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549 忠義責任怎兩全

陳超晚上回家的時候,突然從大院一棵樹下走出一個人,他認真看了許久,才認出是誰,嘴角浮現出苦笑,道:“張區長,原來是你啊?這么晚了,你怎么會在這里?”
  張曉亮從口袋里掏出一支煙,遞給了陳超,笑道:“陳秘書,說是巧遇,你信嗎?”
  陳超嘴角扯了扯,嘆氣道:“不能不信。”
  兩人不處于一個陣營,若不是巧遇的話,那就是有一方別有用心了。
  張曉亮點了點頭,抬眼看了一下樓上,笑道:“請我上去坐坐嗎?”
  陳超沒想到張曉亮如此直接,只能苦笑著說道:“歡迎!歡迎!”
  進屋之后,張曉亮倒也不拘束,換了鞋之后,就把陳超家中的每個屋子都看了一個遍,隨后笑著評價道:“房子雖說空間不大,但布置得聽溫馨,據說你老婆是一個幼兒園老師,從這環境布置上能看出,她挺有愛心的。”
  陳超沒想到張曉亮對自己了如指掌,轉念一想,也就豁然,這家伙原本是統計局局長,手里捏著情報網,私下有傳言,方志誠之所以這么快受到不少人的支持,原因便是張曉亮這家伙捏著不少人的把柄。
  深處官場泥潭,誰沒有個字碼綠豆事,但若是被人有心放大的話,后果不堪設想。
  陳超皺了皺眉,對張曉亮釋放出些許敵意,淡淡說道:“張區長,咱們不妨開誠布公一點吧,你今天來找我,究竟所為何事?咱倆沒有什么交情,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井水不犯河水,這是我一向的行事準則。”
  陳超這兩句話說得有點狂妄,但張曉亮不以為忤,陳超的確有資本說這些話。在他看來,鄧少群能有現在的成就,多半功勞在陳超的身上,如同呂布有陳宮一樣,鄧少群面對很多大事,都有陳超這個智囊在背后出謀劃策。
  但,因為鄧少群對陳超太過倚重,以至于陳超的仕途并不像其他人那般順利。陳超跟鄧少群足有五六年,按照正常情況,早就可以下放到下面,然后為官一方,但鄧少群卻是沒有將陳超放手,以至于現在陳超還是秘書,沒有獨當一面的機會。
  張曉亮便是看出這一點,所以想來試探一下陳超,人都是希望能有更加好的平臺發揮自己的實力,陳超壓抑了這么多年,只要稍微點一把火,極有可能形成火海燎原。
  若是換作其他人,面對陳超的冷漠或許會怫然離去,但張曉亮的心里承受能力可沒那么脆弱,他反而坐得更穩,語氣更加溫和,“陳秘書,你為鄧書記服務多年,你的辛苦,大家都看在眼里,可以說,鄧書記的每個成績,都有你的功勞。但你又得到了什么呢?”
  陳超面不改色,冷笑道:“張區長,我知道你是一個很厲害的說客,但在我這里行不通。鄧書記對我有知遇之恩,也很信任我,這么多年,對我幫助很多,如果你想策反我的話,恐怕要失望了。在咱倆沒有徹底撕破臉皮之前,希望你離開吧,讓咱倆都有點尊嚴。”
  張曉亮善于察言觀色,他見陳超努力聲明對鄧少群的忠誠,心中更加放松,因為這反而顯得陳超意志有些不夠堅定。
  張曉亮微微一笑,淡淡說道:“陳秘書,你是個聰明的人,但在鄧書記這里浪費了許多年華。如果我沒調查錯的話,你明年就要三十五歲了吧?這對于干部而言,可是一個分水嶺,若是你現在還不起步,還不獨當一面的話,恐怕這一輩子就得默默無聞下去了。”
  陳超眉頭聳動了一下,“嚯”的站起身,指著張曉亮,義正言辭地說道:“請給我離開!”
  張曉亮哈哈大笑兩聲,掃了掃衣角,慢慢站起身,盯著陳超看了一眼,道:“陳秘書,你失態了。等你冷靜下來的時候,改日我會再次登門的。相信下一次咱倆就不會這么爭鋒相對了。”
  陳超沒有送張曉亮出門,坐在沙發上凝眉沉思,然后取了一支煙點燃后,狠狠地吸了一口。不知過了多久,房門被打開,妻子沈琳緩步而入,見客廳內烏煙瘴氣的,蹙眉道:“老公,我不是讓你不要抽煙了嗎?”
  陳超將煙掐滅,臉上浮出笑容,道:“不好意思,想事情竟然忘記了。”
  沈琳將煙盒干脆收了起來,啐道:“你啊,關鍵時刻總是忘事,以后再給我發現,就扣你的零花錢了。”
  陳超點了點頭,道:“保證不抽了。”隨后,他將目光瞄向了沈琳手上的包包,疑惑道:“老婆,包包的背帶怎么斷了啊?”
  沈琳苦惱地說道:“別提了,今天有兩個小朋友太頑皮,打斗的時候,把我的包包給弄壞了。好心疼呢,這可是你給我買的結婚紀念日禮物。”
  陳超見沈琳可愛的模樣,微笑道:“不過是一個包而已,下次給你買個更好的。”
  沈琳連忙搖頭,道:“才不要呢。我們學校那些女老師整天比包包,太勢力了。我不想變成她們那樣的人。”
  陳超嘆了一口氣,沈琳還是如同五年前結婚時那般純潔無暇,自己對她有諸多虧欠,畢竟任何男人都希望事業有成,然后讓老婆能過上更好的生活,但自己在區委書記秘書位置上待太久了,看似光鮮亮麗,其實不過是鄧少群手中掌控的傀儡而已。
  陳超苦笑道:“老婆,對不起,我沒有好好照顧你。”
  沈琳搖了搖頭,甜蜜地說道:“老公,若是貪圖那些虛榮,我當初就不會選擇你,我喜歡你沉穩睿智,一輩子就這樣安逸的生活也不錯。當務之急是咱們要早點有個寶寶,三口之家,那樣就很幸福了。”
  陳超在沈琳的脖頸邊上香吻一口,幸福地說道:“既然老婆你有要求,那么我們現在就開始準備吧。”
  歡好之后,沈琳枕在陳超的胳膊上酣然入睡,陳超這才想起,兩人還沒吃晚飯,但又舍不得叫醒沈琳。
  陳超并不是一個有野心的人,如此才會在鄧少群手下默默無聞地充當軍師多年,但他并非愚蠢之人,有異于常人的眼光與判斷力。以前的鄧少群雖然行事作風強硬,但不至于愚蠢自大盲目,但現在鄧少群似乎走進了一個死胡同,始終也繞不出來,他將方志誠視作眼中釘,處處與之對敵,這不是一個智者所為。
  當初鄧少群遇上馬振才懂得守拙求退,但如今卻有些剛愎自用,與方志誠總是較勁。
  聽著沈琳帶著些許清香味,軟綿綿的鼾聲,陳超嘆了一口氣,如果任由現在的局面發展下去,恐怕自己會隨著鄧少群一起走入絕境,他并非不忠之人,但他也有家庭,有一個很愛他的老婆,如果自己跌倒了,豈不是要牽連著沈琳過上不幸的生活?
  張曉亮回到家之后,老婆盧曉芬已經做好晚飯,他先洗了個臉,見兒子還沒回家,皺眉道:“小磊呢?”
  盧曉芬擺好碗筷,道:“去同學家寫作業,順便在他家吃完飯了。”
  張曉亮蹙眉道:“哪個同學啊?”
  盧曉芬笑道:“周子賢,你原來的老同事家。”
  張曉亮點了點頭,坐下取了筷子,道:“周子賢家的女兒成績好,倒是可以讓小磊多去跑跑,小磊明年就要中考了,成績如果還是像以前一樣,不上不下的,那可不行。”
  盧曉芬得意地笑道:“此一時彼一時,以你主管教育的區長,想上區重點高中,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就是周子賢的女兒,想要進入重點高中,還得看發揮呢。”
  張曉亮知道盧曉芬后面還有話,沒有接茬,埋頭扒拉了兩口飯,抱怨道:“今天的飯硬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胃不好。”
  若是以前,盧曉芬就得發脾氣了,不過現在的張曉亮已經不是當初的張曉亮,盧曉芬含蓄地一笑,道:“將就一下吧,明天我會注意的。”
  張曉亮將筷子擺在一邊,成了一碗湯,喝了兩口,方道:“你是不是拿了周子賢什么好處了?”
  盧曉芬暗忖張曉亮聰明,笑道:“老公,你現在越來越神,一下子就被你猜中了。今天周子賢的老婆給我送了一箱牛奶,我見拆過封,就打開看了看,里面有一個大信封。”
  張曉亮面色陰沉,怒道:“你糊涂啊!這種錢怎么能要,趕緊給我退回去。”
  盧曉芬這時候臉色也變得不好了,“老公,我不退,以前為了能讓你往上爬,我們投資了多少,現在終于可以回收,你怎么能讓我退呢?”
  張曉亮干脆將湯碗摔在了桌上,湯汁灑了一桌,“婦人之見,真夠短視。你知道現在有多少雙眼睛盯著我,就等我犯錯誤嗎?你怎么知道,周子賢這個紅包,不會是別人故意弄的一個陷阱?”
  “至于嗎?也就五千塊錢。”盧曉芬嘀咕道。
  張曉亮擺了擺手,怒斥道:“如果你想我坐牢,就收下吧!”
  盧曉芬見張曉亮怫然離去,頓時沒了膽子,嘆了一口氣,道:“行吧,都聽你的,我等下就退回去。我這輩子就是過苦日子的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