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563 問題終究要解決

第563章問題終究要解決
  早上出門之后,迎面襲來一陣油漆味,方志誠忍不住皺了皺眉頭,然后嘆了一口氣,因為要上班的緣故,自己沒有時間和精力來處理,只能走到物業,找了個客服與他們交代,請人把油漆給弄掉。
  歪哥的所為談不上違法,但著實惡心人,在這么高檔小區內發生這種事情,讓左鄰右舍如何看待自己,恐怕還誤以為自己欠了高利貸呢。
  客服的態度明顯不佳,一副敷衍的語氣,“先生,不好意思,我們這邊也找不到人,還請你自己想辦法吧。”
  方志誠壓住心中的火氣,轉身出門給商燕打了個電話,讓她來小區一趟。等了二十分鐘,商燕匆匆趕到,了解情況之后,與方志誠道:“老板,你先去上班吧,這里的情況我來解決。”
  秘書就是幫助領導處理疑難雜癥的,有時候不僅僅是工作方面,生活方面也需要秘書來解決。方志誠從皮夾里取了幾千塊錢交給商燕,囑咐道:“錢如果不夠的話,到時候我再給你。”
  商燕點了點頭,然后進了物業辦公室,跟那邊的客服溝通起來。方志誠沒跟進去,但商燕這小姑娘的嗓門不小,他倒是聽得清楚。
  “你們物業是干什么吃的?還是高檔小區,那么晚了,怎么會放陌生人進入小區?我認為,這件事情你們物業必須要承擔相應的責任。陌生人在小區內亂潑油漆,難道你們不應該阻止嗎?最終導致了損失,也是你們工作疏忽的緣故,所以那面被潑了油漆的墻,理應由你們物業來負責解決。”商燕劈里啪啦地說了一堆話,弄得那個客服頓時說不出話來。
  方志誠聽到這里,嘴角微微一笑,沒有再管里面發生的事情,相信商燕能幫自己妥善處理此事。
  方志誠上沃爾沃之前,瞄了一眼不遠處的黑色車輛,看不清車內,但依稀能瞧見駕駛座上有人,暗忖項新的這幫兄弟也是夠辛苦的了,估計昨晚一宿未睡,一直在小區內暗暗保護自己。
  方志誠打開車門,剛準備坐上去,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因為不遠處站著一個高個青年正朝著自己揮手,同時快速奔跑過來。
  “下車!”那個男子大聲嚷道。
  方志誠的反應很快,他下意識地推開門,奮力地朝旁邊一撲,做了一個翻滾,“轟”,爆鳴聲響起,方才方志誠所處的位置竟然有炸彈,駕駛員所處的位置被炸得稀爛,沃爾沃的車身質量不錯,但經過這么一弄,也是面目全非。原本一直停在后方的那輛轎車內沖出了兩個人,神色焦急地趕到方志誠所處的位置,見方志誠只是擦傷,臉上露出慶幸之色。
  提醒方志誠的青年男子,見方志誠沒有事,長吁了一口氣,同時打量了一下四周,隨后迅速地跑動起來。
  其中一名便衣問道:“方區長,要追那個人嗎?他很可疑。”
  方志誠搖了搖頭,臉上露出復雜之色,道:“他應該不是兇手,如果是的話,完全沒有必要提醒我下車。”
  另一名便衣道:“我跟著去看看,他好像發現兇手了。”
  方志誠外表看似冷靜,其實還沒有回過神來,就在剛剛過去的十幾秒鐘,自己竟然與死神擦肩而過。如果不是那個青年提醒自己下車,恐怕這炸彈很快就要爆炸,雖然這是一顆威力不算大的小型炸彈,但自己絕對會被炸成重傷。兇手不一定要自己的命,但絕對是想要自己知道什么叫做切膚之痛。
  方志誠逐漸想清楚一切,終于知道歪哥這“漢州教父”名號從何而來。昨天晚上潑油漆只不過是虛晃一槍,掩人耳目。在昨天潑油漆的時候,便有人在自己的車上動了手腳,否則的話,那兩名一直在暗中保護自己的便衣,肯定會發現端倪。
  不過,方志誠這瞬間,大腦還很清楚,冒出了疑問,那個突然沖出來的青年又是誰,他怎么會知道這一切呢?
  方志誠忍痛想要站起身,發現右手臂還是沒有躲過,一道森然可怖的傷口赫然在目,方才的這聲爆炸聲驚動許多人,包括保安和一些業主,紛紛朝這邊涌來。
  商燕也跟著趕過來,發現方志誠受傷,臉上露出焦急之色,趕緊掏出手機給110撥打電話。大約五分鐘之后,110救護車抵達現場,方志誠原本以為自己沒事,發現除了手臂之外,腿部也在剛才沖出車輛到時候扭到了筋骨,所以只能上了擔架。
  不過,上了擔架之后,方志誠竟然有種頭暈的感覺,因此未過多久便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方志誠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時分,商燕站在旁邊焦急地等待,見方志誠睜開眼睛,歡呼一聲,趕緊喊來了醫生。
  醫生檢查一番,道:“腦震蕩的癥狀已經減輕了很多,不過病人還需要保證休養。”
  商燕點了點頭,道:“其他地方呢?”
  醫生道:“其他地方都是外傷,經過處理之后,只要注意抹藥,很快就會好。不過,現在病人還需要做全套的檢查,從他之前出現腦震蕩的情況來分析,我懷疑他還受了其他內傷。”
  商燕送走了醫生,轉身來到方志誠的床邊,低聲道:“老板,你嚇死我了。”
  方志誠歪嘴笑道:“我福大命大,不要擔心。對了,那個兇手抓到了沒有?”
  商燕點了點頭,道:“抓是抓到了,不過那個人自殺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暗忖這歪哥行事也真夠狠的,干脆來了個死無對證。方志誠道:“有人在外面嗎?我想了解一下情況。”
  商燕望著方志誠臉色蒼白,一副憔悴的模樣,也不知為何鼻子一酸,眼淚水簌簌地直往下掉。她點了點頭,道:“項局長一直在外面等著,我去喊他們進來吧。”
  項新一臉焦慮地走入病房,身后跟著一人,正是那個讓自己下車的青年男子。
  項新嘆氣道:“方區長,這件事都是我的疏忽,當時應該要提前幫你檢查一下車輛,沒想到他們那么喪心病狂,早就做好了兩手準備,在潑油漆的同時,便在你的車上安置了炸彈。幸好這位同志發現了情況,提醒了你,否則的后果不堪設想。”
  方志誠微微點頭,望了一眼那青年男子,然后與項新吩咐道:“老項,我有事情想跟他單獨聊聊,麻煩你先出去吧。”
  項新知道身邊這個男人恐怕不是簡單之人,他立馬會意,然后退出了病房。
  “你是誰?”方志誠語氣無力地說道。
  “我叫孟虎。”那名青年沉聲回答道。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你與蘇家是什么關系?”
  孟虎搖頭道:“對不起,其他的問題,我不能告訴你。”
  方志誠苦笑道:“那么我來猜測一下吧,是不是蘇家有人安排你在我身邊監視我的一舉一動,當然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你也得保護我的人生安全。”
  孟虎神色復雜地看了一眼方志誠,再次重生道:“對不起,其他問題,我無可奉告。”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那我問個你能夠回答的問題吧,你為什么等到我上了車,才提醒我下車?”
  孟虎語氣沉穩地解釋道:“其實我一開始也不知道你的車被人做了手腳,從昨天晚上開始,我發現有兩伙人在監視你,其中一伙是為了保護你,另外一伙人則意圖不明。在你上車的那瞬間,我發現意圖不明的那個人手中多了一個定*時炸彈控制器,所以才知道那個車有可能是被人做了手腳。”
  方志誠沉聲道:“也就是說,甚至連你都不知道,那個炸彈是什么時候被安裝上的?”
  孟虎點了點頭,道:“對方足夠狡猾,昨天玩了一個聲東擊西之計,用潑油漆轉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方志誠的身體還沒有復原,疲憊地感慨道:“他連你這么專業的保鏢也欺騙了,的確有一手!”
  孟虎聲音平緩,卻異常冷酷地說道:“那個兇手雖然已經自殺,但我一定會調查出幕后黑手……”
  方志誠道:“兇手是誰,我大概能猜出,不過無憑無據,誰也沒有辦法對付他。”
  “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孟虎一如既往地面無表情,“另外,有一個消息通知你,這兩日會有首長來見你。我有很多問題,因為級別有限,必須履行保密原則,因而不能告訴你,到時候你可以問他,相信他可以幫你解答所有的疑惑。”
  方志誠聽到此處,心中大致有了個判斷,孟虎絕對是蘇家派過來的,至于那個首長會是誰呢?
  方志誠深深地嘆息了一聲,閉上了眼睛。
  蘇家,一個陌生而熟悉的名字,自己終究還是要與之發生關系。他心中有千百種不愿,畢竟當初自己的老媽就是這么處理的,甚至連蘇家打來的匯款,她都不稀罕去用。這充分說明老媽是不想自己跟蘇家搭上什么關系的。
  不過,問題終究要解決。方志誠覺得自己已經逐漸看淡了一些。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