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56 走高性價比路線

方志誠在國土局局長辦公室坐了半個小時,喝了三杯茶,便起身告辭離開,張朝陽一直將他送到樓梯口,然后吩咐一名副局長親自將他送到樓下。
  張朝陽之所以對方志誠這么熱情,那是看在宋文迪的面上,作為實權部門的領導,自然對銀州官場的風向了如指掌。盡管之前張朝陽站在夏翔陣營,但一朝天子一朝臣,如果宋文迪的東風能壓過夏翔的西風,他不會固執地死守夏翔這棵大樹,宋文迪的關系在省委,有李思源書記的高度重視,能抱上宋文迪的大腿,無疑未來前程會更為寬廣。
  張朝陽是一個狡猾的投機分子,這么多年來,憑借其犀利的眼光,混得如魚得水。
  走進辦公室,座機立刻響起,張朝陽瞄了一眼電話號碼,眉頭微皺,暗忖這史東跟得未免太緊。
  方志誠剛出辦公樓,他電話便打進來,或許只是巧合,但讓張朝陽心中隱隱升起不滿,他有種被人監視的感覺。
  “老張,晚上有空一起吃個便飯嗎?”史東聲音很細,有些刺耳。
  “史總,有什么事嗎?”張朝陽明知故問道。
  史東與殷雄近期創辦了一家房地產投資公司,以便與政府拿地。數日之內,史東給張朝陽打了幾十個電話,催促購置玉湖生態區部分土地一事,礙于宋文迪的批示,張朝陽始終沒給他正面答復。
  “沒事,咱們就不能吃飯了嗎?老張,你什么時候變得如此見外了?”史東笑著說道,“今晚給你特別準備了節目,保證你滿意。”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國土資源局局長張朝陽特別喜歡與人聊天,當然聊天的對象,必須是年輕漂亮的女子,若是還能有學歷,比如大學生、碩士生,那就更加妙了。
  “最近這段時間精神不佳,晚上得回去好好休息,所以就沒法陪史總了,還請你能諒解。”現在處于特殊階段,張朝陽正在考慮如何向宋文迪靠攏,自然便得與夏翔一派的關系保持距離。
  史東微微一怔,擰起眉頭,意識到張朝陽此處有變化,試探道:“你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咱們認識這么久,私交不錯,所以沒必要隱瞞史總,剛才市委書記秘書來我這兒傳了諭旨,玉湖生態區的土地暫時不對外招標,而且土地性質暫時還未作調整,所以建議史總,還是稍安勿躁,等情勢明朗,再做決定。”
  “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還是空中樓閣……”張朝陽說最后一句時,壓低聲音,顯得神秘無比。
  史東沉聲道:“老張,現在我們便是搶占最后的時間,若是政策一旦公示,屆時價格就不可同日而語。咱們賺得少了,到時候你那份,可就沒多少了。”
  張朝陽微微蹙眉,暗忖這史東語氣帶著威脅的意味,他仗著金鋒的威勢,跟自己說話如此氣焰囂張。不過,張朝陽肚量很大,不至于跟史東一般計較,他淡淡道:“史總,你能確定文件一定下發嗎?若是不下發,到時候豈不是要虧?”
  史東輕聲道:“高層領導所做的決定,怎可能兒戲?”
  張朝陽嘆道:“方才宋書記捎了一句話,‘現在著急購置土地的地產投資商,千萬不要聽風便是雨,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還在空中飛著呢’。史總,你可是第一個知曉這句話的人。”
  “宋文迪說的?”史東將信將疑地問道,覺得事情不簡單。
  張朝陽苦笑道:“難道我還能騙你不成?”
  “也罷,我再去打聽一番。”史東掛完電話之后,便立即給金鋒打電話。
  金鋒聽史東說明來龍去脈之后,沉聲問道:“張朝陽真是如此說的?”
  史東疑惑道:“我也搞不明白宋文迪的用意。宋文迪無疑想把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打造成為市政重點工程,若是土地現在便被炒熱,那豈不是能開個好頭,他為何要阻止咱們提前低價購置土地?”
  金鋒沉吟許久,輕聲嘆道:“宋文迪比一般人想得深遠,他希望引入的是國內知名的大投資商。若是咱們先剝了一層利潤,對于引入大投資商無疑存有一定的風險。”
  史東唉聲嘆氣道:“那該怎么辦?豈不是這塊肥肉,咱們吃不到?”
  金鋒手指在桌面上敲打兩下,低聲道:“宋文迪在常委會上有一票否決權,既然他想營造一個公平的環境,那么咱們自然要順著他的意思來,否則,宋文迪真有可能否決原先擬好的計劃。貪圖這一項目利潤的,絕對不僅僅是咱們,必然會有人狗急跳墻,要咬宋文迪一口的。”
  史東琢磨著金鋒的意思,疑惑道:“那么一切暫緩?”
  “既然政策下達之前,購置不了土地,那咱們就先做好準備,把其他手續全部辦好,等到政策正式公開之后,再拿土地。盡管成本高一點,但利潤絕對不容小覷。”金鋒輕哼一聲道,“當然,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可以用借刀殺人之計。你去聯絡一下那些有背*景的本土投資商,散布消息,‘宋文迪不愿意本土企業拿到玉湖的土地’……”
  史東露出了然之色,怪笑道:“那豈不是要讓諸多人眼紅心燥?”
  金鋒輕聲道:“天痕地產、五月地產這兩家投入最大,宋文迪無疑是他們最大的敵人,你不妨把這個消息給傳播出去。市委書記辦公室的電話怕是要被打爆了。”
  那兩家房地產投資公司能量很大,背*景很深,若是得知這個消息,自然要給宋文迪施加壓力。
  史東打了一個響指,尖聲笑道:“鋒哥,我現在便去辦。”
  方志誠回到辦公室,先給宋文迪匯報了一下國土資源局的情況。宋文迪臉上露出凝重之色,輕嘆道:“從現在開始,所有找我的電話,均要通過你。任何人想打通關系,在文件下發之前,購置玉湖生態區的土地,都需要擋在門外。”
  從宋文迪的語氣之中,方志誠能聽出決心,他擔憂道:“若是省里的領導打招呼呢?”
  宋文迪啞然失笑道:“當決定做某件事之后,便不要前怕狼后怕虎,我也正好想知道,究竟哪些人想將手伸入銀州呢。”
  果然如同宋文迪所料,方志誠在隨后幾日接到許多電話,這些人大都為正處級以上干部,與宋文迪或多或少有點關聯,目的明確,要為銀州市內一些房地產投資商做說客。方志誠很耐心地將聯系人的信息給記錄下來,然后每天一早會與宋文迪匯報。
  周五下午三點半,市委常委會在一號大樓的大會議室召開,除軍分區政委請假之外,其他常委均參與本次會議。
  等眾人入座之后,宋文迪吩咐方志誠將一份材料,分發給在座眾人,微笑道:“首先請大家簡單看一下手上的那份材料,這是一份企業名單,上面記錄了二十五家房地產商投資公司的名稱。名單從何而來呢?大家不妨大膽地猜測一下!”
  常委會成員交頭接耳起來,不過沒人大聲發言,因為不知道宋文迪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宋文迪捧著瓷杯喝了一口茶,不再賣關子,輕描淡寫道:“這些企業都是對咱們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潛在投資商。過去一周內,他們尋找各種途徑,希望我能批出一塊地。他們的手段通天,甚至還有來自瓊金的副部級領導親自過問,讓我當真是既是欣喜若狂,又是心驚肉跳。喜的是,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還沒有正式立案,便受到社會的廣泛關注;驚的是,這么多人想要找我開后門,如果我一旦松口,那就寓意著大筆的資金流失。同志們,你覺得我該怎么辦?”
  眾人嘩然,均沒料到宋文迪如此赤裸裸地說出幕后潛規則。若是有市政項目,企業會跑動關系,利用官方背*景,尋求最大利潤,這是眾所周知,卻秘而不宣的事情,宋文迪為何直戳傷疤呢?
  夏翔放下手中的鋼筆,面露凝重之色,道:“這也不能怪企業,商人重利,這是他們的本質屬性,我認為,政府應當將政策放寬松,保證本土開發商的利益才是。若是等到文件正式下發,然后再面向全國招標,面對大型房地產投資公司,本土房地產投資企業難免實力不足,會被淘汰掉,這不符合我們培育本土企業的宗旨。”
  宋文迪沒有多言,默默地喝著茶,目光瞄向金國定,暗示他來發言。
  金國定清咳一聲,道:“夏市長說得很有道理,本土企業自然要重點保護,外來的投資商來到銀州,可能遭遇水土不服的風險,不利于地區的穩定;不過宋書記考慮問題周全,若是將土地提前賣給本土企業,那么外來的企業,他們賺的利潤無疑會變少,這便降低項目的吸引力。”
  金國定繼續在走中間路線,其他人則分成兩個陣營,其一支持宋文迪的觀點,不能提前向本土企業開閘,否則有失公平性;其二則支持夏翔的觀點,認為要保護本土企業,項目對外公示招標之前,考慮先給本土企業分上一杯羹。
  夏翔面露凝重之色,他意識到宋文迪為何要挑起常委會上的辯論,原因很簡單,通過此事,向所有常委發出信號,自己已經成功將手伸入政府經濟工作。
  方志誠坐在靠墻的位置上,緊緊地捏著手機,他正在等待一個短信。突然手機震動數下,他點開一看,面色緩和下來,然后輕步移到宋文迪的身側,在他耳邊輕語幾句。
  宋文迪聽完之后,點了點頭,然后伸手在虛空中按了按,會議室頓時安靜下來。宋文迪輕聲道:“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方案,省里剛剛通過審核,通過了將玉湖生態區前期拆遷的住宅用地改為商用性質的申請,現在我建議舉手表決,認為需要在正式頒發政策文件之前,先由本土房地產投資商購置土地的,請舉手!”
  此言一出,頓時沒人應聲,省里剛剛通過項目方案,這意味著在玉湖生態區推行房地產項目的一系列政策文件勢在必行。
  若是文件沒有確定正式頒發,眾人或許還可以嘗試商議,國土資源局分出一批土地額度,讓本土投資商低價購買。但如今省里通過方案,若是還同意由本土投資商低價購置土地,豈不是要支持賤賣土地資源嗎?
  誰愿意承擔其中的風險?
  宋文迪太狡猾了,掐準時間點,在召開常委會的同時,將請示文件送到省委,故意打了個時間差,若是夏翔提前預知省里已然通過請示方案,他絕不可能與宋文迪在常委會上唱反調。
  方志誠看得明白,宋文迪有意設下陷阱,讓夏翔吃了個大虧,若非如此,宋文迪如何能光明正大地成為這場爭鋒的贏家呢?
  當然,有得更有失。
  這場勝利對于宋文迪還是有負面影響的,畢竟攔住許多人的利益,使得他成了一名太過另類之人,這便是損失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