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553 晦暗的身世真相

齊豫在漢州逗留了三天,方志誠鞍前馬后陪同,期間再也沒聊工作的事情。方志誠有自己的想法,齊豫既然愿意在漢州滯留,就說明她對這個城市已經有足夠興趣,只需要強化這種興趣,回到香都之后,她必然會主動竭力說服董事會。
  齊氏集團的董事會看上去民主,但因為齊豫的父親占據絕對股份,所以重大戰略均由其一人拍板足矣。而齊豫是獨女,她的意見就格外重要。
  分別的時候,齊豫一句簡單直言,讓方志誠格外振奮——“我還會再回來的!”
  齊豫已經被方志誠洗腦成功,計劃以收購一家淮南企業的形式加入到同城化項目之中,只要齊豫再來漢州,必然會帶來好消息。
  當然,事情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就當方志誠為同城化項目奔走,希望拉入更多資本參與到項目建設中時,同城辦這邊有了變化。
  同城辦最近有幾個較大的動作,首先確定了掛職名單,鄧少群赫然在列,成為同城辦的成員,這也就意味著鄧少群將在同城化項目上會比方志誠獲得更多的政績。另外一個動作,就是對同城化項目初期工程進行了一次走訪,并對項目承建方宏達集團提出了近二十個要求,這讓宏達集團極其被動。至于在項目資金撥款上,同城辦如同方志誠所預料的那般,如同擰緊了的水龍頭,只擠出了幾百萬啟動資金扶持,這讓宏達集團在資金扶持上并沒有收到任何優惠對待。
  鄧少群參與了這兩次工作,而方志誠因為沒有同城辦職務,所以成為了旁觀者。
  趙清雅與方志誠為此事通了一次電話,嘆氣道:“志誠,原本以為瓊漢同城化項目,政府會徹底放手給聯盟來做,但事實相反,對我們下了很多剛性要求,浪費了我們太多經歷,按照這個趨勢下去,恐怕我們會撤出這一項目。”
  方志誠知道趙清雅與自己說這些絕對不會是試探,而是真心想法。同城辦的出現,極大地干擾了城市運營聯盟的工作,他能夠理解。
  方志誠耐心地勸說:“雅姐,這個項目是一次全新的嘗試,雖然出現了問題,但還是得耐心等待。我會幫你們爭取一下,同時你們也應該說出自己的難處。”
  趙清雅苦笑道:“你其實可以不用管的,畢竟現在同城化項目與你的工作無關。”
  方志誠笑道:“是我讓你入坑的,怎能棄你不顧呢?不過,我對省政府還是很有信心的,絕對不會讓同城辦任意而為,影響項目的進度。”
  趙清雅嘆了一口氣,道:“只希望政府站在大局考慮,不要再多加干擾我們的正常工作。”
  與趙清雅又聊了一些同城化項目的問題才掛斷電話,方志誠隨后給宋文迪打電話,最近這段時間與宋文迪通電話,都是協調同城化項目的問題,宋文迪的工作重心放在此處,對方志誠的電話也是優先接聽。
  聽明方志誠的意思,宋文迪臉上露出一絲冷峻之色,沉聲道:“之前的常委會上,我與卜省長已經與文書記溝通過,應當給宏達集團提供自由的空間。當時文書記也是認可了意見,并安排督查室跟蹤執行。現在同城辦不按照常委會意見行事,明顯已經違背了原則。”
  方志誠嘆氣道:“莫非文書記表面上認可了你們的建議,暗地里還是讓同城辦按照自己的思路來控制同城化項目的進度?”
  宋文迪搖了搖頭,道:“可能性不大,文書記雖然行事剛烈,但有著異于常人的大局觀,已經定好的基本調子不會輕易改變,所以我懷疑,更可能是同城辦自己作出的決定。”
  方志誠臉上露出擔憂之色,道:“同城辦隸屬于省發改委,地位超然,若是想要控制它,難度頗大。”
  宋文迪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沉聲道:“我會與卜省長見一面,溝通此事的解決方法。瓊漢同城化這是省策,絕對不能受到影響。”
  等宋文迪掛斷電話,方志誠面露憂色,因為顯然沒有想到金鋒的攻勢如此犀利,從同城辦一個看似偏門的部門,卻撬動了整個淮南官場的神經,使局面顯得撲朔迷離。
  這怕是金鋒故意燒出的一把火,事情鬧得不算小,恐怕省里很快知道同城辦鬧出的風波。金鋒就是要讓眾人知道自己的能量,而且從同城辦的角度,打出的組合拳并沒有錯,都是完善自己工作,從推動工作進度出發而作出的舉措,不得不說,重入江湖的金鋒變得更加善于謀略、更加難纏了。
  方志誠現在非常被動,因為他根本沒法接觸到高層,屬于同城化項目的最底層,有種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覺,要改變這個局面,就必須要打破現在的結構,讓自己能夠接觸到深層次的東西。
  方志誠開始思考以何種方式進入同城化項目,抓住主動權……
  陜州蘇家,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門口,蘇摩笑瞇瞇地從駕駛座上走出,拉開轎車后門,道:“姐,到家了。”
  蘇青穿著一襲黑衣,帶著墨鏡,很難將之與工作中的形象聯系在一起。工作中的蘇青,看上去嚴謹而不讓須眉,此刻的蘇青,看上去極有女人味。
  董之秋早已等候多時,等蘇青緩步走入后,她迎了出來,笑道:“青,這次回來多住一段時間吧?”
  蘇青擺了擺手,唏噓道:“工作那么忙碌,一周的時間實屬不易,后天便準備回燕京。”
  董之秋大約能猜出什么原因,不過她沒有明眼,畢竟很多問題,連她也沒想清楚。那個在外的蘇家血脈,究竟是不是跟自己過世的丈夫有關,又或者是跟其他人有關,一切都還是未知之數,這本賬恐怕只有老爺子才清楚。
  蘇摩將蘇青的行李放到房間,蘇青徑直往后堂走去,她這次回來原因簡單,老爺子想要見自己一面。
  “你回來了啊?”蘇老太爺原本正躺在椅子上打盹,這時突然睜開了眼睛。
  蘇青點了點頭,坐在父親身側的石凳上,道:“你不是想見我嗎?”
  雖然蘇老太爺沒有強求蘇青回來,但蘇青還是能聽出言外之意,蘇老太爺有要緊的事情與自己訴說。
  蘇老太爺從藤椅上坐直身體,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旋即取出了一疊資料,推給了蘇青。
  蘇青掃了兩眼,這是一個人的資料,樣子有點眼熟,她細細地翻了一遍,疑惑道:“這就是蘇霖所說,大哥的兒子?”
  蘇老太爺不置可否,瞇起了眼睛,只是搖頭苦笑。
  蘇青知道另有蹊蹺,她再次將資料重新翻閱了一遍,突然瞪大了眼睛,許久沒有出聲,又過了幾分鐘,淚水從眼角瘋狂地涌出,一種痛徹心扉的感覺,蔓延到全身的每個細胞。
  藏在心中的秘密,在這一刻被捅破,蘇青為家族犧牲了很多,別人稱她為鐵娘子,她從來不會示弱,但這一刻,她崩潰了,情感風暴席卷而來,使之大腦完全空白。
  “怎么會這樣!”蘇青泣不成聲地說道,“爸,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蘇老太爺這一刻也忍不住淚水模糊了眼睛,他深吸了一口氣,低聲道:“青兒,我當初也是為了你好,如果你知道那個孩子沒死的話,怎么能下定決心與他斷絕關系。他的身份特殊,你如果牽扯到他,不僅會影響到自己的前程,甚至還會讓蘇家成為眾矢之的。”
  蘇青哽咽道:“他可是你的親外孫,你竟然舍得讓他在外面流浪這么多年……你太令人寒心了。”
  蘇青翻閱第二次材料的時候,她從方志誠的出生時間瞧出了端倪,當初蘇老太爺告訴自己,那個未曾蒙面的孩子剛出生便去世了。那是蘇青此生唯一的孩子,很多個孤獨的夜晚,蘇青念及此事都會感傷……
  然而,情況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自己的兒子沒有死,而一直尊敬的父親竟然狠心讓母子分別近三十年。
  “這么多年,我一直關注著這個孩子的成長,我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