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538 隱于民間的資本

十月初,國慶節剛剛過去沒多久,瓊漢同城化工作會議——“漢州地區協調會”在市委會議室內召開,漢州市委書記夏蘭山表態:“區域發展必須發揮比較優勢,而漢州如今最大的優勢在于瓊漢同城化帶來無限的可能。尤其是霞光區,地處漢州與瓊金交匯處,將成為瓊漢同城化都市圈的新中心,核心地位和戰略優勢非常突出。霞光區的面積約有七十八平方公里,空間不算大,如何在有限的空間創造無限的可能,這是需要沉思的。”
  之所以在漢州召開這個會議,主要是因為剛剛成立了瓊漢同城化改革試驗區領導協調委員會辦公室,簡稱瓊漢同城辦,這一機構由省發改委管理。掛牌之前,名叫瓊漢經濟一體化辦公室,重新掛牌后,機構行政級別為正廳級,省發改委主任江永兼任同城辦主任。省發改委在各部門的地位一直很重,讓發改委一把手兼任辦公室主任,這也意味著省委的態度。
  此次漢州協調會,江永帶著同城辦的主要領導赴漢州參加了會議。
  令方志誠感覺詫異的是,在同城辦的領導隊伍之中,他發現了一個熟悉的面孔,正是與自己有諸多矛盾的金鋒。方志誠大致判斷了一下金鋒現在的職務,應該是同城辦的核心人員,因為他坐在江永的右手邊,這個位置一般是給副手留的位置,也就是說金鋒現在至少是副廳級的干部。
  金鋒之前不是從商了嗎?他怎么又進入官場,而且級別還比之前在銀州的時候高了兩級。
  方志誠眉頭凝起愁云,心中暗嘆了一聲不好,因為跟金鋒之間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金鋒如今東山再起,肯定會與自己作對,那便意味著在瓊漢同城化的推進工作中,將會出現諸多障礙。
  在會議上,方志誠與金鋒多次目光交匯,從他的眼神中沒有看出特別的情緒,仿佛金鋒與自己根本就是陌生人。
  方志誠從這個細節瞧出了些許不同尋常,以前的金鋒鋒芒畢露,現在卻是韜光暗藏,讓人有種深不可測的感覺。人會因為境遇的不同,發生諸多改變,金鋒現在變得成熟而睿智,若是當初金鋒便如此,方志誠恐怕很難有可乘之機。
  會議開了大概一個多小時,結束之后,市委出面宴請同城辦的領導吃飯,按照常理,方志誠級別未到,但工作人員還是小聲交代方志誠要參加飯局。
  方志誠能理解其中的意思,漢州這邊的主戰場在霞光,自己作為霞光區長,在未來將是主要的執行人,夏蘭山讓方志誠入席,則是為了讓自己與同城辦打好關系,以后工作起來事半功倍。
  方志誠跟夏蘭山接觸的次數不多,但對這個市委書記總體而言印象還是挺好的,除了工作作風稍微古板一點外,他行事講求原則與計較,漢州雖然這幾年經濟發展勢頭一般,但他利用自己的能力還是從省里爭取到不少資金,用于基礎建設。所以漢州經濟情況雖然很一般,但市政工程卻是做得不錯,老百姓的幸福指數相對較高。
  鄧少群因為外出調研,所以方志誠作為霞光區代表前來參加會議。
  飯局開始之后,夏蘭山逐一介紹了漢州市這邊參加飯局的人員,輪到方志誠的時候,笑著與江永介紹道:“江主任,這位要重點為您介紹一下。霞光區區長,我們漢州如今最年輕的正處級干部方志誠。”
  江永頷首笑道:“真是年輕有為啊!看上去還不到三十歲吧?在咱們發改委恐怕也找不到如此年輕的干部了。”
  旁邊有人提醒道:“金主任年紀也不大,三十出頭而已。”
  江永似乎這時候才想起來,笑著與夏蘭山介紹道:“蘭山同志,你漢州地方有新生力量,我們同城辦也有新鮮血液,金鋒同志剛從國外留學歸來,他現在是同城辦副主任,以后與同城化相關的大部分事務都由他負責推進。”
  夏蘭山早就注意到了金鋒,笑道:“金主任還請你經常指導我們的工作。”
  金鋒微笑道:“蘭山書記,同城辦的工作還需要你配合,以后我恐怕要不時地打擾你,希望你能諒解。”
  夏蘭山擺了擺手,舉杯笑道:“一切都是為了漢州更好的明天!職責所在,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江永笑道:“蘭山同志身上頗有前總理的氣魄呢。”
  夏蘭山淡淡一笑,道:“讓江主任見笑了。”
  這種飯局,大家說話都比較官方,即使偶爾有人說一兩個段子,但也很難打消嚴肅的氣氛。隨后便是形式上的打圈,每個人給桌上其他人敬酒,方志誠跟金鋒都互相敬了對方,風輕云淡,沒有產生任何化學反應。
  飯局結束之后,眾人散去。
  方志誠坐在轎車的后排,凝眉沉思許久,給寧香草撥打了一個電話,“香草姐,今天我見到了一個人。”
  寧香草笑道:“究竟是什么人,讓你特地給我打來電話?”
  “金鋒!”方志誠嘆氣道,“讓人覺得很詭異的是,他現在是瓊漢同城辦的副主任,級別副廳……真是太讓人感覺意外了。”
  寧香草沉默片刻,嘆道:“如果我告訴你一件事,你就能想清楚始末。金鋒的大哥金德在前不久被人毒殺了。所以現在金家才會重新拾起金鋒這枚曾經的廢子。金鋒以前是體制內的人,主要稍微運作一下,便可以讓他涅槃重生。不過,讓人感到意外的是,他竟然還選擇去淮南發展,畢竟金家的勢力范圍主要在豫南豫北兩省。”
  廢子?方志誠不僅露出苦笑,自己何嘗不是一枚廢子?
  寧香草提醒道:“金鋒離開金城集團之后,我關注過他的行蹤,投資了一家房產中介公司,擴張的速度很快,這一個很有實力的人,如今他選擇在瓊漢同城辦回歸仕途,恐怕是有針對性的。我懷疑他是針對你而來。”
  方志誠點了點頭,苦笑道:“他還真看得起我。”
  寧香草笑道:“志誠,你不要妄自菲薄。在整個華夏,有幾個二十八歲的正處級干部?金鋒將你當成對手,那也是理所應當的,他因為你而遭受過巨大的挫折,如果不正對你,恐怕一輩子會有陰影。”
  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道:“若他真是這么想,那還真是個心胸狹隘的家伙。”
  寧香草補充說道:“另外,瓊漢同城化也是一個不錯的機會,全國都將注意力放在此處。從十年前開始,發展城市群便成為各省提升競爭力的手段,但真正取得成效的省份卻是屈指可數。淮南此次改革動作幅度大,而且模式新穎,如果獲得成功,作為同城辦副主任金鋒將可以收獲不錯的政績。”
  寧香草簡單分析了一下,便猜出大概,她盡管不涉足官場,但從小耳濡目染,對個中的門道也是了如指掌。
  寧香草笑道:“我知道你為何給我打這個電話,是不是擔心他對我不利?請你放心吧,我走的是商路,他走的是仕途,各有各的陽關道,倒是你需要小心謹慎,畢竟他名義上可是你的領導。”
  方志誠聳了聳肩,無所謂地說道:“金鋒,這家伙如果敢跟我叫板,我會讓他再摔一次,這一次一定會比上一次更加慘,讓他永遠記住教訓。”
  寧香草微笑道:“你外表儒雅,但骨子里有股痞氣,不過這樣才有男子漢味。”
  方志誠自嘲地笑道:“我這是給自己鼓勁呢,對了,香草姐,你最近如何?股市震蕩,恐怕對華英集團有影響嗎?”
  寧香草道:“幸好在三個月之前已經有所準備,將資金輸入實體,但還是受到了波及。不過,在現在的大環境下,少虧一點,就是勝利了。”
  方志誠笑道:“金融是一把雙刃劍,如今的歐洲次貸危機,還不是你們這些玩金融惹下的禍事?現在到了什么時候,俗稱‘剪羊毛’?”
  寧香草笑道:“歐洲這么多年泡沫式發展,已經到了崩潰的盡頭,銀行支撐不下去,只能以破產而終。國內從前幾年開始,股市大牛,其實更多是國外資本操控使然。股市震蕩之后,歐洲的金融機構轉身逃逸,而我們作為華夏的金融機構,面對國外資本肆虐,不能坐視不理,必須承擔相應的責任。”
  方志誠能理解寧香草的意思,其實華英投資集團對外是私營企業,對內則是國家維護金融體系的隱藏手段。當資金體系崩壞的時候,華英投資集團等其他隱藏于民間的資本必須要接盤,讓震蕩的金融行業實現軟著陸。
  在正常的時候,華英投資集團會按照市場規律辦事,吞并、收購一些有潛力的企業,追求利潤的最大化;但在非正常的時候,比如現在,華英投資集團會放棄利潤,注意力則放在配合政府之手,調控經濟,這是華夏在九八年金融危機之后總結經驗,暗自留下的后手,用來對抗境外資本控制國內經濟的一種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