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564 事情不了了之嗎

方志誠遇襲的事件并沒有如同想象中那般迅速擴散開來,政府封鎖了消息,否則的話,極有可能引起社會動蕩與恐慌。漢州一向自詡社會穩定和諧,治安極好,是個幸福感很強的城市,如今遇到了爆炸案,豈不是要一改以往的穩定有序發展的形象。
  得知方志誠蘇醒,市區兩級政府的官員陸續低調地來醫院探視,夏蘭山等幾名市委常委也在其列。讓方志誠感覺到有些心寒的是,夏蘭山在與自己交談過程中,并沒有想要更深入地追究幕后黑手的想法。夏蘭山認為,畢竟此事沒有造成人命傷亡,本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則,不要過分追究責任,至于方志誠的財產損失,政府這邊會進行補償。
  方志誠沒有當面反對夏蘭山的指示,不過,他也真是無語,區長遇到了襲擊,政府竟然希望自己忍氣吞聲,這也未免太過助長惡勢力的囂張與狂妄了。
  等夏蘭山等一行市委領導離開之后,區委書記鄧少群也帶著一眾區委常委前來問候。在人前,鄧少群倒是做足了功夫,面帶微笑,柔聲說道:“方區長,請你注意保重身體,政府那邊的工作我會安排人妥善處理,不要太過操心。”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鄧書記,其實我已經沒什么大礙,正常的工作都能夠處理。我交代過小商了,平常多跑兩趟,重要的工作不能丟下,不能因為我一個人生病在醫院,就影響全區那么多人的生活。”
  鄧少群暗自腹誹這方志誠也太要強了一點,如今生病了,還不愿意將權力放手。他臉上帶著笑意,與其他常委說道:“你瞧瞧咱們方區長是否精神可嘉?”
  其余人紛紛點頭,鄧少群繼續說道:“組織部整理方區長的先進資料,可以以這個為基礎,同時我們要面向全區的干部,宣傳方區長身上的優秀品質。”
  方志誠暗嘆這鄧少群看上去是表揚自己,其實骨子里還不是諷刺自己太做作,他淡淡笑道:“鄧書記,你無需這么說,我也只是做好本職工作而已。區組織部如果宣傳先進人物,理應還是選擇基層干部比較好。若是宣傳我的話,恐怕上面會誤以為咱們區里在標榜政績呢?”
  方志誠如此一說,鄧少群就不好繼續接下去諷刺自己了,畢竟若是上面追究標榜政績的事情,最終相應的責任也是落到鄧少群身上。鄧少群與方志誠寒暄幾句,然后轉身出了病房。
  出了醫院,坐在車內,鄧少群臉上得意的笑容一閃而過,與陳超道:“你說是不是有點大快人心?方志誠這也算是作繭自縛了。”
  陳超點頭道:“與上次三元橋拆遷風波一樣,夏書記的意思也是將事情按下去。方志誠上次是借著夏書記保守的執政風格占了便宜,而這次卻是嘗到了苦果,也算是一報還一報了。”
  鄧少群沉聲道:“方志誠剛愎自用,行事風格一向莽撞,如今遇到了報復,希望他能夠謹慎一點。另外,你調查過沒,究竟是誰在幕后?”
  陳超匯報道:“前段時間,區工商局一直在查皇宮酒吧,雖然沒有具體的證據,但也能猜出一二。”
  鄧少群露出恍然之色,苦笑道:“原來得罪了他,難怪如此瘋狂。他可是真正的地頭蛇啊,資歷比我在漢州還扎實。”
  鄧少群此言倒也沒有夸張,歪哥十三歲便開始出道,十五歲在地下世界嶄露頭角,十七八歲便成了一個頗有名氣的人物。二十來歲,遇上了嚴打,在獄中待了五六年,結實了一幫亡命之徒。三十歲出獄黑吃黑,在漢州徹底站穩腳跟之后開始洗白自己。如今歪哥不過是四十歲出頭,但已經有了二十多年的江湖經歷。
  陳超好奇道:“老板,莫非此事后續就這么不了了之了?”
  鄧少群沉吟片刻,道:“具體恐怕還得看省里的意見。至少市里會保持緘默,畢竟夏書記不是喜歡把事情弄得復雜化的人。”
  陳超點了點頭道:“那我們接下來怎么做呢?”
  鄧少群眼中閃過一絲精芒,道:“自然是趁他病要他命了。”
  陳超默默嘆了一口氣,暗忖這鄧少群與方志誠的多次交鋒都以失敗告終,他一直沒有死心,始終帶著要翻盤的想法,只是希望鄧少群這一次不要太過盲目,等時機恰當時再出手,以免再失手,畢竟并非每次跌倒,都能全身而退。
  晚上七點左右,張曉亮和成浩兩人趕到了市醫院的高級病房。張曉亮見商燕滿臉憔悴,道:“小商,你也不容易,方區長在醫院這段時間,你都沒好好休息下,這樣吧,我等下安排個人來代替你。”
  商燕倒是挺倔的,擺了擺手,笑道:“張區長,我沒事的,還能堅持得住!”
  成浩也勸道:“小商,方區長生病住在醫院,你也要將注意力放在工作上,陪床的事情就按照老張的建議,等下安排人來換一下你。”
  商燕見兩位副區長這么說,她盡管不樂意,也只能點頭答應,道:“那張區長你得安排一個細心點的人過來。”
  張曉亮哈哈大笑道:“這方區長運氣太好了,竟然有小商這么忠心的秘書,放心吧,我一定選好人。”
  商燕見兩個副區長進了病房,她知道這么晚過來,肯定有事情要商量,所以就關門而出。
  方志誠讓兩人坐在椅子上,語氣凝重地說道:“讓你們這么晚還過來,主要是交代兩件事,第一,在政府工作上要保證寸土不讓。我會盡快出院,但在我住院這段時間,任何重大的決定都需要經過我的意見才行;第二,要注意莫進和焦正才等人。軍心不穩,以免他們再有所動搖,受到鄧少群那邊的蠱惑。”
  張曉亮頷首道:“方區長,你就放心工作吧,政府那邊的事情,我和老成會協調好的。”
  成浩也表態:“瓊漢同城化那邊的工作我會重點跟進,有什么問題,會立即與你匯報。”
  方志誠深深地看了一眼成浩,暗忖這家伙話不多,但卻是越來越懂得自己的想法,自己現在重點關心的問題,的確便是瓊漢同城化漢州部分的工程進度,那兒影響著霞光區崛起的速度。
  方志誠沉聲道:“在政府工作上,你倆這段時間一定要抱成團,業務方面以老成為主,協調工作方面以老張為主,你們現在可是我最大的支持。”
  張曉亮連忙說道:“方區長,請放心吧,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方志誠點了點頭,又與兩人交代了其他問題。成浩先行離開病房一步,張曉亮故意留下,與方志誠提議道:“小商在醫院陪床這么多天,也夠辛苦的,要不我重新安排一個人替代她如何?”
  方志誠笑道:“我早就有這個想法了。不過,琢磨著也沒那么麻煩,干脆請醫院安排個護工便好了。”
  張曉亮搖頭笑道:“護工要有,自己人也要有。這樣吧,我明天安排綜合科的姜佩來替換小商,如何?”
  方志誠不動聲色,哪里不知道張曉亮的良苦用心,淡淡笑道:“一切都你來安排便可以了。不過,姜老師有家庭,讓她陪床熬通宵,會不會有什么問題?”
  張曉亮連忙擺手,道:“這都是為了工作!有問題,也要迎難而上,讓它變成沒問題。”
  方志誠笑了兩聲,張曉亮知道他同意了建議,心中一喜,出了醫院之后便給姜佩打了電話。姜佩倒也爽快,果斷地答應了張曉亮。張曉亮心中暗爽,自己插了一個柳枝,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早晚變成茂密的林蔭。
  第二天早上六點半左右,姜佩提著熬好的皮蛋瘦肉粥來到方志誠所在的病房。方志誠剛醒沒多久,見姜佩這么早便來了,笑道:“你怎么這么早便來了?”
  姜佩如實道:“昨天張區長重點強調的,要早點過來,可以讓商秘書早點回去休息。”
  商燕見是姜佩過來,臉立馬黑了,充滿敵意地盯著姜佩沉默。
  方志誠覺得氣氛有些尷尬,吩咐道:“小商,既然姜佩已經過來了,你就先回去休息吧。”
  商燕見方志誠趕自己走,委屈無比,提著皮包氣沖沖地出門,迎了風,淚水止不住地唰唰直流。
  “商秘書是不是有點不開心?”姜佩也是善于察言觀色之人,忐忑地問方志誠道。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這幾天辛苦她了,她估計也是到了極限,正好回去休息一下,調整好心態,這樣才能更好的工作。”
  方志誠自然知道方才讓商燕離開的話,有些過分,這也是他有意使然,因為這幾天商燕照顧自己時,很細心也很體貼,但表現出了許多不應該有的感情,方志誠害怕商燕繼續這樣下去,控制不住自己。畢竟兩人是上下級關系,若是傳出什么謠言,那可影響不大好。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