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565 美人俏英雄氣短

(諸位還有月票的嗎,求火力支援哦!)
  商燕是個不錯的小姑娘,但方志誠對她也只存有同事之情,沒有其他非分之想,在這一點上,方志誠是無比確定的。倒不是商燕沒有足夠的女人味,而是朝夕相處,方志誠對商燕的性格非常熟悉和了解,面對一個沒有絲毫神秘感的女人,男人很難升起太多的征服**。
  至于姜佩則不一樣,從第一次見面起,便給方志誠留下了深刻的影響,隨后多次見面之下,姜佩雖然表現得不多,但骨子里那種少婦風情,卻是讓人回味無窮。
  姜佩看上去像一朵靜靜綻放的牡丹,但一有清風襲過,那花香就會擴散,讓人心曠神怡。
  今天姜佩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外套,進入病房之后,因為開著空調,溫度有些高,所以便褪去了外套,露出了里面淺黃色的毛絨內搭,潔白修長的脖頸上掛著一條銀色的鉑金項鏈,使得整個人展現出嫵媚動人的氣息。姜佩下半身則穿著一條黑色的打底短褲,外套未脫之前被蓋住,等脫下之后,便能現那短褲鑲著蕾絲,里面還套著黑絲長襪,給人一種異乎尋常的視覺享受。
  姜佩擦了一點香水,并不是特別濃,讓病房內的氣息有所變化。
  香水,這或許是姜佩和商燕最大的區別之一。
  年輕的女人很多不愛香水,因為會遮掩她們身上很好聞的氣息。等女人上了年紀之后,會偏愛香水,因為她們知道成熟的男人,不僅僅是視覺動物,還是嗅覺動物,希望從其他感官上刺激一下男人。
  當一個女人愛上涂抹香水,這就說明,這個女人已經有了一定的經驗,生活閱歷告訴她們,香水能有效地調動男人體內的男性荷爾蒙,甚至讓那些荷爾蒙膨脹。
  相比較而言,方志誠更偏愛女人身上的原味體香,但今天姜佩身上不知道涂抹的是何等香水,若有若無,淡而清新,讓他覺得特別的好聞。
  姜佩做事倒是有條不紊,比商燕更加成熟細膩,以削蘋果為例,商燕削的造型明顯沒有姜佩削得好看。姜佩只用一把水果刀,便能削出不斷皮的蘋果,這種本領也讓人賞心悅目。
  方志誠覺得自己的心態有問題,處處拿姜佩跟商燕作對比,換個角度思考,或許因為自己對這兩個對人都開始有了好感。
  方志誠吃著蘋果,下意識皺了皺眉,姜佩疑惑道:“蘋果不好吃嗎?”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沒有,很脆也很甜。只是在想其他事情,所以心情不大好。”
  姜佩勸慰道:“方區長,我現你這個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愛動腦子了,其實生活沒有那么復雜,順其自然一點,豈不是活得更加輕松?”
  方志誠細細地咀嚼著果肉,微笑著回答道:“誰不想活得輕松一點,可是環境逼著你去思考,去拼搏。”
  姜佩癟了癟嘴,道:“那也得悠著點來啊,現在拼得太兇了一點,躺在病床上,很好玩嗎?”
  方志誠微微一怔,苦笑道:“沒想到姜老師,你說話還挺犀利的,弄得我竟然有點無言而對了。”
  姜佩笑了笑,走到方志誠身前,輕輕地挽住了他的脖頸,然后將旁邊的枕頭墊在了他脖頸下方,這樣可以讓方志誠后面有依靠,更加舒服一點。方志誠被姜佩突兀的舉動弄得錯愕,鼻子邊幾乎要碰到姜佩的胸口,那若有若無的幽香往他的鼻子里直鉆,只可惜這種幸福來得太快,前后不過十來秒的時間,姜佩已經退到了床邊。
  姜佩嫵媚地一笑,道:“我這是有點恨鐵不成鋼。你為何受傷,原因已經在政府內部小范圍的傳播開來,沒想到竟然得罪了那么厲害的人物。大家都欽佩你的勇氣,同時也有人暗嘆你的不自量力與莽撞沖動。皇宮酒吧有后*臺,這是漢州家喻戶曉的事情,你竟然往槍口上去撞,有點太冒失了。”
  姜佩如此批評方志誠,讓方志誠心中竟然有點甜甜暖暖的。姜佩的言外之意很明顯,方志誠如今在老百姓中的口碑應該不錯,成了與邪惡勢力作斗爭的英雄人物。
  方志誠醞釀了一下,方才說道:“如果再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我也會對皇宮酒吧進行調查。它在漢州就是個不合理的存在,如果我沒遇上就算了,但遇上了,我有責任替老百姓拔掉這顆釘子。”
  姜佩見方志誠還是如此固執,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道:“那行啊,不過下次你再住院,我可不想再照顧你了?”
  方志誠笑道:“姜老師,你就是這么對待英雄的嗎?”
  姜佩挑了挑眉頭,不屑地說道:“英雄哪有這么蠢的,拿自己寶貴的生命,跟一群亡命之徒去博弈。”
  方志誠嘆道:“其實你誤解我了。我也不想拿命當作賭注的,誰能想到對方太過心狠手辣,我只是稍微侵犯了他們一點利益,他們就對我下如此重手?”
  姜佩被方志誠這英雄氣短地模樣惹得笑出聲,怒其不爭地說道:“據說市里已經定下調子,此事告一段落,無論是政府這邊還是對方,都不要再糾纏此事。”
  方志誠臉上露出失望之色,感慨道:“看來我這次受傷,還真是夠冤枉的了。”
  其實他早已猜出,市里不會拿歪哥怎么樣,夏蘭山那次親自來見自己,其中的意思已經講得很明白了。
  夏蘭山是一個有能力市委書記,不過在一些問題的處理上,太過于沉穩,太怕事了。雖說各地政府都在強調穩定壓過一切,但夏蘭山這種風格也太明顯了一點。
  姜佩告訴方志誠道:“也不是很冤枉。市公安局那邊近期會開展一個掃網行動,對全市邪惡勢力拉網清除整治,這是對你受傷一事的安慰。”
  方志誠沉吟片刻,知道市委與歪哥已經達成了協議,不再繼續追求此事,但歪哥也必須要付出點代價,讓公安系統用行動的名義交出幾個自己的手下,作為替罪羔羊。畢竟方志誠是省派干部,出了這等事情,必須要作出一番成績,給省里一個交代。
  姜佩見方志誠變得沉默,暗忖自己多嘴,又惹方志誠煩惱,笑著轉移話題道:“方區長,要不等下,我們去醫院的花園走走吧?你在病房里悶著,這里空氣不通,不利于恢復。”
  方志誠點了點頭,休息了兩三日,他也覺得身體霉了,道:“行吧,我先去下衛生間。”
  方志誠的腿有扭傷,雖然不嚴重,但也裹著厚厚的紗布,姜佩以為方志誠的腿不便利,所以便趕緊走過來,用肩膀抗住了方志誠。方志誠笑了笑,也沒點破,間接將姜佩攬在了懷里。
  送到衛生間的門口,姜佩道:“我在外面等著,你好了,再叫我吧。”
  方志誠點了點頭,姜佩替他關上了門。不過方才那番身體接觸,著實讓方志誠暗爽不已,甚至身體都有了些微變化,因此想要解手,花費了一番功夫。
  方志誠出了衛生間,姜佩已經收拾好,并且不知從什么地方借來一個輪椅。方志誠也不多話,直接坐在了輪椅上,姜佩站到方志誠的身后,將方志誠推了出去。
  來到醫院花園,現空氣的確清新許多,姜佩笑道:“我的建議不錯吧?”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沒想到市醫院的基礎建設這么好,這倒是挺人性化的。”
  兩人在花園內兜了一圈,姜佩在后面推著方志誠,為了省力的緣故,偶爾會將小腹盯在輪椅的靠背上,因此方志誠若是稍微后仰,便能碰到姜佩的胸部。這輕描淡寫的身體接觸,最是讓人氣血上涌。
  方志誠開始懷疑,這姜佩是不是故意在引誘自己。
  回到病房之后,醫生早就在那邊等著,見方志誠坐在輪椅上,疑惑道:“怎么坐上輪椅了?難道腳踝的情況便嚴重了?”
  方志誠連忙擺了擺手,笑道:“沒什么事,就是體驗一下感覺而已。”言畢,他朝著姜佩眨了眨眼,姜佩面紅耳赤,用只有方志誠聽得見的話,啐道:“你就是個大騙子。”
  方志誠完全就可以自己走路,明知姜佩誤解了自己,卻不如實相告,害得自己推著他走了差不多一個小時。
  姜佩意識到這是方志誠故意所為,更是恨得牙癢癢的,不過礙于醫生與護士都在場,她也不好飆,只能忍氣吞聲了。
  給方志誠做完了檢查,醫生道:“整體而言,恢復得不錯,排除嚴重內傷的可能,不過,還是需要在醫院里留院觀察一段時間,畢竟市領導是要求,一定要確保你沒有任何后病癥,才能讓你出院。”
  方志誠點頭笑道:“那就麻煩你了。”
  這恐怕不僅是市領導的吩咐,鄧少群想必也跟醫院打過招呼。方志誠一天不在區政府坐鎮,便可以給鄧少群可乘之機。方志誠對自己的身體還是很清楚的,琢磨著最多休息兩日,便要出院。
  等醫生和護士離開病房,姜佩的粉拳如期而至,方志誠早有準備,伸手一撥,將送拳落空,繼而失了重心的姜佩攬到懷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