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555 聰明無比的獵手

孫柏與姜佩的矛盾由來已久。姜佩一直是漢州教育界的一枝花,即使明知她結婚,也有不少人追求她,孫柏知道這個情況,所以對姜佩控制地很緊。久而久之,姜佩有點受不了孫柏這種強大的控制欲,于是便試圖想要掙脫孫柏的控制,由此夫妻便產生了矛盾與分歧。再加上姜佩家中頻頻出事,夫妻之間的矛盾也就變得越來越大。
  “不好意思,又讓你看笑話了。”姜佩低著頭,語氣消沉地說道,“我們其實一直在鬧離婚,不過孫柏總是以各種借口放鴿子。我已經受夠了他對我的折磨。”
  方志誠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姜佩,只能轉移話題,道:“對了,這么晚你怎么還沒下班啊?孫柏恐怕也是擔心你的安全,所以有心開車來接你回家。”
  “你把他想得太好了。孫柏就是個陰謀論者,他覺得我今晚肯定是準備跟別人偷情,所以故意來抓我的。”姜佩搖了搖頭嘆道,“今晚我們科室正在籌備過幾日的全區工業鎮長會議資料,所以耽誤了點時間。”
  方志誠點了點頭,他自然知道工業鎮長會議的事情,道:“孫柏,有時候還是太沖動了,凡事還是調查清楚,再做決定才好。”
  姜佩沒再說話,車內陷入了尷尬的沉默,許久,她才說道:“方區長,你是不是好奇,究竟是誰給我了那條曖昧短信?”
  方志誠微微一怔,說不好奇是假的,但以自己的身份實在不好問這等隱秘的事情,他笑了笑,道:“你挺聰明的,不過如果覺得不方便的話,可以忽視我的好奇心。”
  姜佩長嘆一口氣,解釋道:“我們科室的副科長老寇,最近這段時間總是喜歡給我短信。我一開始沒覺得什么不對勁,誤以為他喜歡給同事一些段子,但昨晚十一點多,他給我了那條曖昧短信,這不僅讓我覺得有點奇怪。”
  方志誠知道姜佩口中提及的老寇是誰,這是區政府有名的老油條,快五十歲了,還是科室的副科長,基本是養老等退休的節奏。
  方志誠道:“我會讓張區長查一下此事。”
  姜佩笑道:“我這是不是有點打小報告的嫌疑?”
  方志誠點頭笑道:“只要情況屬實,打點小報告又有什么問題呢?區政府的工作人員情況有些復雜,是需要進行一次換血,否則素質參差不齊,影響工作風氣。”
  姜佩認真地盯著方志誠看了幾眼,感慨道:“方區長,你比想象中要成熟呢。”
  方志誠哈哈笑道:“怎么,你莫非覺得我很幼稚?”
  姜佩道:“人都是這樣,先以貌取人,只有當接觸多了之后,才會現對方的氣質與內涵。”
  方志誠笑道:“那我們以后多接觸接觸。”旋即他覺得說得有點曖昧,轉移話題道:“你家是走這條路吧?”
  姜佩點了點頭,道:“沒錯,你的記性還真不錯。對了,上次還忘記感謝你了,如果不是你借口送我回家,幫我解圍,恐怕王南生那個老色鬼要纏上我,我不知要怎么脫身呢。”
  方志誠笑道:“舉手之勞而已。我現你們搞教育的,圈子不是一般的混亂。”
  姜佩面色一紅,也沒反駁,嘆道:“主要是一部分人,搞臭了氛圍。”
  方志誠不時地側目看一眼姜佩,心中一種難以言喻的微妙感情在滋生。
  方志誠突然對張曉亮有點佩服,因為這家伙恐怕早就瞧出自己對姜佩有著莫名的好感,所以才會將姜佩調到自己身邊。自己以前覺得張曉亮是多此一舉,卻未曾現張曉亮是料人先機。
  方志誠雖說與姜佩此前沒有關系,但若是在一個大院內工作,相處久了,誰能保證不會生點什么呢?
  張曉亮將姜佩調到區政府,暗示過姜佩,這都是看在方志誠的面上,姜佩心中自然對方志誠有好感,張曉亮間接地幫方志誠送了一個人情。
  將姜佩送到小區樓下,方志誠沒有立即離開,打開車窗點燃一支煙,瞄著樓層,猜測姜佩是哪一戶。一支煙抽完,方志誠正準備離開,姜佩怒氣沖沖地下了樓,徑直往沃爾沃行來。
  “怎么了?”方志誠見姜佩直接上了副駕駛,疑惑地問道。
  姜佩冷冷地說道:“他換了鎖,我進不了屋了!”
  方志誠一陣無語,苦笑道:“他竟然在這么短時間內就換了鑰匙,度也真夠快的。”
  姜佩恨恨地說道:“他早就預謀了,估計去區政府找我之前,便已經換好了鑰匙。他這么做也不是一次了,就是想要折磨我。”
  方志誠無比感慨地說道:“現在怎么辦?要不我送你去你朋友或者同學那兒?實在不行,送你去三元橋,你父親那兒?”
  姜佩搖了搖頭,眼睛在方志誠的臉上逡巡良久,道:“今晚我就跟著你走了,隨便你去那兒我都跟著你。”
  姜佩這話說得太大膽了,方志誠被嚇了一跳,撓了撓頭,道:“姜老師,有些話若是說出口的話,那可是要負責任的啊。”
  姜佩自嘲地笑了笑,道:“方區長,我們都是成年人,能夠為自己的言行負責。我剛才的話已經說得再明白不過,如果你還是不懂,那就只能說明你在裝傻,那就沒意思了。”
  方志誠與姜佩接觸得不多,但對姜佩的性格早已有大致的了解,這是一個外冷內熱的女人,經歷過很多東西。或者說,孫柏懷疑姜佩在外面作風有問題,那也是有道理的,姜佩說不定就是一個看待男女關系很隨便的人。
  方志誠此刻的心情很復雜,因為姜佩的確是個天生的尤物,任何男人面對她這種誘惑,都難以控制,但方志誠對姜佩不夠了解,若她是有意接近自己,是對手設下的一個圈套,那又該如何是好呢?
  方志誠有些患得患失,不過他先動了車子,讓姜佩這條美人魚暫時沒法下船。
  姜佩觀察方志誠,見他沒有任何表示,心情也是頗為復雜,懊悔自己方才說出的那句誘惑之言。
  姜佩并非水性楊花的女人,之所以對方志誠那般說,其實只是為了報復自己老公孫柏的變態行徑而已。當話已經出口,覆水難收,只能期待方志誠是個正人君子,別把自己的錯誤之言放在心上。
  沃爾沃行駛了十來分鐘,停靠在位于城西的一所快捷酒店。方志誠熄火取了車鑰匙,望著呆的姜佩,笑問:“怎么?后悔了嗎?”
  姜佩臉色漲紅,她還是第一次深夜與異性來到酒店,即使與孫柏也沒有出入過酒店。姜佩終究還是下了車,輕哼一聲,道:“誰后悔了?只是不知這里的環境衛不衛生。”
  方志誠瞄了姜佩一眼,道:“站在外面怎么知道里面的情況,一起進去看看不就行了?”
  姜佩忐忑地下了車,方志誠走在前面,跟服務員定了一套房間。服務員要登記身份證,方志誠讓她登記姜佩的身份信息,同時湊到姜佩耳邊,讓她填寫一個錯誤信息及名字。姜佩一開始有些錯愕,旋即想明白,方志誠這是怕留下痕跡和線索,被別人抓住以作把柄。
  姜佩心中一突,暗嘆這方志誠看上去年輕,但做這種事情恐怕不是一次兩次,否則哪能這么老道。
  方志誠先進了屋,現環境比想象中要好,又見姜佩遲遲不肯進房,笑著與她說道:“姜老師,房子我幫你訂好了,今晚你就在這里休息。沒有讓你登記真實的信息,是因為你老公孫柏對這方面特別敏感,難免惹出事端。”
  姜佩見方志誠這么說,疑惑道:“你……你……不住在這里嗎?”
  方志誠哈哈大笑,道:“姜老師,你難道真心想讓我住在這里嗎?否則的話,怎么我進屋如此久,你卻遲遲不肯進來呢?”
  姜佩語塞,許久才道:“你倒是個聰明人。”
  方志誠仔細打量了姜佩一眼,淡淡說道:“姜老師,咱們現在還不夠熟悉,說不定到了哪天,等咱們關系熟悉了,再遇上這種情況,你想要請我走的話,恐怕難了。”
  姜佩感覺反應有些遲緩,方志誠輕輕地擁了她一下,旋即離開了房間,只留下有些蒙的她。姜佩回味著方志誠最后所說的那句話,猛然驚醒——這年輕方區長并非對自己無意,而是在放長線釣大魚。
  姜佩一方面暗嘆當官的果然都不是善男信女,另一方面感嘆方志誠的欲擒故縱。她不禁情緒如同亂麻,甚至將之前與孫柏生的種種不快都丟在了一邊。
  姜佩與方志誠今晚的突破在于,擱在兩人中間的那層窗紗已然被戳破。姜佩知道方志誠是對自己有想法的,只是如同捕獵一樣,試圖尋尋漸進地收獲自己的芳心。
  姜佩努力地搖了搖頭,想讓自己鎮定下來,不過方志誠那張年輕俊朗的面孔,不時地會冒出一下。
  姜佩意識到自己明知那是個陷阱,但還是不可救藥地一步步地開始淪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