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558 你是土匪的女人

(為英雄壕的萬賞加更,英雄壕為博西西美人一笑怒擲萬賞,可敬!另,番外六《雨露滴滿屋》,今晚在四群(訂閱群)發布,明日在各群發布,建議加入五群:97227883)
  方志誠單獨睡一間房,樂樂與兩個女人擠在一個房間,謝雨馨洗完澡之后,推開方志誠的門,倚在墻邊望了他一眼,道:“以后別逗杜兮了,她其實是一個特簡單,沒有什么生活經驗的人。”
  方志誠笑道:“怎么?她又說我壞話了?”
  謝雨馨伸出手,長長的睫毛眨了眨,點頭道:“沒錯,把你訛來的錢給我,我現在得還給她。”
  方志誠望著謝雨馨,那張似笑非笑似怒非怒的臉蛋,心頭一片麻癢,嘆了一口氣,從放在手邊的皮夾內取出了方才杜兮給自己的錢,“給你!”
  “這還差不多!”謝雨馨挪了幾步,靠近方志誠,一陣剛剛沐浴過的清香隨著空氣往方志誠的鼻中撲來。
  方志誠嗅了一口,輕佻地說道:“真香!”
  謝雨馨杏目圓瞪,啐道:“不準胡說八道,小心我撕爛你的嘴巴。”
  方志誠一直盯著謝雨馨,笑道:“給你撕吧,只是怕你舍不得。”
  謝雨馨臉色潮紅,快速地從方志誠的手中取了錢,快步往門外行去,只可惜危機早已降臨,方志誠一個跨步,便走到謝雨馨的前面,伸手一抵,門便關上,謝雨馨被堵在了原處。
  謝雨馨穿了一件睡衣,里面沒有內衣,胸口依稀能瞧見兩個明顯的圓形,中間一處有些古怪地凸起。
  “你膽子倒是不小,就不怕我喊杜兮嗎?”謝雨馨似乎故意挺了挺胸脯,流露出一副任你看,就是不給你摸的傲嬌氣。
  方志誠盯著她領口露出修長的脖頸嫩如凝脂的雪白肌膚,依稀能瞧見深處的風光。方志誠有點懷疑,若是再不轉移視線,恐怕鼻血會飆飛而出。
  “原來你就那點出息!”謝雨馨見方志誠目光漂移,得意地抿嘴笑道。
  方志誠低聲道:“不要激我,否則我就摸你了。”
  謝雨馨笑道:“我激你怎么了,諒你也沒膽子亂來。”
  謝雨馨自認為對方志誠有了解,這不是一個膽大妄為的人。否則,與他的關系,為何到現在還是原地踏步呢?
  不過,她嘀咕了自己現在對方志誠的誘惑力。
  方志誠趁著謝雨馨不注意,突然側過身,腳步一挪,來到她的右側,伸手勾住了謝雨馨的腋下。謝雨馨覺得如同過電一般,竟有些不敢動彈,整個人僵在了原處。方志誠與她現在的姿勢有些怪異,方志誠從側面抱住了謝雨馨,一只胳膊從她的腋下繞過去,與另一只手交*合。
  方志誠的左臂貼靠在謝雨馨的胸前,能夠充分地感受到柔軟與彈性,那兩點紅心帶來的觸感也是明顯無比。
  謝雨馨感覺自己的身體出賣自己,她知道現在兩人的關系十分危險,理智告訴她要明確地拒絕方志誠,告訴他這樣不可以,但她沒有半點力氣來反抗方志誠,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方志誠湊到謝雨馨的耳邊,低聲道:“雨馨姐,我有點控制不了自己了,怎么辦?”
  謝雨馨勉力搖頭,道:“志誠,別讓我看不起你。”
  方志誠苦笑道:“雨馨姐,都怪你屢次三番地誘惑我?如果不是你穿得這么少來我房間,我會有非分之想嗎?”
  謝雨馨象征性地動了動身體,羞惱地說道:“原來男人都是一個德行。”
  方志誠笑道:“下輩子你當男人的話,就知道男人有多么痛苦了,遇到心愛的異性,身體是絕不會出賣靈魂,它會明確地告訴你,你愛她。”言畢,方志誠用手在她的身體上摩挲起來。
  謝雨馨咬緊牙關,控制著自己的身體,不敢輕舉妄動,因為若是動作幅度太大,那會讓自己的身體更加敏感。
  方志誠明知隔壁屋有人,但被刺激的感覺沖昏了頭腦,朝著謝雨馨的脖頸親吻過去。這一吻如同點著了炸藥包,謝雨馨再也控制不住,伸手勾住了方志誠的脖子,反吻過去,口中念叨著:“方志誠,你是個壞東西,我恨你,恨死你了。”
  愛就是恨,恨就是愛。
  與方志誠兩人若即若離相處了已經有三年的時間,從一開始的相遇,謝雨馨就感覺到,冥冥之中,兩人便有著緣分。
  謝雨馨是一個獨立的女人,她在獨身的這段時間,原本以為對男人不再信任、依賴,但方志誠的出現打破了這個局面。方志誠出手救過樂樂,同時對自己看上去不在意,但卻為自己考慮諸多細節。而且姐姐謝芳還曾經牽過線,這一切都讓謝雨馨慢慢地融化堅冰一般的內心,往方志誠靠近。
  甚至從銀州電視臺調動至瓊金,謝雨馨細細分析原因,一部分也是因為希望能夠和方志誠靠得更近一點。
  深處異鄉,人的情感格外的脆弱,經不起摧殘。上次兩人相處拆穿了那道窗戶紙,彼此知道對方心中有自己,如今再次發生化學反應,卻是難以控制。
  所以暴風驟雨就這么開始了,兩人默契地知道隔壁有人,所以都竭力地壓制著呼吸聲,每個動作都講求高效與簡練……謝雨馨感覺自己的身體化了,變成了漫天飛舞的柳絮,方志誠充滿力量,讓謝雨馨在自己眼中變成了碎片……
  也不知過了多久,謝雨馨和方志誠兩人才分開。
  謝雨馨低聲道:“剛才外面是不是有人敲門?”
  剛才那么激動,方志誠哪里知道外面的動靜,安慰道:“肯定是你聽錯了,門又沒鎖,若是有人敲門,我們沒應答,肯定直接沖進來了。”
  謝雨馨紅著臉,沒好氣地啐道:“里面的動靜那么大,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正在發生什么,若是直接沖進來,那豈不是自找尷尬?”
  方志誠攤開手,笑道:“反正事情已經這樣了,知道又如何?難道你沒法面對杜兮?”
  樂樂還小,男女之間的事情還不懂。即使杜兮發現又如何,自己和謝雨馨是正常的男人和女人,杜兮即使沒有真正地發現兩人的進一步關系,恐怕早已猜測兩人定然突破到了另外一步。
  謝雨馨整理好頭發與睡衣,百媚橫生地看了方志誠一眼,望著床上的狼藉,床單皺巴巴的,還有幾團水印,她嘆道:“這邊的亂局你負責收拾了,我先回去了,也不知杜兮怎么看我呢。”
  方志誠暗忖管她杜兮怎么看自己呢,滿足了身體的欲望,那才是最重要的。
  與謝雨馨在一起發生的一切,來得有些突然,但又如此水到渠成,或許在銀州的時候,兩人便應當發生這一切,但彼此都可以地控制著情感,不讓事態往這一步變化。因為雙方心中都有顧忌,知道沒有未來。謝雨馨崇尚單身主義,而方志誠早已有女朋友,所以保持原狀才好。
  但壓抑多年的情感,終于在方才那一刻爆發了。
  方志誠心中十分滿足,謝雨馨是銀州家喻戶曉的知名女主播,高中及大學時代,方志誠便關注到了她,甚至還有種想法,若是能娶到她做老婆那是何等的幸福。
  方志誠也不曾想到,與謝雨馨真的走到了這一步。
  謝雨馨滿心忐忑地回到房間,原本以為會迎來杜兮劈頭蓋臉的質問,未曾想杜兮依然背著身子,抱著樂樂似乎睡著了。
  謝雨馨躺下之后,杜兮轉過身,突然摟住了她,朝她的臉上親吻而去,謝雨馨被嚇了一跳,快速地從坐起,疑惑道:“杜兮,你這是?”
  杜兮嘆了一口氣,問道:“男人就有那么好嗎?”
  謝雨馨微微一怔,意識到杜兮方才肯定發現了一切,低聲道:“杜兮,并非所有男人都是壞蛋。”
  杜兮不悅地說道:“但我就沒看出方志誠是什么好鳥?他不是有很多女人嗎?莫非你愿意只是他眾多情人之一?”
  謝雨馨陷入沉默,嘆了一口氣,道:“杜兮,我能理解你的意思,但感情到了一定的程度,那是說不清道不明的。”
  杜兮輕蔑地笑了笑,道:“我對你太失望了。”
  一夜再無話。第二天早晨醒來,方志誠發現謝雨馨早已做好了晚飯,她隨意地將頭發束成一團,穿著寬松的睡衣,柔聲哼著輕快的歌曲,仿佛雨后枯木吐綠。方志誠快步走過去,攬住了她楊柳般的細腰,將謝雨馨嚇了一跳,她趕忙脫身,朝不遠處的衛生間使了個顏色,道:“別讓杜兮看見了!”
  方志誠笑道:“難道她還不知道我們的關系嗎?”
  謝雨馨瞪了她一眼,道:“你怎么知道的?”
  方志誠道:“你昨天不是說,中途有人敲門嗎?我后來仔細想想,的確有人敲門,估計便是杜兮……”
  謝雨馨翻了個白眼,嘀咕道:“那你當時還騙我說沒有發現?”
  方志誠嘻嘻笑道:“還不是讓你放心。其實這有多大的事情,杜兮昨天破門而入,我照樣當著她的面辦了你。”
  這時衛生間傳來沖水的聲音,謝雨馨趕緊將方志誠推在一邊,低聲罵道:“你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土匪!”
  方志誠聳了聳肩,回擊道:“那你就是正兒八經——土匪的女人!”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