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54 爭鋒且有得失處

秦玉茗今天特別打扮過,描了淡淡的眉,腮邊撲了粉,嘴唇涂著粉色的唇膏,淺淺地畫了眼影,原本精致的五官變得更加立體。她上身穿著一件短袖絲質白色襯衣,下身是一條緊身黑色短裙,一雙修長纖細的玉腿,被黑色絲襪包裹,因為裙角很高,依稀能瞧見雪白的肌膚,若隱若現。
  秦玉茗的心理,方志誠能理解,今天下午原本她打算去領離婚證,自然要將最為美好的一面展現在程斌的面前。
  方志誠盯著秦玉茗,目光有些肆無忌憚。等餃子上來之后,秦玉茗幫著方志誠調好醬料,推到方志誠的身前,見他盯著自己入神,沒好氣地笑道:“看什么看,我臉上有東西嗎?”
  方志誠搖搖頭,指著嘴,暗示自己不能說話,比了一個大拇指,然后夾起餃子,仔細吃了起來。
  秦玉茗見方志誠不說話只顧著吃餃子,心中郁悶,故意用高跟鞋在方志誠的腳面上踩了一下。方志誠因為吃痛,輕呼一聲,惹得秦玉茗抿嘴一笑。
  “姐,這就是你不對了,剛才不允許我說話,現在又逗我說話,前后自相矛盾。難怪俗語說,女人的脾氣來去無影,變化比翻書還快。”方志誠放下筷子,笑道。
  “一點都沒有情趣,活該你沒女朋友!”秦玉茗托著下巴,輕哼一聲,“女人的話,有時候要反著聽,讓你不要說話,其實是希望你多說幾句;抱怨你盯著她的臉看,其實內心十分喜悅,因為喜歡那種溫柔的目光。”
  方志誠歪著腦袋,苦笑道:“這得多累啊,每句話猜上幾秒,還得逆向思維。”
  秦玉茗雙眸中滿是笑意,低聲道:“我這是在教你如何與女孩子相處,你怎么一點都不虛心呢?”
  方志誠嘿嘿一笑,半開玩笑道:“我只需要知道如何和姐相處便好,不需要知道哪些知識。”
  “難道姐就不是女孩子嗎?”秦玉茗慧黠一笑,反問道。
  方志誠發現秦玉茗嘴巴很厲害,趕緊投降,苦笑道:“我說錯話了,姐,你就饒了我吧。”
  “這還差不多!”秦玉茗滿意地點頭微笑。
  這時外面一聲悶雷響起,未過多久天空便陰沉下來,狂風掃落葉,雷雨不期而至,豆大的雨滴從空中灑落,四處頓時昏沉下來。
  方志誠一邊吃著餃子,一邊含糊不清地嘆道:“姐,怎么辦,我回不去了。”
  秦玉茗莞爾一笑,道:“雨又不會一直下,等會便能停!”
  不過,老天爺并沒有那么善解人意,兩人吃完餃子之后,雨勢不見小,反而變得更大。秦玉茗臉上露出煩悶之色,有點不知所措。又等了十幾分鐘,方志誠從皮包里取出一把黑色的傘,輕聲道:“這雨怕是一時半會沒法停,現在略微小了點兒,要不先送你回宿舍吧?”
  秦玉茗猶豫數秒,點了點頭,依偎著方志誠沖出了餃子館。兩人并肩走了十幾分鐘,雨勢又變大,連視線都變得模糊,幾乎看不清前路。秦玉茗今日穿著的高跟鞋足有八九厘米,一不小心陷入一個泥潭之中,她勉力一提,高跟鞋竟然沒能成功拔出。方志誠將傘遞給秦玉茗,彎下腰使力,好不容易把高跟鞋取出,不過全身的衣服已然淋濕。
  雨水將地表淹沒,已經看不清路況,若是繼續穿高跟鞋,危險性太高。方志誠便蹲下來,指了指后背,讓秦玉茗伏在自己的背上。秦玉茗不好意思,扭捏一番,見方志誠堅持著未起身,嘆了一口氣,調整姿勢,將玉臂勾在他的脖頸上,然后輕輕貼靠上去。
  方志誠心頭一蕩,因為后背傳來一陣溫軟的感覺,那種糯糯的感覺,讓他全身氣血上涌。他深吸一口氣,雙手托著秦玉茗凸出的臀部,然后快速往宿舍區奔去。秦玉茗緊緊地摟著方志誠,雙手撐著黑傘,只覺得如同騎著一匹矯健的駿馬,整個人飛起來一般。
  五分鐘之后,方志誠終于將秦玉茗背到宿舍樓下,兩人身上都濕漉漉的,秦玉茗低頭掃視自己身體,俏臉緋紅,因為白色的襯衣全部貼在肌膚之上,如同透明一般,她下意識地環抱住胸前,然后快步往樓上趕去。
  方志誠也不言語,默默地跟著秦玉茗上樓。等進了她的宿舍,秦玉茗從衛生間取出一條干毛巾扔給方志誠,道:“你先擦干身體,等會我幫你找干凈衣服。”言畢,她先進里屋在抽屜取了一套衣物,匆匆進了衛生間。
  等秦玉茗換完衣服之后,她在衣柜里翻出一件寬大的T恤,然后又取了干凈的內褲。方志誠走進衛生間,突然發現那內褲帶蕾絲邊,哭笑不得,大聲問道:“姐,宿舍里沒有程哥的衣服嗎?”
  “將就著穿吧,程斌不來宿舍,沒有他的衣服。那件內褲是彈力的,雖然有點小,但還是能穿的。”秦玉茗邊說邊笑,同時取出電吹風,拿著方志誠的長褲吹了起來。
  秦玉茗的那件T恤雖然很大,但套在方志誠身上依然很小,他琢磨著再如何狼狽,也不能穿女人的內褲,便將那黑色的蕾絲內褲丟在一邊,在衛生間里找了一條秦玉茗還沒洗外衣,然后扎在腰間,感覺下面涼颼颼地,干咳著推門走出。
  秦玉茗見方志誠的奇怪造型,先是漲紅了臉,旋即笑了起來,指著單人床,道:“先在被子里躲一下吧,等衣服吹干了,再換吧。”
  方志誠便躲進秦玉茗的被子里,可以清晰地嗅到上面傳來的陣陣香氣,想起秦玉茗每日躺在里面,身上難免起了燥熱之意。方志誠暗自慶幸,幸虧藏在被褥里,若是換個情況,怕是要露餡了。
  秦玉茗將長褲吹干,又拿起方志誠的短褲吹了一陣。
  方志誠笑道:“姐,要不我自己來吹吧?”
  秦玉茗擺了擺手,笑道:“怎么,還害羞了?以前我又不是沒幫你洗過衣服?”
  秦玉茗說完這句話,方志誠頓時感覺有種被看穿的感覺,他抬頭朝秦玉茗瞄去,只見她只穿了一件睡衣,睡衣的面料如同綢緞般光滑,那不堪一握的楊柳細腰朦朧隱約,睡衣并不是很長,膝蓋下方的白嫩玉腿完全展露,順著柔美線條而下,便是如同玉墜般的腳趾,散發著迷人的滋味。
  方志誠不敢繼續再看,他輕聲笑道:“那時候心智未開,現在我是大人了,哪里還能讓你來幫我洗衣服?”
  秦玉茗微微一笑,將他的內褲翻面,左手五指撐在那三角短褲的頂端,右手迅速地掃動吹風機,道:“在我眼里,你永遠是長不大的小屁孩。”
  宿舍是一個筒子樓,分為里外兩間,秦玉茗見內褲吹得差不多,便拋給方志誠,然后從抽屜里取一包感冒沖劑,然后走到外間沖泡。方志誠在被褥里摸了一陣,好不容易將內褲穿上,這時秦玉茗正好捧著一杯褐色的藥湯,放在床頭柜上。秦玉茗抬頭望了一眼窗戶,外面還下著雨,嘆道:“剛才你肯定被淋濕了,打了好幾個噴嚏,趕緊喝了藥預防感冒。”
  方志誠目光落在秦玉茗的身上,發現秦玉茗換了衣服,穿得十分簡單,注意到細節之后,他感覺呼吸沉重,口干舌燥,便捧著藥湯,咕嚕嚕的喝起來,三兩口便喝得一干二凈,仿佛這是解渴的良劑。
  又過了一兩個小時,秦玉茗面色變得凝重起來,她抬頭看了一眼鬧鐘,已然十點多,外面的雨沒有變小的趨勢,難道真要把方志誠給留在宿舍?
  秦玉茗連忙否定這個恐怖的想法,雖說教師宿舍相對比較開放,夫妻都住在這層樓上的也有好幾戶,但秦玉茗可不想落人口實,與方志誠在宿舍里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方志誠似乎猜出秦玉茗心中所想,輕聲道:“姐,要不我現在走吧?衣服都已經干了,若是再晚一點,下面的院門要關上了吧?”
  “可是外面還下著大雨呢,你現在過去,我不放心。”秦玉茗心理狀態糾結無比,突然腦海里閃過一道靈光,笑道,“有辦法了。你今天就住在我這里吧!”
  方志誠臉上露出驚喜交加之色,難以置信道:“可以嗎?不會影響姐的聲譽吧?”
  秦玉茗知道方志誠會錯意,啐罵道:“別胡思亂想了,今天徐嬌應該也住在宿舍,等會我與她一起合住,對付一宿。你呢,就住在我房間里,記住千萬不要隨處走動,不然我饒不了你。”
  方志誠毫不掩飾失望之意,苦笑道:“原來是這個法子啊?”
  秦玉茗笑道:“不然呢?”
  “我還以為你要跟我一起呢……”方志誠輕聲道,他鼓起勇氣把這種可能說出口,是試探有無轉圜余地。
  “去死吧!”秦玉茗秀眉擰成一團,笑罵道,“若是還不足,現在就滾出去,誰管你會不會成為落湯雞呢!”
  方志誠笑了笑,“聽你的吩咐,我還是住在這里吧,如果半夜睡不著,姐倒是可以回屋,咱倆好好聊聊人生,談談理想。”
  秦玉茗見方志誠故意在調戲自己,揮起粉拳,在方志誠的肩膀上敲了一記,旋即笑道:“如果你無聊寂寞的話,我可以考慮讓徐嬌來陪陪你哦!”
  聽見徐嬌之名,方志誠總覺得難堪,苦笑道:“姐,我錯了,還是我自個兒陪自個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