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會遇到暴風驟雨。夏蘭山早已練就了一顆鋼鐵般的心臟,能夠承受任何壓力。他坐在辦公桌前,重新撿起那張寫了方志誠名字的紙,突然有種感覺,自己是不是需要改變一下思路?
  游龍潛海,掀起風浪,自己想要控制大船不被風雨攪動,但天意豈可強行扭轉,還不如重新拉扯旗桿,順勢揚帆,如此或許可以走出另外一番天地。
  簡而言之,方志誠如今來到漢州,讓局勢變得各種不可測,夏蘭山不妨利用他這個變數,順其自然,或許能得到意想不到的結果。
  ……
  下午三點左右,孟虎接到了從燕京感到漢州的蘇青幾人。蘇青穿著黑色的風衣,戴著墨鏡,從外表看上去沒有任何表情,但從諸多動作細節能夠瞧出她內心的焦慮。
  “他怎么樣了?”蘇青坐在轎車的后排平靜地問道,目光轉向了車窗外,看上去在欣賞沿路的風景。
  孟虎沉聲回答道:“已經無大礙了。”
  蘇青嘆了一口氣,不悅道:“老爺子不是讓你們保護他嗎?怎么還出現這種問題?”
  孟虎如實說道:“對方太狡猾,弄了個聲東擊西之計,我被他們的花招欺騙了。”
  蘇青語氣變得更加冷了,道:“兇手,怎么樣了?”
  孟虎連忙說道:“已經交給國安,他認罪了。”
  蘇青嗯了一聲,道:“辛苦你了。”
  孟虎沒有繼續說什么,他能夠從蘇青的身上感受到很強的冷意。孟虎此刻還并不知道蘇青是方志誠的親生母親,否則的話,他應該能體諒蘇青的心情。
  自己好不容易得知兒子還活在世上,突然得知他重傷住院的消息,那種心情可想而知。
  血緣的關系,是世界上最偉大也是最神秘的聯系,誰也沒法脫俗。
  行駛了半個小時,終于來到了漢州市人民醫院。孟西山早就等候多時,見蘇青下車,連忙迎了上去。
  “大小姐,你來了?”孟西山不卑不亢地說道。
  蘇青盯著孟西山深深地看了數眼,低聲道:“西山大哥,你瞞得我好苦啊。”
  孟西山自嘲地笑了笑,道:“大小姐,上次我就想跟你說,一切都是命運使然。如果重新來過,我還會這么做,按照首長的指示,執行命令。”
  蘇青沉聲道:“你跟我爸果然學會了很多東西,連這種深入骨髓的冷漠也學到手了。”
  孟西山嘆了一口氣,道:“我帶你去見他吧。不過,我剛才接到老爺子的電話,希望你不要將自己的身世告訴他。老爺子應該已經跟你說過了。暫時只告訴他,他是大公子的私生子。”
  蘇青微微一怔,搖了搖頭,道:“如果我不采納這個建議呢?”
  孟西山苦笑道:“大小姐,我是帶著命令來的,希望你能為自己考慮,為蘇家考慮。”
  蘇青擺了擺手,輕蔑地望了一眼孟西山,沉聲道:“西山大哥,我的主意已定。你去告訴爸爸,從今天起,我不會再拋棄他。同時,我要給他應有的名分,他是我蘇青的兒子,誰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如果你要攔住我,阻止我進去告訴他這個事實真相,那請便吧。我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孟西山原本接到蘇老的命令,如果蘇青硬是要與方志誠母子相認,一定要堅決阻止,甚至動用暴力,但這一刻,孟西山卻是退縮了,因為他能夠從蘇青身上感受到強烈而不可違逆的意志。
  所以孟西山最終選擇沉默,然后站到了一旁,為蘇青讓出了道路,放她往醫院內行去,直等到蘇青的背影轉入另外一個走道,消失不見,他才嘆了一口氣,給蘇老打了個電話,“首長,對不起,我沒攔住小姐,因為不忍心。”
  蘇老沉默良久,其實很多事情他已經籌劃好了,比如如何勸說蘇青,如何讓方志誠以蘇剛私生子的身份回到蘇家,但這一切都會隨著情況的改變而改變。
  “原先我以為青兒隨著這么多年在官場的歷練,已經變得足夠強大和理性,沒想到這瞬間她還是變成了那個對待感情無比簡單的小女孩。”蘇老說這些話的時候,不知為何眼角有點濕潤之意,“罷了,你就讓她去吧。我也不知道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是不是我做錯了。不如放手吧,或者將錯就錯,或者錯則改之……”
  孟西山嘆了一口氣,低聲道:“首長,謝謝你的諒解。”
  蘇老微微一怔,嘆道:“西山,我其實知道你也是支持他們母子相認的……”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