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546 同居一屋那回事

(鑒于:梨花大大,今天怒擲萬賞,英雄壕怒擲萬賞,所以再加一更!書友們hIgh起來咯。)
  今晚方志誠住在了謝雨馨家中,杜兮洗完澡之后,不停地用手拍打著臉從客房路過,見房門關著,然后推門進入主臥,謝雨馨正在臺燈下翻看明天的主持人臺本,笑道:“如果我今天沒來的話,會生什么呢?”
  謝雨馨合上了臺本,瞪了謝雨馨一眼,沒好氣道:“能生什么?什么都不會生。”
  杜兮詭異地笑了笑,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若不生什么,只能說明你倆之中必然有一人有問題。”
  謝雨馨給杜兮使了個眼色,啐道:“胡說八道什么呢?不是還有樂樂嗎?現在樂樂長大了,什么話都能聽懂,別擋著她面說這些。”
  樂樂在旁邊打著哈欠,一臉困意地說道:“媽媽,今天晚上我們三個人睡一個房間嗎?好擠啊!”
  謝雨馨租的這間房子是兩室兩廳,因此只有主臥和客臥,方志誠一個男性獨自住一屋,其他三人便得擠在主臥,盡管主臥是一米八的大床,但三個睡在一張床上,的確顯得有些擁擠。
  謝雨馨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樂樂,你就將就一下吧,明天方叔叔就離開瓊金了,到時候就不用這么多人擠在一塊了。”
  樂樂眨了眨眼睛,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媽媽,我有一個建議,我可不可以跟方叔叔睡一張床,那樣的話,就不用三個人擠在一塊了。”
  謝雨馨猶豫了一下,道:“這不大好吧。”
  杜兮打了個哈欠,道:“有什么不好的,樂樂還是一個小孩呢,跟他睡在一塊,難道你還怕生什么事不成?我也不想這么多人睡在一張床上,這樣吧,樂樂你去隔壁敲一下方叔叔的門,看他愿意不愿意。”
  謝雨馨暗忖杜兮還真夠口無遮攔的,方志誠對待樂樂就跟對待自己的女兒一樣,讓他和樂樂睡在一起,倒沒有什么問題,只是謝雨馨總覺得應該好好招待方志誠,自己女兒睡覺沒有規矩,經常又哭又鬧,方志誠明天還得起大早趕回去上班,若是影響他休息可就不好了。
  樂樂見杜兮贊成自己的想法,哪里還顧忌老媽同意不同意,蹦蹦跳跳地敲響了客房的門,并喊道“方叔叔,快開門”,方志誠剛剛脫下外套,聽見樂樂在外面奶聲奶氣地喊自己,也顧不得影響不好,徑直過去開了門。
  “方叔叔,晚上我跟你睡一起,可以嗎?”樂樂甜甜地笑問。
  方志誠當然不會拒絕可愛的樂樂,撫摸著她的頭,笑道:“當然沒問題,不過你媽同意嗎?”
  “我干媽同意了。”樂樂答非所問地說道。
  方志誠語塞,這時謝雨馨已經走出主臥,她穿著一件粉色的絲綢睡衣,頭隨意地披灑在兩肩,清秀的臉蛋因為卸了妝,多了一抹清純的氣息,因為沒有穿內衣的緣故,胸口位置頂成了錐子狀,他忍不住下意識地掃了兩眼。至于謝雨馨沒有在意,很平靜地與方志誠說道:“樂樂,跟你睡一間房,沒有問題吧?”
  方志誠笑道:“沒問題,就放心交給我吧。”
  謝雨馨沒有多說什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便走回了主臥。方志誠暗嘆了一聲,心中有種癢癢的,這時樂樂拉著方志誠的手,走入了客房。躺在一個被窩內,樂樂就像一個柔軟的玩具,方志誠心無雜念,對樂樂充滿了疼愛。
  感情是互通的,樂樂將方志誠看成父親,而方志誠也將樂樂看成女兒一般。
  半夜時分,謝雨馨上了一趟衛生間,路過客房的時候,輕輕地推開了門,走入之后,見樂樂睡在里面,便探身,隔著方志誠,輕輕地拉了拉里面的被角,將樂樂露在外面的手臂塞入其中。隨后,她下意識望了一眼方志誠,只見他呼吸均勻,安然入眠。
  謝雨馨心神一動,竟然伸手去撫摸了方志誠的側臉,這時方志誠突然伸出一只手,捉住了謝雨馨的柔荑。謝雨馨被嚇了一跳,差點失聲,連忙捂住嘴。方志誠也是被謝雨馨驚醒了,等反應過來,低聲苦笑道:“原來是你啊。”
  謝雨馨用力收回手,低聲解釋道:“樂樂睡覺不安分,我看看她,防止她被凍著,現在夜里天氣很涼了。”
  方志誠沒好氣地笑道:“你照顧樂樂也就罷了,怎么照顧到我身上了,莫非真將我也看成你的孩子了?我要不要喊一聲謝媽媽?”
  謝雨馨暗忖幸虧沒有開燈,自己現在是臉色潮紅宛如滴出血來,她收斂心神,啐道:“別胡說八道的,你繼續睡吧,我不打擾你了。”
  方志誠心神一動,心猿意馬,謝雨馨深更半夜進入房間,這種暗示已經太過明顯了。與謝雨馨認識已經有一兩年的時間,他對謝雨馨的好感早已深根芽。謝雨馨是一個堅強有韌性的女人,身上有自己媽媽的影子,方志誠從來都沒有否認,自己對謝雨馨有著好感。
  原本方志誠以為這種情感,類似于朋友或者家人,但當深處黑暗的環境中,情感開始變異,蔓延到全身,使得身體深處開始分泌一種亢奮的情緒。所以他大膽地摟住了謝雨馨的腰肢,用力一攬,謝雨馨頓時失去了重心,貼靠在了方志誠的身上。
  兩人的面部只相差幾公分,黑暗的空間頓時安靜下來,只剩下粗重的呼吸聲,此起彼伏,如同撩撥琴弦,很快默契地起伏著。
  “你在做什么!”謝雨馨扭動著身體,因為樂樂就在旁邊,她害怕驚醒她,所以盡量控制動作。
  方志誠壞笑道:“我想做男人都喜歡做的事情,女人呢,絕大部分也應該喜歡做的事情。”
  “別耍混!樂樂就在旁邊呢,你膽子也太大了一點吧,趕緊放開我,不然我得生氣了。”謝雨馨失去了重心,方志誠的力氣太大了,讓她根本動彈不得,甚至她還現方志誠的力量越來越大,幾乎要將自己揉進他的身體里。
  方志誠沉聲道:“雨馨,我喜歡你很久了。不要動,我們就抱一會兒。”
  謝雨馨知道繼續掙扎也無用,終于放棄了掙扎,不過,只是安靜了數秒,她現背部沿著脊柱往下傳來一陣麻感,意識到方志誠開始對自己動手動腳了。
  謝雨馨禁欲多年,自從離婚之后,就沒有與異性有過如此激烈的身體接觸,后背傳來舒服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嬌呼出聲,雙腿夾*緊,感覺到一股水流從深處滿溢而出,那種滋味宛如久旱的大地,受到滋潤,突然萌了生機。
  “志誠,不要這樣,我不喜歡……”謝雨馨咬緊牙關,顫聲說道。
  方志誠嘆氣道:“雨馨,你的身體已經出賣你了。我知道你是喜歡我的。”
  謝雨馨感覺飄在了云塵之間,大腦開始不停地旋轉,一個聲音告訴她,“嘗試一下這種感覺吧,男人與女人之間的那種事可是天性,作為一個單身女人,偶爾逾越一次嘗嘗刺激的滋味,那又如何?”
  但另一個聲音卻是在說,“你既然與他沒有結果,就不應該跨出那一步。你還有樂樂,不能做一個沒有道德的媽媽。”
  方志誠并不知道謝雨馨腦海中正在天人交戰,他原本就在半夢半醒之間,這一刻意志力也最為脆弱,并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潛意識作祟之下,一步步地侵犯謝雨馨的禁區。
  盡管隔著一層被子,但謝雨馨已經現方志誠的身上的變化,當方志誠雙手重重地摁向自己的臀部,謝雨馨松了一口氣,雙腿張開又很快并攏,與方志誠貼合在一起。
  很難想象這種滋味,彼此那徹底的肌膚相親更加刺激,兩人互相糾纏了十來分鐘,終于身邊出一聲咳嗽聲,他們才停止了動作,面面相覷地望著對方。
  樂樂醒了嗎?
  謝雨馨知道自己的身體生了什么,盡管與方志誠隔著一層被褥,但自己卻是充分地享受到了那久違的感覺。“你就是個混蛋!”謝雨馨狠狠地拍了一下方志誠,毫不猶豫地奔出了客房。
  方志誠抬頭看著天花板,長長地噓了一口氣,自言自語地嘆道:“雨馨的身材真好,緊繃、光滑、細膩、有彈性,若是再抱上幾分鐘,恐怕還真得擦槍走火了。”
  重新躺倒床上,謝雨馨仿佛什么都沒有生,閉上了眼睛,這時杜兮突然啞聲問道:“怎么,一泡尿上了這么長時間?”
  謝雨馨以為杜兮現了什么,結巴地說道:“上了一個大的,所以時間有點久……”
  杜兮捂著肚子從床上爬了起來,道:“你還別說,我肚子有點疼,也想去趟洗手間。是不是你晚上煮的飯菜不干凈?”
  “盡胡說!”謝雨馨沒好氣地啐了一句,她等杜兮離開房間之后,連忙起身在衣柜里翻了一條干凈的內褲,快換上。方才只是一會兒,但下面的分泌物太多了一點,黏糊糊的貼在身上一點也不舒服。
  謝雨馨心中對方志誠情緒復雜,總覺得不應該這樣,隨后又琢磨,方志誠究竟是如何看待自己與他的關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