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556 劇本惹版權糾紛

(番外六即將出爐,諸位準備好月票了嗎?)
  方志誠對女人越來越謹慎,在官場之中混跡許久,便知道女人的誘惑不比經濟問題來得風險大。官員在觸及經濟問題的時候,會掂量再三,考慮底線,但在女人問題上,氛圍使然,誰也不會將之看成落馬的關鍵原因,因為沒有底線,所以不少人放肆而為,以至于留下把柄。
  方志誠之所以愿意接觸姜佩,是因為知道這個女人不會是別人誘惑自己的棋子,畢竟他在三元橋社區了解舊城新建項目時,曾經見過姜佩最真實的一面,隨后陰差陽錯地還認識了他的老公。如果競爭對手用姜佩來誘惑自己,那也顯得太愚蠢了一點,因為姜佩有那么一個善妒的老公。
  今晚姜佩處于情緒低落期,若是方志誠順勢而為,姜佩恐怕半推半就便順從了自己。不過,那也丟失了許多樂趣,方志誠不是那種饑渴的男人,他更喜歡回味捕獵的過程。
  方志誠開著沃爾沃,一路上滿是姜佩的模樣,這個女人長相或許比不上玉茗,但那種刻入骨子里的風情萬種使之魅力獨特。或許因為是老師的緣故,姜佩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藏著一股矜持,但精致的笑臉,微微向上輕挑的眉頭,卻有讓人感覺到內種藏著溫情。
  方志誠努力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暗忖自己在漢州呆久了,雖說有樸泫雅這個半吊子保姆相伴,但還是忍不住感覺孤獨。
  人因為孤獨便喜歡胡思亂想,繼而想入非非。方志誠是個普通人,也難以免俗。
  方志誠進屋之后,客廳里的電視開著,方志誠以為這女人邊看電視變睡著,正準備摸過去狠狠地拍拍她的屁股,卻現樸泫雅并不在客廳,她正站在陽臺上用朝*鮮語打電話,語氣有些激烈。
  方志誠沒有走過去打擾,獨自去衛生間洗了澡,出來之后現樸泫雅還在打電話,暗自提醒自己,這是她的事情,與自己無關,沒有必要咸吃蘿卜淡操心。
  方志誠轉身走入臥室,注意力卻停留在外面,畢竟朝夕相處,樸泫雅出了事情,自己難免也要心軟,若是她真有什么困難,方志誠也不會狠心,坐視不理。
  方志誠心不在焉地翻起床頭的一本書,看了大約半個小時之后,樸泫雅敲了敲門,然后走了進來。方志誠咳嗽了一聲,道:“有什么事情嗎?”
  樸泫雅點了點頭,語氣消沉地說道:“歐巴,有件事情我要跟你說明一下,可能我要回國一趟,有些事情需要我處理。”
  方志誠皺了皺眉,樸泫雅終于要搬出去,自己可以清靜一下,這理應是很振奮人心的開心事,但他隱隱覺得有些不妥,疑惑道:“你究竟遇到了什么問題,需要我幫忙嗎?”
  樸泫雅嘆了一口氣,漂亮的眼睛中滿是復雜的情緒,猶豫再三,倚著床身坐下,吞吐地說道:“我之前一個劇本出現了版權問題,有投資商看中了那個劇本,但卻被那個娛樂公司指定了另外的作者,原因是我的名氣不夠。我必須要回國,拿著原稿與他們打官司。”
  方志誠點了點頭,暗嘆全世界恐怕都一樣,各行各業都有潛規則,甚至韓國的電視劇界類似的潛規則更多,看上去韓流明星光鮮亮麗,其實他們的收入非常微薄,大部分的好處全部都被娛樂公司給瓜分。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這件事情已經走出國門,恐怕我也沒辦法幫你。你既然要回去的話,我也不攔你,你什么時候走,我送你去機場吧。”
  樸泫雅聽方志誠這么說,心中一暖,笑道:“我打算明天就辦理回國的手續,估計后天邊走。放心吧,只要回國,我自然有很多方法對付他們。只是我不在這段時間,你需要自己照顧自己了。”
  方志誠頓時愕然無語,隨后仔細想想,這段時間一來,盡管樸泫雅家務活做得不怎么樣,但有了她在這個房子里,自己的孤獨感的確少了很多,若樸泫雅真的離開,恐怕自己還得有一段時間無法適應。
  方志誠問道:“你這次回去還回來嗎?”
  樸泫雅鄭重其事地點頭道:“當然會回來。”
  方志誠繼續問:“大概多久?”
  樸泫雅笑道:“歐巴,我會盡快回來的,故意最多一個月吧,肯定能解決問題。”
  方志誠溫和地說道:“到時候提前告訴我,我一定親自送你上飛機。”
  樸泫雅深深地凝視著方志誠,道:“謝謝歐巴。”
  周四上午,方志誠請了半天假,專門開車送樸泫雅去瓊金機場。國內到韓國的航班并不多,瓊金機場的班次也只有兩個。從漢州到瓊金機場,即使方志誠開車很快,也耗費了兩個多小時,所以樸泫雅拿登機牌、托運行李,再過安檢、海關,花費了不少時間。
  目送樸泫雅順利進了安檢的門,方志誠這才松了一口氣,旋即想想自己的心態,也是很有趣的,平時對樸泫雅經常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如今樸泫雅遇到問題,自己卻是盡心盡力地在幫忙,哪里還有主人對小保姆的架子。
  方志誠收到樸泫雅的短信,回復了一條“萬事注意,祝順利平安!”,隨后離開了機場,往瓊金市區行去。
  飛行了大約三個小時,停落在仁川機場。下車之后,拿了行李,剛邁出出口,不遠處一個三十多歲的職業裝女性,臉上帶著微笑朝樸泫雅努力招手。樸泫雅臉帶微笑,迎了過去,道:“金室長,不好意思,又得麻煩你了。”
  金室長從樸泫雅手中接過行李箱,搖頭道:“小姐,這是我應該做的。對了,這次您回國在幾天?”
  樸泫雅歪著腦袋想了想,道:“如果事情順利的話,一周吧。”
  “啊?”金室長訝異道,“會上以為你會至少待兩個月,所以已經安排好了計劃。”
  樸泫雅哼了一聲,道:“我最討厭爸爸喜歡自作主張了。”
  金室長尷尬地笑了笑,與樸泫雅一前一后走出航站樓,不遠處已經停了一輛黑色的轎車,樸泫雅坐在后排,金室長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給樸泫雅的父親打電話,匯報道:“會長,我已經接到小姐,現在準備送她回家。”
  樸會長道:“把電話給泫雅,我有話要跟她說。”
  樸泫雅接過電話,嗲嗲地說道:“爸,你的寶貝女兒回來了,你是不是很開心?”
  樸會長眉頭舒展,笑道:“泫雅,這次回來多住一段時間吧。爸爸給你安排了很多行程。”
  樸泫雅搖頭道:“爸,我很快就得回華夏,所以請你幫我取消吧。”
  樸會長無奈苦笑,他對女兒的性格很了解,她很善良,但同時也很固執,認定了的事情,就不會輕易改變,“泫雅,你這么心急回去,莫非放心不下那個姓方的華夏男人嗎?”
  樸會長對方志誠并不陌生,之前方志誠與韓國同學生矛盾的事情,已經傳到了國內。樸會長對此事還是比較寬容,他是一個開明的父親,女兒有自己的生活,既然她很享受現在的生活,那就放手給她,畢竟再過幾年,等她需要接班的時候,就再也沒有類似的機會了。
  樸泫雅沉默片刻,道:“爸爸,你說得沒錯,我愛上他了。為了他,我可以放棄一切。”
  樸會長皺起眉頭,不悅地說道:“又開始幼稚了。等見面再說吧……”言畢,他果斷掛掉了電話。
  樸泫雅嘆了一口氣,心情也有些不佳,雖然爸爸沒有反對自己與方志誠相處,但明顯不也不贊同。
  金室長覺得車內的氣氛有點古怪,咳嗽了一聲,打破尷尬,道:“小姐,版權的糾紛問題,我們已經安排法務與那個娛樂公司進行溝通了,但因為你之前與他們私下簽署合同時,部分條款沒有注意,所以有些麻煩。合同上有一個條款是這樣寫的,如果甲方對劇本有更好的修改意見與創意,擁有修改權。同時甲方可以讓其他作者參與到劇本的創作中,乙方需配合甲方對劇本的完善……”
  樸泫雅蹙眉道:“現在不僅僅是讓其他作者參與創作劇本,完全把我從作家名單中刪除,我辛辛苦苦的作品,變成了別人的,實在太氣人了。”
  金室長笑著安慰道:“小姐,請放心吧,集團法務已經開始搜集資料,不用多久,便能夠給你答復。”
  樸泫雅點了點頭,笑道:“那就麻煩你了,金室長。”
  金室長情緒復雜地看了一眼樸泫雅,有些事情她可不能告訴樸泫雅,否則可會引起軒然大波,其實版權糾紛的問題并不復雜,以集團的實力及專業的律師團隊,只要給對方施加壓力,肯定能輕松解決問題。
  不過會長希望以此事讓樸泫雅在國內多停留幾天,畢竟大小姐年紀也不小了,適當地要安排一些相親。所以版權糾紛的問題短時間內不會解決,這事情還不能讓樸泫雅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