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550 索性快刀斬亂麻

盧曉芬在家中很是強勢,尤其是以前張曉亮郁郁不得志的時候,這使得張曉亮在外有妻管嚴的外號,不過,隨著張曉亮走出統計局,成為了副區長,家中的氛圍慢慢的變化,當男人有了權力之后,盧曉芬不得不考慮要給張曉亮留一點面子。
  以前張曉亮在統計局的時候,平時也會有人送點禮品,如果金額不多的話,盧曉芬一般不會告訴張曉亮,她會直接收下。但現在盧曉芬有所改變,這是一個聰明的女人,知道隨著張曉亮的位置變化,有些東西能拿,有些東西不能拿,所以她會咨詢一下張曉亮的意見。
  張曉亮明確地告訴盧曉芬,絕對不能收受這筆錢,盧曉芬雖說貪錢,但也能狠得下心,畢竟一點小錢,比起副區長夫人的身份更加重要。等吃完晚飯之后,她簡單收拾了一下餐桌,便去周子賢家中去接兒子,然后巧妙地將那個紅包給塞了回去。
  盧曉芬出去接小孩,張曉亮回到書房整理工作思路,他雖說現在分管教育工作,但重心卻沒有放在此處,更多地將注意力落在收集鄧少群及其他人信息的上面。張曉亮是一個聰明之人,他知道方志誠之所以對自己格外其中,主要是看在自己強大的搜集、整理、分析情報的能力。
  放在張曉亮手邊,一張是區公職人員人名單,一張是市公職人員名單,他研究這兩份名單已經足有兩三個月的時間。越是研究這兩份名單,越是會現一些問題,霞光官場的人物關系錯綜復雜,同時又各有聯系。
  方志誠如果想要在最短時間內形成自己的關系網絡,可以采取三種策略,第一是兼并,比如與馬振才順利交接班,這便是一個不錯的思路;另一種是掠奪,通過與鄧少群*交鋒,掠奪鄧少群手中的權力,從而控制原本屬于他的人脈資源;最后一種是培養,但因為方志誠沒有人事權,所以在培養上面還顯得弱勢。
  從長遠來看,只有自己培養出來的人脈才是最忠誠的,所以張曉亮琢磨著需要為方志誠設計一套培養嫡系人馬的方案。
  這一系列的想法,并非方志誠的要求,而是張曉亮自己琢磨出來的,在政務方面,他沒有可取之處,所以他就另辟蹊徑,在其他方面給方志誠輔助。
  方志誠是一個極其聰明的年輕人,但人無完人,在人脈建立上,還不足以跟一些官場老油子進行媲美,所以張曉亮定位準確,他讓自己成為方志誠組建陣營的粘合劑。
  不得不說,張曉亮對自己的定位足夠準確,他也相信方志誠能看出自己的價值,無論方志誠到了那個級別,屆時都會需要張曉亮這個隱伏的“組織部長”為之打點。
  手機一陣震動,張曉亮掏出一看,皺起了眉頭,暗嘆了一口氣,果斷沒有回復那條短信,過了十來分鐘,手機再次震動,那女人忍不住,終于還是撥通了自己的電話。
  “你有什么事情嗎?”雖然家里暫時沒有別人,但張曉亮還是壓低聲音問道。
  “張區長,你沒必要這么不近人情吧?難道這么短的時間,就把我給忘記了嗎?”女人在電話那邊楚楚可憐地說道。
  裝可憐,所求同情,是女人最大的武器,讓人難以痛下決心。
  這是個聰明的女人。
  張曉亮嘆了一口氣,道:“梅露,上次我們可是說好的,因為彼此都有家庭,只是一時開心所以才在一起,等到任何時候,厭倦了對方,就給對方空間。現在你再三地糾纏我,這豈不是違背了之前的決定。”
  梅露微微一愣,暗嘆了一口氣,有一個月的時間,張曉亮沒有再主動聯系自己,她便知道張曉亮準備脫身了。在相處的這段時間內,張曉亮幫助自己頗多,比如調整了自己的工作單位,成為市內最好小學的教師。但梅露與張曉亮相處久了之后,現對他擁有了一種情感,她認為這是愛情。
  梅露鼻子一酸,哽咽道:“老張,我愛上你了,你相信嗎?只要你拋棄我,我愿意為你獻出一切,甚至,如果你讓我離婚,我也可以做到。”
  張曉亮顯然沒想到梅露如此偏激,他微微一怔,苦笑道:“梅露,我問你,如果我現在不是分管教育的副區長,你還愛我嗎?”
  梅露被張曉亮的這個問題,問得沉默下來,不知該如何回答。的確,如果張曉亮現在沒有了副區長的身份,就是一個普通人,梅露絕對做不到,舍棄一切,拋家棄子。
  張曉亮耐心地勸說道:“梅露,我就是覺得你將我們的感情看得太認真,所以才決定跟你分手。所謂長痛不如短痛,現在快刀斬亂麻,總比以后一不可收拾要來得好。雖然以后咱倆不在一起,但還是朋友,只要你有任何困難,我都會不遺余力地幫助你。”
  梅露嘆了一口氣,知道結果無法改變,抹了抹眼角的淚水,痛心地說道:“老張,你實在太可怕了。”
  張曉亮自嘲地笑了笑,道:“既然知道我是個可怕的人,那就離我遠一點吧。”
  梅露掛斷了電話,張曉亮閉上了眼睛,梅露是一個不錯的女人,張曉亮覺得與她相處的時光特別快樂,但比起女人,張曉亮更在乎自己手中的權力。因為他是個理智的人,當初只是統計局局長的時候,可沒有人主動送上門。
  讓張曉亮決定跟梅露徹底斷絕關系,還是方志誠使然,因為自己的頂頭上司知道自己跟梅露有這么一層瓜葛,雖說有這么一句話,“好兄弟一起扛過槍,一起嫖過娼”,但張曉亮知道,方志誠并不滿意自己的行為,他必須補救。
  原本張曉亮以為方志誠跟姜佩有一腿,所以動了很多心思,將她調到區政府工作,但從最近這段時間仔細分析,將姜佩與方志誠并沒有什么太多牽扯,果然如自己所誤解的那樣,方志誠那次與姜佩雙雙離開,只是偶然而已。
  ……
  與齊豫在一家風味獨特的漢州家菜館吃完飯,齊豫提議道:“現在回酒店還早,不如去酒吧坐坐吧?”
  方志誠想了想,笑道:“我對漢州的夜生活還不太熟悉,究竟哪個酒吧好玩,還真不知道。這樣吧,我打個電話,找個向導。”
  齊豫笑盈盈地望著方志誠,打趣道:“志誠,你在官場呆的時間太久了,給人的感覺沉穩成熟,但有一點不好,太老氣橫秋,與我們這些年輕人格格不入。”
  方志誠苦笑道:“還是第一人這么直接地指出我身上的缺點。不過,每個人的生活環境不同,承擔的壓力與責任也不一樣。”
  齊豫翻了個白眼,長吁一口氣,“又開始講大道理了,像極了我的老爸,如果你跟他聊天的話,我確定你們肯定有共同話題。”
  方志誠笑道:“齊氏集團的大老板嗎?有機會我一定要與他見一面。”
  方志誠給商燕打了個電話,等了十來分鐘,商燕急匆匆地走入餐館,她盯著齊豫上下打量一番,道:“老板,這就是那位齊氏集團的客人?”
  方志誠笑著點頭,道:“齊氏集團的千金,齊豫女士。”
  商燕眸光一閃,微笑著與之握手,道:“你好,我叫商燕,是方區長的秘書。”
  齊豫復雜地看了一眼方志誠,感慨道:“好漂亮的女秘書啊,你們方區長的運氣可真好。”
  商燕面色一紅,連忙垂下眼瞼,道:“方區長可是一直嫌棄我,說我工作起來沒有男同志勁頭十足呢。”
  齊豫掩口笑道:“那是你們方區長太過膚淺,有研究證明,女性更適合擔任秘書工作,因為與男性相比,女性細膩、認真,有耐性。”
  方志誠感慨道:“你們還真投緣,見面才幾分鐘,便攜手一致,對付我這個異性同胞了。”
  齊豫開心地笑道:“你還真別說,我跟商秘書一見如故。”
  商燕也不太熟悉漢州的夜生活,打了兩個電話之后,選擇市中心一家名叫“皇宮”的酒吧。剛進入其中,便聽到震耳欲聾的音樂聲,方志誠連連蹙眉,他不太喜歡這種氛圍,不過見齊豫臉上帶著些許興奮之色,也就沒有說什么,畢竟來這里娛樂,關鍵是要招待好齊豫,自己的喜好那就不算什么了。
  雖說齊氏集團這兩年展勢頭低迷,但對于霞光而言,是一個千載難逢的資本大鱷。當初東臺也是寂寂無聞,因為齊氏集團的強勢入駐,引起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最終讓東臺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脫引而出,一躍成為全國聞名的開前沿陣地。
  如果齊氏集團愿意在霞光區設立大6總部,絕對會刺激霞光的展。同時,漢州一直有“玉器王城”的美名,因為漢州的玉器工匠傳承極好,無論是技術還是藝術性,都堪稱登峰造極,若是能利用齊氏集團的珠寶渠道,或許能打通漢州玉器的銷路,讓漢州的玉器不僅暢銷國內,甚至踏出國門,成為支撐地方經濟的一大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