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559 我的情敵是女人

(這個月月票榜很糟糕啊,不求前列,只求中庸,所以大家把票趕緊投起來吧。另外,群五已開放:97227883)
  杜兮從衛生間走出,見方志誠與杜兮兩人眉目傳情,毫不掩飾地癟了癟嘴,謝雨馨臉色一紅,意識到什么,咳嗽一聲,轉身進廚房去將煲好的米粥取出來。杜兮充滿敵意地看了一眼方志誠,壓低聲音道:“方志誠,以后如果被我知道,你讓雨馨傷心,小心我跟你拼命。”
  方志誠一陣錯愕,苦笑道:“杜兮大小姐,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對雨馨好,對樂樂好的。”
  杜兮搖了搖頭,嘆氣道:“你們這些男人啊,永遠說的比唱的好聽。真不知道雨馨看上你哪兒了,真是愚蠢之極。”
  方志誠以前跟杜兮相處的時候,知道她對男人充滿敵意,甚至有同性戀的傾向,所以見怪不怪,好奇道:“杜兮,你真的不喜歡男人,喜歡女人嗎?”
  杜兮沒想到方志誠會這么問自己,微微一怔,也不隱瞞道:“沒錯,我見到男人就覺得惡心。覺得你們這些男人都很臟,粗魯、不愛衛生、好面子,粗心大意……”
  杜兮一連串說了無數個理由,讓方志誠確信杜兮的確很討厭男人。方志誠轉念一想,若杜兮真的不喜歡男人的話,那么就是喜歡女人,而謝雨馨跟杜兮的關系那么親密,莫非她們的關系是?
  方志誠再望向杜兮的時候,眼神變得復雜起來,盡管對方外表看上去是一個女人,但一種醋意還是慢慢地滋生,他將杜兮看成了情敵。
  方志誠臉上露出不悅之色,道:“杜兮,以后雨馨的事情就不用你來操心了,我會照顧好她的。”
  杜兮臉上露出不解之色,因為能明顯地感覺到方志誠的情緒有很多變化,這時謝雨馨已然從廚房出來,他倆也就沒有繼續聊下去。謝雨馨很早便起床熬粥,所以這一鍋粥煮得很粘稠,方志誠忍不住喝了兩大碗。
  杜兮吃完之后,便起身離開了餐廳,方志誠放下碗筷,盯著謝雨馨認真地望了許久,謝雨馨也是有著七竅玲瓏心的女人,笑問:“志誠,你是不是有什么話要問我?”
  方志誠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道:“雨馨,我有個疑惑,你和杜兮究竟是閨蜜關系,還是愛人關系?”
  謝雨馨顯然沒想到方志誠會問這個問題,她吃了一驚,蹙眉沉思片刻,道:“看來你知道杜兮的秘密了。”
  方志誠點頭苦笑道:“我以前一直奇怪呢,為什么杜兮跟我相處的時候,總是會針對我。現在看來,關鍵問題還是在你的身上。你跟她若是情人的關系,那么我豈不是第三者插足了?”
  謝雨馨嘆了一口氣,低聲道:“這是杜兮的秘密,知道的人極少。她的確很排斥男人,但不代表她是同性戀。只是她在心理上有些問題轉不過彎。”
  方志誠皺眉道:“我被你說糊涂了。”
  謝雨馨輕嘆道:“她之所以對男人反感,與她的家庭有關系。她父親很早便過世了,后來她媽重新找了個那人,而后爸對她媽總是不忠,甚至當她媽不在的時候,帶著其他女人回到家中,當著她的面親熱……”
  方志誠情不自禁地感慨道:“這男人還真是人渣。”
  謝雨馨頷首道:“杜兮在十三歲的時候,便被她媽送到了藝校,原因是發現她后爸經常會偷窺杜兮,也算是保護她。所以在杜兮的心中,她后爸給她留下了很糟糕的記憶,以至于讓她對男人都徹底失去了信心。”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如果不是天生的,只要采取心理治療,肯定還有挽回的余地。不過,你剛才所言,只能說明杜兮仇恨男人是有道理的,不能說明你倆的關系。”
  謝雨馨沒好氣地白了方志誠一眼,道:“我也不隱瞞你,我之前的婚姻走到絕路,心情壓抑之下,跟杜兮一樣,對天下所有的男人都很討厭,因為這個緣故,我們走到了一起。不過,當冷靜下來之后,我跟杜兮說明了,彼此分手了。畢竟我知道自己骨子里并不是同性戀,跟她在一起,只是轉嫁悲傷而已。”
  方志誠眼神復雜地看著謝雨馨,嘆了一口氣,道:“我這么理解,你和杜兮以前曾經是愛人關系,后來你們分手,轉變成了閨蜜關系?”
  謝雨馨頷首道:“沒錯!你不會介意這個吧?”
  方志誠搖了搖頭,嘆道:“誰又沒有一個過去呢?我能理解。只是你跟一個女人還有過去,需要讓我好好消化一下。畢竟我從來未曾想過,情敵會是一個女人。”
  謝雨馨對方志誠尷尬的樣子忍俊不已,道:“放心吧,現在我跟她直接清清白白,已經說清楚了。你跟她不是情敵,杜兮是一個特別善良的女人,盡管性格有些古怪,但她保留了人性之中許多純真的東西,相信你們以后一定能成為好朋友的。”
  “與一個對男人有著很大成見的女人成為好朋友?”方志誠聳了聳肩,“我可不敢奢望!”
  謝雨馨莞爾一笑,想起一件事,問道:“上次你不是說幫杜兮找公司嗎?情況怎么說了?”
  方志誠這段時間很忙,沒跟進此事,道:“我給玉茗打個電話吧。其實你與她是熟人,為何不直接找她呢?當初玉茗傳媒集團起步的時候,你幫了她很多忙,如果你有什么要求的話,她一定不會拒絕你的。”
  謝雨馨癟了癟嘴,道:“我不愿求她,這個人情就讓她一直欠著我吧。況且,在這件事情,玉茗那邊原本就得主動一點,杜兮的名氣在那兒,去她的那個小公司可是屈就了。”
  方志誠沒好氣地苦笑道:“你還是太低估廣電系統的封殺令了,我估計玉茗一直遲遲沒有與杜兮主動溝通,那是因為需要考慮后果。一個新公司在起步階段,冒行業之大不韙,這不大好。”
  謝雨馨也點了點頭,她也是業內之人,知道事態嚴重性,“此事究竟該如何是好呢?我們得幫幫杜兮。”
  方志誠沉吟片刻,道:“解鈴還須系鈴人啊。”
  謝雨馨臉上露出復雜之色,質疑道:“難道還要我們去求那個惡心的家伙?”
  方志誠道:“欒云龍在業內有足夠的實力,可以輕易地培養一名新人成為明星,如果越過他這一層關系,想要恢復之前的人氣,難度太大了。不過,我們并非一定要去求她,可以采用其他方式,每個人都有弱點,尤其這種樹大招風的。他或許能在娛樂圈不可一世,但社會那么復雜,莫非他在其他領域也能一手遮天?”
  謝雨馨大概能猜出方志誠的用意,笑道:“你又開始動什么歪腦筋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一本正經地說道:“我想來走得正,怎么會走歪路呢?只是這欒云龍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的?”
  謝雨馨嘆氣道:“若欒云龍在銀州或者漢州,我還能相信你有辦法治他,不過欒云龍長期在燕京活動,你怎么能動他呢?”
  方志誠微笑道:“人在社會上行走,誰沒有兩三個朋友,我等下打個電話試試。”
  言畢,方志誠走到陽臺上給黨校培訓班的同學喬金鵬打了個電話過去。與喬金鵬有半年時間沒有見面,但期間沒有斷了聯系,逢年過節兩人都會發短信,方志誠偶爾還會主動給喬金鵬打個電話,兩人雖然不在一地,倒也隔著千山萬水成了一個可以說些真話的朋友。畢竟兩人之間年歲相左,有共同語言,又沒有什么利益瓜葛。
  “老喬,有件事想問問你,欒云龍此人你熟悉嗎?”方志誠開誠布公地問道。
  喬胖子皺了皺眉,道:“這可是一個老藝術家啊,家喻戶曉,但算不上熟悉。怎么了,你想請他幫忙?”
  方志誠便嘆了一口氣,將杜兮的事情與喬胖子說了一番。
  喬胖子聽完之后拍著大腿道:“原來杜兮被封殺還有這么一回事。對了,我可是杜兮的影迷呢,她演過的電影我幾乎都看過呢。你是她的朋友,能幫我要個簽名照嗎?”
  方志誠苦笑道,暗忖這喬胖子還真能轉移話題,道:“簽名照沒問題,如果你能幫忙讓她重新回到娛樂圈,讓她陪你吃頓飯也沒事。”
  喬胖子想了想,道:“這樣吧,我找人協調一下。你也知道,我人微言輕,必須找人處理才能搞定。”
  方志誠呸了一聲,笑道:“老喬,以咱倆的關系,有必要這么謙虛嗎?聽著怪怪的。”
  喬胖子哈哈大笑道:“晚點告訴你消息,這欒云龍關系估計不一般,但若是能找對人,讓他給這邊一個臺階下,還是可以的。事情辦妥了,你可得答應我,一定要讓杜兮與我見一面。”
  方志誠暗忖這喬胖子果斷色心不改,便道:“我到時候做東,你來淮南做客便是。”
  掛斷了喬胖子的電話,方志誠又給秦玉茗打了個電話過去,以喬胖子家族的實力,讓媒體解除封殺令還是輕而易舉之事,現在秦玉茗必須要搶時間,趕緊跟杜兮簽了合約,否則等杜兮活過來了,到時候想把這個大明星綁定在一個新公司的馬車上,那可就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