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541 家有韓國小保姆

“小商,你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子,當初我挑秘書選擇你,看中的是你處理問題有思路,有想法,有魄力,但最近這段時間,你的工作狀態非常不好,沒有以前那么積極,而且處理問題極其地任性。我自認為是一個比較寬容的領導,你偶爾出現問題,我能容忍,不會介意,但你屢次三番出現問題,作為你的領導,我必須要跟你好好聊聊。”
  方志誠目光嚴肅地凝視著商燕,最近這小姑娘越來越了不得了,自己或許太過縱容她的緣故,現在竟然還敢給自己甩臉子,如果不調教一下,以后怎么了得?
  商燕被這么一說,嘴巴一癟,眼中噙滿了淚光,她沒有說話,低著頭垂著眼瞼,仿佛受了傷的小貓咪,楚楚可憐。
  方志誠硬下心腸繼續批評道:“商燕,你跟我已經有半年時間,在很多事情上,你處理得很漂亮,我從來沒有后悔選擇你作為我的秘書,但是,你最近的狀態極其糟糕,讓我很是擔憂。如果你心情不佳,需要放松,我可以給你放假,但如果你繼續以這種糟糕至極的狀態工作下去,那我就只能作出一定的選擇。”
  商燕聽方志誠這么說,抬起頭,眼中流露出驚慌之色。正如方志誠所言,他對商燕足夠的寬容,不像其他領導那樣高高在上,給商燕留有一個空間。商燕是一個有個性的女秘書,方志誠沒有束縛她的個性,給與足夠的空間。畢竟,兩人在年齡上相差不了多少,彼此沒有太大的代溝。
  但如今商燕知道碰到了底線,方志誠的言外之意很明確,若是自己還是這么任性、耍脾氣的話,很有可能會被掃地出門,她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
  “對不起,老板,我錯了,請你原諒我。我以后一定改正工作態度,保持良好的情緒與積極向上的態度投入工作,改掉之前的所有不足與毛病,還請老板你給我一個機會。”商燕再也忍不住,淚水從眼眶流了出來。
  方志誠能從她語氣中聽出不甘,讓一個比自己小幾歲的姑娘家承認錯誤,這是多么殘酷的事情。
  方志誠輕聲嘆了一口氣,轉換語氣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我想了解一下,究竟你為何最近這段時間情緒如此糟糕?咱們彼此朝夕相處,是上下級同事,也是朋友。如果你在生活上面遇到難以解決的問題,也可以告訴我,有能力的話,我一定幫你妥善解決。”
  商燕抹了抹眼角的淚水,汲了一下鼻子,似乎豁然開朗,勉強擠出笑容,道:“老板,我知道該怎么做了。最近就是覺得心情有點壓抑,不自覺地表現出來,還請您放心,以后我再也不會了。”
  方志誠見商燕這么說,陡然覺得丟掉了什么,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商燕是一個有個性的秘書,自己看中她,其實更重要的是因為她有時候能為自己枯燥的工作與生活,帶來一絲新鮮的氣息,自己現在讓她改變性格,這固然為工作帶來一些便利,但也會丟失許多樂趣。
  商燕出了辦公室,趴在桌子上哭了一陣,她倒不是因為覺得方志誠剛才批評自己的話不對,而是對自己的行為有些后悔。方志誠與姜佩在樓梯口的場景,被商燕看在眼里,原本大院內就傳言,這姜佩走的是方志誠關系,才進入政府的,現在看來,傳言被證實了。
  在商燕的心中,方志誠是個完美的領導,甚至還是一個完美的男朋友。商燕現方志誠與其他男人一樣,喜歡拈花惹草,這無疑改變了她心中方志誠那個高大偉岸的形象。
  許久之后,商燕想起司機老郭提醒自己的一句話,“不要過分干涉老板的生活。”商燕也知道這是個禁區,但還是情不自禁地淪陷進去了。商燕意識到,自己對方志誠早已有了除上下級關系之外其他的感情,今天方志誠的一同批評,正好也是個契機,或許該改變一下心態,不能讓自己就這么淪陷下去。
  商燕用紙巾擦了臉上的淚水,掏出手機,翻出通訊錄,然后選擇了一名一直在追求自己的大學同學,送了短信,“如果你真想追我,今晚就請我吃飯吧。”
  很快手機有了反應,“一言為定,你想吃什么?”
  商燕托著下巴想了想,沒有回復,頓時有點后悔聯系他,暗忖這還真是個差勁的男人,想吃什么,這么簡單的事兒,還用問自己,難道就沒有一點主見嗎?
  方志誠并不知道商燕今天使小性子,只是因為在樓道看到了自己跟姜佩說了兩句話。他是商燕的上司,因為所處的角度,他不會太多考慮商燕的情緒。在他看來,商燕只是個工具而已,如果工具不聽使喚,他自然要見工具整修一下。
  下周五,霞光區要召開一個招商政策說明會,由招商局組織,邀請了大約二十來家有一定實力的意向企業參加。擺在方志誠手上的是說明會的材料,從材料的嚴謹性便能看出,近期招商局的工作思路不錯,整體情況還是往好的方向展,盡管比東臺招商局要差了不止一籌,但復制東臺模式的效果不錯,管理模式和工作方法已經成型,只要運作半年至一年,便能成熟。
  受到經濟大環境的影響,現在招商環境也不太好,尤其霞光區這種地處二三線城市的區域,在招商過程中也就顯得處于弱勢。
  方志誠托著下巴想了許久,給李卉打了個電話。李卉正在開會,見是方志誠打來的,直接出了會議室接通電話。
  “方區長,請問有什么事情嗎?”李卉現在已經是東臺市副市長,行政級別正處,其實跟方志誠在級別上已經是一模一樣了。
  方志誠笑道:“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在霞光區設立分站的計劃現在推進得如何了?現在銀行對資金控制得極其嚴格,霞光這邊大部分企業想要貸到足夠的款額,難度不易。所以借用招商公司這個平臺來過度一下。”
  李卉如實說道:“昨天我還跟邢縣長溝通了一下,他認為可行,但需要時間,我正在開會,要不會議結束之后跟他再請示一下?”
  方志誠挑了挑眉,不悅道:“這個老邢,拖延癥又犯了,我等下親自給他打個電話吧。”
  李卉知道自己說話的分量和方志誠說話的分量不太一樣,便笑道:“那也行,你若是跟邢市長說的話,他一定加快進度,那樣我也就更好推進了。”
  方志誠隨后又給邢繼科打電話,邢繼科見是方志誠打來的,心情不錯,笑道:“志誠,好久沒跟我打電話了,最近如何?”
  方志誠嘆氣道:“情勢不大好,需要你的支援呢。”
  邢繼科一拍腦門,似是想起了什么,道:“是不是招商公司在霞光設立分公司的事情?我等下就簽署文件,李卉昨天還催過我,只是忘記了。”
  方志誠心中有數,邢繼科忘記此事是假,恐怕是故意拿一下李卉。方志誠心知肚明也不點破,邢繼科現在是東臺市長,他需要駕馭下屬,必須要動用手段,這也無可厚非,自己離開東臺,也就最好不要牽扯到東臺的政*治斗爭中去。
  邢繼科還是挺給自己的面子,方志誠出面協調之后,很快李卉那邊便回了消息過來,招商公司在月底便在霞光區成立分公司,為小中企業提供金融服務。有了這么一股良性的資金流,方志誠松了一口氣,在如今大環境不景氣的情況下,霞光區的經濟應該能實現軟著6,老百姓的生活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
  讓方志誠比較意外的是,在邀請的企業名單之中,齊氏集團赫然在列。與齊氏集團的大小姐齊豫已經有一年沒有見面了,偶爾節日時會互相條祝福短信,但方志誠總感覺齊豫應該不會忘記自己,就像自己不會忘記她一樣,兩人因為緣分,彼此有種羈絆。
  方志誠依舊還是加班到九點半左右才回家,進屋之后,現房間挺干凈,暗忖樸泫雅這個保姆還算沉重,他走入客廳,便聽到陽臺上傳來一陣歌聲,歌詞是朝*鮮語,自己聽不太懂,他往陽臺方向走了兩步,樸泫雅窈窕的身線映入眼簾,客廳只看了銅燈,光線不是太亮,有種朦朧美。樸泫雅踮起腳尖,將衣服晾在晾衣繩上,因為洗過澡,隨意穿了肩齊臀短褲的緣故,露出兩條修長的**,昏黃的路燈似乎穿過了窗戶的玻璃,在她胸前點綴了一團黃芒。樸泫雅個子高挑,輕松地便將衣服晾好,嘆了一口氣,彎腰去取另外一件,這是那團黃芒在她高高撅起的臀部上滯留,方志誠忍不住覺得有點炫目,依依不舍地將眼神轉到了其他地方。
  “歐巴,你回來了啊?”樸泫雅現了方志誠,覺得自己的姿勢不雅,連忙挺起了身子。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怎么這么晚洗衣服?”
  樸泫雅解釋道:“今天學校的課比較多,我晚上七點才回家的。”
  方志誠嗯了一聲,道:“家里有沒有準備飯,我有點餓!”
  樸泫雅拍著手掌,得意地說道:“我早就知道了。廚房有飯菜,我等下給你熱。”
  樸泫雅放下了衣服,將白凈的手在衣服上擦拭了一下,便進了廚房。
  方志誠盯著樸泫雅的背影,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地說道:“怎么能穿得這么短?太隨便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