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539 半路殺出攔路虎

同城辦一行離開漢州第二天,回到瓊金后便下了工作文件,方志誠大致翻閱了一下,在工作文件中,同城辦對項目進行了時間節點的分割,明確地列出了在規定的時間,必須要完成哪些任務。簡而言之,霞光區政府在瓊漢同城化的工作上被同城辦牽著鼻子走了。
  文件上面有省改委、省政府的公章,也就是說,這個工作經驗是經過省政府審批的,下級部門必須按照工作方案中要求的相關進度來執行。
  方志誠不禁苦笑連連,同城辦的出現有種本末倒置的感覺,原本已經說好,利用城市運營商模式,來推動瓊漢同城化的進程。現在政府又設置了這么一個部門,到時候是按照企業自己的思路來展,還是按照同城辦的工作知識來推進工作呢?
  方志誠沒想到金鋒使出的第一招如此強勢,以自己的能力根本無法應對,為此他給宋文迪打了個電話,宋文迪聽到方志誠訴苦之后,凝眉分析道:“同城辦主要負責同城化專項引導資金的管理,不會過多涉獵企業在籌建項目過程中的具體事務,這是在常委會上訂下的基本調子。現在同城辦下工作文件,讓地方政府與城市運營捆綁在一起,的確有些不妥。不過,文書記似乎對同城辦異常重視,認為這是自己了解瓊漢同城化工作進展的重要抓手,而且文件已經搶先一步下,現在要追回文件,難度頗大”
  方志誠談了一口氣,提醒道:“老板,有件事我得跟您匯報一下,同城辦的副主任,您是認識的。”
  宋文迪點了點頭,道:“是金鋒嗎?”
  這個關鍵位置上安排的是何人,宋文迪自然心中有數。這可是一個牽扯到近百億引導資金使用權的位置,權力非常大。政府近五年剩余財政收入幾乎全部往同城化項目進行流入,而同城辦擁有審批權和監管權。現在的金鋒底氣很足,不怕漢州或者瓊金不來求自己,如果沒有他的簽字,任何款項都出不去。
  瓊漢同城化項目很燒錢,雖說宏達集團的資金實力雄厚,但想要建一座城,沒有任何扶持,幾乎沒有可能。
  方志誠不僅對文景隆的心思暗自佩服,宏達集團以高成本拿下了同城化項目,但他并不怕對這一領域失去控制,隨即打出了同城化辦公室這張牌。
  利用同城辦捏緊了財政支出的錢袋子,即使宏達集團歸屬于卜一仁陣營那也無妨。如果宏達集團想要獲得資金扶持,那么則需要聽從政府的安排。
  方志誠苦笑道:“事情展得太突然,沒想到金鋒竟然能夠東山再起。”
  宋文迪輕聲嘆道:“小方,有很多事情你還沒經歷過,像金鋒這種情況太過微不足道,金鋒當初離開銀州之后,他的人事編制被調回了豫南省委組織部,后面檔案怎么寫,豫南省委組織部完全可以隨意揮。”
  宋文迪沒有明言,但也表達了心中不滿,金鋒空降同城辦里面貓膩太多,但因為文景隆是省委書記,對人事工作擁有絕對的話語權,他也只能保持默認而已。
  方志誠沒藏住話,激憤地說道:“難道就沒有上級部門對此作監督嗎?干部的升遷與調用,怎么能如此隨意?”
  宋文迪無奈笑道:“志誠,你還是太幼稚了一點。干部的升遷與調用,從來不是隨意而為的,豫南為了將金鋒放在同城辦副主任這個位置上,可是花了一筆不小的代價。”
  方志誠沉默下來,他知道自己的位置還是太低了一些,高層之間的利益平衡,自己接觸不到,也想象不到。
  金鋒坐上瓊漢同城辦公室副主任的位置,金家必然要付出不少代價,盡管隸屬于北方派系,文景隆可不會輕易地放棄一塊蛋糕而不求回報。
  方志誠嘆氣道:“誰來當這個同城辦副主任,我并不擔心,只是現在文件下后,打亂了我們開展城市運營商模式的初衷,這讓我很忐忑,畢竟這是個好不容易才爭取下來的項目。”
  宋文迪沉吟片刻道:“我會安排人與夏蘭山溝通好,在瓊漢同城化的項目權力歸屬上進行一定的限制。”
  宋文迪的思路很清晰,既然省委那邊行不通,那只有從下面來找到突破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同城辦雖說有財政撥款的審議權,但想干涉當地政務工作,顯然還是力有不逮。而同城化工作,必須要漢州和瓊金兩個城市,地方政府配合開展,所以真正的權力還是捏在地方政府的手中。
  只要瓊金和漢州在此事上意見達成一致,同城辦的那個蓋了省政府和省改委公章的工作文件,也只是一紙空文而已。
  方志誠見宋文迪愿意出面斡旋,暗自松了一口氣,利用城市運營商模式來推動瓊漢同城化項目是自己的心血,他害怕金鋒從半路殺出做個攔路虎,讓這個創意夭折,那就太可惜了。
  城市運營的主要宗旨就是,將城市建設所有的工作全部打包丟給企業,讓企業按照市場化的思路進行建設城市,如果政府過多地插手,則會違背初衷。
  宋文迪沒有給夏蘭山直接打電話,畢竟他是省委常委、副部級干部,與夏蘭山差了一個級別。若是宋文迪給夏蘭山親自打電話,這也就顯得紆尊降貴了。官場上極其講求職務對等,宋文迪給自己重點培養的副市長林子杰交代一番。林子杰也接到了同城辦的那個通知,也是一肚子的不滿,道:“老板,你放心吧,我與夏蘭山也接觸過幾次,此人看上去行事迂腐,事實上大智若愚,他可不會輕易認可同城辦的工作文件。”
  宋文迪沉聲交代道:“此事需要委婉點開展,畢竟同城辦最近深受文書記的重視。”
  文景隆在淮南的時間已經快一年,他展現雷厲風行的手段,讓整個淮南省官場煥然一新,讓之前李思源在任上時固步自封,居安不思危的風氣一掃而空。
  尤其是現在省委推出了全省正處級干部輪崗制這一新花樣,有種人人自危的感覺,因為稍微出現點差錯,很有肯能會納入到輪崗制的名單之中。這個輪崗制出點是希望全省各級部門的交流能夠活躍起來,但真正實施下來之后,有點走形和變味。
  不過,文景隆也憑借這一舉措,順利地接掌了全省干部人事晉升、派遣與調任權,這技巧可謂用得極其巧妙。
  林子杰給夏蘭山打電話過去,夏蘭山早有準備,直接問道:“林市長,你可是為同城辦布的那個通知而來?”
  林子杰笑道:“夏書記,你反應太快了。我是想跟你溝通一下,看您是如何解讀這個工作文件的。”
  夏蘭山停頓了片刻,方道:“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我解讀的觀點,跟林市長恐怕有很多不同之處。”
  林子杰暗忖夏蘭山是個老狐貍,說話滴水不漏,自己想要從他口中套出點東西,難度頗大,他笑道:“夏書記,瓊金同城化是瓊金和漢州的事情,如何來運作,應當我們市與市直接溝通,那樣推進起來才更加的沒有阻礙,現在多了個同城化辦公室,看似是為了理順工作頭緒,事實上多了一個關卡,最現實的問題是,以后我們想要獲得引導資金,恐怕要費上一番波折。”
  夏蘭山表面上不動聲色,他怎么會考慮不到這個問題?夏蘭山在官場上經歷得太多了,早已練得沉穩無比,林子杰與之相比尚有一定的差距。
  夏蘭山道:“林市長,我理解你的意思,但也是沒有太多辦法,畢竟省里的命令,我們下級部門還是要嚴格遵循的。”
  林子杰見夏蘭山再次退縮,忍不住皺住眉頭,索性開誠布公地說道:“夏書記,跟你打這個電話是想通個氣,在應對同城辦下的工作文件的態度上,我們是不是能保持一定的默契。”
  夏蘭山笑了笑道:“那就依你所言。”
  掛斷了電話,林子杰忍不住暗罵夏蘭山,今天這通電話過后,他終于知道夏蘭山的外號“糊涂精”并非浪得虛名,看似糊涂,其實精明無比。自己的提議,夏蘭山沒有拒絕,但也沒有明確地答復,讓自己仿佛一頭栽進了棉花團里,沒有絲毫著力點。
  夏蘭山有自己的想法,同城化項目怎么開展,同城辦說得不算,瓊金的那位也說得不算,得按照自己的節奏來辦。看似夏蘭山事事以他人為主,其實夏蘭山在處事上擅長打太極,以柔克剛,讓人捉摸不定。
  方志誠并不知曉,宋文迪究竟如何運作,從而削弱同城辦的權力,但他知道,宋文迪自有方式。宋文迪能坐到現在的位置,成為李思源在淮南的代言人,這是靠實力一步步走過來的。
  方志誠現在擔心的是,宏達集團那邊會遭受到刁難,從而導致項目進展緩慢,那樣麻煩就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