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552 惡念起了下手狠

(原本的打算六月恢復雙更,未曾想五月份休假導致一堆工作未處理,精力有限,只能暫時一天一更,望諸位諒解!)
  項新是一個好向導,帶著幾人來到附近一家環境不錯的酒吧,里面布置得十分上檔次,擺設都是充滿地中海風味的工藝品,里面客人不少,但很安靜,音樂并不單調,舒緩中帶著些許激情,讓人耳目一新。
  齊豫也是頗為訝異,笑道:“沒想到漢州竟然擁有如此有情調的地方,我懷疑主人是一名外國人。因為沒有親身的感受,是沒法原汁原味地復制出如此充滿情懷的地方。”
  項新對齊豫的判斷力感到十分佩服,點頭道:“老板娘是個混血,十八歲之前在愛琴海那邊長大,所以身上沾染了許多異域風情,年紀不大,才三十歲出頭,等下我給你們引薦一下。”
  方志誠微笑道:“老項,你還真是漢州的活地圖,感覺在哪個地方都能找到熟人。”
  項新聳了聳肩,道:“這可是一名警察的基本素質。深入平常百姓之中,才能知道更多的線索,若是有了什么案件,也有足夠的眼線能幫你知道蛛絲馬跡。”
  方志誠認真地打量了一下項新,笑道:“在這一點上,我很佩服你!”
  未過多久,老板娘過來招待,她與項新很熟絡,與他甚至還來了個激情的擁抱,項新隨后向老板娘介紹了一下方志誠等人,沒有點出他的身份,畢竟公職人員來到娛樂場所要盡量保持低調。
  二樓有一個露天陽臺,擺放著一些座椅,老板娘琳達將他們安排在這里,笑著介紹道:“這是酒吧風景最高的地方,右邊是古漢河,左側是江南水街,喝一杯小酒,舒服愜意。”
  齊豫伸了個懶腰,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感慨道:“漢州其實是一個適合放松的地方,如果弄個度假村,效果肯定不錯。當然,這個度假村需要有別于其他城市。現在國內不少度假村做得太濫,沒有門檻,那樣不利于管理,同時還導致環境及口碑受到影響。”
  方志誠笑道:“齊總,你完全可以在漢州投資一家高端度假村,我無條件支持你的工作。”
  齊豫白了方志誠一眼,笑道:“三句話不離本行,莫名其妙地又在招商引資了。不是說好,現在是業余時間,不談工作嗎?”
  方志誠尷尬地笑了笑,他也知道自己有些心急,目的太明顯。不過,他知道齊豫也不介意,兩人本來就是帶著目的而來的,沒必要遮遮掩掩,反而顯得太過安于心計。
  方志誠道:“行吧,從現在開始,咱們就不在談工作,談感情和生活,如何?”
  齊豫無奈地攤開手,道:“我能有什么感情和生活?每天都在工作,老爸倒是給我介紹了幾個看上去不錯的男人,不過,我對他們都不感冒。”
  方志誠笑道:“你眼光太高了!”
  齊豫盯著方志誠仔細看了兩眼,搖頭道:“我的眼光一點也不高,只希望與對方能有共同話題便可以了。”
  方志誠打趣道:“那你覺得和我有共同話題嗎?”
  齊豫咳嗽了一聲,道:“你這個問題太曖昧了,我不想回答你。”
  商燕一直保持沉默,這時臉色有點不高興,道:“老板,我身體有點不舒服,能不能先回去?”
  方志誠微微一怔,暗忖這么晚將商燕喊出來,的確有些不妥,便頷首道:“那你就回去吧,打的費,明天我給你報銷。”
  商燕悶悶不樂地離開,齊豫湊到方志誠的耳邊,低聲道:“小商對我有想法!”
  方志誠連忙擺了擺手,解釋道:“你千萬不要多想,她是真的累了,明天一早,還有許多事情需要她處理。”
  齊豫搖頭笑了笑,嘆氣道:“你不懂女人的心思啊。”
  方志誠咀嚼著齊豫的言外之意,當然能理解她所指為何,但表面上還是裝傻地笑道:“齊總,你這是在諷刺我不夠了解你嗎?”
  齊豫白了方志誠一眼,道:“不了解我最好!誰稀罕呢?”
  項新一直在跟琳達聊天,其實也是有意讓方志誠跟齊豫有更多相處的空間。
  琳達遠遠地望了一眼方志誠,與項新道:“項,今天你帶來的這幾個人,究竟是什么來路?”
  項新笑道:“對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琳達眼神復雜,嘆氣道:“那個年輕男人我似乎在電視上見過……”
  項新沒有隱瞞:“他是霞光區的新區長,名叫方志誠。”
  琳達恍然大悟,道:“原來是你的頂頭上司,難怪你那么緊張呢。”
  項新輕嘆了一聲,道:“琳達,有件事恐怕需要你幫我關注一下,在來你的酒吧之前,我們在皇宮那邊鬧了點不愉快。”
  琳達眉頭微微一皺,苦笑道:“得罪了歪哥嗎?那可不是一個善茬,在我們這個圈子,有句話叫做寧得罪公安局長,莫得罪歪哥。這可是一個為達目的可以不折手段的人。我跟他也只是點頭之交而已,想要做什么,難!”
  項新笑了笑,道:“琳達,可能你搞錯了。我讓你關注歪哥,并非害怕他對我不利,而是那位恐怕心中有想法,要拿歪哥開刀了。”
  琳達臉上露出訝然之色,語氣凝重地說道:“歪哥,在漢州已經扎根這么多年,如果想要動他的話,難度很大,甚至有人傳言,他在市里可是有強硬的靠山。”
  其實不需要琳達提醒,項新也知道歪哥是一塊難啃的骨頭,但從方才與方志誠簡單的聊天來看,方志誠已經動了想法,項新是個機敏的人,開始提前布置,希望能通過琳達了解歪哥的一些情況,畢竟在一個圈子的人,對他的動態更加清楚。
  這是項新長期查案養成的習慣,安插眼線,已經成為本能。
  方志誠與齊豫在酒吧內坐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這才決定離開,方志誠喝了一點酒,項新預計到了這一點,所以沒有喝酒,然后開著方志誠的沃爾沃,先將齊豫送回酒店。
  方志誠閉著眼睛,沉聲問道:“歪哥的靠山是誰?”
  項新暗忖方志誠終于還是提起了此事,道:“趙市長!”
  方志誠眉頭凝起,道:“難怪氣焰這么囂張!”
  現在漢州姓趙的市長,只有一人,那就是與方志誠有一面之緣的趙崚。當初方志誠在燕京參加中央黨校培訓班的時候曾經與之溝通過。這是一個極有人脈與資源的常務副市長。夏蘭山若是能夠成功晉升,胡鋼順理成章成為市委書記,而趙崚則是下一任漢州市長的有力人選。若是沒有特殊情況,胡鋼退二線之后,趙崚便是市委書記。簡而言之,趙崚其實是夏蘭山培養的接班人。
  項新苦笑道:“歪哥最近這兩年已經開始將自己洗白,早在九十年代末,歪哥做的一些事情,當真是令人敢怒不敢言。當然,因為時間過去太久,沒有什么線索和證據留下,所以只能讓他逍遙法外。這是一個智商極高的人,干任何事情都非常縝密,不會讓人發現。若是將他成為漢州地下社會的‘教父’,并不為過。現在有好幾伙勢力的頭目,都是當年他的手下。現在歪哥表面上從事正經行業,但事實上操控著漢州的地下世界。政府這邊為了讓社會保持穩定,所以也給與歪哥一定的生存空間,畢竟若是動了他,等同于在地下社會引燃了炸藥的導*火索,會產生一系列不可預料的連鎖反應。”
  方志誠思索片刻,道:“我們需要好好琢磨才是,不能輕舉妄動,打草驚蛇。”
  項新暗忖自己的判斷沒錯,方志誠準備對歪哥下手,他也能理解方志誠,作為一個年輕的官員血氣方剛,當遇到不公平的事情,第一反應就是要鋤惡扶善。
  當然,方志誠可能還有其他用意,他在霞光區已經基本站穩腳跟,但對整個漢州的影響卻是不大,需要有一個事件來穩固自己在漢州的地位。
  歪哥無疑便成為了他的目標,不過歪哥可不是一般人,哪里輕易會成為他人的墊腳石?
  項新臉上不動聲色,心中暗自盤算,若是能成功打掉歪哥,這無疑會成為他一生之中最大的成績,但機會與風險總是并存的,項新也沒有太大的把握,雖說貓抓老鼠是天性,但真遇到了鼠王,老貓也得打個寒噤,掂量一下勝算能有幾何。
  回到家后,打開客廳的燈,方志誠皺了皺眉,電視機還開著,樸泫雅躺在沙發上酣然入夢,豐滿的臀部朝著自己方向往外拱著,咖啡色的棉質睡褲,將之包裹得緊繃繃的,有一種要炸開的感覺,細看兩眼,甚至還能翹見內褲邊緣的摺痕。
  方志誠走過去鬼使神差地朝著那豐滿之處拍了一把,惹得樸泫雅驚呼出聲,茫然地望著方志誠,許久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
  “你回來了啊?”樸泫雅并沒有意識到方志誠剛才怒拍了自己的屁股,反而覺得自己有些失態,“吃過了嗎?我去給你熱菜?”
  方志誠有點后悔拍了樸泫雅屁股,因為那一瞬間,他的心態有些邪惡,見她沒有反應過來,就擺了擺手,道:“我吃過了,將你喊醒,只是想讓你回房間休息,下次沒必要再等我回來了。”
  樸泫雅望著方志誠的背影出神,突然發現屁股有點不對勁,下意識地揉*搓了兩下,若是她褪去褲子,恐怕得嚇一跳,因為上面五指掌印清晰可見。方志誠的惡念起了,下手可不是一般的狠!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