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548 選準重點求機會

坐在會議室內,齊豫覺得有點熱,褪去了外套,小心地疊好,隨意地搭在了椅子的扶手上,方志誠瞇起眼睛,仔細打量了一下齊豫,不知為何回想起那次齊豫穿女仆裝的模樣,一次打賭的結果,齊豫曾愿賭服輸,換了一聲女仆裝,嬌滴滴地喊自己為主人,回想起這狗血的故事,方志誠嘴角浮現出笑意。
  齊豫發現方志誠的面部表情有些古怪,蹙眉道:“你的眼神有些色瞇瞇的哦,我不太喜歡。”
  方志誠咳嗽了一聲,解釋道:“你誤會了,我只是回想起在東臺那次賭約了,與那時候相比,齊總你現在可是大變了模樣。”
  齊豫面色一紅,她當時也沒想過為何那么沖動,隨著時間增長,也意識到當時的舉動是多么的幼稚。齊豫在兩三年前,剛從國外回來,社會經歷并不豐富,與方志誠相處得不錯,便將他看成了一個值得深交的朋友,所以才會有那種行為。
  齊豫輕哼一聲,不悅道:“沒想到你這么喜歡翻舊賬,當初的事情,我都忘記了。你也不準再提,否則咱們之間就沒必要繼續往下聊了。”
  方志誠原本是想拉近與齊豫的距離,畢竟許久沒見面,兩人有著陌生感,從過去的趣事出發,或許能打消中間的某些隔閡。他顯然沒想到齊豫的反應會如此之大,苦笑道:“罷了,那我們換個話題吧,我跟你實話實說,如果齊氏集團想要進入瓊漢同城化項目,必須要另辟蹊徑。”
  齊豫皺眉道:“如何個另辟蹊徑法?”
  “借殼!”方志誠眨了眨眼睛說道,“收購或者入股一家淮南企業,讓皮包肉的淮南企業參與到同城化項目的建設中來,豈不是一樣的效果?”
  齊豫眼睛一亮,笑道:“你倒是挺狡猾,不過董事會怕是難以通過。畢竟換了一件馬甲,就不一定是齊氏集團了。”
  方志誠微笑道:“齊總,你這個想法很狹隘啊,只不過城市運營聯盟中沒有齊氏集團的名字而已,你們實際參與到了建設,同時也能吸取經驗,這已然達到目的,虛名有何用處呢?”
  齊豫貝齒咬著紅唇,嘆道:“我得慎重考慮一下,這與董事會的要求不太一樣。我們的計劃是,如果瓊漢同城化愿意接納齊氏集團,我們則將大陸總部按在淮南。”
  這是齊氏集團一整套的戰略部署,如果缺少了直接參與城市運營聯盟這個事實,那么安置大陸總部就缺少了一個有力的理由,對外宣傳時薄弱不少,沒法起到應有的影響力。齊氏集團之所以想要設立大陸總部,那是充分看中了大陸潛在的市場,經過東臺匯金廣場的建設,齊氏集團已經開始嘗到了甜頭,需要一個重磅消息,讓證券市場對其未來有信心。
  方志誠攤開手道:“我不妨跟你明說吧,齊氏集團直接進入瓊漢同城化的可能為零,北方中和集團曾經就想染指,結果被淮南地方企業集體狙擊。現在城市運營聯盟已經抱成團,如果宏達愿意接受齊氏,那么這個團就會分崩離析,宏達不會承擔這個風險。”
  齊豫點了點頭,齊氏集團自然也嘗試過諸多努力,包括直接聯系宏達集團及柳家、朱家等地方企業,但都被直接或者婉言拒絕,她最終才會想要從政府層面入手,看是否能通過政府與企業的關系來嘗試突破。
  齊豫沉吟片刻,道:“我去打個電話。”
  言畢,她站起身,給齊氏集團的掌門人,她的父親打了電話過去。兩人是用粵語在交流,方志誠聽不太明白,但能從齊豫的語氣中讀出,她正在與父親努力溝通,希望他能夠認同自己的看法。
  十來分鐘之后,齊豫打完了電話,對著方志誠攤開手,道:“我父親的意思是,淮南政府必須要堅決支持齊氏集團進入同城化項目,否則的話,在淮南設立總部的事情,那就免提。”
  方志誠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無比惋惜地說道:“那您可以跟齊董說一下,恐怕齊氏集團的大陸總部恐怕要重新選址了。瓊漢同城化項目與其他任何一個政府項目都不一樣,經歷過公開的招投標之后,就會完全放手,沒有理由,更沒有資格,再對項目進行插手。”
  齊豫沒想到方志誠說得如此堅決,微微一怔,沉聲道:“方志誠,你也太沒人情味了吧?”
  方志誠苦笑道:“不是我不講人情味,而是能力有限啊。政府與宏達集團簽署的合同中,有一個條款,宏達集團作為主要承建方,有選擇合作方的權力,政府必須要支持、尊重宏達集團的任何部署。齊氏之所以如此看重瓊漢同城化項目,想必也是清楚政府這次對企業給予了很多權力的緣故。”
  齊豫沉默片刻,漂亮的眼眸如同水晶一般,散發著幽綠的淺光,終于說道:“你似乎早就知道我的底線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著分析道:“齊氏集團從前年開始,主營業務被兩大競爭對手全面超越,在亞洲珠寶市場跌落五六個名次,所以需要改變戰略,積極轉型才能夠追趕競爭對手。大陸市場足夠大,但想要進入其中難上加難。從前期部署來看,齊氏也在閩南省和淮南省兩個地區可以設立大陸總部,借此以點帶面,以總部模式來徹底消化大陸市場。但之前閩南的商業糾紛導致齊氏的形象不佳,所以齊氏更偏向在淮南設立大陸總部。瓊漢同城化是一個好的契機,如果能借此機會進入這一項目,對以后完全打開大陸市場可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齊豫的眼睛一亮,笑道:“你太聰明了,有種沖動想把你挖到我們公司當戰略顧問。”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我提出的建議,對于齊氏集團是最好的方案。齊氏集團現在的股票勢頭只能說是一般,需要重磅消息支持它上揚。收購或者入股一家企業,或許達不到直接進入瓊漢同城化的消息來得更加有效,但我認為,公告寫得巧妙一點,一樣能起到不錯的效果。”
  齊豫感慨道:“你是一個懂金融、懂經濟的官員,跟你談判有點艱難。你的意見,我收下了,但還需要董事會成員集體商議才行。”
  “行,那我等你的消息。”方志誠點了點頭,翻了翻腕上的手表,“說完了正事,我們也應該說點私事,要不換個地方,吃點東西吧?”
  齊豫頷首笑道:“的確有點餓了。”
  和齊豫并肩從會議室走出,不遠處看到鄧少群正在與幾個客商聊天,方志誠也沒過去打招呼,徑直出了會堂。現在方志誠跟鄧少群的關系,整個霞光都知道,兩人看上去沒有正面交鋒,但暗斗不少,許多人已經開始站隊。
  鄧少群現在看上去占據優勢,但對政府工作徹底失去控制,明眼人都能翹楚,如果趨勢繼續往下蔓延,鄧少群總有一天會被架空。畢竟這是一個以經濟發展說話的年代,能夠呼風喚雨的區長,絕對會比一個只懂得黨務工作的區委書記更加有前途,況且方志誠三十歲還不到。
  鄧少群眉頭皺了皺,暗忖這方志誠怎么跟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走在一起,便問身邊的秘書,道:“跟在方志誠身后的那個女人是誰啊?”
  陳超抬了抬鼻梁上的眼睛,細細地看了一陣,道:“好像是齊氏集團的代表。”
  鄧少群對齊氏集團不太了解,冷哼一聲道:“這小子,果然毛還沒長齊呢,見到女人就亂走路了。”
  他隱隱有些不滿,作為區長,理應接待所有的客商,方志誠把攤子甩掉,直接待齊氏集團的代表,而自己則在這里疲于應付,讓他有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其實,鄧少群沒方志誠看得明白,在場其他客商加起來,恐怕都不及一個齊氏集團的實力。齊氏集團雖說這兩年發展有點底氣不足,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一個在亞洲排得上號的集團,尤其是其他那些土雞瓦狗能媲美的。而且,這次政策說明會,很多客商的意向都不是很高,即使接待得再好,成交率也很低。
  方志誠索性挑個大魚,簡單、精準、效率高!
  陳超想了想,知道鄧少群不知道齊氏集團的實力,畢竟齊氏還沒完全打開國內市場,知名度比起其他香資企業也有一定的差距。但陳超沒有跟鄧少群具體作解釋,因為他知道鄧少群不太在乎這些。
  若是方志誠跟個什么領導走在一塊的話,鄧少群或許會忌憚無比,但方志誠跟一個年輕女人在一起,鄧少群則無比的放心,因為他認為方志誠的弱點便在此處,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很少能抵抗得住誘惑的。鄧少群巴不得方志誠弄出一堆風流債,到時候鬧大了,下不了臺呢。
  陳超不禁嘆了一口氣,最近鄧少群的行事方法讓他有點心灰意冷。隨著方志誠來到霞光區,鄧少群或明或暗地與他交手幾次,都以失敗告終,鄧少群現在面對方志誠的時候,開始有種不自信。這種不自信讓鄧少群缺失了自己以往獨特的魅力。
  良禽擇木而棲,陳超竟然有種蠢蠢欲動的感覺。
  怔怔出神之際,陳超有種錯覺,方志誠轉過身瞄了自己一眼,他忍不住背脊出了一身冷汗,連忙讓自己不要胡思亂想。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