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544 大明星被封殺了

(正式回歸,今日兩更。)
  夕陽灑在青瓦上,泛出一道復雜的色光,董之秋回到家之后,聽保姆說老爺子找她有事,將買好的菜放在廚房內,然后走入后院。老爺子盯著滿地落葉,似乎有所思,董之秋緩步走過去,問道:“爸,你找我有事?”
  老爺子轉過身,凝視著董之秋,嘆了一口氣,道:“之秋,有件事我想與你商量一下。”
  董之秋頷,道:“爸,我大概能猜到你想與我商量什么。”
  蘇老爺子輕嘆道:“你能答應嗎?”
  “不行!”董之秋堅定地搖頭道,“爸,如果他真是老大的兒子,我可以認他,但關鍵他不是。老大已經是了那么多年,我不能夠讓他的名譽受損,這是作為一個妻子的責任。”
  “或者我應該騙你,說他就是老大的兒子。”蘇老爺子嘴角浮現出苦笑,“為了蘇家,你犧牲一下,難道不行嗎?”
  董之秋搖了搖頭,語氣緩和下來,柔聲道:“爸,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答應你,但唯獨這件事情不行。”
  蘇老爺子點了點頭,擺手道:“罷了,既然你不答應,那就算了吧。”
  蘇老爺子早已猜到董之秋不會那么輕易的妥協,盡管老大去世多年,但董之秋對他的感情不變,怎么會讓他的名聲受損呢?
  但,這件事必須要巧妙的處理一下,否則的話,蘇家恐怕會打亂,繼而影響自己多年苦心的經營。
  蘇老爺子知道自己是個冷酷的人,對于自家的血脈不聞不問,很少有人能做得出。但,他上過沙場,見過太多生死,冷漠而殺伐果斷,相較于親情,更關注家族的利益。
  ……
  方志誠開著沃爾沃沒有回漢州,謝雨馨前段時間從銀州電視臺調到瓊金電視臺,正好借此契機,方志誠與謝雨馨約好見一面。一路行來,手機響了好幾次,方志誠沒有接,因為知道那是趙清雅打來的。
  沃爾沃停在路邊,方志誠回撥過去,趙清雅焦急地說道:“怎么不接電話啊,急死人了。我還以為你出什么事了呢。”
  方志誠苦笑道:“不接電話,就是怕開車出事,因為心情實在有點煩亂。”
  趙清雅安慰道:“其實今天蘇霖是帶著誠意過來的,你冷靜下來之后,我再幫你們協調吧。”
  方志誠知道趙清雅也是為自己好,道:“雅姐,等我好好想想吧。你無需太過擔心,我也是成年人了。”
  趙清雅見方志誠邏輯清晰,也就松了一口氣,道:“急匆匆地便走了,原本還打算跟你吃晚飯呢。”
  方志誠苦笑道:“我害怕見到蘇霖,所以趕緊走了。讓我跟他在一起吃飯,我暫時還接受不了。”
  趙清雅能理解方志誠,遇到拋棄自己的家人,豈是一兩句話就能化解其中的隔閡,她嘆了一聲,道:“蘇霖也走了,你現在要折返回來嗎?”
  方志誠微微一怔,委婉拒絕道:“下次有空的時候,由我請你吃飯吧。”
  來到謝雨馨租住的小區,天色已黑,秋風吹得樹梢搖晃,零星的黃葉飄落下來,砸在擋風玻璃上滑落數枚。
  方志誠剛停下車,不遠處便傳來一陣銀鈴般的女童聲,“叔叔,叔叔”,方志誠快跑幾步,將樂樂托了起來,在空中舞了幾個圈,笑道:“哎呀,我們家的樂樂又長大了呢。”
  謝雨馨站在不遠處望著爺兒倆,嘴角浮現出笑意,來瓊金工作已有一段時日,不知為何一直挺壓抑,今天見到方志誠,卻是豁然開朗了。
  方志誠讓樂樂騎在自己的肩膀上,走到謝雨馨的身邊,笑道:“晚飯準備好了嗎?我肚子餓了。”
  謝雨馨沒好氣地白了方志誠一眼,道:“那也得餓著,還得等人呢。”
  方志誠挑眉問道:“男的女的?”
  謝雨馨笑出聲,道:“男的,怎么?你有意見嗎?”
  方志誠頓時臉色變得不太好看,腹誹了幾句,這時候樂樂趴在方志誠的耳邊,低聲說道:“媽媽在說謊呢,還有一個客人是干媽。”
  “杜兮啊?”方志誠沒好氣地瞪了一眼謝雨馨,暗忖這女人竟然敢騙我。
  關于杜兮,方志誠最近翻報紙在娛樂版看到她的幾個負面新*聞,似乎因為耍大牌的緣故,正在被媒體封殺著呢。現在也就想明白了,否則的話,以杜兮那個大忙人,怎么可能有空來參加一個小小的家庭宴呢。
  等了大約半個小時,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駛入小區,杜兮帶著墨鏡,穿著火紅色套裝下了車。方志誠將樂樂從肩膀上放了下來,杜兮摘掉墨鏡,張開懷抱,樂樂很善解人意地撲在了她的懷中。
  杜兮從車里取了兩個大箱子,笑道:“這都是我給樂樂買的禮物。”
  謝雨馨接過之后,給方志誠使了個顏色,方志誠嘴角一歪,將那兩個行李箱搭在了手上,笑道:“還挺沉的。”
  杜兮嘻嘻笑道:“有個免費的勞力還真好,我過來的時候,可把我搬慘了。”
  謝雨馨皺眉道:“助理呢?”
  杜兮聳了聳肩,任性地說道:“他見老娘輿論加身,覺得我熬不過去,敢跟我頂嘴,所以我把他給辭掉了。”
  謝雨馨苦笑道:“像他那樣溫和的人,那可是少數,肯定是你說話過分了。”
  杜兮抿嘴一笑,道:“我只是說,像他那么娘的人,找不到老婆,結果他兩眼汪汪,說我太不近人情了。我就讓他滾蛋了。”
  謝雨馨嘆氣道:“誰能受得了你那臭脾氣。”
  杜兮自嘲地笑了笑,道:“其實就是找個理由給他放個長假,現在媒體都在封殺我,助理也沒啥活兒干,等我解禁了,吹個口哨,他就屁顛屁顛地回來了。”
  方志誠瞄了一眼杜兮,盡管她說得從容,但依稀可見有些落寞。大明星被封殺,那種滋味不太好受。
  進入屋內,樂樂要拆杜兮送給自己的禮物,謝雨馨呵斥了幾句,惹得樂樂哇哇大哭,方志誠覺得心疼,就幫樂樂打開包裹,結果一堆女士用品,包括紅色的內褲與蕾絲邊胸衣爆了出來。杜兮連忙走過來,怒道:“取錯行李了,樂樂的禮物在另外一個箱子。”
  方志誠搖頭,感慨道:“這行李箱整理得也太糟糕了。”
  杜兮臉色微紅,啐道:“給我把嘴巴閉閉緊。”
  方志誠暗忖杜兮這脾氣太火爆,難怪被封殺,便走到旁邊打開了行李箱,里面有各種玩具,還有一些適合小女孩使用的護膚品。
  以前覺得杜兮就是一個有點明星架子的女人,現在看來,這脾氣的確有點不可控制,讓人極其不舒服。
  謝雨馨現方志誠跟杜兮之間有摩擦,看在眼中然后將杜兮拉到一邊,道:“你怎么對志誠那么兇啊?”
  杜兮癟了癟嘴,道:“看到他,就覺得他搶走了你,滿肚子窩火呢。”
  謝雨馨點了點杜兮高挺小巧的鼻梁,沒好氣道:“消消氣吧,我不會走的,永遠是你最忠實的粉絲。”
  杜兮嘆了一口氣,道:“粉絲又怎么樣,我還不是被粉絲給害苦了。”
  謝雨馨知道杜兮身上生了什么,安慰道:“每個人的一生都會經歷低谷與高峰,按照你的話,權當給自己放個假吧。”
  杜兮笑道:“你愿意收留我嗎?我打算在你這兒住個一年半載。”
  謝雨馨點頭笑道:“住一輩子都可以。”
  杜兮瞥了外面一眼,道:“就怕有人不樂意。”
  謝雨馨沒好氣地說道:“你啊,又拿我開玩笑。”
  謝雨馨做了一桌子銀州菜,讓方志誠吃得贊不絕口。
  方志誠笑道:“印象中,你很少下廚的啊?沒想到做的銀州菜這么地道,比芳姐也不遑多讓。”
  謝雨馨白了方志誠一眼,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多得狠呢!我從小和姐姐一起長大,沒有父母,最基本的生存能力怎么會沒有呢?只是工作之后,太忙碌了,所以很少下廚。”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佩服,以后有空要經常開火,我也能一飽口福。”
  謝雨馨笑道:“可惜啊,你在漢州呢,恐怕這機會也不多。”
  杜兮插嘴道:“吃完這頓,沒下頓,別癡心妄想了。”
  方志誠滿肚子火,但又不好當著樂樂的面出來,只能閉嘴吃飯。謝雨馨知道方志誠心中有氣,等杜兮去洗手間的時候,解釋道:“志誠,你體諒一下杜兮吧。她最近主要是因為工作的事情,所以才會脾氣這么大。”
  方志誠不冷不淡地說道:“還不是因為脾氣大,得罪了媒體?”
  謝雨馨苦笑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娛樂媒體是最沒有立場的,他們是因為受到雇傭,所以故意陷害杜兮。那張杜兮指著鏡頭說話的照片,真實情況是,她告訴粉絲,注意安全。結果卻是被媒體惡意曲解了。”
  方志誠啞然無語,苦笑道:“她為何不去申訴,跟大家解釋一下?”
  謝雨馨道:“這行業水很*深,杜兮很有名氣沒錯,但也只是大人物手中的棋子而已,杜兮得罪了人,別人故意整她,她有什么辦法呢?”
  方志誠這時很不高興地拍著桌子,同仇敵愾地說道:“實在太氣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