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55 一頓晚餐換答案

(新書期已到最后沖刺階段,在諸多書友的幫助下,本書成績也一路飆升,成功問鼎新書榜第一,敬請諸位在剩下的時間里,也一如既往的支持煙斗。無以為表,只能以文字表達。)
  等秦玉茗離開宿舍之后,方志誠躺在床上,感覺身體隱隱發燙,火氣難消,便蹬掉了薄被,整個人成一個“太”字躺在一米二寬的小床上。外面雨聲淅瀝不絕,方志誠索性站起身,走到窗戶邊,欣賞雨景。已然聽不見雷聲,不過閃電不是撕裂天際,讓人心神微顫。
  突然整個宿舍樓驚呼一片,因為雷雨天氣的關系,樓內的電源跳閘,整棟樓暗淡下去,如此一來,方志誠反而覺得內心沉靜了許久。手機突然震動起來,秦玉茗發來短信,告訴他蠟燭放在電視下方的柜子里。方志誠接著手機屏幕的微光,拉開抽屜,從里面挑出蠟燭,然后在自己褲子口袋里找來打火機,發現能點火,便將蠟燭點燃。
  方志誠想了想,給秦玉茗發送一條短信過去,“蠟燭找到了,你們那里需要嗎?”
  秦玉茗很快回復消息過來,“不需要,我們這就睡覺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提著蠟燭,在昏暗的宿舍內摸索著,突然覺得在黑暗中探索秦玉茗每天居住的地方,顯得自己有些變態,但同時既新鮮又刺激。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比如在秦玉茗的衣柜里會出現一些平時不會穿著的衣服。這些衣服大多暴露而大膽,方志誠眼前閃過一個場景,想想秦玉茗將這些衣服套在身上,對著鏡子孤芳自賞的情形。
  方志誠隨后開始打開衣櫥中間的柜子,秦玉茗是一個很愛整理的女人,胸針、首飾、化妝品,均各自存放在一處,井井有條、層次分明。在第三格柜子里,方志誠突然找到一本褐色封面的筆記本,他猶豫片刻,便翻開。
  秦玉茗之前偷偷看過自己在電腦里寫的《暗戀日記》,即使方志誠發現她隱秘的東西,他也不會覺得愧疚。
  不過,令他很失望,褐色筆記本里并沒有記錄與自己相關的故事,而是摘錄一些很隨意的散文語錄,或者名言警句。
  秦玉茗的筆記清秀亮麗,如同她本人一般,宛如湖畔垂柳,優雅而內斂。
  方志誠讀了幾頁——“春暖花會開!如果你曾經歷過冬天,那么你就會有春色!如果你有著信念,那么春天一定會遙遠;如果你正在付出,那么總有一天你會擁有花開滿園。”
  他想了想,從皮包里取了鋼筆,在后面續了一句,“花朵總在期盼春天的到來,卻不曾想過,只有忘記冬天,才能擁抱春天。春天一直在靠近你,你什么時候才能拋開冬天?”
  言畢,他將筆記本小心翼翼地塞進去,琢磨秦玉茗若是某一日看到這段話,怕是會大吃一驚吧。
  這一宿方志誠總在迷迷糊糊之中,總覺得外面那扇門會有人推開,然后俏影晃動,跐溜,偷偷摸摸地鉆入自己懷中,不過終究只是奢望,五點半左右,他被敲門聲吵醒,在秦玉茗的催促下,無情地被趕離教師宿舍樓。
  方志誠匆匆趕回家中,換了一套干凈的衣服,在小區門口的攤點吃了一份紅椒肉絲炒面,然后匆匆地趕到市委大院。大院的保安見方志誠來得很早,便于他打招呼。方志誠與他寒暄幾句,便上樓打掃衛生,隨后摸起一份演講稿,拿著紅筆,皺眉批改起來。
  市委書記參加活動的演講稿一般不需要秘書親自動手,由活動承辦單位起稿,然后再有委辦秘書處潤色,確定沒有問題之后,交到市委書記秘書手上時,基本已是定稿。
  方志誠將稿子翻看兩遍之后,對極個別地方給出修改意見,同樣的意思,經過調整之后,更加適合宋文迪講話風格。每個領導都有自己的表達習慣,方志誠仔細研究過宋文迪在公共場合的演講,他的思路與邏輯很清晰,喜歡以事實說話,引經據典,儒雅而內涵,不愛用假大空的言辭,所以方志誠在演講稿中,一般會增加一些有內涵的寓言性故事,如此可以添加講稿的層次感。
  忙了半個小時,總算是將演講稿準備好,剛剛放下筆,宋文迪緩步走入,方志誠便起身為他泡茶,然后將演講稿及今日的報紙送了進去。
  報紙是經過刪減的,比如廣告與副刊,宋文迪是從來不看的,方志誠每天拿到報紙第一件事,便是將這些版面全部給揀去,這是他自覺做的工作,宋文迪原本有些詫異,曾經問過方志誠一次,怎么報紙這么薄,方志誠解釋,自己先過濾一遍,宋文迪若有所思后,表示默許。
  秘書不是一份簡單的差事,并非接受領導指令,被呼來喝去的角色,方志誠在努力讓自己成為宋文迪的耳朵、嘴巴、眼睛,甚至大腦,不僅為他處理各種難題,還要為他的決策提供重要參考,當事情不宜公開時,他還要成為宋文迪的拳腳,幫他處理一些比較隱秘的問題。
  宋文迪對方志誠還是很滿意的,盡管他在處理一些問題上不夠老辣,但頭腦靈活,思維敏捷,血氣方剛,足夠忠誠,比起之前的幾任秘書絲毫不遜色,更重要的是,方志誠能給宋文迪一種默契感,往往自己不需要開口,方志誠便能將事情做得井井有條,一般人很難在這么短時間內做到此點。
  宋文迪通讀演講稿之后,稍稍修改兩三個詞,然后將方志誠喊進來,表示稿子可以了。方志誠接過稿子,給宋文迪續滿茶水,宋文迪突然問道:“國土局最近有沒有動靜?”
  方志誠輕聲道:“昨天從國土局那邊了解,已經有人開始打玉湖生態區閑散土地的主意。我已經通知過了,任何人要購置那塊土地,都需要經過嚴格的審核。”
  雖然玉湖生態區的房地產項目,沒有經過市委常委會的集體決議,但一二把手達成意見一致的消息,已經傳播出去,有商人看中其中的利益,開始提前布局,希望能在政策下達之前,提前占取先機。政策一旦下達,玉湖生態區那些地皮的價值便會成倍增長,誰也沒法無視其中的利益。
  宋文迪臉上露出不悅之色,嘆道:“銀州官商之間的關系,果然如同傳聞中一般,太過緊密,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
  官員和商人的關系,一直飽受群眾詬病,而在銀州,官商關系尤為嚴重,甚至有厲害的商人,被稱為民間組織部長,能掌控官員的升遷,這足以說明商人與官員的關系太近。
  處理官商關系,也是宋文迪在上任之初,重點要解決的問題之一。若想營造一個公正公平公開的經濟體系,官員應該對商人一視同仁,不能打友情牌。
  方志誠輕聲提醒道:“從國土局那邊的消息來看,他們怕是頂不了太久,已經有市委領導打招呼,他們也不太好辦。”
  宋文迪點了點頭,低聲道:“你有空去國土局跑一趟,把我的意思帶到位。”
  方志誠連忙應諾,暗忖宋文迪這次是下定決心,堅決杜絕玉湖生態區的土地流失。
  下午四點多,方志誠趕到市國土資源局。
  同樣級別的官員,因為掌握財權、法權、任命權,各自的地位也不盡相同。財政局、稅務局直接與政府稅收支配掛鉤,因此在政府各部門之中,說話也是最為硬氣的。
  至于國土資源局、建設局、工商管理局、衛生局、藥監局、物價局、技術監督局、環保局、安監局等執法局,他們手中掌握著土地、城建、營業執照、醫藥、環保、安全執法等核心公共資源的審批大全,因此處于政權結構的第二梯隊。
  民政局、水利局、交通局、教育局、林業局、氣象局這些部門相對弱勢,但依托國家充沛的扶持資金,因為能決定這筆不菲的資金流向,所在處于第三梯隊
  。因為是市委書記秘書,代表著市委書記,所以國土資源局局長張朝陽親自接待他。進入張朝陽的辦公室,方志誠面色微微一凜,因為里面的裝潢雖然一般,但隨處放置的一些物品,讓他不禁動容,尤其是辦公桌上那座半米高的漢白玉駿馬,雖不知是否古董,但淺淺望了一眼,卻能知道價值不菲。
  張朝陽一邊泡功夫茶,一邊瞇著眼睛與方志誠笑道:“方秘書,這次你過來的目的,大家心知肚明。正如電話中與你表態的,現在國土局這邊已經扛不住壓力,上面有人在打招呼,下面也有人在鬧事。前兩日,玉湖生態區那邊組織數十名老百姓,強烈要求通過玉湖鎮賣地的申請,我現在是里外不好做人,希望宋書記能給予諒解。”
  張朝陽一見面,便拋出難題,無疑讓方志誠不好接話。方志誠笑了笑,緩緩道:“宋書記,讓我給你帶一句話,‘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張朝陽咀嚼著古詩的寓意,目光露出凝重之色。
  本來無一物?他暗忖宋文迪莫非暗示自己,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或許只是一個幌子?亦或者,宋文迪是在威脅現在蠢蠢欲動的商人們,若是他們動靜太大,宋文迪有可能取消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方案,讓他們空歡喜一場。
  方案還沒有正式下達,還有變化的可能。一日沒有政策文件的支撐,玉湖生態區始終還是不毛之地,有很大的風險性。
  張朝陽默然地點頭,飲完一杯茶后,輕聲嘆道:“我知道該如何答復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