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545 為藝人公司挖人

(婚事終于結束了。結婚不容易,瘦了七八斤,但書友們的熱情,我是感受到了,累點何妨?結婚當天的書頁留言均翻看了一遍,很是感動。在國外的英雄壕,今日還特地托管理代發了萬賞,特別鳴謝!)
  杜兮正好從衛生間走出,被嚇了一跳,疑惑道:“怎么突然發這么大的火?對我有意見的話,當著面沖我來,沒必要在背后跟謝雨馨拍桌子吧?”
  謝雨馨解釋道:“你搞錯了,志誠是因為知道你被封殺的真正原因,所以表達不滿呢。”
  杜兮撇撇嘴道:“在娛樂圈這么多年,我早就練成銅皮鐵骨,這點小風波又算得了什么,總有一天公司會重新來求我跟他們重新簽約的。”
  謝雨馨嘆氣道:“主要背后黑手的實力很強,你之前也沒跟我具體說是誰,現在能告訴我嗎?”
  杜兮沉默了片刻,道:“也不瞞你倆了,其實我得罪了欒云龍。”
  謝雨馨眉頭緊緊地皺起來,欒云龍此人在娛樂圈算是老一輩的藝術家,屬于大眾明星,民間傳言他收的幾個底子身上都有黑色屬性,雖不知真假,但也說明了欒云龍的江湖地位。國內的娛樂圈并不干凈,到處存在潛規則,杜兮因為運氣不錯,沒有經過什么波折,便成為了全民偶像,所以沒有經歷過太多的潛規則。
  但當人名氣大了之后,難免會被蒼蠅盯上。
  方志誠只知道欒云龍是個說相聲的,經常惹出一些是非,疑惑道:“你究竟怎么得罪他了?”
  杜兮猶豫許久,苦笑道:“這事兒還挺難以啟齒的。不過,大家也不是外人,我也就跟你們如實說了吧。欒云龍是個變態。”
  方志誠沒想到杜兮會這么評價欒云龍,噗嗤笑出聲,道:“怎么個變態法?”
  杜兮沉聲道:“欒云龍此人沒有做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但他有一個怪癖,那就是喜歡收集一線明星的原味內衣和內褲。”
  方志誠臉上露出茫然之色,道:“什么叫做原味內衣和內褲?”
  杜兮看了一眼謝雨馨,見她低下頭笑出聲,語氣有些不大好的說道:“就是穿了一天后,沒有洗過的貼身衣物。”
  方志誠這才恍然大悟,暗忖這欒云龍的確有些變態,不過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有異裝癖、有戀腳癖,有人喜歡收集女人穿了一天,上面還留有分泌物的貼身衣物,這也并非沒有可能。
  杜兮繼續說道:“從一年多前,欒云龍便通過人找到了我的公司,安排了好幾個說客,希望我能給他提供一套原味內衣和內褲。一開始他開出了很多價碼,比如幫助我上更多的通稿,或者幫我聯系現在一些比較好的劇組。但我覺得太過于惡心,所以拒絕了他幾次。原本以為他會知難而退,但沒想到上個月他托人捎話,如果不識時務的話,就封殺我。于是,便出現了媒體上報道的那些事。”
  方志誠感慨道:“沒想到娛樂圈竟然還有這種變態和人渣,真是個惡趣味啊。”
  杜兮眨了眨漂亮的眼睛,嘴角浮現出一絲無奈的苦笑,嘆道:“我也累了,正好想找這個機會休息一下。”
  方志誠能從杜兮的口中聽出不甘,道:“這個變態,我真想揍他一頓。”
  杜兮沒想到斯斯文文的方志誠,竟然爆出粗口,笑道:“算了吧,欒云龍還不算最丑陋的呢。你也應該聽過娛樂圈的一些丑聞,尤以八*九十年代的香都娛樂圈為盛,當紅的明星被黑社會老板各種羞辱折磨的事情見怪不怪。國內的娛樂圈相對而言已經算是夠純凈的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對杜兮多了一絲同情,看上去光鮮亮麗的大明星,其實暗地里也有不為人知的苦惱。
  方志誠琢磨著秦玉茗正在組建娛樂公司,急缺一批有實力的明星,雖然現在杜兮深處娛樂風暴之中,被媒體封殺,但這也是秦玉茗正好將杜兮挖到自己公司的最佳契機。
  方志誠笑道:“杜兮,你還記得秦玉茗嗎?”
  杜兮微微一怔,點頭道:“當然記得,玉茗舞蹈學校開課的時候,我曾經當過主持。那是一個很漂亮,也很有氣質的女人。”
  謝雨馨瞄了方志誠一眼,眼中流露出一絲復雜的感情,笑道:“志誠,你不是想勸杜兮去玉茗傳媒集團旗下的藝人公司吧?”
  方志誠暗嘆謝雨馨聰明,笑道:“沒錯!據我所知,藝人公司現在已經注冊成功,因為玉茗傳媒集團旗下還有一個演藝學校,所以公司的員工大部分以演藝學校的學生為主,缺少一些能撐場面的臺柱子。”
  杜兮沒有直接回絕方志誠,笑道:“我的價碼可是很高的,小的藝人公司,我可看不上。”
  方志誠暗忖杜兮都被封殺了,架子還這么大,道:“價碼可以談,只是看你有沒有興趣。我給你簡單介紹一下玉茗傳媒集團,現在集團在東臺有一個影視基地和演藝學校基地,同時計劃在漢州霞光區建一個大型的主題公園。按照計劃,很快就會上市,所以并不缺少資金。”
  杜兮有些意動,道:“現在誰沾上我,恐怕都要一身騷。尤其是小型的藝人公司,如果簽了我的話,就不怕成為行業公敵嗎?”
  方志誠笑道:“正是因為公司很年輕,所以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現在藝人公司正在起步階段,需要一個由頭打響名氣,在我看來,你就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借著被媒體封殺的勢頭,稍微宣傳一下,或許能帶來不錯的效果。”
  謝雨馨是做主播的,她了解新聞事件營銷的原理,很快懂得方志誠的意思,“杜兮,志誠說的方法很不錯。現在雖然媒體封殺了你,但娛樂媒體的立場向來是最沒有原則的,只要稍微運作一下,便可以買通幾個娛樂媒體,扭轉輿論風向。如果你加入玉茗藝人公司,那么就有一個理由,比如杜兮被封殺真相揭秘,只因解除合同另投新主。這樣一來,不僅可以幫你免除被封殺的負*面消息,同似乎還可以宣傳玉茗藝人公司。”
  杜兮也經歷過大風大浪,苦笑道:“我怎么有種被人利用的感覺?”
  方志誠哈哈笑道:“應該說是互相利用。”
  見杜兮的主意已定,方志誠拿著電話給秦玉茗打了電話過去,說明來意之后,秦玉茗沉默片刻道:“志誠,這件事恐怕還得慎重考慮。你的創意很好,如果借用這個事件營銷,玉茗藝人公司的知名度在業界肯定是一炮打響,后期肯定會陸續有藝人來投奔,但杜兮現在被媒體封殺,而她的又價碼太高,并非我們這種剛起步的小公司能承擔的。”
  秦玉茗是站在一個經營者的身份來考慮問題,她看到了簽約背后的好處,但更關注收益。放在以往,即使高價簽下杜兮,那也沒什么問題,因為這可是一個搖錢樹,只需要賺取片酬與傭金,便能讓公司活得很滋潤,但杜兮現在處于輿論風波之中,就成了虧本的買賣。
  方志誠皺眉想了想,道:“或者你可以換一種方式,比如以股份為誘惑,讓她進入藝人公司。”
  秦玉茗微微一怔,笑道:“你未免也太狡猾了。這可是給她開了個空頭支票啊。”
  方志誠笑道:“任何人都無法拒絕空頭支票的誘惑,畢竟她可以從一個員工直接變成股東。”
  秦玉茗沉吟數秒,道:“此事我需要與其他高層商量一下,屆時在主動與杜兮進行聯系,你這個顧問還算不錯,又一次提出了個很好的創意。現在集團公司正在路演,需要一些利好消息來打開市場,如果杜兮能加入集團的話,巧妙運作一下,便可以讓股票在逆市中迎來不錯的機會。”
  方志誠感慨道:“茗姐,在如何運營一個公司方面,你越來越熟練了。”
  秦玉茗笑道:“還不是你這個老師教得好?”
  秦玉茗說的也是實在話,三年之前秦玉茗還是一個循規蹈矩的女教師,現如今已經變成一個聰明智慧的商業精英。方志誠也沒想到秦玉茗能做得這么出色,她在培養員工的凝聚力方面很有一套,玉茗傳媒集團的高層很少勾心斗角,而且對秦玉茗非常忠誠,這或許源于她與生俱來的魅力。
  打完電話之后,方志誠走回客廳,杜兮將兩條白嫩的長腿搭在茶幾上吃瓜子。謝雨馨主動問道:“談得如何?”
  方志誠索性賣了個關子,笑道:“我也不知道,她說還需要回去跟其他管理人員商量商量。畢竟這是一件大事,自己一個人也做不了主。”
  杜兮癟了癟嘴,道:“不愿意拉倒,我還不稀罕這種小公司呢。”
  杜兮還是一如既往的使著小性子,這也是為何媒體會對她封殺的原因,因為她獨立自由,不喜歡受到拘束,所以經常給一些媒體冷眼,以至于一經挑撥,媒體便合力做出封殺她的決定。
  方志誠沒有多言,不過他從杜兮的語氣中聽出了些許失落。曾經萬眾矚目的大明星,突然變成了狗不理包子,這猶如執掌一方的大員,突然失去了權力,那種無奈及沮喪,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