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562 氣焰囂張的教父

(為淡然同學的萬賞加更!)
  果不其然,工商局、質監局、公安局聯合調查小組第四次進入皇宮酒吧收集證據的時候,方志誠接到了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趙崚的電話,這也印證了傳言——歪哥的背后站著的是趙崚。
  趙崚的語氣有些嚴肅,“方區長,最近我這邊可是接到不少關于的你投訴,據說你們霞光區可是借著整治工商風氣的名義,故意打壓企業,不知情況是否屬實?”
  方志誠早已做好準備,對于趙崚的質問,也早已想到了應對之策,“趙市長,你如何收到這樣的投訴,我能夠猜出一二。不過,還請您給與理解,我們這邊也是接到了許多關于皇宮酒吧的投訴,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上門調查。”
  趙崚語氣深沉地說道:“人家企業是需要正常經營的,調查組三兩天登門,它還如何開門做生意。而且,你們上門好多次,每次都沒有查找到證據,如此一來,只有兩種可能,一則,你們接到的投訴不實,是競爭對手故意打擊皇宮酒吧所為,二則,區政府組織的調查組能力有限,理應轉交給市級部門進行調查。”
  方志誠暗忖趙崚的手段夠老辣,無論是第一種可能,還是第二種可能都是將責任推到了區政府這邊,不過,方志誠也只能認了,畢竟從幾次調查的結果來看,歪哥的準備工作非常充分,根本沒查到什么結果,于是,這才給了趙崚介入的機會。
  趙崚繼續說道:“志誠同志,我也跟你說得直白一點,皇宮酒吧的老板,我是認識的。我對他的人品還是很了解,不會做哪些違紀犯法的事情。如果你倆之間有什么問題,我愿意做中間人,幫你們協調一下。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要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鬧得滿城風雨。夏書記在會議上多次強調,穩定展壓倒一切。你現在的所為,已經違背了這種思路,要控制一下才是啊。”
  方志誠暗忖趙崚言辭老辣,同時極其注意方式方法。趙崚先是從工作方法上批評方志誠行為不對,借著話鋒一轉,又建議方志誠是不是能與歪哥坐下來談談。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趙市長,您的意見很中肯,我能夠理解。這樣吧,我向您保證,從今天起區調查組便不再去皇宮酒吧進行突擊檢查了。”
  趙崚眉頭微微一皺,因為方志誠這句話模棱兩可,看上去同意了自己的提議,但其實還留有后手,什么叫做不突擊檢查,那是不是正常的檢查還會有?
  趙崚輕咳一聲,不滿地說道:“志誠,咱倆也算是老相識,當初你擔任東臺副市長的時候,我就在燕京與你見過面,當時我就覺得你是個不錯的人才。現在市里正缺少你這種充滿趕緊的年輕官員。不過,同時你也要注意一下方式方法,不能凡事太較真,漢州的官場可沒你想象得那么復雜。”
  方志誠語氣平淡地回答道:“趙市長,謝謝你的建議。不過,或許是性格使然,如果真遇到覺得不對的事情,我就是較真。”
  趙崚知道繼續聊下去,沒有太多作用,淡淡笑道:“那就祝你好運吧!”
  任是以趙崚修煉得成熟無比,也被方志誠傲慢的態度給氣著了,作為一個常務副市長主動給一個區長打電話,對方理應是恭敬無比,但方志誠卻是絲毫不將自己放在眼中。
  歪哥見趙崚的臉色不大好,道:“趙市長,莫非那方志誠還是死不悔改嗎?”
  趙崚點頭沉聲道:“方志誠就是一個棘手的人物,半年之前來到漢州,便燒著了后院,讓夏書記措手不及。不過,從夏書記的態度來看,方志誠并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在省里的后*臺絕對過硬。加上他之前還參加中央黨校的縣處培訓班,由此可見,應該是省委組織部重點培養的年輕儲備干部。”
  歪哥見趙崚說得如此凝重,問道:“趙市長,您的意見是什么?”
  趙崚擺了擺手,淡淡道:“我沒有任何意見,只是從政府的角度告訴你一些信息,具體的問題還需要你自己解決。你也是個老江湖,莫非還對付不了一個嫩頭青?”
  歪哥知道趙崚的言外之意,這是鼓勵自己用一些其他方法來解決問題了。
  歪哥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道:“趙市長,還請你多多幫忙,凡事還需要你操心。”
  趙崚嗯了一聲,道:“不過,從今天起,霞光區那邊應該不會搞突然襲擊了。”這也算是趙崚今天給方志誠打電話,唯一的收獲。
  歪哥顯然沒想到方志誠這么難纏,原本以為趙崚出馬,能讓方志誠收手,未曾想到方志誠拒絕了趙崚的調和。
  出了政府大院,歪哥掏出手機給幾個許久不曾聯系的號碼撥打了過去。
  “瘸子,最近還能動嗎?”“歪哥,又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有個人要你處理一下。”“是誰?”“我會讓人把信息給你。記住一定要干凈利落,不能留下任何證據。”“放心吧,我又不是第一次干這種事情了。”
  ……
  方志誠今天下班比較早,洗完澡之后,坐在客廳看電視,百無聊賴之下,給謝雨馨打了個電話。謝雨馨剛下了節目,笑問:“有什么事情嗎?”
  方志誠道:“沒事,就是想聊天。”
  謝雨馨刁難道:“你就是無聊的時候,才會想到我呢。”
  方志誠笑道:“你什么時候變得如此矯情了啊?”
  謝雨馨輕哼一聲,道:“我任何時候都是這么矯情,如果你不喜歡的話,離我遠遠的。”
  方志誠皺眉感慨道:“雨馨,你說話的語氣越來越像杜兮了。”
  謝雨馨哈哈大笑,道:“怎么?杜兮的性格不好嗎?我覺得她特別有個性,女人若是沒有自己的個性,很容易會被人忘記,尤其是像她這樣的明星,必須要有自己的風格。”
  方志誠嘆氣道:“可是你又不是杜兮那個職業,沒必要那么桀驁不馴吧。”
  謝雨馨壓低聲音,捂著手機,低聲道:“我就是對你桀驁不馴。”
  方志誠笑道:“難道因為你知道我喜歡野性難馴的胭脂馬?”
  謝雨馨啐道:“你才是馬呢!”
  與謝雨馨聊了一個多小時才掛斷電話,兩人進一步生關系之后,謝雨馨這人變得更加嫵媚撩人了。看了一眼墻壁上的鬧鐘,已經十一點多,還是沒有睡意,方志誠忍不住想起樸泫雅。
  伸了個懶腰,方志誠將電視機給關掉,正在這時門外傳來了動靜,防盜門被拍得咣咣直響,方志誠皺了皺眉頭,徑直來到門口,拉開了里面那道門,只見五個男人站在門外,為的是個刀疤臉。
  “開門!”刀疤臉冷笑著說道。
  方志誠并不慌忙,道:“不開!我報警。”
  刀疤臉沒想到方志誠如此干脆,尷尬地咳嗽一聲,吩咐左右兩側的人道:“既然如此,潑油漆!”
  言畢,后面的四個人提著油漆桶,瘋狂地在墻上潑了起來,方志誠倒退兩步,一臉陰霾,自然知道誰是幕后黑手。
  刀疤臉沒想到方志誠如此沉默,從頭到尾都沒說一句話,做這種事不能久留,于是便擱下一句話,“你等著啊,這只是第一波,以后出門走路都得給我小心一點。”言畢,他手一揮,便離開了。
  歪哥的囂張,出乎方志誠意料之外,半個小時之后,項新帶著兩個手下趕到小區,方志誠將方才生的事情簡單給項新說了一下。
  項新點點頭,道:“老板,看來歪哥那邊已經開始有所動作了,我估計這只是一開始的警告,后面還會變本加厲。我會安排同事從今天開始跟著你,防止他們喪心病狂做出一些更外夸張的事情。”
  方志誠深深地吐了一口氣,沉聲道:“我和他已經撕破了臉皮,沒有斡旋的余地,所以他想要在氣勢上壓住我。”
  項新冷笑道:“歪哥,這是在挑戰政府嗎?”
  方志誠搖了搖頭,嘆氣道:“他只是挑戰我而已。他有信心,漢州政府會孤立我。而且今天潑油漆的人,可以與他無關,畢竟沒有任何證據指明是他指使的。”
  項新一臉凝重地說道:“方區長,我會調動人馬保護好你的。”
  方志誠臉上露出一絲復雜之色,道:“沒想到歪哥這么難纏,竟然有種捉襟見肘的感覺。”
  項新道:“我會安排人繼續深入調查,爭取早一天查到能夠讓他繩之以法的關鍵性證據。”
  方志誠點頭道:“這是關鍵!另外,還是要盯住皇宮酒吧,我估計那里會有不少東西可以挖掘。”
  項新離開之后,方志誠站在陽臺上現樓下有一輛黑色的轎車沒有離開,他知道這是項新可以留下,用來保護自己的。
  方志誠原本以為有些情節只會在電影里出現,但沒想到如今真實生在自己的身邊,同時也更加堅定要除掉歪哥之心。這家伙連自己一個區長都敢動,估計對那些老百姓采取的手段更加惡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