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551 年輕人心中藏火

方志誠塞給商燕一些錢,讓她點了幾瓶洋酒。洋酒上桌之后,齊豫喝了一口,道:“假酒。”這不禁讓送酒的服務員臉色一沉,有點難看。
  方志誠苦笑,他知道齊豫絕不會錯,酒吧以次充好,牟取暴利,這是行業內的潛規則,尋常人都習以為常。
  方志誠瞄了一眼服務員,道:“麻煩你去換一瓶真酒過來。”
  服務員見方志誠和商燕都是外地口音,不悅道:“顧客,我們酒吧在漢州開了十多年,一直都是誠信經營,絕對不會出售假酒。所以您的要求,讓我很為難。因為除了這樣的酒之外,我們再也沒法提供其他的酒水了。”
  齊豫笑了笑,道:“正宗的法國波爾多紅酒,口感柔順細膩,但你們提供的假酒有澀味,當然這種差別,只有經常飲法國波爾多的人才能辨別出來。”
  服務員見齊豫越說越仔細,隔壁有人關注到這里,臉色變得很難看,沉聲道:“你稍等,我過會便來。”言畢,他收掉了已經開封的紅酒,然后轉身回了吧臺。進了吧臺之后,他第一件事并不是重新換酒,而是給大堂經理打了個電話。
  于是,方志誠很快見到了一名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他身后站著幾位人高馬大的大漢。
  齊豫瞄了方志誠一眼,似乎有點興奮,笑道:“這下有好戲看了呢。”
  方志誠扯了扯嘴角,暗嘆真是懷疑齊豫故意制造這一矛盾,無奈地搖頭,道:“要不,你和商燕先出去吧,我來與他們溝通一下。”
  齊豫搖了搖頭,道:“那可不行,我是當事人,怎么能輕易離開?”
  方志誠知道事情不能善了,換位思考也能知道個中原因,人家經營酒吧,你上門消費,說人家賣的是假酒,這豈不是故意砸人家的招牌嗎?動用武力,將你掃地出門,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方志誠想了想,給項新打了個電話,跟這些社會人員交流,就是比拳頭硬。若是孑然一身,方志誠倒是不怕跟他們據理力爭,甚至動手。但自己是霞光區區長,若是在夜店跟人動手,這消息傳出去,難免被人利用、詬病。
  大堂經理見方志誠打電話,態度倒是軟和下來,他們畢竟是做生意的,有一個經驗,若是出現了矛盾,還是等知道對方底細再做打算,否則的話,一激動出手,動了了不得的人物,以后的生意可就不好做了。
  等方志誠打完電話之后,大堂經理遞出自己的名片,方志誠看了一眼,笑道:“皮經理,你好。先,請你們冷靜一下,我們只是顧客,單純地只是想要在這里放松一下,并不是故意找茬。其次,這酒水的真假,你們心知肚明。我建議,還是彼此各退一步,你們給真酒,我們權當你們有了個失誤。做生意的和氣生財,不是嗎?”
  皮經理暗忖這個年輕人說話老成,但他有豈能認下假酒的事情,在場這么多人,如果傳開了,豈不是要讓很多人來鬧事。
  皮經理沉聲道:“這位先生,你剛才開了一瓶酒,還有兩瓶酒沒開。如此怎樣,那瓶開了的酒,算你們一千元,再退給你們為開封的酒錢,如何?”
  商燕不悅道:“那豈不是我們還得為那瓶假酒買單?”
  皮經理揮了揮手,有點不耐煩地說道:“我老皮在夜場工作這么多年,也沒少見許多喝霸王酒的人。皇宮酒吧能開這么多年,接待過各種消費者,如果你們非要鬧事的話,我老皮絕對不會害怕,愿意奉陪!”
  方志誠翻了翻手腕,看了一眼手表,笑道:“既然皮經理不愿意大事化小,而作為消費者,我們也不能忍氣吞聲,心甘情愿地被你們欺詐,那我們就耗著吧。”
  言畢,方志誠坐在了吧椅上,皮經理知道方志誠正在等待救兵,頓時有些進退兩難。皮經理經驗豐富,也遇到過許多刁難的顧客,但一般稍微嚇唬一下,再安撫一下,就可以搞定,但方志誠顯然有所憑恃,根本就不將自己看在眼里。
  如此僵持了十分鐘,皮經理見已經影響到周圍的客人,便說道:“這位先生,要不我們去辦公室談吧?”
  方志誠笑了笑,沒有起身。
  皮經理有點拿捏不定,有種不好的感覺,連忙給老板打了個電話。
  就在這時,項新走入了酒吧,很快找到方志誠所在的地方,他身后跟著幾人,個子不像皇宮酒吧保安那么魁梧,但身形精悍,身上有種特殊的氣息。
  “咋回事?”項新走到方志誠身邊。在電話中,方志誠也沒有明說原因。
  方志誠搖頭苦笑道:“喝到了假酒,想讓他們換真的,結果就這么耗上了。”
  項新笑道:“這酒吧是注冊地應該歸霞光區,你讓工商局安排人來查一下,不就可以了?”
  方志誠嘆氣道:“現在什么時間點了?我也不想把事情鬧得太大,想來想去,只能找你搬救兵了。”
  項新點點頭,朝著皮經理招了招手,道:“皇宮酒吧的老板,我聽說過,號稱漢州地下皇帝的歪哥。你跟他說下,老項的朋友在他這邊喝到假酒,看他怎么辦吧?”
  皮經理并不認識項新,見項新氣場不弱,便趕忙又給歪哥打了電話過去。之前,歪哥的回復是,讓皮經理自行處理,畢竟他是老板,若是什么事都自己出場,那又要他大堂經理何用?
  “老項?”歪哥其實幾乎每天都在辦公室,因為若是有重要人物出現,他必須親自出面感謝一下。皇宮酒吧這么多年屹立不倒,與歪哥不錯人際關系有關,否則即使他的靠山再大,經營這類復雜的夜場,難免也會沾濕鞋襪。
  歪哥腦海中閃現出項新的身影,淡淡道:“你稍等,我馬上就過來。”
  歪哥,之所以別人這么喊他,是因為他有一個習慣,站在一處的話,下意識地別著腿,這就給人一種歪著的感覺。
  方志誠細細地打量著這個地下世界的土皇帝,比想象中要清秀,負責白皙,頭梳得很整齊,臉部瘦削,身高一米七出頭。不過,他的面部表型十分冷峻,眼神淡漠,仿佛透著一股寒氣。
  歪哥主動跟項新握手,笑道:“原來是項局長啊,大水沖了龍王廟。老皮,你趕緊去換兩瓶好酒,我做東請項局長喝酒。”
  皮經理暗松了一口氣,幸好他行事比較機敏,一直穩妥地處理矛盾,如果情況激化,恐怕就不能善終了。
  歪哥似有似無地瞄了一眼方志誠、商燕還有齊豫,笑問:“這就是你的朋友?”
  項新現方志誠給自己暗暗地使了一個眼色,笑道:“沒錯,既然歪哥話,那么事情就算了,也沒必要追究。不過,我得提醒你,做生意還是得誠信一點,不能以次充好,以假充真。”項新很默契地沒有說出方志誠的真是身份。
  歪哥擺了擺手,打趣笑道:“老項,行行都有難念的經,你啊,就做好公安局長工作吧,打假那可是工商局的工作呢。”
  項新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暗忖歪哥這話中有話。歪哥的話有兩層意思,第一,項新你要找回面子,我歪哥已經給了你足夠的面子,不妨就此作罷,握手言和,大家還是見面,寒暄兩聲的朋友。至于自己賣不賣假酒,跟他一個公安局長則沒有什么關系。第二層意思是,他并不懼怕項新找茬,若是真要上綱上線,也有各種方法找項新的麻煩。
  歪哥說話還是很講究技巧的,他跟項新沒有交情,但也知道項新其人,在漢州也屬于能說得上話的人物。歪哥還是希望能夠跟項新保持好關系,至少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項新擺了擺手,輕描淡寫地說道:“歪哥,你這話說得有道理。我作為公安局長是不管這假酒的問題,否則的話,今晚可就沒這么簡單了,恐怕不僅這吧臺上的酒水,連你倉庫也要查個真假。”
  歪哥面無表情,但心中卻是有些震怒,看上去項新與自己在打趣,其實也有威脅的意味。他微笑答道:“老項,若是你這么做,恐怕整個漢州的酒吧沒有一家能存活的。幸好你不是工商局長啊。”
  皮經理這時取來了方才商燕給出的錢,同時還帶來了兩瓶紅酒,正準備開瓶,方志誠擺了擺手,道:“老項,這酒就不要開了,咱們再呆在這里,總覺得有些不自在,還是重新找個地方放松一下吧。”
  項新臉帶笑意,環顧四周,道:“這里烏煙瘴氣,太過嘈雜,的確不太適合聊天。歪哥,你的酒暫時存著吧,下次等我帶朋友過來,再送我吧。”
  歪哥給皮經理使了個顏色,皮經理便沒再開酒。皮經理湊到歪哥身邊,低聲問道:“歪哥,姓項的是什么人物?”
  歪哥面色一沉道:“姓項的雖說難纏,但那個話不多的年輕人恐怕真是大患。你趕緊給我調查一下,此人究竟是誰?”
  歪哥其實已經有預感,此人會是誰,但他還是要確認一下,然后再作對策。今天雖然沒有正面爆沖突,但他隱隱察覺那個年輕人心中藏著一團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