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537 人不為己天地誅

金家屬于二三流家族,屬于北方派系的分支,主要實力范圍以豫南、豫北為主。金安國現在是豫南省委組織部部長,是家族現在的核心領袖,其他兄弟姊妹主要滲在豫南豫北官場,所以金家在豫南和豫北一帶,還是有一定的實力。為此,金德還有一個外號,被人稱為豫南太子爺。
  金德的晉升速度極其可怕,三十五歲已經坐到蓮城第一把交椅,在北方派系的年青一輩之中,也屬于佼佼者。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五至十年之后,金德有希望接替父親的位置,成為北方派系在豫南的代表者。
  不過,事與愿違,金德被離奇的謀殺了,而且手法極其狡猾。金家也安排人進行了跟蹤調查,發現金德是被身邊的一個親信給毒害的。然而,殺人者究竟下落何處,卻無法得知。金家人知道此事對方有備而來,那個殺人者恐怕早已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了。
  金鋒收到一條簡短的短信,上面寫著“成功”二字,嘴角浮出一絲微笑,金鋒死后,,夏芒便是橫在他心頭的大患,他也徹底消失,自己就沒有后顧之憂了。
  金安國給自己三天的時間,讓自己好好考慮下,是否重新回歸官場。金鋒說自己要冷靜思考一下,其實他想思考的并非進步進入官場,而是選擇在哪里重新踏上仕途。
  自己經營地產公司這兩年,雖說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比起官場之中權力的誘惑力,金錢似乎還是顯得太過無趣了一點。
  金鋒覺得自己更喜歡那種手握大權的感覺,有了權力,只要稍微運轉,便可以轉化為金錢、美色等等。
  金鋒猜測父親的想法,他恐怕更希望自己來豫南官場發展,金德去世之后,豫南官場產生了空缺,金鋒從這里起步,一方面可以穩定人心,另一方面成長的速度也更快速一點。不過,金鋒則有自己的考慮,他的目標瞄向了淮南。
  從哪里跌倒,就要從哪里爬起來。這兩年來,金鋒腦海中一直保留著方志誠的樣子,自己之所以出現人生滑鐵盧,始作俑者便是他。所以一日不報復方志誠,金鋒始終氣憤難消,心有芥蒂。
  想清楚了一切,金鋒給金安國撥通了電話。
  金安國語氣平淡地問道:“你想通了嗎?”
  金鋒點了點頭,道:“爸,我可以重新回到官場,但有一個請求。”
  金安國沒想到金鋒會跟自己談條件,他微微一愣,旋即道:“提吧,只要不過分,我會盡量滿足你。”
  金鋒語氣變得凝重而嚴肅,道:“我想從淮南開始新的人生,從哪里跌倒,我便要從哪里站起來。”
  金安國沉思片刻,道:“你的原因不止這么簡單吧?現在宋文迪在淮南的地位穩固,已經成為思源總理在淮南的代理人,你想要扳倒他,恐怕難度很大啊。”
  金鋒沉聲道:“爸,我的目標不是宋文迪,而是另外一個人。”
  “哦?究竟是什么人?”金安國自然不會將方志誠放在眼里,他是副部級常委,哪里會關注一個正處級的干部。
  金鋒苦笑道:“當初我在銀州的時候,夏翔與宋文迪斗得旗鼓相當,最終宋文迪勝利,完全是因為一個變數,那就是他的秘書方志誠。”
  金安國露出驚訝之色,道:“你去淮南,就是想從這個秘書的身上找到復仇的感覺?”
  金鋒沉默片刻,坦誠道:“爸,你曾經跟我說過,人命中注定會有一個永遠的對手,只要還活著,面對這個對手,就不能松氣。因為你一旦松氣,就意味著你的人生輸給了對方。方志誠就是我永遠的對手,只有勝了他,我才能找回自信。”
  金安國嘆了一口氣,道:“這是咱們金家人的處事原則,你倒是記得挺清楚。行吧,如果你真要淮南的話,我可以找人幫你安排一下。我與景隆書記的關系不錯,與他打個招呼的話,想必不會太復雜。你有意向的去處嗎?”
  文景隆和金安國都屬于同一個陣營——北方派系,關系相處得不錯,若是金安國有事相求的話,文景隆自然不會拒絕。
  金鋒自然早已選擇了目標,“現在淮南正在開展瓊漢同城化,這未來淮南省最大也是最為重要的項目,我想以瓊漢同城化為切入點,重新回到淮南官場。”
  對于瓊漢同城化的消息,金安國也早已有所耳聞,他暗忖金鋒的眼力不俗,這是一個難啃的任務,同時也蘊藏著巨大的潛力。
  金安國頷首道:“你這個想法不錯,全省各地城市發展已經進入二次元時代,單兵作戰的時代過去了,地區發展不再依靠一個城市,而是集聚多個城市,形成城市群。現在豫南也在籌劃建立中原城市群,以省會綠都為核心,以洛河為副中心,打造國內最大的國家級城市群之一。淮南的瓊漢同城化是一次很新穎的嘗試,他們引入了城市運營商的理念,將城建工作全部交給市場來完成,政府只承擔監督工作。你在那邊沉淀幾年,吸取一定的經驗,屆時中原城市群項目自然也會啟動,到時候必有你的一席之地。”
  金鋒暗忖還是父親老謀深算,自己只是說了一下目的地,他已經為自己籌劃好未來的出路。金鋒認同了父親的安排,看上去有些無奈,這也讓金安國覺得,金鋒是被逼上梁山的。
  金鋒對權力沒有表現得那么熱衷,這讓金安國稍許心安,畢竟如果金鋒對權力看得太重,會讓自己懷疑,金德之死與之有關。金鋒對權力淡漠的態度,降低了金安國心中的不少疑慮。
  金鋒嘆了一口氣,房門被敲響,他走過去打開門,只見趙凝站在門外。突然,金鋒對趙凝有種陌生的感覺,他不僅暗問自己,這還是當初自己喜歡的那個女人嗎?
  以前的趙凝青春而爽朗,金鋒最喜歡趙凝笑的時候,如同盛放的薔薇,鮮艷而明媚。但現在的趙凝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消沉,讓金鋒看了心疼,卻沒有心動的感覺。
  這是自己大哥的老婆,金鋒提醒自己。
  現在外面肯定有不少雙眼睛盯著自己,若是與趙凝的關系牽扯不斷,難免會徒增話柄。自己大哥金德為何對趙凝那般暴力,還不是懷疑趙凝與自己又不干不凈的關系嗎?
  趙凝見金鋒堵著門,面色陰晴不定,疑惑道:“你不請我進屋嗎?”
  金鋒笑了笑,敷衍道:“里面太亂了,有什么話,咱們還是站著說吧。”
  趙凝面色一變,因為金鋒的態度讓他感到很失望。趙凝原本以為金鋒會對自己熱情一點,但事實卻是很冷淡,讓人感覺冷到骨子里了。
  “咱們從小一起長大,什么場面沒有見過?”趙凝自嘲地笑了笑,“將我拒之門外的原因,竟是屋子太亂了?這有點可笑。”
  金鋒暗嘆了一聲,道:“趙凝,我們必須要理智一點,你是我的大嫂,金德現在尸骨未寒,我們必須要保持一定的距離,否則會引起別人的閑話。”
  趙凝搖了搖頭,眼角噙滿淚花,嘆道:“金鋒,沒想到你竟然會這么沒擔當。”
  金鋒苦笑連連,自己了解趙凝的意思,她不止一次透露,暗示金鋒與自己私奔出國。金鋒嘆氣道:“還有,有件事我必須要告訴你。趙凝,我已經結過婚了。”
  “什么?”趙凝眼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金鋒解釋道:“你也知道,過去的兩年我遭遇了低谷,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但她站在我的身邊,與我共同承擔了各種壓力,還出資幫我開了公司。所以我與她結婚了。”
  金鋒與鄭悅秘密地領了結婚證,金德未死之前,金鋒并不受家族的重視,因此此事并沒有廣泛地傳播開。金鋒當初和鄭悅領證,一方面是為了讓鄭悅信任自己,只有這樣才能讓鄭悅將所有的家產全部交給自己使用,另一方面也是感激鄭悅對自己的感情,畢竟在自己最潦倒的時候,也只有鄭悅愿意幫自己。
  金鋒的行為也算是打破了底線,因為鄭悅是自己老領導夏翔的妻子,金家現在的人并不知道此事,若是知道此事,恐怕還要產生不小的風波。
  趙凝冷冷地盯著金鋒,低聲道:“我知道你嫌棄我,同時害怕我會給你帶來麻煩。金鋒,其實我早就應該看清楚你的本性,其實就是個畏畏縮縮,沒有擔當的家伙。”
  金鋒竭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但肩膀還是忍不住顫抖了兩下,趙凝說得沒錯,金鋒的確在很多時候都缺少勇氣,家庭生活讓他的性格變得如此,上面有金德壓制著自己,所以他更多的生活需要學會忍耐,夾著尾巴做人。
  目送趙凝緩緩離開,金鋒眼中射出一道復雜之色,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只有自己足夠強大,才能夠隨心所欲。
  自己心中有趙凝,與她在一起的時光,是自己最單純時留下的美好回憶。但金鋒不會因為回憶而左右自己如今的想法,這一刻他需要遠離趙凝。