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554 知天命而謀子孫

蘇青回到了臥室,未過多久,二弟蘇摩敲門而入,見蘇青情緒有些不對勁,疑惑道:“姐,你心情不好嗎?是不是跟爸起了什么沖突?”蘇摩對大姐的性格很了解,這是一個極少為私人情緒左右的人,冷靜而沉穩,今天行事異常,臉上充滿焦慮,顯然是出了什么事情。
  蘇青指著椅子,讓蘇摩坐下,很快地收拾好心情,常年的官場生涯使她練就了一顆鋼鐵般的心臟,等想清楚事態的始末之后,她已經不再那般失態,慢慢恢復成鐵娘子的形象。
  當年的事情也不能完全怪自己的父親,因為自己太過沖動與魯莽,才會惹下這番債緣。回想起塵封多年的往事,蘇青已經處于另外一個角度思考問題,能對蘇老爺子有所理解。
  蘇青語氣凝重地說道:“二弟正好你過來,有件事情我需要你替我處理一下。”
  蘇摩連忙點頭,毫不猶豫地說道:“姐,您說吧,只要我能辦到。。”
  蘇青沉聲道:“幫我調查一個人,將他所有的資料信息給我,我想要知道他過去這么多年的所有事情。”
  蘇摩微微一怔,可以預想,這是對蘇青何其重要的人。蘇家最近這段時間氛圍不正常,三弟蘇霖曾經跟自己透露過一個信息,蘇家有嫡系血脈流落在外。蘇摩很快反應過來,蘇青調查的這個人恐怕與那個流落在外的蘇家人有關聯。
  蘇摩頷首道:“姐,你放心吧,我會竭盡全力處理此事。”
  見蘇摩沒有多問,蘇青也就沒有過多解釋,事情的真相越少人知道越好,即使是自己的親弟弟蘇摩,也要對之保密,因為若是消息曝光之后,極有可能會對自己帶來極大的負面影響。自己正處于組織部的重點考察期,能否從正部級往前更進一步,這事關家族的未來,組織部的考察相當嚴格,如果得知此事,很有可能影響自己的升遷。
  因為方志誠的身世,還隱藏著另外一個秘密。
  蘇青嘆了一口氣,道:“蘇摩,辛苦你了。除了調查他的資料之外,我還希望你能安排一番,保護好他。”
  蘇摩豁然笑道:“姐,放心吧,我會安排好一切的。”
  等蘇摩離開房間,蘇青坐在椅子上久久地沉默,她此刻看似平靜,但內心正在翻江倒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蘇家給了自己一片格外開闊的天空,同時也讓她被囚于鳥籠之中,無法自由任性地翱翔。
  若是沒有對蘇家需要肩負責任,蘇青此刻會毫不猶豫地趕赴淮南,親眼見見自己的親生兒子,親口問問他這么多年是怎么過來的。
  但蘇青不是普通人,她身上有太多的重擔,不能輕舉妄動,因為如果事情不小心處理好,不僅會影響到自己的事業前程,甚至會牽連到方志誠。方志誠可能會被別人利用,然后來對付自己。蘇青很理智地控制好了自己情緒。
  孟西山站立在蘇老太爺的身邊,久久沒有說話,老首長的情緒比想象中還要低落。
  “我是不是一個很殘忍的人?”蘇老太爺嘆了一口氣,問道。
  孟西山搖了搖頭,道:“當年的情況特殊,如果您不那么安排的話,不僅會影響到大小姐的前程,甚至他的性命也保全不了。我們所做的,已經是最好的方式。”
  蘇老太爺面露苦笑,“其實我早就預料到有這么一天,畢竟紙是包不住火的。在這件事情上,我虧欠很多人,包括那個姓方的姑娘。”言畢,蘇老太太深深地瞅了孟西山一眼。
  孟西山面無改色,但肩膀還是以肉眼很難發現地顫抖了一下。孟西山知道老首長所指,當初為了選擇一個可靠之人,孟西山篩選了很多人,最終鎖定在方志誠養母的身上,個中原因有些復雜,因為了解此人的性格,所以孟西山才會放心地將方志誠交給她。
  當然,方志誠的養母為了守住這個秘密,獨自承擔了許多壓力,畢竟在那個年代未婚先孕的人極少,甚至還不惜和父親家族決裂了。
  孟西山腦海中始終有那個面容姣好、性格溫和的女人,她為自己唱過的歌曲也赫然留在腦海之中。
  自己曾經愛過她嗎?
  孟西山突然這么想。
  蘇老太爺道:“事態已經往不可控制的方向發展,秘密已經無法保住,恐怕有很多人已經調查到了蛛絲馬跡,恐怕現在更多地人會誤會,方志誠是蘇剛的私生子。我們現在需要引導輿論,讓大家都誤以為那般,這樣才能保護好蘇青。”
  孟西山理解蘇老太爺的意思,道:“首長,看來你已經想好,選擇第二套方案了。”
  蘇老太爺點頭道:“之秋那邊我會與她再溝通一下的,她是一個明事理的人,知道輕重緩急。你最近這段時間要留意那個小子,一方面保護好他的安全,另一方面要注意不要被別人利用。”
  孟西山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道:“我已經安排人在他身邊跟著,明天我會去見他一面。”
  蘇老太爺嘆了一口氣,道:“這小子性格有點倔,像極了年輕時候的我,讓他改變想法恐怕不太容易。你盡量試試吧,看能否讓他來陜州見我一面,我與他好好聊聊,或許能夠解開他的心結。”
  孟西山正準備離開,突然停住腳步,問道:“首長,從現在開始,他已經不是棄子了,對嗎?”
  蘇老太爺對孟西山的問題所料未及,因為孟西山這么多年從來都是執行自己的命令,很少會像現在這樣追問自己。
  蘇老太爺長吁一口氣,道:“他從來都不是棄子,那只是為了保全他的權宜之計。有時候隱藏地最深的棋子,往往會成為改變棋局的秘密武器。”
  孟西山點了點頭,闊步走出了后院。
  蘇老太爺從藤椅上起身,望著滿地枯黃的落葉,連續咳嗽許久,“今年的秋天來得有點早啊。”
  到了深秋,自己的老毛病又該犯了,到了知天命的年歲,屈指一算,便大約能知自己還能熬過幾個秋。
  ……
  方志誠將加班視作習慣,商燕知道老板不愿意自己耗著,買了一份晚餐之后,便先下班了。方志誠整理好近期工作的頭緒之后,方才伸了個懶腰,準備簡單收拾一下就下班。這時從外面傳來男女的爭吵之聲,方志誠皺了皺眉頭,追蹤聲音而去。
  一樓停車場附近,孫柏一手拽著姜佩,大聲道:“你這么晚為什么還不回去?莫非準備私會男人呢?”
  姜佩憤怒地甩了甩手,卻是因為孫柏力氣太大,掙脫不開,“你是不是變態啊?我加班而已,你的想法也太齷蹉了吧!”
  孫柏冷笑道:“昨晚你手機里的那條短信我可是看到了,‘趙兄托你幫我辦點事’。”
  姜佩無奈地笑道:“這是他無聊發來的,我都沒搞清楚是什么意思,還有你竟然偷看我的短信!”
  孫柏憤怒地說道:“你還在掩飾!短信反過來念,是什么意思?”
  姜佩這才反應過來,愕然無語地說道:“孫柏,那只是同事與我開玩笑,你不要沒完沒了的可以嗎?還有,我們不是準備離婚了嗎?即使我現在與別人交往,很快也與你無關。”
  “不知羞恥的女人!”孫柏被姜佩的話氣得滿臉通紅,高高地揚起手,朝著姜佩精致白膩的臉蛋拍了過去。
  姜佩下意識地閉上眼睛,不過那巴掌沒有落在臉上,孫柏的手腕被控制住,方志誠站在一側,阻止了孫柏的怒行。
  “有話好好說嘛,干嘛動手,這里是區政府,你們夫妻倆要注意形象。”方志誠語氣不佳地說道,“夫妻有矛盾,回到家中關起門來說,干嘛要到單位來大吵大鬧!真是不可理喻。”
  方志誠此言也是心里話,這江柏與姜佩也太不懂控制分寸了,雖然現在天色已晚,大家都下班了,但也不能在這里鬧,原本政府大院就是個是非多的地方,在暗處也不知道隱藏著多少雙眼睛呢。比如那站在遠處不做聲的保安,他們恐怕就是某人的眼睛,監視著大院內的一動一靜。
  “方區長!”孫柏見是方志誠,頓時氣焰弱了下來。
  姜佩低著頭,沉默不語,她自然覺得十分丟臉。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地對孫柏說道:“孫總,此事聽我的,你們不要在此處繼續爭吵,趕緊回家吧。”
  孫柏點了點頭,瞪了姜佩一眼,道:“還不上車嗎?”
  姜佩貝齒咬著嘴唇,搖了搖頭,道:“我不跟你上車!”言畢,她極有個性地獨自往大院外行去。
  方志誠暗忖姜佩也是極有個性的,若是一般的女人恐怕最終還是會選擇跟老公上車。
  孫柏見姜佩不給自己面子,踩了油門,飛馳而去。
  姜佩則踩著足有十幾公分的高跟鞋,身影有些落寞地繼續走著,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轉身上了沃爾沃,然后開車攔住了姜佩,道:“姜老師,我送你回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